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刀客有情天》

飞骑夺车、熊掌与鱼

作者:云中岳

“先把这小子弄进秘室问口供。”北丐说:“把火熄掉,快!”

秘室在第三栋大宅的二楼,其实只是一间屋顶尚可聊蔽风雨的内间,四面壁有三面尚算完好,仅窗户一面的板壁大半已朽。

室中已有两个中年人席地而坐,四个人入室,将仍在发抖嘎声抽气的美少年往地板上一放,有人将油灯挑亮。

“蔡兄,苗前辈没来?”一位有酒糟鼻的中年人问。

“死了,不明不白地死了……”北丐坐下,将所发生的经过说了。

“好像真是中了自己的毒。”中年人听完苦笑:“瓦罐不离井上破,玩毒的死在毒下。苗前辈昨天光临,慨然拔刀相助,没料到一出师便死翘翘,真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蔡兄,咱们少了一条臂膀。”

“咱们本来就没将外援计算在内。”北丐说:“这小子不知何时毒性才能自解,捆上再说。”

“蔡兄,还有人呢?”

“什么人?”

“除了这小子之外,好像还有人在各处走动。”

“不会吧?”北丐不相信:“另两个家伙,在离开大街时就被我扔脱了,不可能循踪找来。”

“兄弟的确听到不寻常的声息。”

“楼高风大,声息多得很呢。”

替美少年捆绑的大汉,突然说:“蔡前辈,晚辈敢打赌,这小子是女的。这双手十指尖尖细皮白肉……”

“你想女人大概想昏了头。”另一名大汉调侃地说:“老母猪你也看成美女人啦!老三,忍着些,事情办好,再找女人快活,别胡思乱想啦!”

老三仍不死心,确信自己的确不会错,立即动手替美少年解衣。狐裘拉开了,夹袄拉开了,内衣一拉,露出女性特有的水湖绿胸围子,那上半截羊脂白玉似的胸膛鼓鼓地,半段*沟展现在灯光下。

“女的!”老三欢呼!

一个灰影已摸到楼下,听清了上面传来的欢呼声。

众人一怔,目光全向那诱人的地方注视。

“嗤”一声袭帛响,老三拉破了胸围子。

椒rǔ怒突,一览无遗,春色无边。

“妙哉!我敢打赌,这是一块没耕的田。”老三兴奋地叫,眼中*火上升:“蔡前辈,是我发现的,问完口供之后,将人交给我享受。”

他的手,往玉rǔ上探去,要施禄山之爪。

北丐伸手一拨,不悦地说:“轮不到你,闪开!”

“蔡前辈……”

“问完口供再说,人不是你擒住的。”

“这……”

“向女人问口供,程老兄是有一套的。”北丐向另一位斜鼻薄chún的中年人说:“你是个色鬼,知道对付女人的一切手法,交给你啦!”

“蔡兄,你找对人了。”色鬼笑吟吟地说:“尤其是黄花闺女,在我色魔程承先手下,保证她一一吐实,这小女人的确是黄花闺女,可写保单。来,我带她到角落去问,这种手法不传六眼……”

话未完,破窗下传来陌生的语音:“盛会盛会!谁也没料到你们会躲在危楼上,可把在下累惨了,在各处破厅房里穷找,真辛苦。”

众人吃了一惊,三面一分。

“是你!”北丐不胜惊讶:“朋友,你找死?看清了阁下的处境吗?”

“六比一,在下的处境恶劣得很。”来人说,他是杨家骅:“这年头,真是世情大变,人的尊严荡然无存,快成了禽兽世界啦!诸位都是江湖上的知名人士,位高辈尊,不是鼠窃小偷****王八,怎么对一位入世不久的小姑娘,用这种下流无耻的手段来对待她?老天!你们已经不是人了。”

“小畜生狗杂种!”色魔切齿大骂,举步上前:“你骂得痛快,我色魔如果不撕碎了你,就不是人养的。”

“你本来就不是人养的。”杨家骅不客气地顶了回去:“你们走吧,还来得及,因为在下对你们这些武林败类,已经感到十分可厌,不要引起在下的杀机,走吧!”

色魔怒火如焚,一闪即至,招发鬼王拨扇,右掌全力抽出。

杨家骅一拉马步,右掌立掌吐出。

“啪啪啪!”色魔连击三掌,全击在他的右掌上,奇准的劲流随掌呼啸,楼板格吱吱怪响。

他的掌轻灵地移动,并没反击,不管色魔由何方攻击,也无法将他的掌震偏,除非色魔贴身切入,不然休想攻到他的身躯。

“你的两仪大真力已练至化境了。”他盯着收掌后退惊骇莫名的色魔说:“幸好在下练了卸力术。”

一声剑吟,色魔拔剑向前一引,剑气森森,隐隐传出龙吟虎啸似的震鸣,剑身似乎突然变色,光华熠熠跃然慾动,杀气像怒涛般向杨家骅涌去。

即使不是行家,也可看出色魔的剑上,已可发出伤人于锋芒外的剑气了,对方的兵刃在剑身外尺余处,便会被剑气震开,甚至会被剑气所崩毁。

杨家骅两手空空,咔一声抓下一条窗框。框长四尺,又粗又大极不趁手,单手不易抓握,双手又嫌短了些。

窗框向前一伸,他用的是单手。

色魔功行剑法,两仪大真力已运足十二成,大概是不信杨家骅的卸力术能卸除剑气,所以全力以赴。

一声厉叱,剑化长虹排空而至。

窗框前端首先与剑尖接触,剑气果然厉害,窗框突然向上飞弹,剑虹长驱直入,近身了。

危机千钧一发,窗框的后端突然脱离杨家骅的掌握,前端被剑气震起,后端便向前飞出,一切顺其自然,一气呵成,似乎是他将窗框掷出,窗框因重心转移,自然地翻腾而飞。

变化太突然,色魔已来不及用剑拨窗框,噗一声响,窗框后端击中色魔的左胸下心坎要害,护体神功竟然挡不住粗大的窗框打击,着力面大,应该不起作用,即使用细小尖锐的利刺刺中,也伤不了色魔一根汗毛,但色魔竟禁不起这次的撞击。

杨家骅就在剑尖及体的前一刹那,向右前出三尺外。

色魔止不住出剑的冲势,像是发了疯,身随剑走,凶猛地冲向没有窗的破窗台。

“砰!”窗台被冲坍了,木板纷飞中,色魔仍向前冲,冲出雪光朦胧的窗外去了。

“哎……”惊叫声摇曳而下。

楼高丈六,下面积雪盈尺,按理,像色魔这种修为已臻化境高手的中高手,摔下去应该毛发无伤。

“他发疯了。”杨家骅说:“你们还不走?”

北丐虽号称天下第一恶丐,但真才实学并不比色魔高明,与人交手极为姦猾机警,从不与人硬碰硬死拼。这时看到色魔一招便栽,惊得毛骨悚然,心中发冷。

“想群殴吗?”杨家骅伸脚挑起窗框接住:“在下奉陪。但诸位最好留些神,楼快垮了。”

北丐向同伴扫了一眼,发现四位同伴在发抖,脸无人色,没有一个人手伸向兵刃。

显然,这些同伴已经丧了胆。

“罢了!”北丐懊丧地认栽,向半躶的美少女走去,想将人带走。

美少女已经停止颤抖,呼吸也不再出现窒息的现象,绝望地瘫软在楼板上。寒冷已令那羊脂白玉似的饱满酥胸变成青灰色,皮肤收缩,绽起一颗颗鸡皮疙瘩,不再令男人心荡神摇啦!

“你敢动她?”杨家骅沉叱:“除非你不要命,你简直无耻!”

“老夫给你记下了。”北丐怨毒地说:“只要老夫有一口气在,你休想安逸,山长水远,后会有期。”

说完,带了同伴仓惶下楼。

色魔被带走了,已经不是活人而是死尸。原来从高楼摔下时,剑先一刹那着地,靶下尖上,无巧不巧插入雪中,该死的色魔恰好压下,剑贯穿小腹一起倒下了,挽救不及时,呜呼哀哉。

杨家骅直等到确定北丐一群人走了,方走近美少女,首先便替少女穿衣。

“何穴被制?”他柔声问。

“我……我瘫痪了……”少女虚脱地闭上双目说,泪下如雨。

“那是被软字诀制了穴道,不要紧的。”

“我……”

“快告诉我,我替你解。”

“我……我是中毒……”

“什么?中毒?”他吃了一惊:“我……我不懂毒,这……”

“我……我活不成了……”

“你知道中的是什么毒?中谁的毒?北丐不会用毒……”

“毒无常苗庆的毒。”

“哎吁!那老魔……真糟!不管怎样,你现在还没死,首先你得保持温暖,楼下有余烬,还有一具尸体,我得让你保持暖和,找些东西让你呕吐。”

他挽起了美少女,出室举着油灯下楼,风一吹,油灯熄了,他只好摸索找到摇摇慾坠的楼梯。

“那……那死尸是毒无常。”少女说。

“他死了?你……”

“我……我在半昏迷中,鬼使神差杀了他。”

“糟了!没有人能救你,那老毒魔用的都是独门毒葯,只有他的解葯能解。”

炭火仍埋在灰下,拨开灰炭火出。他吹烧了火,堆上木板令火升旺。

“你先暖和暖和。”他细心地将少女安顿在火旁:“来,张开嘴,我掏掏你的舌根,可能呕出一些毒……”

“是嗅入的毒。”少女拒绝张嘴:“呕不出什么来的,我根本没接近那老毒魔。”

“这……我对毒外行。告诉我,身上感到怎样了?”

“只是有点头晕,浑身发软。”

“毒性不烈。暖和些了吗?”

“还冷,不过还撑得住。”

“我送你回客栈,你那两位男女随从懂不懂毒?”

“不懂。”

“真糟糕!今晚我到城南,交代同伴办理一些琐事,回程看到你追入这座废园。我知道这里面很乱,夜晚追入危险得很,所以出声叫你退,设想到你不加理睬,我随后跟入,你们都不见了,找了好半天才看到楼上的灯火和欢呼声。”

“哦!你认出是我?”

“没认出来,只看出一追一逃,本能地出声相阻而已。如果知道是你……”

“就不理我的死活了?”

“废话!”他微笑:“我不是一个气量小的人,你我并没有仇恨。如果知道是你,我会骂你……”

“什么?骂我?”

“你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只要一骂你,你就会中止追逐,回头找我出气了,就不会落在他们手中啦!”

“我好惭愧。”少女幽幽地说:“想不到我在你的心目中,印象是这样恶劣。真被你料中了,我就是被北丐骂得受不了,才横定了心追他的。”

“咦!你的手在动。”他欣然说。

“咦!真的呢!”少女的手指,的确在伸屈不定。

“可能不是致命的毒。来,我替你推拿,帮助血脉加快流动,可以早些将毒排出,人的肝脏本来就有排毒的功能。”

“这……”少女慾言又止:“谢谢你。”

他立即抓起少女的手,先从上臂开始推拿。双手推拿毕,扫着拍打双腿。最后将少女翻转,推拿背腰。

胸腹部份,他略而不及。

“我的手脚可以动了!”伏卧的少女欢呼,手脚不断伸缩。

“不要紧了。”他停手:“脸上已有了血色。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站起来看看。”

他扶起少女,等少女站稳再松手。

“聚气,行功试试。”他说。

深长呼吸二十次,少女的面庞已回复红润。

“你复原了。”他察言观色欣然宣布:“这是一种可以自行消散的短暂制人毒葯,老毒魔不想要你的命。”

“谢谢你!”少女活动手脚羞红着脸,回避他的目光:“我真的复原了。”

“我该走了,姑娘,再见。”他笑笑向外走:“请不要找玉狐的晦气,她不会再找你啦!”

“请留步……”

“抱歉,我已经耽误了不少时辰。”他已到了门外。

“你……你还在……还在讨厌我。”

“你说什么?”他扭头问,门外风太大,他的确没听清少女似嗔似怨,期期艾艾的语音。

“你……你没问我姓什名谁……”

“呵呵!你叫曹文敏,我已向店伙打听过了。再见,姑娘。”

他一溜烟走了,去意匆匆。

“这……这冒失鬼!”少女顿脚娇嗔:“哼!你根本不是玉狐一路的,一定是上了玉狐的当。哼!那騒狐狸如果……如果……”

如果什么?她没说,贝齿咬着下chún,红云上颊。

一早,风雪突然停了。

旅客们纷纷离店上道,杜家也在早膳后登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飞骑夺车、熊掌与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情刀客有情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