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 命 客》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这项天,天气突然反常,季节性的西北正风突然停止了,从东南方向却刮来一阵莫名其妙的温暖潮湿气流。原是秋高气爽的山区,却似乎蒙上了一层潮湿的烟雾,反常的气候,象是到了初春时节。这一年,确是不正常,三月末,风阳下大冰雹,浙州雹大如盂,小也有雀卵大,平地积厚尺余,八十里内人畜死伤无数。北京钦天监发现,太阳色红得地如血,一连三天不变,四月下旬,春雷始鸣。山东本年大早,五体俱尽。正月里,陕西大地震。三月,昌平州大地震,五月,蒲州连震三日,声如雷鸣,六月再震。月余之后十月间,华州大震三次,每隔七天一次,房屋倒塌,人畜遭殃。总之,今年不是风调雨顺年,妖异四起,大概是皇帝老爷荒唐的结果。

山区中似乎处处有雾气上升,天空中万里无云,皓月当空,但看去极为黑暗,人在密林下行走,视线不良。

蓦地,四条猎犬急躁急地一阵挣扎,有发现了。领犬的人发出一声暗号,解开扣绳,四条猎犬发出咆哮之声。向前急冲,十名高手在阴魄韩滔的率领下,展开轻功随尾急迫,冲抵丘底密林的中心。

一株大树上,飞下四根尺长树枝,四条猎犬发出了哀鸣,几乎在同一瞬间冲倒在地挣扎。

一条黑影突然出现在树下,领猎犬的贼人刚发觉有异,剑气已经着衣。猎犬发现敌踪时,十个人都已拔刀剑在手狂追,突感到剑气迫衣,这家伙果然了得,刀从身后拂出,一声暴喝,迎着剑气袭来方向,攻出一招“暴雨飞花”,刀锋更幻化十余道虚影,砍向剑气袭来的方向,同时伴身后退,反应之快,出招部位之准,已至无懈可击的境界,刀风如风雷乍起,火候也超尘拔俗。

可惜,晚了一步,“铮”一声暴响,钢刀砍在剑锋上。碧玉屠龙剑并不阻兵刀,砍中之后刀口便向外方滑,剑锋便乘机突进,冷冰冰的剑尖已经入胸近尺。

“啊……”悍贼叫了半声,身躯被黑影一脚踢飞,撞向后到的第一组三名悍贼,黑影也利用尸体飞退的刹那间,随后跟进,人化淡淡轻烟,一闪即至。

三名悍贼弄不清怎么回事,林中太黑,相距只有丈余,变化却太快,见同伴突然后退,便向右左急让。

黑影到了,剑出“拔草寻蛇”,先削掉右手悍贼的双足,捷逾电闪长身左掠,“神龙现爪”连攻五剑。

“哎”断腿的人砰然倒地。

“啊……”左手一名悍贼胸前中剑狂叫,临死狂挥。但手腕一震,剑丢了,人也倒了。

另一名悍贼目力奇佳,已看出有人突击,向后飞退,同时举剑自卫。可惜,仍嫌晚了半步,黑影将夺来的长剑脱手飞掷,人亦射到。“铮”一声长剑一振,格开悍贼举现自卫的剑身,白虹一闪乘隙射入,掷来的长剑贯入贼人烟腹之间。透背而过。

说快真快,似乎是眨眼间事,四名了不起的绿林高手,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先后被突如其来的凶猛袭击所击倒,倒下的时间仅分秒之差。

“打”后到的阴魄韩滔大吼,脱手飞出三枝冷焰镖。

六个人前后相错,只有前三人可以同时发射暗器出手,黑影不见了,暗器落空。

一朵旗花冲天而起,火焰摇曳而上,在半空中“砰”一声暴响,火星飞随而下,贼人在召集党羽了。

阴魄韩滔一声长啸,扔掉剑抽出他的追魂铁令,飞扑而上。追魂铁令看去似剑,但锋尖不同,而且刃身稍厚,可以砍劈,外形似剑而又有刀的反点,刀剑的招式都可使用,臂力小的人,不配使用这种兵器。这家伙换了搜山贼人的劲装,认为隐去身份便可引诱亡命客出面,如果仍以他阴魂韩滔的真面目亮相,也许会吓得亡命客不敢出头截击哩!他却未料到早年被江湖高手三番两次几乎迫死的亡命客,已不是早年的一流人物了。

文昌今晚以真面目出现,穿了一身紧身劲装,看旗花信号升空,知道不速决可能难以脱身了。一声长啸,向东急射。他要逐个解决他们,也想诱离原地。

“你走得了?拿命来。”阴魄韩滔怒吼,急起狂追。

六个人急逾星飞电射,一面用啸声召集在附近控山的党羽。

文昌掠出余里,故意放慢脚步,双方的距离便越拉越近,追得最快的阴魄韩滔已经快追近身后了。

前面是一处茅草齐腰的山坡,不太陡,广约三四亩,是时候了。

文吕突然在草坡中心转身,吼声“打!”

他的暗器在江湖大大的有名,武林朋友听之心惊。韩滔以为他要用暗器招呼,心中一惊,向左急闪,追魂铁令振出一朵令花,护住身前,令上所发的如山内劲象殷雷隐隐,好浑雄的内力,好精纯的修为,果然不愧称九宫堡的三大高手。

文昌未发射暗器,仅用手中剑轻轻一挑,笑道:“别着慌,姓韩的,由你的追魂铁令,我亡命客已看出你的身份,大名鼎鼎的九宫堡三大高手,却伪装成巡逻搜山的小人,我真替你难受。慢来!等你的人全到了再动手不迟。”

阴魄韩沼在文昌说话的片刻中。狂攻了三招,文昌轻灵的闪避,不接不回敬,直等到六人全到之后,方掠出三丈外脱出令影的罩中,屹立如山沉声道:“谁最后活,他就可以活着回去报凶信,上!”

六个人形成本包围,刀剑并举,一步步迫进。文昌一举击毙四个悍贼,未死的人心里早就发毛,虽然形成了包围,但谁也不敢冒失的扑上送死。月影朦胧,人的脸部依稀可辨,他们总算看清了文昌的真面目,果然是正主儿。

文昌剑向斜上方徐举,轻轻挑动,屹立在人群中心,身体徐徐下挫,剑诀徐引,作势进攻了。

阴魄韩滔又连攻三招,头上出现汗影。但他没有看见文昌头有汗光,心中悚然,显然,文昌比他高明,心理上已受到威胁。他沉着的举步斜身边进,强压心潮厉声道:“以六拼一,你死定了,用不着吹牛。而且,不久高手群集,你将成为断肠崖的断肠客。”

文昌呵呵笑,笑完说:“你别打算有人教你,最近的一群搜山队,最少也在三里外,等他们赶来之后,你们已经……呵!”

友后方一名悍贼,乘文昌说话分神时,突然抬手一挥,招呼同伴同时向前扑,他自己挺刀急进,象一狸猫扑鼠,一已便到。刀出“力劈华山”,在电光石火似的奇速里,刀锋闪光临文昌的肩膀后方。

另一名挺剑行出的人,长剑也如同电光一闪,锋尖便点到文昌的脊心。

阴魄韩滔反应奇快,招出“大地盘龙”,从前面挫身进击,白芒飞旋而至,猛攻文昌的下盘。

六个人想同时达到,事实上不可能,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问,前一后二只有三人近身,另三人慢了些儿,短暂的接触胜负立分。

文昌向左前方突然闪出,碧芒飞旋,一须之差,脱出了三件兵刃的袭击,攻向后到的两名悍贼,招出“分花扶柳”荡开一道剑,碧芒再仰,从空隙中突入,但见人影一闪,已经从两人之中行出,脱离包围困。众人只听到了“铮铮”两声金鸣,人影已经失踪。

“呵……”两名悍贼同声厉叫,一刀一剑向两侧飞抛,用手掩胸仍向前行,“砰砰”两声行倒在茅草上,向坡下急滑,直滑至坡底,伏在草中起不来了。

最先发动的人一刀落空,便知不妙,左闪,收刀,护过中剑的同伴,上扑,一闪之下,便到了文昌的身后,快极!果然了得,刀扎出了。

文昌行出之后,并末转身,吸入一口气,等着来人送死。刀将近身,他突然向右大旋身,叫声“着”!

“铮”一声暴响,火花飞剑,不偏不斜,剑击中悍贼扎来的钢刀,钢刀荡出偏门、碧芒乘机而进,快得令人肉眼难辨,剑尖已到了悍贼的正中鸠尾穴上。悍贼心胆俱裂,火速向后倒。

“通”一声轻响,剑比他快,已经透胸而过,他“哼”了一声,“通”一声躺倒,在草上挣扎翻了两翻,嘎声叫号,声音渐小。

倾刻间,六个人死了一半,阴魄韩滔一声怒叫,再次扑进,追魂铁令急如狂风暴雨,疯狂地连攻五招之多。

另五名贼人大概知道大势已过,性命要紧,不逃才是疯子,亡命客说只留一个人报信,谁知道他是谁?

轮不到自己岂不完蛋了?两人都抱着同一心理,乘阴魄韩滔疯狂进招拼命的刹那间,虚恍一招几乎同时撒腿便跑,各走一方。

文昌一声狂笑,突然扔下阴魄韩滔叫:“怕死必死,幸生不生,哪儿走?”

左方逃走的人刚跑出三丈,感到后心一凉,胸前发痒,本能的伸手一摸。他本来仍向前狂跑,片刻间便跑出了五丈外,仍向前挪步,背后,一声惨叫入耳,他想又死了一个,我活的希望又增加了一分。

糟!他摸在胸前的手,摸到了一根割手的刺,低头一看,月光下,看到刺尖透出胸前寸余,天!是亡命客的要命暗器银羽三棱箭的三棱锋尖,还有倒勾,怪不得刺手。

在他未发现暗器时,仍可往前逃命,这时突觉浑身一软,所有的精力在刹那问全部消散了,脚下一虚,发出一声绝望凄厉的哀嚎,抨然倒地。这时,他脱离斗场已在十余丈外了。

文昌发箭袭击左面的人,回头反扑右方逃命的悍贼。这家伙大概知道可以逃得了,展开轻功飞射,却没有想到文昌比他快的太多,逃回五丈外,只感到脊心一凉,剑透胸而过,鲜血从前方喷出。血如果喷出,人的精力便会突然消失,他一声狂号、扑倒在地。

连续的惨叫声,引来了三批搜山贼人,已看到不远处飞掠而来的人影。这一批人中,赫然有黑旗领主。

东面,无尽谷主秋痕和四名字内高手,正以星飞电射的绝世轻功飞掠而来,白影冉冉而至。四个人是无尽谷第一条好汉金夺银刀凌光祖,秋谷主好友宇内第一名神医高一清。武林一双佳侣红云飞燕,红云葛龙,金针飞藏剑素月。

西北方,也到了三个不速之客。一是七幻道,一是碧眼青狮巴龙活佛。另一个人到得最快,是非我人妖梅林公子。所有的人最远的距斗场已不足半里地,最近的也在二三十丈外,高手齐集,形成大包围。

怪啸声破空而来,是九宫堡的召唤信号。

阴魄韩滔剩下一个人了,他让文昌轻易地摆脱了他,杀死了最后两名同伴,他也不打算活了,发出一声悲愤的厉啸,回答了赶来的高手,然后咬牙切齿杀向文昌。

文昌这次不饶他了,但见光芒连闪,杀破了铁令罩来的令网,连闪三次,人闪疾分,文昌的冷笑沉喝入耳。“记着了,好好将经过禀明你的主人。”

文昌杀掉九名悍贼,已发觉四面八方有大批高手赶来了,但他不肯放过阴魄韩滔。这些天来,好不容易寻到机会遇上了九宫堡的主要人物,怎可轻易放过?魔幻三剑绝学出手,将疯狂扑上的阴魄韩滔击中三剑。

阴魄韩滔狼狈后退,根本没听清文昌的话,突然全力打出三枚冷焰镖,脚下被草根一绊,颓然坐倒在地。他左脸裂了一条缝,右手肘也中了一剑,右胸出现了剑孔。幸而文昌手下留情,创伤都不重,只是脸上那一剑,这一辈子将令他永远难忘,将会留下一条伤疤丢人现眼。他一面去摸失手堕下的追魂铁令,一面切齿叫:“小辈,你……你好……好……”

可是,文昌已经不见了。

东面白色的人影冉冉而至,是无尽谷主一行五人。月色朦胧,但林木森森,视野不广。事实上,谁也分不清敌我,来的人太多,反而混乱,因为文昌已离开了战场,能分辨他身份的人,太少太少了。

他的身法奇快无比,而且是贴地飞惊,如不接近至三丈之内,是不易发现他的,茅草齐腰,贴地飞掠时只能看到青叶急分。

中间是无尽谷主,最后一人是铁臂猿尤健,这五个人除了红云雁夫妇衣衫是一红一绿之外,全是白色。晚间白衣十分抢眼,他们是白道英雄中艺高辈尊的人物,白衣代表他们的身份,没有人敢对他们无礼。

铁臂猿在无尽谷中,算不了人物,但他是无尽谷主的亲信,居然作成作富自命不凡,上次在大雁塔被蛇魔丹士叱鬼般赶跑,把文昌恨之骨髓,念念不忘。这次跟着谷主前来找文昌,他比任何人都热心卖力,他走在最左,另一人是红云葛龙,循阴魄韩滔的叫声狂奔,不知危机已至。

文昌已看清来人的身份,自从无尽谷的人再次建立账篷之后,他跑了好几趟,由于无尽谷主已经亲到,而且人多势众,他不愿冒险,但赶走他们移出十里外的念头并未消失。他看到了白色的人影,而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亡 命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