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 魂 客》

第06章 扑朔迷离

作者:云中岳

曲靖至云南府大道中,雷家堡少堡主四海狂生雷江,正安坐在白驹上徐徐西行而去。

他在曲靖逗留多日,想打听有关司马英的消息。

这条官道是横贯云南的唯一道路,任何人走在这条路上,绝难逃出他的眼下。可是等了很久,音讯全无,他等不及了,便慢慢向西行,在路上等候消息。

在他前面十余里,有一群不大引人注目的行商,九个人九匹马,也不徐不疾的缓缓向西行。

最先一骑马儿特别雄壮,马上的人穿着打扮不同,像是这群行商的主人。头戴蓝色平顶巾,圆圆的脸十分富态,全身上下清一色的蓝,连马儿身上装饰也是蓝。

九人九骑缓缓西行,并不急于赶路。

这条官道晚间禁人夜行,但这些天来,晚间有不少鬼影飞掠,不知是人是鬼,来去如神出鬼没。

距杨林县还有十余里,后面狂风似的奔来两个劲装中年人,脚程甚快,比缓行的骏马快得多了。

当两人超越两匹骏马时,走在后面的中年人不经意地扭头向后瞧,突然刹往脚步,大叫道:“大哥,停!”

前面大汉应声止住,扭头一看,赶忙转身让至路旁,两人躬身抱拳向蓝衣人行礼,同声道:“在下兄弟不知是堡主在赶路,得罪得罪!”

九匹马停住了。

蓝衣堡主在马上回了礼,道:“哦!是大别双雄两位仁兄,久违了。在下并不急于赶路,两位请便!”

大别双雄同声道:“我兄弟不敢,堡主请!”

“呵呵!在下岂能因此而耽误两位的行程?请便!请便!再客气未免瞧不起兄弟了。”堡主在马上笑答。

大别双雄再次行礼道:“堡主言重了。那么,有僭了,堡主恕罪。”

两人转身疾走,老二走了十来步,突又扭头说:“堡主可知令郎亦在后面向西赶么?”

堡主点点头道:“犬子在等人,年轻人自有他的玩伴,他可不愿在本堡主身畔受拘束哩!呵呵!”

大别双雄这才放开脚程,如飞而去。

蓝大堡主正是天下第一堡雷家堡堡主雷鹏,难怪大别双雄不敢悄然越过。

大别双雄乃是江湖悍寇,也不敢得罪这位守内闻名的雷堡主。

自从亡魂谷血战之后,雷堡主的武林名望更为升高,不论黑白道水陆英雄,无不推崇备至。

雷家堡中慕名往拜的人,络绎于途,雷堡主三个字,宇内闻名,甚至比嵩山少林寺还响亮。

江湖中人尊称他堡主而不名,连雷字也去掉,只消提堡主二个字,便知指的是天下第一堡的雷堡主。

等大别双雄去远,雷堡主扭头向身后一人问道:“天雄,今天过去了多少人?”

身后那人正是风云八豪的老大,天罡手赵天雄,他淡淡一笑道:“共有二十三名高手,其中以怀玉山氤氲道长最了得。这杂毛向来是独来独往,不与人合群,功力与独脚狂乞相伯仲,如果与咱们冲突,有点讨厌。”

“哈哈!氤氲道长不会与咱们冲突,他将是咱们的好臂膀,放心啦!”雷堡主大笑着说,意气飞扬。

“昨天过去的落魄穷儒,堡主为何不全力除掉他?”

“年来派出的人,有去无回,其中有古怪。哼!咱们堡中有人卧底,吃里扒外,以致让徐老贼一再逃脱。哼!这人我会查出来的,他将逃不出本堡主的手掌心。目前先查出徐老贼前来云南的图谋,本堡主自有打算。”

说完,加了一鞭,马儿向前一冲,显然他心中怒极。

绕过了一座山嘴,右侧密林中突然响起一声呼哨的尖鸣。

风云八豪一听哨声传到,两匹马向前奔出,另两匹兜转马头向后飞驰。

雷堡主策马屹立,直待前后四匹马驰出视线外,方发出一声低啸。

密林中黑影疾闪,掠出两个黑衣蒙面人,一高一矮,轻功身法已臻化境,流星似的掠近马前,站住行礼。

“怎么了?”雷堡主问。

矮个儿的恭声禀道:“属下奉程总管之命,禀告云南府的消息。”

“说!”

“从落魄穷儒身上,果然找到司马文琛昔年好友西川一指追魂梁浩的隐居所在。”

“一指追魂仍在世间?你们没弄错?”

“属下并未弄错,虽则他隐姓埋名披蓑衣务农隐居,但他左眉的伤疤一看便知,加以落魄穷儒午夜往访,已由程总管亲自踩探予以证实,专等主人示下。”

“今晚在城东金马山下小荒寺前等我。”雷堡主微笑着发话,眼中的寒芒令人心寒,又道:“将四周先行包围,二更末三更初,许入不许出,出的人一律格杀,但须注意不可惊动梁老狗。”

“是,属下即回禀程总管。”

“哦,移民群的那个小丫头呢?”

“禀主人,移民群安顿在驿站中,入暮时分便可以下手了,请主人示知人到手之后送往何处?”

雷堡主扭头问天罡手:“天雄,今晚在何处落脚?”

天罡手向西一指道:“属下认为,杨林县太过偏僻,不易引人注意,必须找一处名胜之区,找当地有声望的武林名宿借住,方可令人相信主人今晚落脚处,与府城梁家所发生的变故无关,所以不如赶往嵩盟州为宜。”

“嵩盟州?晚间不是远了数十里?”

“数十里耽搁不了多少时刻。嵩盟州城中,有一座黄龙山,原称蛇山;山巅有一座宗镜寺。这寺中的主持是十年前从湖广岳麓古刹聘来的幻空大师,幻空是建派不足二十年的衡山派的元老之一,功力平平,但在湖广却甚有名望。咱们寄居宗镜寺,便可证明事发时不在现场。”

雷堡主略一沉吟,摇头道:“不行。咱们如果到嵩盟州,明日又得折返杨林启程……”

“明日可走兔儿关,道路平坦好走。或者出北径走邵甸县,藉日游山玩水,皆不须走杨林,走兔儿关更可近二十余里。”天罡手抢着答。

雷堡主不以为然道:“这反而弄巧成拙,不行。”又对矮个儿蒙面人道:“今晚在杨林县北海子之旁,咱们扎营。晚间请天南叟做替身。”

“属下即禀知程总管,人将尽速送到。”矮个儿答。

“好,人到时交与郑老七。”雷堡主说。

郑老七,是指黄河神姣郑章,风云八豪的老七。

两个蒙面人行礼告退,掠人密林中不见。

杨林县,原是一处场子,属嵩盟州。

北面,与嵩盟州夹着一座大湖,叫嘉利泽,俗呼海子,将州西南一片广大的原野变成良田,是云南东境最富裕之区。

杨林县没有城墙,百分之八十住的是汉人。

但后来蛮人逐渐同化,移居平地的人愈来愈多,少不了经常发生纠纷,便在前年建立了守卫千户所。

有了千户所,少不了要实施军政统治。

后来,干脆废了县,成了一座大镇,那是成化十七年的事;次年,并且将嵩盟州改为嵩明州。

那时,海子占地甚广,北距杨林不足五里。

果马巨龙江及白马庙溪从西北流入,从东北出海口流向北盘江,东南一面形成了辽阔的沼泽地带,逐渐淤塞成良田。

官道通过杨林,北面有不少小径进入沼泽,是猎凫的最佳猎场,游手好闲之徒经常往这儿跑。

雷堡主一行九人,大摇大摆通过杨林闹区。

这天恰好是赶场日,午间散场,街道十分凌乱,远道商贩大多在这儿留宿一宵,所以并不因散了场而冷落。

九人九骑,气宇不凡,吸引了无数目光。

首先,他们走遍了各处大客店,不是说没有上房,便是说太过嘈杂,嫌东挑西的,找不到理想的住处。

最后出北街走向海子,在距海子南岸里余一座土岗之下,绕着一座土地庙架了四座牛皮帐安顿。

不一会,先前在镇中吩咐店内伙计送酒菜的人到了。

两家老店的接货伙计,对这几位怪客曾一再相劝,说是泽中不时有打野食的蛮人出没,叫他们搬回镇中住比较安全。

但怎么劝也劝不动,只好作罢,回去替他们大肆宣扬,全县的人,皆知道县中来了这么一群怪客人。

夜来了,新月落下了西山。

月初的上弦月,出现得极为短暂。

不久,另一批人悄悄地到了,其中有天南叟在内。

夜漏起后不久,五个黑影开始首途,以奇快的身法向西飞掠,奔向将近百里外的云南府城。

二更正,云南府有三个夜行人,用大包裹盛了一个少女赶到,交给黄河神蛟郑章。

三更正,杨林南街一座客店中,一个幽灵似的白影,以奇快的身法掠向北街,飞越瓦面如履平地。

当白影掠过北街的刹那间,十字路口刚好有八名赶夜路的人,看到了白影,不约而同地上屋狂追。

八名赶夜路的人上了屋,后面十余丈外,也有一高一矮两条黑影疾走,突见前面八条人影上了瓦面,也毫不迟疑地紧跟在后。

三批人都莫名其妙,向北没入夜暗之中。

云南府,是云南省的首都,府的首县是昆明,是云南的军政中心,有王、有候、有将,端的是藏龙卧虎之地,甲士如云。

二更末,从杨林来的五名黑影,在三名接应高手的带领下,绕城东驰向西度大桥,越东端桥即沿大溪左岸向北急走,朝五龙山方向飞掠而去,速度奇快,乍然看去,不知是人还是鬼。

不久,前面河弯内侧,出现了一座三家村,灯光隐隐,三五只野狗吠声,打破了四周的沉寂。

三家村背河而建,村前是一片广阔的稻田,南首是一座竹林,北面是一座果园。

距竹林还有三两里,八条黑影向河湾掠去,避开了小径。疾趋村后。

近了,带路的三个黑影在距离竹林百十步外止步,吹了一声口哨,最先的黑影低声说:“禀堡主,到了!”

八个人全是黑袍,黑巾蒙面黑布包头,只看到一双光熠熠的怪眼,分不清他们的身份。

雷家堡堡主黑袍飘飘,略一打量,低声说:“记住,不可再叫我雷堡主,叫主人。叫程总管来见我。”

不久,屋后十余丈河湾水际,掠来三个同样装扮的黑影,在雷堡主前躬身行礼,中间黑影说:“禀主人恕属下未能亲迎之罪。”

雷堡主哼了一声说:“怎么?那几条狗为何不事先解决?”

“梁老匹夫极为机灵,已经发觉有人在左近伺伏。主人未到之前,属下不愿打草惊蛇。”

“有人入村吗?”

“只有一个,村中老小约有三十余名,目下可能已有所备。”

“咱们来了多少人?”

“三十二名,其他的人已由钱老前辈带往鸡足山埋伏。”

雷堡主将剑改系背上,举步说:“入村。天雄,你带着弟兄跟我走。程总管,听招呼杀入,不可妄动,小心老匹夫的天玄指。”

在跟随雷堡主的八个人中,只有天罡手和黄河神蛟两人,其他六人假冒八豪的身份,另六豪已分派到各地办事而不在身旁。

雷堡主带了天罡手等四个人,掠出小径直向村口走去。

说是三家村,半点不假,只有三栋正屋,都是三进院瓦房,互不相连,低矮而幽暗。村外,用竹篱植起外墙。

距竹材门还有十来丈,狗吠声益厉,灯光一闪,有人打开竹门举着一个白色灯笼走到门外,蹿出了三头黑犬,张牙狂吠作势扑出。

掌灯笼的是个年约半百老村夫,看清了五个黑袍怪客,大吃一惊,尖叫一声便抢入门中。

“且慢惊慌,来了什么人?”竹门内有人问。

雷堡主已到了竹门旁,伸手一拂,大袖徐扬,扑上的三头黑犬厉吠两声,飞撞三丈外躺倒。

“哈哈哈!不速之客来得鲁莽,尚请海涵。”雷堡主大笑着发话,踏入竹门。他的口音变了,是中州口音。在云南,中州人不多。

竹门后,两个村夫怔在那儿,眼中现出恐怖的神色,向两侧退。

中间瓦房灯光大明,厅门大开,出现了一个白髯拂胸,精神矍铄的老村夫,一身灰布大褂,雄伟结实,左眉中断,有一道疤痕斜在中间。狮鼻海口,两太阳稍突,白发如银,右手上抓着一个三尺长布囊。

老人左右,是两个中年壮汉,古铜色的脸庞,身材魁伟,各提了一柄铁钉耙,左右相护。

老人看清了五个不速之客,心中暗惊,步下石阶迎上,困惑地不住打量来人。

雷堡主泰然举步,沿走道走向屋前。

天罡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亡 魂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