《亡 魂 客》

第24章 团聚梅谷

作者:云中岳

斗场中,狂风暴雨似的猛烈激斗爆发了。

司马英到底年轻气盛,憋不住,经验毕竟差点儿,没有无双剑赵雷沉着老练,抓住无双剑向右移的右脚刚提起的刹那间,突起发难,飞龙神剑闪电似的射出,凶猛地突进,连攻四剑。

“呀!”无双剑大吼、撤剑、错锋、闪身、踏入,剑影飞腾,龙吟震耳,两道电芒急剧地扭曲,错锋时的尖厉刺耳锐啸,令人闻之心向下沉,头皮发炸。

“铮”一声理辩暴响传出,剑芒倏敛,人影乍分,两人分向左侧飘退,换了方位,在丈外刹住脚步,再一步步迫进。

他们脸上的线条。除了表现出冷厉之外,不带任何的表情,每一颗细胞都似乎已经凝结了。

两人换了五剑,都未抢得空门,势均力敌,棋逢敌手。

天南叟和地煞垦走近至美潘安身旁,正待走出人丛,突然又止步转身,慾言又止他说:“何前辈,能信任蒯某的话么?”“老弟,你说,在鸡足山老朽想听下文,可惜被令师兄将你唤走,张三丰也不信你的话,但老朽却是相信。”美潘安神情肃穆地答。

“无双剑并非主谋,他利令智昏,受人利用而已,主谋另有其人。”

“谁?”

“这人大名鼎鼎,在侠义道中声誉极隆,也许前辈不会相信。这事的始未,晚辈全部了然,乃是唯一人证,也曾冷眼旁观并参与其事。

本来,我不该多话,有失身份,也违反武林道义。但时至今日,我委实看不顺眼,无双剑自始至终背上了黑锅,而主谋人却逍遥至今。目下生死关头,无双剑已到了身败名裂生死须臾之境,而主谋者却一走了之,太令人愤慨了,所以我非说不可。”

“老朽请教。”美潘安拱手诚恳地发话。

老少四十八人。皆向天南叟注目。

天南叟往下说:“想当年,白衣龙女在未与司马文琛行道江湖之前。曾与落魄穷儒井肩行道两年光阴,落魄穷儒对她一往情深,乃是尽人旨知的事。

无双剑赵雷,也是暗恋白衣龙女的人,但他深藏不露,老谋深算。

那年,落魄穷儒和无双剑从穆关打到京师,其实是两人暗中已取得谅解,沿途商量对策,布置下天罗地网。”

“什么?你是说,主谋人是落魄劳儒?”独脚金刚叫。

“正是他。他知道无双剑野心勃勃,想在大乱之后荣登武林霸主宝座,可惜内力不行,须用三昧真人赤阳神掌心诀,合练他那阴阳绝户掌,练成后便可雄霸天下。”

他更看出无双剑也暗恋白衣龙女,但不予指出,便答允双方合作,由他暗中引领武林高手替无双剑培植武林势力,建立武林第一大堡,各取所需,两不相亏。

那时,激某正暗中相助无双剑,因早年翻某领了无双剑一次解危大恩,所以是唯一参与其事的人。

不想夜袭天心小筑毒谋功败垂成,妄想落空,可是两人已势成骑虎,也不死心,仍然携手合作,搜寻司马文琛夫妇踪迹。

落魄穷儒果然暗中活动,将已易容变姓的无双剑抬上天下第一堡堡主的宝座,同时也安上了自己的一部分亲信,暗中监视无双剑的举动。

十余年来,他暗中供消息,由无双剑派人以天完煞神的面目,锄诛异己,无所不为。由无双剑挑起放不下的重担,他自己却逍遥天下。

年前,司马英第一次以无名人出现在亡魂谷,遇上少林门人武胜关神对乔云的子侄,消息便传出江湖。

皆因司马英的相貌极像他父亲,有心人一看便知。司马英一出袁州府,便被落魄穷儒盯上了。

在翡翠阁中,落魄穷儒并不下手,他要利用司马英将白衣龙女引出。

我这没出息的门人不知内情,打了司马英一掌,落魄穷儒落得做顺水人情,以手法阻止掌毒内侵,直至司马英在迷谷附近山区失踪,他才惋惜地离去。之后的事,不用树某多说。

他在嘉定州盯上了三绝神驼,化装易容将人引来亡魂谷,用意是迫无双剑不敢露出本来面目,也不敢用三绝神剑法自卫,用心之毒,无以复加。想不到我也在那条船上东下,所以尽知其中内情……”

“狗东西!”鬼手天魔怪叫,又说:“在一指追魂梁老弟那儿,这狗东西原来是安下的圈套。

他假意救我成全他的侠名,却给我服下了慢性毒葯,怪不得怪医鲁前辈搞不清毒由何来。是他!这狗东西,王八蛋!”

天南叟继续往下说:“刚才他见到了白衣龙女,失望了,走了,一声不吭,让无双剑遗臭万年。

可恶,我怎甘心不说?我说完了,信不信由你。那家伙失望之余,安然返回临江府翡翠阁快活云了。”

说完,挽了地煞星如飞而去,由后谷走了。

白衣龙女怔怔他说:“是他,果然是他……”

“梅英,你说谁?”司马文琛惊问。

白衣龙女将不久前帐幕中会面的经过说了。

一旁的萱姑娘脸色全变了,突然掩面叫:“不好了,我……我该怎办,怎办?”

“孩子,你怎么了?”老奶奶惊问。

萱姑娘扑人奶奶怀中,哀伤地说;“奶奶,可记得英哥在迷谷所说的话?他说,如果主谋人是落魄穷儒,他要自断一臂还他延命三天的恩情,然后取落魄穷儒的性命。天哪!英哥定会做这种蠢事的,怎么好?怎么是好……”

“谁知道翡翠阁?”独脚金刚急问。

“云山知道。”沈云山躬身答。

“带我走。”

美潘安伸手虚拦,问:“津弟,你……”

“唯一的办法,是不让英儿与落魄穷儒照面,我先毙了那狗东西。”独脚金刚答。

“萱儿也去。”宣姑娘叫。

“那肮脏地方你能去?”

“萱儿换男装。”

美潘安点头应允,说:“好,你们三人赶两步。这儿不用耽心,英哥儿有惊无险。我负责阻止英哥儿赶去。下手要快。”

他又向众人说:“大家要千万注意,绝不可让英儿知道内情,事后再议。”

独脚金刚领着两小从后谷中,赶赴临江府。

斗场中,已进入险恶之境。

当未开始进击之前,双方都有所顾忌,迟迟不敢妄行出手,但第一剑递出之后,情势立即大变,形如疯狂,一发不可遏止。

双方已各冲了五次、各攻了近二十招。

双方都是剑的大行家,都知道厉害,当招式露出丝毫空隙时,立即变招跃开,不容许对方有乘势切人出剑的机会。

所以圈子拉得特别大,进退如电,出招化招急逾星火,攻得迅疾,攻打快速。

目前双方都精力旺盛,反应奇快,以致自保得极为严密,舍命进招贴身狂攻的机会不多,所以任何绝招也无法用上。

绝招,必定凶猛危险,也必定是贴身制敌死命的险着,如近不了身,绝招何用?

二十招之后,危机来了。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赌博,赌注是活跃的生命。

司马英已下了决心,将赌注押下去了,手中剑便是抓住骰子的手,往下掷,毫不犹豫。

“飕飕飕!”他凶猛地踏进,连攻三剑。

“铮铮铮!”无双剑连振三剑,错出偏门;连退五步,一声大吼,狂野地乘势从左方迫人,剑出如电,立还颜色。

司马英不退反进,全力拂出,“铮”一声错开剑,急进一步,“吹!”他大吼,剑攻上盘。

金犀神剑上封,奇猛的剑气硬将飞龙神剑震偏三寸,剑尘下沉,无双剑也拼命了。

司马英突然旋身,一声暴叱,沉剑变招,抓住机会走险,“厉魄附一”出手,贴身了,剑反挥而出,捷如惊电,人剑俱至。

“嗤!铮!铮铮!”人影一合即分。

金犀神剑在司马英的右膀外侧留下一条血槽。

飞龙神剑在无双剑的右胯外削下了一块皮肉。

两人对向错右而过,生死一发之差。

似乎是同一瞬间,也就是人影刚分的刹那,司马英突然仆倒,反向后滚。

也就是说,他不向前纵出拉开,反而贴地滚退,接近无双剑,从容追袭,这是“地底游魂”,但是从后反击,而非从前面进搏。

剑和人不分,狂风似的附在无双剑身后,向下盘行致命一击。

无双剑也反应奇快,一声长啸,人凌空上升,剑向后拂……。

这一招向下攻虚空使出的“回龙绝尸”无懈可击,恍若电耀霆击,十分凶猛,剑气将地。得滚滚飞腾,

两人都走险,也都被对方的奇招所惊,大出意料,接触迅如电火流光,想变招自救已来不及了。

从远处看,他们先是背向分开,然后一高一矮迅疾地再突然接触,略一停顿,然后向反方向分开。

“哎……”两人同时轻叫,继续分开,各掠出丈余,再狂野地旋身,淡淡的银芒和几乎难辨的灰影相对而飞,两人同时使用暗器了。

两人同是暗器行家,同时出手,也同时伏地,向侧急滚,又拉远了八尺。

三把飞刀落空,最低一把掠过无双剑的左耳上方。擦掉了一块头皮,鲜血涔涔而下,左半边脸全红了。

三枚灰色长有八寸的奔雷禄,带着隐隐雷声飞过司马英的顶门,头巾破裂,危极险极。空间里,流荡着淡淡的鱼腥味,那是奔录上淬有奇毒所散出的恶臭。

这种奔雷录形状像刻笔,专破内家气功,坚硬而锋利无比,飞行时不住旋转,尾梢几个奇形怪孔可以发出隐雷般的啸声。

但声音不会比奔雷录快,所以对方是不会听得到的,等看清灰影时,已经快入体了。

在亦佐山谷中,四海狂生曾经教神力天王暗算独脚狂乞……

困难,他极少使用;除非有充裕的时间让他收,或者是在性命交关的紧要关头用来保命,否则他不会滥用。

即使用了,也极少一发三枚的。

今天他使用了,由于心中也对司马英的飞刀有所顾忌,未免有点紧张,竟然三枚落空,他自己却挨了一飞刀,惊破了他的胆。

司马英在闯荡天涯期间,他的飞刀术已出神人化,名震武林,不知有多少比他强的对手冤死在司马英刀下,极少落空。

他的武艺平平,六大门派的人没把他看在眼下,却对他的飞刀畏如蛇蝎,大大的出名。

用飞刀袭击,快固然是必具的条件,但经验却不易获得,如何把握时机,如何臆度对方的行动心理,如何估计时间和空间,这都是难题,想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飞刀圣手,这太难了。

无双剑的手下,死在司马英飞刀上的人多矣!所以心中有顾忌。

相反的是,司马英却未见过无双剑的奔雷录如何厉害,而且了解使用暗器人的心理,在旋身时身形早已挫低得不能再低,然后下伏滚开,所以并未受伤。

两人站起面面相对,抓住机会调息,一步步迫近。

两人的左手,同样准备拔暗器射出。谁先动,必须考虑考虑对方是否也在动。两把剑遥指,行将再作雷霆一击。

刚才短兵相接时,一剑还一剑,都负了伤,所以有轻叫声发出。

司马英的左肩,血流如注,左襟染红了一大片。

元双剑的左小腿,血涌如泉,每走一步,地下便留下清晰的血脚印。

两人脸上的细胞开始活动,大汗往下流,颊向不住抽动,牙关咬得死紧,呼吸也不平静了。

无双剑的两太阳穴间,青筋不住跳动,那是静脉血管,因头部流血引起了轻微的*挛。

“哇!”司马英怒吼,奋勇展开抢攻。

两支剑飞腾、盘舞、冲错、挡拦、扭曲、吞吐,人影闪躲、腾挪、回旋、进退。飘掠、愈冲愈急,愈迫愈近。

移动之迅疾,如果站在近处,便难以看清,更不必说看清两人的手眼心法步了。

罡风怒发,龙吟震耳,错剑封架的厉啸声,令人闻之心向下沉,汗毛直竖。

“铮!铮铮铮!嗤嗤!嘎嘎!铮……”

司马英一鼓作气放手狂攻,绝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出,一步赶一步,一剑连一剑,绵绵不绝,攻得凶猛,守得紧密,气吞河岳,全是生死一发的进手招式。

紧缠良久,大概拆了三二十招,换了五六十剑,一步一死亡,一剑一危机,从场中心移向东北角,将接近天心小筑废墟了。

依稀中,两人的衣衫凌落,浑身血迹斑斑,大概都曾经将一只脚伸人过鬼门关,与无常鬼照过面。

剑势慢下来了,身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团聚梅谷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