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刀客有情天》

雷霆一击

作者:云中岳

回到农舍,已经是未牌时分。自从文风摔伤腿之后,短短的十里路,足足走了一个时辰,可把架扶他的太叔贞累得浑身大汗。他走一步叫一声,痛苦的神情真令太叔贞硬不起心肠架住他赶路。

笑面无常早已返回,得到消息大喜过望,本来要立即派太叔贞带几个人赶往牛家潜伏监视,但天色不早,文风又不能行走,如果把太叔贞派走,明天谁领从人前往?太叔贞也直率地表示,天黑以后,那些小土岭的确不易分辨,竹茂林深,白天也不易看清四周,晚上更难分辨景物,迷路的责任她负不起。

要一举歼灭费文裕和李生一家,便不能夜间袭击,所以笑面无常并不着急,有的是时间,决定天未明动身,于日出后发起攻击。

这一夜平安无事,因为笑面无常改变了警戒的方法,把近农舍的草木全部砍掉清除,弄来大批干芦苇铺在屋四周,连猫在上面通过也会发出声响。警哨缩至屋旁,减少被人逐一铲除的机会。

文风被安顿在原先死鬼桂二爷的床上,邻床是双臂分了家的追云拿月。

五更天,能走的人都走了。

追云拿月睡得正沉,这家伙除了把他的头砍掉之外,死不了,断臂处的创口已被最好的金创葯控制住了,元气损耗太大,最需要睡足养神,能睡便表示伤口情况良好。

宣大娘却不同了,气若游丝,仅一息尚存,右肩的碎骨在体内作怪,一连串的高烧,已耗尽了她的元气,最好的金创葯也救不了她,进鬼门关之期已是不远。

三个舟子见文风受了伤,更是心胆俱寒,等众杀手一走,忘了笑面无常的凶狠严厉警告,千紧万紧,逃命要紧,将众杀手在慈溪口送上岸,不敢再返回杨宅照料受伤的人,舟放芜湖逃去也。

天快亮了,众杀手已到达昨日太叔贞与文风所潜伏侦查的岭脊,静静地等候红日东升。

两座茅舍黑沉沉,毫无声息,也不见灯火。

“奇怪,怎么静悄悄毫无动静?”笑面无常向身侧的太叔贞问:“天没亮,练武人该练功的,你确定是这里?”

“就是这里,错不了。”太叔贞斩钉截铁地说。

“好,大家先过来。”笑面无常将十三个爪牙招近:“本座与四星君负责擒捉费小狗,其他的人后一步跟来,不要包围茅舍,直接从后门冲入,务必把李生一家七口控制住,先不要伤他们。如果费小狗顽强,可用李生全家的死活来逼他就范。你们先看清形势,稍后本座先与四星君下去。记住,在费小狗未被擒获前,李生一家七口是人质,如果先伤了他们,费小狗可能不受胁制了,出了纰漏,本座唯你们是问。还有问题吗?”

“长上,如果李生也会武艺……”一位中年人说。

“鬼话!所获的一切可靠的消息,皆证实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不许找藉口掩饰。”

没有人作声。太叔贞皱起眉头,感到有点不安。自从接到这笔买卖,她便感到笑面无常大为反常而任性,从不接受属下的意见,凡事一意孤行显得急躁,情绪不稳定,这不是好兆头。一个失去冷静的首领,是相当危险的。

各就定位,笑面无常与四星君准备动身了。

朦胧的茅屋附近,升起了淡淡的晨雾。

蓦地,屋内传出低加凄切的南胡奏鸣。

低沉、呜咽、抖切、悲凉……老天爷!的确是高手中的高手,在演奏南胡,呜呜咽咽有如杜鹃泣血,午夜鬼哭,令人闻之悲从中来,心为之沉,凄楚不可名状。

“张协律郎的传世名曲悼魂吟!”太叔贞是知音,讶然轻呼:“是送葬曲,这人要为谁送葬?”

身后,突然传来刺耳的语音:“为你们送葬。九阴羽士对南胡学有专精,他希望能为你们做一些事,替你们悼魂。”

笑面无常一跃而起,身形尚未转正剑已在手。

一个黑头罩穿黑袍的黑影,站在他们身后不足三丈,大袖下垂,身上似乎没带有兵刃,像一个鬼怪。

“是他……”有人惊叫。

笑面无常只觉心向下沉,脊梁发冷。原来他发觉带来的十三位同伴,只有四个分立在他左右,其他九个人爬伏在附近的草丛内,无声无息像是九具死尸。

黑袍怪人似已看出他的心意,嘿嘿怪笑说:“他们都死了,悼魂吟就是为他们拉奏的。要是不信,你可以去检查检查。”

“你……你杀了他们?”笑面无常厉声问。

“我杀他杀都是一样,怎么说悉从尊便。”

“你……你是谁?”笑面无常硬着头皮问。

“你不是说我是费文裕吗?就算是好了。贵会雄峙江湖,横行数十年,的确有不少人才,就凭扮书生的费廉露了那么一次脸,就查明姓费的底细,委实令人佩服。”

“你真是天魔的后人费文裕了?”

“你说是不是?”

“你……”

“不要废话连篇了,你不是为了说废话而来的,能找到李生一家的隐身处,黑龙会名不虚传。嘿嘿!你不是要率领四星君专门对付姓费的吗?你就把我当作姓费的好了,留给你四个人,免得你死不瞑目。当然,我对你一无所知,无法知道谁是你的得力爪牙四星君,杀错了请多包涵,留四个人就当是四星君好了。上吧!我猜你一定先使用暗器,暗器是贵会谋杀的最可怕武器。”

笑面无常当然看出情势险恶,怎肯放弃自己的制胜绝技?身躯一挫,双手微扬。

黑袍人那奇大奇宽的大袖,也在同一瞬间泰然举起,似与对方发射暗器无关,这时抬袖仅是巧合而已。

“笃笃笃笃笃……”大袖传出暴雨似的怪响,与暗器的破空锐厉啸声几乎同时传出。

“里面有一块四寸厚的栗木板。”黑袍人说:“我要看看阁下这位黑龙会第二副会主,用以杀人的暗器是何异物。好像并未穿透木板,大概是相距过远,你的劲道不足吧,再走近些让你试试。”

黑袍人徐徐迈步,一步、两步……同时,右手摸摸横垂在身前的左大袖,首先摸出一枚金钱镖。

“钱嵌入三寸,丝毫不变形,厉害。”黑袍人说,再摸索:“唔!九龙绝脉针,锋尖已透板一寸五分,劲道之猛威力,有如三石弓。老天爷!你到底杀死了多少人?”

不但包括太叔贞在内的四个人惊得浑身汗毛直竖,笑面无常也毛骨悚然。四寸厚的栗木板,紧硬有如钢铁,用脆铜制的金钱镖和细小的九龙绝脉针射击,内力修为已臻化境的人射入并非难事,但要想用手指取出来……那是不可能的事,用大铁钳也无法拔出,能拔出也碎掉了。

“你……你在变……变戏法吗?”笑面无常用不像是人的嗓音问。

“你以为如何?”黑袍人说,共丢出三枚金钱镖,三枚五寸长的九龙绝脉针。

“你……你是人是鬼?”

“人与鬼并无多大分别,是吗?”

“你起出六枚暗器……”

“这一枚是留给你的。”黑袍人举起一枚九龙绝脉针:“我知道你的所谓独门手法了,行家都知道用针的人,指缝中只能藏三枚发射,多一枚便分力不均易失准头,而你却多了一枚,预先将一枚扣牢在大拇指与食指之间,后一刹那利用回引力发出,这一枚才是致命的利器,我猜得对不对?”

“你……”

“在下……嗯……”

“你的右手永远废了。”黑袍人手中的针已经失踪。

笑面无常一声尖号,飞退两丈越过岭脊,一闪不见。

其他四个人也不傻,悄然两面一分,往草中一钻,兔子般窜走了。

“杰杰杰……”黑袍人的怪笑声惊天动地,震耳慾聋。

他后面窜起两个青影。

“放过他们,放长线钓大鱼。”黑袍人止笑低叫。

“阁下,纵虎归山,后患无穷。”青影之一止步叫,是九阴羽士道玄观主。

“他进山连兔子都捉不到半个。”黑袍人说:“九龙绝脉针贯入中府穴,他一动,筋肉迫针斜行,一定斜穿过极泉。想想看,这种霸道的绝脉针,将令心经肺,出现何种结果?”

“哦!放个屁也会喘息好半天,脸无人色。”是九地冥魔的声音:“要是我,我宁可死掉算了。”

“笑面无常赚了千万家财,有娇妻美妾,儿孙满堂,名列南京十大财主,他舍得死?我得走了,再见。”黑袍人声落,冉冉而逝。

九阴羽士除下头罩,向也在除头罩的九地冥魔说:“陆老,到南京松松筋骨,怎样?此地已用不着咱们了,这神秘可怕的家伙,不会让咱们宰笑面无常的。”

“哦!你忘不了被擒之辱?”九地冥魔问。

“不,贫道在想,这辈子真该做一件好事。”

“什么好事?”

“笑面无常的千万家财,每一文都沾了血腥,造孽太多会下十八层地狱。贫道方外人慈悲为怀,替他疏财消灾,岂不是大大的好事?”

“唔!你说得对,老夫兴趣来了。”

“那就走!南京。”

两人相对一笑,走了。

巳牌正,五个人回到农舍。笑面无常是被抬回来的,气色之差,像是大病三年的老病鬼。

舟子逃掉了,船也没有了。

宣大娘还没断气。追云拿月精神反而好了一点。文风右腿的擦撞伤并不太严重,但仍然躺在床上偷闲。

人来宁国时有一大群,现在,除了派在府城的几个眼线之外,笑面无常身边的亲信,只剩下四个可用的人了。

笑面无常被自己的九龙绝脉针,伤了心、肺两条经脉,如果他不情急逃走,针便不会移动,仅伤心经而不至于连肺经也被毁损。当时为了逃命,只好不顾后果,等到将针从内腑起出,他知道这辈子算是完了。心肺两条经脉不但影响胸腔心肺的功能,也贯连双臂,他的右臂已失去用劲的能力,他的解葯便派不上用场了,他可说是毁在自己手中的。

他知道,该是向江湖告别的时候了。

他并未倒下来,立即强打精神,命太叔贞逼着文风回府城去雇船,派人召回派出的眼线。

文风怎敢拒绝?由太叔贞押着他走陆路赴府城,好在腿伤并不严重,又得太叔贞在旁搀扶,二十余里尚可支持。他俩一走,笑面无常胆战心惊在农舍中等待,心中不时向苍天祷告,请苍天保佑不要让费文裕追来。至于九地冥魔和九阴羽士,他倒是没有多少顾忌,留下的两个忠实爪牙,皆是高手中的高手,应付两老魔尚可胜任。

眼线们陆续赶回,共有七名之多,实力渐增。等太叔贞和文风的船到达,立即登船,笑面无常这才正式宣布撤离,船下放南京。

断了双臂的追云拿月一上船,便向笑面无常提出严重抗议,指责笑面无常不该撤走,既然已经知道费文裕的下落,应该先派人监视,再把黑龙会的精英召来相图,不然李生一家迁地为良,尔后天下茫茫,到何处再找踪迹?

但笑面无常的打算,却是尽快撤走,捕杀费文裕的事暂且丢开,这笔买卖必须放弃,性命毕竟比信誉重要得多,当务之急是避免费文裕赶来把他们杀尽屠光。

三天后,船抵南京。

笑面无常不放文风走,把文风带回他的庄院。现在,他又是南京十大富豪之一的汪财福汪七爷。

文风算是上了贼船,无法脱身啦!

信息以急报向四面八方传出,次日午后不久,追云拿月的朋友陆续赶到,共来了八位之多,全是京师方面派在江南的重要人物,有两位具有锦衣卫世袭百户的身份。

风雨慾来,黑龙会的精英陆续到达。笑面无常是该会三大副会主的二副会主,是南京方面的负责人,这些日子忙得不可开交,被安顿在东院客室的文风倒是清闲。

这天,太叔贞到客室来找他。这座院子共安顿了十余位三教九流人物,都是一些派至各地任眼线的精明机警、沉着老练的专家,武艺虽然不算是第一流的,但他们的才干并不需要用武艺来相辅。

已经住了九天,文风未离开东院半步,似乎整个庄院充满了紧张神秘的气氛,警卫森严很少有人走动,他一个陌生人,怎敢到处乱跑?看到了太叔贞,他颇感宽慰。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邪笑着迎客:“困在这里九天了,你们到底在忙些什么?”

太叔贞白了他一眼,拉住他的手不让他落坐,瞥了在厅角低声谈话的两名大汉一眼,低声说:“不要贫嘴,在这里说话千万要小心。我的确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雷霆一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情刀客有情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