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 魂 客》

第05章 搏杀僧奴

作者:云中岳

天色大明!

杀声震天!

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杀,仍在继续着。

祭台上,遍地死伤狼藉,一个佛门弟子——智钝大师,正在救助伤者。

由被救的汉人在天神祠中放起一把无情火,再追逐未死的残余蛮人,智钝大师不能离开太远,须掩护逐渐聚藏在附近的汉人老少妇孺,眼看对面天龙上人激斗寨中高手,却无法抽身相助。

天龙上人凶猛如虎,四周尸体积山,除了九指魔僧、平秀嘉、火头朵甘和三五名蛮人首领之外,谁近身谁必死,无人敢于硬接他的禅杖。

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

九指魔僧先前被愤怒迷失了灵智,一味狂猛紧缠,天一亮,他冷静下来了,一面抢攻一面大吼道:“退!让佛爷自制他的死命!”

吼声中,他伸手解开了他左助下挂着的大口袋锁口。

人群纷纷后退,在外挺兵刃戒备,形成合围。

天龙上人知道这家伙要弄鬼,紧攻两杖叫道:“你这邪魔外道,还不逃命?”

九指魔僧见同伴已经退出,向左一闪,厉叫道:“贼和尚,你非死不可。杀!”

叫声中,他的左手向前急扔,人向右飘,一团腥臭无比的青色火雾,从他左手的一只大肚壶中喷出,热流扑面袭来。臭气中人慾呕,火雾飘落处,沙石嗤嗤怪响,野草变焦,随即起火。

一旁的火头朵甘也一声怪叫,连续射出十枚烈火镖,罩住了天龙上人。

天龙上人哈哈狂笑,杖交右手,左手大袖徐挥,一面用沉雷也似的嗓音说道:“老衲估高了你,以一比一,你的末日到了。哈哈哈……你这些鬼画符竟在老朽之前献宝,太可笑了。”

大袖挥拂中,青磷毒火雾如被狂风所刮,回头反卷,十枚烈焰镖以更迅捷的奇速,反击火头朵甘。

九指魔僧大惊失色,向右急闪。

他身后三丈外有三名蛮人却走避不及,狂叫着滚倒在地,浑身着火,赤躶的皮肤立即发烂起泡。

怪!一些火雾沾在九指魔僧的一双小腿下,绿火闪烁,他的脚却浑如未觉,连汗毛也未烧掉半根。

“去!”他大喝,口袋中窜出五条粗大的眼镜蛇,每一条皆长有六尺,行动如风,将天龙上人围住了。

天龙上人起初微微一怔,不知道这家伙要施用何种法宝,一看,原来是五条眼镜蛇,不由失笑。

九指魔僧挥舞着蛇形杖,口中念念有词。

五条蛇昂首喷气,扭曲着随蛇形杖的舞动向前迫近。

天龙上人先静观其变,感到九指魔僧的眼睛似乎也逐渐变成蛇的眼睛,阴森可怖,眼睑不动,吸住了他的目光不放,这种奇异的眼睛,令人平空生出迷乱、恐慌、虚脱、失神等错综复杂的情绪。

而九指魔僧的声音也很古怪,像在念符咒,也像念经,且高低差幅度不大,喃喃然字语难辨。

低沉、平淡、郁结、冷漠,令人闻之昏然慾睡,困倦袭上心头。

天龙上人早年杀人如麻,晚年参禅苦修,百载修为已臻至化境,经过无数风浪,定力何等惊人。

起初,他也感到一阵困顿迷惘,随即悚然而惊,最后哈哈大笑。

他的大笑声,如同天雷狂震,也像是暮鼓晨钟,将现场附近行将入迷的一些蛮人惊醒了。

九指魔僧浑身一震,五条毒蛇向下一挫,停止不进。

耳听天龙上人的语音在耳中轰鸣:“阿弥陀佛,免了吧!你用杖催蛇,用迷魂魔眼和摄魂咒要迷昏老衲,实在太可笑了。邪魔外道,难登大雅之堂,你这点伎俩太下乘,未免太不自量了!哼……”

最后一声“哼”,如同头顶上响起了焦雷,五条毒蛇浑身一震,惊退三尺。

蛇本是聋子,听不见声音的,但喝声激动了气流,震波极为的强烈,聋子同样会感觉得到。

喝声中,天龙上人扣指连弹,身外丈余合围的五条毒蛇,如中雷击一阵浪翻扭动,蛇脑袋全破了。

天龙上人大踏步迫近,哈哈大笑道:“妖僧,你大概还有不少玩艺,但老衲等不及,要取你的性命,免得你今后兴风作浪,老衲且接引你西归,也是一场功德。”说话间,迫近至丈内,禅杖劈面点到。

九指魔僧心中骇然,还来不及掏袋中玩意,功行双臂,蛇形杖一招,招出“灵蛇吐芯”措招反击,杖上风雷俱发,如山潜劲发似奔雷。

“铮”一声,两条杖尾相错的刹那间,“灵蛇吐芯”尚未吐出,只感到对方的禅杖突发无穷吸力。

凶猛无匹的劲道如泰山下压,将他的蛇形杖压得向右下方移。

“呀!”他大吼,额上青筋暴跳,双手用了全力,要将禅杖拨开。

可是晚了,禅杖佛冠式的杖头,已伸向他的左胸,逐寸接近,眼看着就要捣碎了他的胸膛。

他拼命推杖,并想推杖借力飘退,可是杖已被无穷潜力所吸住,推不开撤不出。

如果勉强撤移马步,将是自掘坟墓,授入以柄自速其死,除了全力支持苟延残喘之外,别无自救之途。

火头朵甘看出了危机,狂野地扑上叫:“上!毙了他!”

人群再次一拥而上,天龙上人不无顾忌,禅仗向左一推,想乘势捣出。

但九指魔僧的功力也够深厚,猛地挫身推杖,在如山劲道一震之下,双脚顿时离开了地面。

杖相交处再次冒出火星,“嗤”一声,蛇形权柄硬生生弯成弧形,禅杖掠过九指魔僧的顶门。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邪道奇功护不了头,刮掉了一层头皮,鲜血直冒。

九指魔僧也在千钧一发中,飘飞三丈外逃得性命。

未死的蛮人无处可逃,藤梯断了,唯一的生路已绝,只好重新拼命,总数不下五十名,围住了天龙上人和智钝大师,拚死狂扑。

人少了,反而容易施展,加以天色大明,不再混乱,可以从远处用标枪毒箭招呼,果然将两人死死缠住了。

天神祠化为火海,向左右延伸,高峰上的阵阵山风呼啸。不久便殃及寨中木屋,大火冲天。

崖口上,形势又变。

如瑶藏主加入之后,司马英岌岌可危,那一刀来势凶猛绝伦,招架不易,唯一的生路是暴退让路。

但后面是悬崖,闪让亦是死路。

司马英还不知道身后是悬崖,他向后退,右脚一拉,正好踏在崖角上,站不牢向后打一踉跄。

他知道要糟,吓出一身冷汗,如瑶藏主的刀快近胁背上。

另一倭奴让出空隙,倭刀亦紧紧缠住了司马英的长刀刀柄中段,双手推力,向前猛然一送。

“完了!”司马英想。

蓦地,崖下传来何津的惊慌大叫:“丢刀,用……”

司马英大悟,一语惊醒梦中人。

人在危急中,由于神智一时反应迟钝,不会想到丢掉被缠住的兵刃,只本能地用兵刃招架,仍舍不得弃掉,这是本能,不足为奇。

司马英天资异于常人,高人一等,在被迫至悬崖死所,也仍想不起丢兵刃自救。

经何津点醒,他才猛然醒悟。

他右脚有一半踏空,百忙中定下心神,出其不意用铁板桥身法向后躺倒,并用全力向左一扭,长刀略推。

但力道却全用在向身后扭带上,同时在千钧一发中,脱手丢刀。

倭奴上当了,连着长刀向前一冲。

“咔喳!”如瑶藏主一刀中的。

可是,司马英已经在倭奴身左躺下,上体悬空平躺,全力吸气右扭吸腹,身躯后缩,右手一搭崖壁角。

顿时像一只壁虎窜上崖顶,身形暴起,右掌坚如铁石,还身就是一记“摔碑掌”,击向如瑶藏主左腰胁。

如瑶藏主没砍中司马英,反而将被引出的倭奴挥成两段,尸身带着两种兵刃飞坠崖下。

变化太快,令人不及转瞬,力势未尽。司马英已然脱险,摔碑掌急似惊雷,可碎人内腑的掌力及身。

这家伙果然了得,百忙中向下伏倒,着地即反向司马英滚去,倭刀立即反击,猛攻司马英的双腿。

不仅在间不容发中避开一掌,且能立即反击。

司马英一掌落空,赶忙向后暴退。

暗影如电,五支标枪呼啸而至,在旁候机的五名蛮人,终于找到机会出手了。

五支标枪齐向司马英的身后集中射到,蛮人的功力不登大雅之堂,枪未到,破空飞行的啸声已至。

他火速旋身,双手急挥,抓住了一支枪,掌力疾吐,将另四支拍飞,闪电似的扑上,一声虎吼,刺出一枪。

藤盾挡不住他全力一击,枪穿盾而过,贯入蛮人的胸膛,火速拔枪再打发另四名蛮人。四名蛮人逃了两个。

司马英刚刺倒最后一名,如瑶藏主已经冲到,“刷刷刷”连攻三刀,刀光如电,攻势如狂风暴雨,刀风裂肤侵骨。

司马英听刀风有异,不敢用枪反击。

枪柄是木造的,怎能接吹毛可断的倭刀?他深深感到兵刃的重要,到鸡足山找飞龙神剑的决心更坚定了。

他左盘右旋,用新习的“步步生莲”轻功提气轻身,躲闪腾挪八方游走。

激斗中,由于“步步生莲”轻功甚耗体力,修为太浅,感到真气运转有点力不从心,他开始留意,揉入了疯步九变,在刀光霍霍中游走。

渐渐的,他开始迫近了,枪开始反击了。

如同游龙出没一般,吞吐之间快得不知其所来自,从接两招回敬一招,逐渐接一刀还一枪了。

八次照面之后,如瑶藏主身上衣衫开始出现枪孔。

这家伙愈斗愈是心惊,到了第九次照面后恍然大悟,他不该攻得太急,刀法大概已被对方摸清。

“呀……”他怪叫,连闪两次方位,砍出一刀。

在司马英身形倏飘的瞬间,他刀举右肩突然刹住身形,挺刀屹立,身躯微挫,徐徐移动左足,他用上以静制动的打法了。

司马英在他身左出现,枪尖徐降,伸手拔一把飞刀在手,冷冷地说道:“你是日本的僧人?”

如瑶藏主不敢暴露身份,用川胜道:“阁下不必问东问西,反正你死定了!”一面答话一面缓缓对正司马英,左脚边进踏出半步。

司马英不与官府往来,不知日本人在朝廷中的事。

他仅知道由倭刀中分辨出是日本人,和在福建省灵蛇山山区,偷听到杉太郎的一些谈话而已。

司马英屹立不动,再问:“平秀嘉是什么人?”

如瑶藏主已迫近至八尺内,疯狂地连挥三刀叫道:“你少管!”

司马英轻灵地换了两次方位,也攻了三枪,第三枪贴着如瑶藏主的刀锷错过,在对方右肘间留下一条创痕。

两人又站住了,像一对斗鸡。

“杉太郎你该知道?”司马英再问。

如瑶藏主面色一变,但凶狠地踏进,没做声。

“杉太郎到福建找平秀嘉,埋骨山区。你是谁?为何不回答?倭奴,死有余辜。”司马英凶狠地说。

如瑶藏主一声怪叫,挥刀猛扑,换了五刀六枪。

崖下的何津看到了崖上的司马英,在危急中出声解了司马英一刀之厄,狂喜之下,沿崖壁找寻上崖之路。

在近南不远处,他找到一根从上面挂下的巨绳,那是蛮人放下逃生的绳索,他收剑入鞘,手脚并用攀绳而上。

巧的是上面有两个蛮人,正向下急降,半途遭遇了。

“下去!”他叫,扣住一名蛮人的脚抛出丈外。

双脚悬住崖壁,手腕一抖,将另一名震离巨索,在两名蛮人惨叫着飞坠中,他升近了崖顶木寨墙。

崖顶上,一名蛮人刚举起蛮刀,要砍断巨索。

他气纳丹田,突然“呸”一声,吐出一口浓痰,“嗤”一声微响,浓痰竟没入蛮人的丹田穴。

“啊……”蛮人连人带刀向下栽落悬崖。

他飞跃上了木寨墙,刚好有三个蛮人奔到,双方猛扑,强存弱亡,他的剑轻描淡写地挥拂,一剑一个将人挑下崖去。

紧接着,他闪电似的射向斗场。

斗场上,一刀一枪舍生忘死狠拼,快接近崖角了,双方都想将对方迫下悬崖,刀似惊雷,枪如电闪。

何津飞掠而至,暗暗心惊。

眼看二人行将全力一击,二人都有同时坠崖的可能,如使对方抱有同归于尽的念头,惨剧随时皆可发生。

他不敢出声招呼司马英,恐怕因而乱了司马英的心神,加速地射到,在五丈外左手疾扬,银虹脱手。

他的身法太快,捷逾电闪,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搏杀僧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亡 魂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