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 魂 客》

第03章 沉雷惊谷

作者:云中岳

这一带是无尽的山峦和丛莽,山坡上间或有粗如海碗的巨大榆竹林,经过一阵暴风雨,地下十分泥泞不好走。

淡淡的水蒸气袅袅从地面上升,化为薄雾弥漫在空间里,金色的朝霞洒落了万道金芒,透过了晨雾映出五彩缤纷的奇景。

他便在这五彩奇光映照下,连越三道山谷。

“隆隆隆!隆隆隆隆!”鼓声近了,就在前面不远。

远远地,朦胧中看到前面现出一座谷口。

他不知蛮人是不是已经开化了的人,不敢大意,利用树影掩身,小心翼翼接近了谷口。

蓦地,传来三声悠长的牛角长鸣:“鸣……鸣……”

声落,鼓声倏寂。

除了空山鸟鸣,已听不到由人类所发的声响。

他像个幽灵,闪入了谷口。

谷中为轻雾所笼罩,看不清十丈外的景物。

他大为放心,向前急掠。

走了半里地,突见左面一处山坡上,建了一座以巨木树皮所造的庙影。他心中一动,便向山坡上掠去。

近了,首先人目的是庙门两侧的木栅墙,墙上有六个字:南无阿弥陀佛。

庙门半掩,隐约可见里面栽的一些三五尺高小松柏,一看便知这座庙乃是新近才完成的。

庙门上,有一块大木匾额,写的是:天龙禅寺。

他看了寺名,心中一动,忖道:“在蛮夷生息的山区中,怎会有寺院?难道说,这座天龙禅寺是天龙上人所建造的么?”

他远走南荒,就为了要找天花上人,目下发现了天龙禅寺,不管是否是天龙上人所建,有否天龙上人在内主持,他必须前往看个究竟。

天龙禅寺所建处的山坡,占地约三四亩。

后面是竹林,前面乱石野草丛生的一片空地,似乎从无人加以清理洒扫,显得荒芜而杂乱无章。

左右两侧则是阴森的丛莽,古树参天。

看光景,这座庙许久没有人迹香火。

天色开始阴沉,金色的朝霞消失了。

从谷中刮起一阵愈来愈猛的山风,吹散了薄雾,掠过树梢竹林,风涛渐烈,竹树擦动时传出的刺耳怪声,令人毛骨悚然。他上了山坡,看到庙左右一条荒径,蜿蜒通向谷中,谷内景况被山嘴所掩;看不见谷中的景物。

他疾趋庙门,闪在门右侧耳倾听庙中的动静。

晤!没有声息。

怎么?庙中会传来一阵令人昏眩的奇臭?

由经验推测,他感到头皮发炸,心说:“噎!是尸体的腐臭,里面没有人,大概和尚们死光了。”

他伸头往里看,门里是大殿前广场,小松柏四周全是齐腰野草,进入大殿的小径已难分辨。

他不顾一切踏入庙门,吃了一惊。

门后分竖了两根木桩,往上高悬着两具尸体,一丝不挂,肌肉青黑,肚腹已出现了蛆虫,奇臭无比。

看样子,已经挂在这儿有六七天左右了,已无法分辨面目,因为五官也有蛆虫钻动。

他屏住呼吸,掠上了大殿台阶。倒抽一口凉气,怔住了,感到汗毛直竖。

中间佛龛上,泥塑的如来佛股前,置了五个骷髅。

神座下,排列着两列枯骨。

两侧的神龛内没有佛像,却代以两具快腐烂了的尸体。

神案上,供着牛、羊、猪三种全牲,已经腐烂了,蛆虫钻动。

“天!这儿竟然是杀人的屠场。”他脱口叫。

他本想穿入后殿细察,突听庙门传来杂沓的脚步声。

身在恐怖的杀人屠场中,他不得不小心,抬头一看,佛顶上蛛网尘封,但足可藏人。他跃上龛顶,在百宝囊中掏了些解毒葯涂在鼻端,方不致被尸臭所熏倒。

不久,庙门口出现了人影,但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沉重的脚步声。

庙门涌入不少人,有拔头散发的倮罗,有缠着头巾的白夷,有面目吓人的黑夷,有的是精壮凶猛的壮年人。

中间是三个特别凶猛的半百年纪蛮人,像是他们的头目。

头目右首,是三个穿两截短衫的魁伟大汉。

而且每人在腰带上插了一把尺二短刀,悬一把稍有弧形的长刀,面目阴沉,头上缠了青巾。

司马某一见弧形长刀,讶然忖道:“这几个家伙,与在福建看到的倭奴衫太郎有何分别?”

头目左侧,是三个年约半百的劲装大汉,背系厚背单刀,腰挂八宝囊,一个个怒形于色。

之外,是分立两旁的蛮人,藤盾掩身,弯刀在手,背上插有标枪,如临大敌。

中间蛮人是披头散发的倮罗头目,他指着大殿哇啦啦吼叫。

左侧中间的汉人不耐地摇头,冷冷地说:“你能说汉语,为何不用汉语说!我听不懂蛮语。”

倮罗头目怪眼一翻,顿了顿似要发作,突又忍住了,用流利的汉语说:“我们不信你们的佛,我们有我们的神。看!这儿有你们的人被供在神像前。你们的佛也救不了死人,我们只问宝刀……”

“且慢!”中间汉人岔入叫,又道:“吴某人此来,只谈交换人质之事,先不必说神道佛。”

“没有可谈的,你们必须无条件放回我们的族人。”

“我们的人呢?”

“你们的人已被分派为奴,不放。”

“这么说,你们要战争?”

“蛮人不怕战争,你们如不放回我们的族人,我们将消灭你们。在这一带山区,绝不许汉人立足。”

“那么,我们没有谈判的必要了?”汉人冷冷地问。

“为了让你们平安离开这一带山区,所以让你们三个人前来看看我们的实力。三天内你们不离开,杀!”倮罗头目怪叫着答。

中间汉人强忍怒火,转向右面三个倭奴说:“平秀嘉,是你授意他们杀咱们的人供佛么?”

中间倭奴是平秀嘉,正是如瑶藏主的十二勇士的高手,他逃出明军掌握,流落在云南,不但通汉语,也几乎成了汉人。

这些年来,他和一同逃脱的两个同伴,在云南打听如瑶藏主的消息,却毫无音讯。

他们不死心,深信如瑶藏主定然可以逃出,会合他们一同返回日本。

本来,以他们精通汉语,武艺超人的条件来说,取道返回日本并不困难,但他们却妄想救回如瑶藏主一起走。

加以他们不知道如何取得路引,万一身份暴露,难逃一死,一再迁延,迄今仍未成行。

在云南,身份不明的人藏身不易,唯一可以生存的地方,便是官府管不到的山区。

因此,他们和越州土目阿资攀上了交情。

阿资目下被软禁在越州,暗中策划再次大举。

平秀嘉三人便跟着阿资最得力的助手火头朵甘,在这一带山区招兵买马,四出烧杀早年进入山区垦荒的移民,闹得不像话。

与汉人代表交谈的倮罗头目,正是苦麻部第一条凶悍蛮人火头朵甘。

这家伙是阿资的最有力助手,唯一的嗜好是杀人,有平秀嘉在旁,更是如虎添翼,不仅收伏了附近的黑白夷,更主宰了这一带山区。

先后曾毁了五座汉人的村寨,捞了四百余名汉人男女老少,杀了也有两百人。

汉人代表的三个人,是亦佐县第一大镇黄泥河镇的移民。

中间大汉姓吴,名昆阳,移到黄泥河已有五年之久,是开发村镇的先驱者之一。

黄泥河,建镇不到三年。

这儿是四面环山的一处平原,一条泥浊的小河从北面流大平原中,会合了西面峡谷一条小溪,方折向东南,形成一片土膏地沃的原野。

五年前,一批移民从曲靖越丛山而至,在这儿建立了小村,开始开垦这一块处女地。

他们叫这条河为黄泥河,村落自然而然地叫做黄泥河村。

可是,四面山区中全是倮罗族人,他们不会耕种,但也不许移民在这儿生根,欺压族人因此连年烽火,流血惨剧愈演愈烈,似乎水火不相容。

在崇山峻岭中,土蛮十分了得,但在平地厮杀,汉人便占尽上风。

村四周,建有坚固的护村壕堑,强弓硬弩使土蛮不敢越雷池一步。

四周是田地,建了许多陷讲伏弩等等杀人玩意,防守森严,前来生事的蛮人,在五六里外便无所遁形。

所以黄泥河在五年的岁月中,经过近百次战斗,屹立不摇,甚至在阿资叛乱期间,黄泥河依然屹立,上万蛮人也未能将村寨毁了,十天的强攻,阿资死伤数百名精英,只好含恨退走。

因此一来,沿黄泥河江水,先后移来不少汉人,在蛮夷丛中建立了新的家园。

可惜,新迁来的移民人数太少,彼此间相距太远,不能互相呼应,致被火头朵甘先后攻破五座新村,数百汉人不死的便沦为土蛮的奴隶。

黄泥河人丁将近五百,为首的三家是黄、吴、左三姓,他们是从山东移来的移民,除了两百余名老小,近三百名男女全是可派用场的男女好汉。

人不亲上亲,汉人与汉人之间,自有民族感情在焉。

附近五个村落被攻破,他们自不能坐视,因此也向蛮人大举进攻,也榜获两百余名土蛮男女。

村长黄剑川,是一个铁铮铮急公好义的热血奇男子,他知道被土蛮掳走的汉人,下场定然够惨。

不管如何,不惜任何代价,他必须将他们救回,便派出代表和火头朵甘谈判。

可是,火头朵甘强横已极,早些天已将山区中的三种蛮人全部召来,在谷中炫耀实力,数千名土蛮举行了一次示威性大会,让三位代表开开眼界。

这也就是何津发现蛮村中空阒无人的缘故,也就是司马英被鼓声惊醒的原因,司马英终于卷入这浑水大漩涡里了。

平秀嘉阴阴一笑,向吴昆阳说:“在下也是信佛的人,岂会出此?”

火头朵甘桀桀怪笑,接口道:“一切由我做主,今天将有两名汉人活祭,你们将在这儿观礼。”

吴昆阳一宁一吐地说:“你们要战争,本代表即返回复命,就此告辞。”

“不行!”火头朵甘叫,又道:“你们必须在午后离开,离开前必须留下两耳放在供奉上。”

吴昆阳等三人脸色一变,沉声道:“什么?你竟要吴某留下耳朵?”

“不错。”火头朵甘斩钉截铁地答。

“吴某却要将命留在这儿。”说完,伸手拔刀。

火头朵甘狂笑道:“你要拔刀拼命,得看看你有多少根不怕折的骨头。”

说完,向后举手一挥。

左右抢出十二名蛮人,挺藤盾向前迫近。

庙门及左右近百名蛮人,用力打着藤盾,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啸,声震山岳。

火头朵甘和首领们向后退,不住狂笑。

吴昆阳逐步后退,向同伴说:“退!入殿拒敌。”

三人向后掠上台阶,堵住了殿门。

十名蛮人同声狂笑,一拥而上。

十具藤盾在前,凶猛地推进。

吴昆阳三个人,苦于砍不破藤盾,支持片刻便先后退入殿中。

呐喊声雷动,蛮人纷纷向大殿两侧抢进,要将大殿包围,不许三人冲出。

吴昆阳心中暗叫完了,每一人要对付四个凶悍的蛮人,怎行?对方用藤盾掩身,委实没有进击的机会,退入大殿,便落入重围。

正危急间,神龛突然轰隆一声暴响,烟尘滚滚。

司马英愈听愈火,猛地连挥两掌,击毁了神龛,板下了一根龛柱,一跃而下,大吼道:“快!由后殿退走。”

吼声中,木柱全力挥出。

“砰”一声大震,将一名蛮人连藤盾击翻在地。

一击得手,招出“八方风雨”,再变“横扫千军”,两次挥扫之下,五名蛮人飞出三丈外,狂叫声大起。

神龛柱粗如饭碗,长有八尺,一击之下,连人带盾飞抛三丈,跌下即死。

吴昆阳突见救星自天而降,大喜过望,赶忙退入后殿,大叫道:“兄弟,跟我来,先脱险再说。”

蛮人还未将庙合围,四人冲出后门,狂风似的奔入竹林中,向山上急掠。

吴昆阳一面说:“兄弟,小心蛮人的毒箭,论轻功他们不行,但箭却麻烦。能追上我们的人不多,翻过这座山便大事无妨了。”

后面,十余名蛮人奔走如飞,火头朵甘和平秀嘉领先,如同星飞电射,好快。

司马英拔出三把飞刀,冷哼一声说:“诸位尽管走,在下断后,杀他们几个再说。”

“兄弟,不可冒险,那火头朵甘练了邪门外功,刀枪不人,切不可……”

“快走!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沉雷惊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亡 魂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