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刀客有情天》

吉人天相邪恶必亡

作者:云中岳

远出两里外,已看不见后面的三旅客。降下一处山脚,前面小道一分为二,三岔口中间,竖了一块木制指路牌,左面用墨写着:至浞城。右方写着:至壶关。

他不假思索地走上了至壶关的路。所谓壶关,并不是指壶口关,而是指壶关县县城。壶关另有一座后魏壶关,弄错了就得走冤枉路。按他所知道的行程,不需经过壶关,指路牌所指的方向,半途必定另有岔道向东行。

慾速则不达,果然不假。他人地生疏,急于赶路,却忽略了这一带的古道,从不安置指路牌,而是石制的指路碑和将军箭,这有好处,不怕风吹日晒雨淋。

而且这块光滑的指路牌上的字,似乎墨迹未乾。

人活在世间,如果无时无刻都必须留意每一件事是否有凶险,那真是活受罪,活着真没多大意思。

绕过两座山,怪事,怎么路越来越狭窄,人迹蹄印都没有了。

他站住了,循小径向前眺望。唔!大概真的走错路了。

两里外好像是小径的尽头,树林前出现一座孤零零的草屋,屋前的一株大树下,拴了一头小驴。

“且前往问问路。”他心中暗忖。

柴门半掩,他推开门叫:“喂!有人吗?”

草堂中空荡荡,一桌四凳还有一些农具杂物,果真是四壁萧条,家无长物。

通向后进的甬道窄小,里面突然传出苍老的语音查问道:“是哪一位呀?请先坐坐,老朽马上就出来。”

丘如柏毫无戒心地入室,到达桌边,刚想将包裹解下歇歇脚,突觉脚下一沉,心向上顶。

骤不及防,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枉然,不等他有任何反应,身子已快速地下沉,直坠下四丈左右,他方能伸张手脚稳住落势,提气轻身以便着地。幸而陷坑深有五丈,他还来得及有所反应,卟一声响,来一记平稳的三点着地。

上面,陷坑已经闭上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他定下神,冷静地思索,左手在摸触下,他知道这是一座深入地下,丈二见方的陷坑,底部是石脊,石面并不怎么粗糙。

他感到奇怪,桌和凳为何不随同下落?再一想,不由恍然,原来桌和凳都是钉在门扇形的沉板上的,沉落至下垂状态,随即被拉升至原位,把陷坑重新封闭了。那么,沉板盖该是木制的,难不倒他,只要能爬上去……

他解下爬山索,索系有一只小五爪钩,运劲向上一抛,先试试盖口沉板再说。

“铮!”钩发出一声清鸣,反弹下坠。

糟了!是铁板。用手量索,高足有四丈五尺。

死中求生,他必须找出一条生路来,不能坐以待毙,那位苍老嗓音的人,可能正在设法对付落阱的他啦!

解下包裹,他以背部贴在墙角中,手脚并用,用壁虎功一步步一寸寸向上爬升。

底部丈余是石脊,中间是泥土层,近坑口丈余,是用巨石粗砌的,升上并不难。可是,摸到紧贴的铁板,他心中一凉,是裹铁板盖,铁板的厚度,决不是普通刀剑对付得了的,千斤神力也没有借力的地方将板顶起撬松。

他试了几次,枉劳心力。除了等死,他毫无活路。

不久,上面有了声息。

“哈哈哈哈……”狂笑从小孔中传入:“朋友,老狼冲的爷们把你等着了。你居然没跌死,很了不起。”

凭他的经验,他知道自己上了当,决不误落在此地好汉们的可怕陷阱中,而是对方有计划地等候他落阱的。

“朋友的陷阱造得高明极了。”他硬着头皮说:“任何机警聪明的人,也不会疑心堂屋中设有陷坑,而且建造得巧夺天工,外表不露丝毫痕迹,佩服佩服。”

“阁下夸奖。你姓丘,真是天罗丘如柏?”

“没错。哦!大概尊驾是嵇七爷的朋友。”

“对,算定你要走上这条路。”

“朋友,咱们认识吗?”

“不认识,只有嵇老兄那些江湖人知道你这号人物,在下从没听说过你阁下的名号。”

“尊驾打算怎办?”

“把你留给嵇老兄,已派人把信息传出了。”

“朋友,你们是昨天在山神庙帮助嵇七爷的人?”

“昨天有咱们三位老狼冲的弟兄参加了,知道你很厉害,所以要用计擒你。安心在下面歇息吧,等嵇老兄到达,就可以决定你的死活了。”

“朋友,可否平心静气谈谈?”

没有回音,听不到任何声息,任由他不住大声呼叫,也没有任何人回答。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一天的干粮吃完了,口渴得十分难受,坑底下的臭味越来越浓。再拖下去,他还有一天干粮,但口渴早晚会要了他的命。

他试爬了两次,两次都无法撼动那沉重的裹铁板盖。

吃喝拉撒都在这暗无天日的丈二见方地洞底,这滋味真不好受,短期间也许感到新鲜好玩,时间一长,可就成了下地狱啦!

渴得好难受,肚子里冒烟,呼出来的气是热呼呼的,嘴chún已开始干裂。两天的干粮已经消耗光,除渴之外,饥饿很快就要袭击他了。

嵇七爷还没有来,上面也没传下任何声息。

十余年来,他闯过无数次生死之门,也经历过无数次狂风巨浪与无穷的风险。他成功,也受过挫折,但从没尝过在洞底受饥渴煎熬的滋味,这次终于尝到了。

生死关头,勇敢的人会冷静地应付逆境的挑战,强烈的求生意志支撑着他,使他不至于精神意志崩溃。

当他正强按心神,抗拒抽搐痛楚的胃部时,上面降下一阵奇异的香味,等他发觉不对,已吸入不少香气了,只感到头一晕,手脚一伸,片刻便失去知觉。

醒来时,他感到浑身的骨肉似乎已经崩散了,晚霞从前面的洞口映入,眼前席地坐着三个陌生人。他终于完全清醒了,原来身在一座内大外小深有两丈的石洞中,自己倚躺在石壁下,脚下被一条钉死的脚镣所管制,双手分开,分别被嵌在石壁上的铁环拉住,腕部的铁扣厚有三分,用铆钉钉死,连大象也休想挣得脱。

总算不错,口不渴了,大概对方不打算渴死他,把他弄上来之后,在他肚子里灌了不少水。

“这是什么地方?”他的嗓音显得有点沙哑,有气无力,但他确知自己已恢复了一些元气。

三个中年大汉正在喝酒吃肉,盛菜的陶罐放在地上,酒盛在葫芦内,削制的木箸插在当中,用手抓大块肉往嘴里送,吃相极为粗犷。

“这里是老狼冲,咱们都是山洞人。”那个发如飞蓬满脸虬须的人扭头向他说:“要不要吃一点?”

他这才看清三位仁兄的长像,也看出有什么地方不对。最后,他知道什么地方不对了。

“给在下一点肉汤。”他说:“诸位大概一辈子没进过城镇。”

“废话!”虬须大汉起身端来陶罐,送到他口边让他喝熬烂的鲜美鹿肉汁:“咱们经常在城镇进出,在潞州府城和泽州都混过。”

“但你们不敢白天露面。谢谢,够了,不能喝得太多,肚子里受不了。”他倚坐得舒适些:“留发不留头,诸位留的是汉家发式,早晚会丢掉脑袋。”

“没有什么好怕的,砍掉脑袋不过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虬发大汉回到魇处坐下:“要我把前半个脑袋剃光,后面留一条猪尾巴,滚他娘的蛋!我宁可把脑袋砍掉算了,那多麻烦?”

“有种!”他叫:“心存明室,寄情草莽,可敬!”

“去他娘的心存明室!”虬须大汉粗野地咒骂:“咱们这些人只是一些不愿受拘束,好吃懒做的山林亡命,与心存明室无关,故老传言,大明皇朝时,咱们山里的人同样是流民亡命,活该受罪,满人来了,咱们同样是好顺民罪该万死。姓朱的坐江山,咱们也同样过不了好日子。不要说这些无趣的事,你也没有多少时辰可谈了。”

“你说在下没有多少时辰可活了?”

“对,嵇七爷一来,就是你断头的时候。”

“他何时可到?”

“不知道,他被一个女人一个老花子,追赶得上天无门,无法逃上山来。不过,大概快到了。”

“如果他来不了呢?”他知道女人和老花子是谁:“老花子和那位姑娘,本来是追踪夜枭的,转而向嵇七爷兴师问罪,他没有多少侥幸的机会。”

“咱们不管其他的事。”虬须大汉说:“嵇七爷送给咱们三百两银子买你的命。咱们等了他三天,一直没等到人,所以把你弄上来。今晚他再不来,明早咱们砍下你的脑袋送到嵇家了事。”

“我姓丘的居然落得只值三百两银子,真是可悲。”他居然笑了:“老兄,放了我,三天之内,我给你们三千两银子。”

“咱们决不两边拿钱,你算了吧!这是道义,三万银子也买不了你的命。”

“好,你们很讲义气。”他知道重利打不动这些与嵇七爷暗中勾结的人:“那是鹿肉吧?来几块,如何?上法场的死囚,也该有一顿酒菜是不是?”

“在坑底熬了三天而不死,你是一条好汉子。”虬髯大汉拎着陶罐走近,抓块肉送入他口中:“可惜咱们为了道义,必须砍掉你的好脑袋。”

他连吃了五块肉,胃不再抽搐。再吃几块之后,精神来了。

“你们的首领是谁?”他问:“是不是天王寨的混天王?”

“你错了,天王寨在辽州,距咱们这里有十万八千里。”虬须大汉回到原处:“咱们不是强盗,只是一些有吃有喝就是良民,缺衣乏食就是土匪的化外山民,嵇七爷吃得开兜得转,与天王寨的头领称兄道弟,与咱们这些化外山民也交情不错。真有事,天王寨的人却帮不了他的忙,这叫做远水救不了近火。咱们的首领叫张宏,绰号叫出山虎,论武艺,混天王不见得比他强。他带人去接应嵇七爷,你会见到他的。”

“在下真希望能快点见到他。喂!再来两口肉汤。”

不久,天色渐暗,洞中点起了松明。三大汉少了一个,大概是出外接人去了。虬须大汉在洞外警戒,另一位手长脚长的人,和衣斜躺在壁根,目光不时落在丘如柏身上,并不是怕丘如柏逃走,而是躺的方向面对着丘如柏;在这种铁铐铁镣钉死的重禁制下,金刚大象也逃不掉。

“老兄,丢入陷坑的那种香,是谁的?”他向大汉问:“嗅到即昏,好厉害,可惜带有香味。”

“是一个江湖浪人的,几年前被首领在泽州宰了,得了瓶这种粉末,连猛虎都可以薰倒,确是厉害。”

“哦!在下的包裹和剑呢?”

“还留在坑底,没工夫去拾上来。”

蓦地,远处传来一声怪啸。

“他们来了。”洞中的虬须大汉叫:“老三,把里面收拾收拾,添两根火把。”

丘如柏的脸上,出现冷酷阴森的笑意。有水有肉入腹,他的精力恢复得很快。可是,外表却显得委顿狼狈,胡子长出来了,脸色枯槁,嘴chún干裂,衣裤又脏又皱乱七八糟,辫子污秽毫无光泽,狼狈已极。与在陈州冒充贝勒爷的神采相较,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人声嘈杂,伟岸的出山虎领先入洞,后面跟着气色甚差的嵇七爷,然后是五六位剽悍的大汉。洞外也有六七个人没进来,里面容不下这么多人。

嵇七爷看到了丘如柏,脸上杀机怒涌。

出山虎张宏生得满脸横肉,又粗又壮,凭长相,就足以吓破胆小朋友的胆。

“七爷,活的人交给你。”出山虎的嗓门像打雷:“这座扣人质的石洞也暂时给你安顿。兄弟得带人到外面安排一下,准备对付追赶你的人,也许天一亮,他们就会找来了。”

“张兄,请等一等。”嵇七爷说:“兄弟问清一件事之后,随张兄一同行动。”

“也好,快。”出山虎毫不迟疑同意。

嵇七爷走近丘如柏,随手拔出同伴腰间的单刀,目光凶狠地落在丘如柏的脸上。

“咱们都是玩命的人。”嵇七爷咬牙切齿地说:“好好回答在下的话,在下给你个痛快。不然,在下要碎剐了你,你不希望痛快的死吗?”

刀尖在丘如柏的脸上拂动,慢慢移向他的脸胸口。

“你如果不吐实。”嵇七爷继续发话:“七爷我要用你的心肝下酒,你最好相信,七爷我说得到做得到。说,你找敝师妹为了何事?”

“这是在下与令师妹之间的秘密,必须与她当面说个一清二楚。”丘如柏毫不畏缩地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吉人天相邪恶必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情刀客有情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