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 命 客》

第8章

作者:云中岳

黑铁塔为人纯真,直肠直肚,也太过主观,耿直中有主观的人,看见什么便说什么,只看见表面,却又不进一步发掘内情,好坏全凭道听途说,他与长安三豪并无交情,只是听人说他们坏而已,人他倒是见过面,所以认得。长安三豪不是默默无闻的人,在长安认得他们的人太多了,他们却认识黑铁塔,黑铁塔毫无顾忌的叫嚷,他们怎受得了?插翅虎没生气,夜鹰老二荣世群叱道:“黑大个儿,你胡叫什么?”

黑铁塔怪眼一翻,迫进叫:“叫什么?啊!叫你他娘的王八蛋!你们这些浑蛋在长安城号称长安三豪,明里是正人君子,暗中却无恶不作偷鸡摸狗……”

“气死我也!”插翅虎怒叫如雷。

“你气死了,天下虽不至于立即太平,至少也不会更坏些,你为何不死?”黑铁塔语利如刀,毫不妥协。

插翅虎一声怪叫,冲上就是一劈掌。

黑铁塔左手一拨,一拳飞出。

插翅虎,只感到手臂一阵酸麻,奇大的反震力令他马步虚浮,掌向外崩,吃了一惊,不敢再接掌,立即借势飘迟之外,脸色一变。

文昌抢入中间,焦燥地叫:“住手!住手!有话好说”。

黑铁塔一拳落空,止步不追,大叫道:“贤弟,你初出江湖所交非人,将会身败名裂,你和这几个隐身大盗交朋友,我看了生气。”

“大哥,何必生……”

“你还说何必生气?这几个家伙拉你下水,你永远无法洗清你被沾污了的声誉,你将做一辈子的贼。”

良葯苦口,这几句话引起文昌极大的反感,不耐烦地叫:“我本来就是贼,龙驹寨的小流氓也不见得光彩。”

“你……”黑铁塔讶然叫。

“我一到长安做案,曾和黑魅谷真有露水恩情,曾和非我人妖交朋友……”

“你他妈胡说。”黑铁塔大叫。

“绝不胡说,你,也经常身无半文,白吃白喝,不见得比我光彩。”文昌大叫。

“你……你这家伙无可救葯,病入膏盲……”

“别说了,大哥。”

“我要……要拖你一把,不许你往泥坑里沉。”

“省些力气算了,你无法拔我出泥坑。”

“你甘心不想自拔?”

“不错。”

“我想替你拔。”

“你怎样拔法?”

“我要打醒你的梦。”黑铁塔握着拳头叫。

文昌拉开马步,叫:“来罢,等什么?”

黑铁塔急抢而入,伸出巨灵掌劈面便抓。

文昌向左闪,右手急勾,左掌斜劈,两人交手相搏,人群渐集。

两人换了三次照面,各攻八招,拳掌着肉声暴响,快速的抢攻势骇人,激斗中“啪扑”两声暴响,文昌一拳击中黑铁塔的肩膀,黑铁塔也一掌拍中文昌的右胯,人影齐分,各向侧飞退八尺,两人在这分别后的短短期间,皆有长足的进步,且而下手也留了情,所以看去不分轩轾,打成平手。

不等两人再扑上,插翅虎大叫道:“咱们上,毁了这个大个儿。”

文昌一闪而至,凶狠地道:“不许多管闲事。咱们兄弟问的事,不容外人干预,诸位走开!”

“咱们是一番好意,助你教训那野小子……”

“呸!你们如果妄行加入,姓蔡的眼中认得你们是朋友,拳头却不知你们是谁。走开!”

文昌厉吼,大旋身重新扑上,和黑铁塔纠成一团,拳来脚往再次狠拼。

老尼姑走近了,进入人丛。

西北镖局少局主率领着三名高手,按眼线的消息循街搜到。四匹健马如狂风暴雨,从后冲到。

街的另一端十二名官兵和六名便衣巡检,也分别乘了快马,如飞而至,并且大声喝:“奉命擒要犯蔡文昌,闲人回避,回避!”

“捉拿要犯蔡文昌。”官兵们大叫。

人群四散,看热闹的人纷纷走避,店门也纷纷闭上了。

最先冲到的是少镍局主飞虹铁爪杨钧,他飞跃下马,撒下一把三尺长形鹰爪的重家伙,急射而至,大吼道:“谁是蔡文昌?”

黑铁塔心中一凛,飘开撤鞭大叫:“贤弟,先突围,跟我走。”

文昌闻声住手,冲向后到的三名镖师,长安三豪已经乘乱走了,他们不愿卷入旋涡,十分姦滑。

黑铁塔的长鞭有丈二,一声大吼,回头反扑,如同狂龙飞鼓,矢矫腾跃狂野无匹,唰唰唰连攻三鞭,将飞虹铁爪迫退了八尺,长鞭啸风之声惊人心魄,但见满天全是鞭影,无人敢近,是风厉啸,令人闻之心向下沉。

飞虹铁爪果然了得,在闪避中铁爪伸缩,要扣抓长鞭欺近,居然章法未乱,在长鞭凶猛的挥舞中,沉着地从容应付。铁爪是长鞭的克星,他稳占上风。

文昌赤手空拳,迎向三名镖师一使剑两使刀,使剑的到得最快,“唰唰唰”连攻三剑。

文昌左闪右避,突然从右掠过,伸手引逗第二名镍师,狂野地冲上。

“你找死!”使刀镖师怒吼,攻出一招“连环三劈,”象怒淘般涌到,刀光飞腾,攻势绵绵不绝,抢进了八尺。

使剑的镖师被文昌脱出剑光所罩的范围,无名火发,回头旋刷大喝一声,身剑合一迎着文昌的背影,放胆地攻出招“射星逸虹”盛怒之下,他昏了头。

前后受敌,第三名镖师也从左面挺刀迫进岌岌可危,要被刀剑分尸大事不妙。

老尼姑站在衔旁屋檐下,含笑自语道:“这些人呈匹夫之勇,可叹!”

文昌六合如一,临危不乱,蓦地向右便倒,着地立即急滚,让刀剑从上方掠过,脚一勾一拨,中了。

“哎……”使刀的镖师狂叫一声腔骨折断,扑地便倒。

文昌眼明手快,一把抓起单刀,人未站起地堂刀法立即展开,钢刀贴地飞旋,攻向使剑镖师的双腿。

使剑大汉吃了一惊,百忙中止住冲势,手腕一沉,“流星堕地”向下便点。

文昌已用了全力,“铮”一声刀响砍中剑尖,旋向外急荡,乘势滚迅,刀光一闪,鲜血立现。

“啊……”使剑镖师发出一声厉叫,双足齐踝而折,临死反噬,全力将剑挥下,人也倒了。

“啊”一声响,剑尖刺穿了文昌的左肩膀一层皮肉,被石板地一硼,剑被弹起两尺高。

文昌一跃而起,一把抓起弹起的剑柄,一声怒吼,向远处遥掷。

十八名官兵巡检插不上手,在外形成包围。

黑铁塔凶悍如狮,攻到第九招,却未能将飞虹铁爪迫退,已从丈五六拉近至丈一二了。

飞虹铁爪是长安第一条好汉,岂同小可,接了九鞭仍未能近身,他无名火起左手露出一根铜管口,铁爪一挥,上抬、横拂、收爪,硬接一鞭,左腿向前一探,倒身突进,接近了三尺,疾逾电闪。

“咔嚓!”铁爪终于抓住了长鞭。他左手一抬,右手铁爪猛向后带,揉身抡入。

“咔咔咔!”崩簧微响,钢管接二连三飞出三道彩虹,每一道彩虹全身只有八寸,但飞行太快,看去象是三道长长的红影,这是他的成名暗器飞虹镍,一发三枚,专门收买人命,能逃出镍下的人,确是罕见。

同一瞬间,“叭”一声鞭响,铁爪抓住了鞭身,但鞭鞘一析,飞虹铁爪的功力力够,无法将鞭带离身外。鞭鞘之下,击中飞虹铁爪的腰背。

同一瞬间,两枚飞虹镍落空,一枚射入黑铁塔的右胸前,刀枪不入的混元气功,未能完全挡住奇大的钻入力道,入肉近寸,再向下掉,鲜血飞溅。

“哎……”黑铁塔惊叫。

“啊!”飞虹铁爪也在同一刹那狂叫,人仍向前冲。

两人的兵刃皆缠住难以分开,两人受伤都不太严重,一冲之下,已经近身。

一名巡检已看出便宜,突然从侧冲上,铁尺猛挥,劈向黑铁塔的脑后。

正危机中,银芒一闪文昌掷来的长剑划空而至,掠过飞虹铁爪的鼻尖,再刺入巡检举铁尺的右肩膀。

飞虹铁爪大吃一惊,全力向后一仰,双足一顿,硬将身形向后拉,和黑铁塔脱开纠缠,避过飞来的一剑。

“啊……”中剑的巡检狂叫,铁尺力道锐减,“扑”一声轻响击中黑铁塔的肩背上。

黑铁塔一声虎吼,向左急掠,手一带,长鞭滑出铁爪。

文昌已连攻五刀,将最后一名镖师迫退丈外,叫:“大哥,走!”

“捉拿要犯!”官兵们大叫,刀枪并举向上围。

“那里走,留下!”飞虹铁爪也叫,忍痛上扑。

街左小花子到了,在一名官军身后叫:“将爷,借一步说话。”

军官一怔,扭头止步向后瞧,他看到一根打狗根,“仆”一声击中他的右耳根,一声不哼丢枪便倒。

“文昌兄,认得小弟小山么?哈哈!躺!够你睡上十天半月的。”小花子叫,叫声中,又击倒另一名将爷。

文昌和黑铁塔正向这里冲,吼声震耳:“挡我者死。”

“铮铮”两声,刀震飞了两根枪。长鞭一卷,两名将爷狂叫着倒地。

小花子扭头便跑,叫:“上屋。先破门而入,小心暗器。”

“彭”一声暴响,小花子踢开一扇店门,急抢而入。

文昌拔出一枚梭形小飞刀断后,当门一站,向追来的飞虹铁爪厉声道:“你这家伙用铁爪,定是西北镖局的第一条好汉飞虹铁爪杨钧,阁下的飞虹镖号称武林一绝,胜似阎王帖子。来!咱们试试谁的暗器行,打!”

打字出口,梭形小飞刀飞旋而出,化成一朵白云,飘然而到。

飞虹铁爪一怔,怎么?明明是刀,怎么出手后变成了圆形淡影的?他是暗器行家,知道厉害,左手一伸,人亦向左急射三丈外,他根本不和暗器照面,相距在三丈外,无妨。

崩簧轻响声中,接着“得得得”三声暴响三枚飞虹镖全打入坚实的木门上,木门掩上了,文昌早已消失在门内。

“啊!”掺叫声乍起,后到的镖师没躲开小飞刀,打入右肋,狂叫着抛力倒地。

不远处檐下站着的老尼姑,念了一声佛号含笑扭头走了,一面喃喃地道:是炼狱谷的小捣蛋,他就会惹事生非。

三人上了屋,由方小山带路,落下另一条街心劲奔安定门。

消息还未传到安定门,二十余名守门官兵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已被三人狂风似的抢出城门,走了。

追兵也不慢,在他们出城不久二十余正健马急冲而的出,按守城门官兵所指的方向狂赶。二十余名骑士中,有飞虹铁爪在内。

安定门外,官道一分为二,右一条绕出北门;是跑涓河古渡到咸阳的官道,与北门的大道会合。左一条走云县,是到汉中的大道。

到了三岔路口,黑铁塔往左奔,后面蹄声如雷,追兵将至。

天宇中阴沉沉,东北风刺骨裂肌,气候奇冷,路上行人绝迹,小花子向右奔行,叫道:“在前面土丘等我,我引他们玩玩。”

黑铁塔和文昌都受了伤,血虽止住了,但疼痛之感仍在,必须找地方休息上葯。

官道左面是一条小河,解冻期间,河中冰雪已经溶解,稍浑浊的流水汹涌。不久,右面出现一座土丘,官道向右绕土丘而过。两人向左一折,进入了河岸的苍杉松林。

两人都累了,击斗之后不曾歇息,再经过长途奔跑,委实感到疲劳。他们坐倒在一抹近河岸的古松下,解下包裹,用金创葯敷伤,黑铁塔一面敷葯,一面道:“杨小狗确是有两手,不愧称长安第一条好汉。

“你也不弱。”文昌信口答。

“得谢谢你掷来的一剑解围,不然恐怕要被缠住。论真才实学,他还差一分,可是他的铁爪是我那长鞭的克星,他的飞虹镖可破内家气功,也十分讨厌,所以被他缠住了,几乎难以脱身。”

“你该早撤走才是。”文昌答,顿了又道:“你犯不着为我冒险,划不来。”

黑铁塔象被采着尾巴的小狗,蹦起来叫:“呸!你小子把我黑铁塔看成什么人?只有你那几个朋友才不是东西。长安三豪狗王八,一声不响便他妈的溜之大吉。”

“不许在我面前侮辱我的朋友。”文吕悻悻地答。

黑铁塔想发作,却又忍住了,一把抓住文昌的肩膀,怪叫道:“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

“我说的什么话?”文昌讶然;

“与黑魅谷真和非我人妖的事。”

“半点不假,我非可想骗你。”

“你他妈的真无救葯,必须忘掉这些事。”黑铁塔大叫,凶猛地摇晃着从文昌肩膀。

“别管我的事。”文昌不耐地叫,用手猛拨扣在肩上的手。

“不行!”黑铁塔不放手,声色俱厉地怪吼。

文昌冷啊了一声,左拳疾飞,一个人在不肯认错的境遇,也正是他外表坚强内心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亡 命 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