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10章 护花使者

作者:云中岳

打听同道的动静,本来就是犯忌的事,百毒天尊却说得理直气壮,根本不理会是否上道。

“你打上门来,居然要求合作愉快?”

“打上门,表示老夫不达目的,决不甘休,彼此心知肚明,不需饶舌。告诉我,尚会主目下在何处?贵会得了东厂专使极重的花红,竟然突然失踪,贵会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踪迹不见,岂不奇怪?会不会是为人谋而不忠,被东厂专使计算了。”

“桑前辈,你在引导在下吐露讯息,你已经先入为主,我说的实情,你不一定肯相信,只相信你要说的话。比方说,要我说敝会被东厂专使计算了。”

“不是吗?”

“不是。”他答得斩钉截铁。

“那是什么?”

“我知道得不多。”

“不多总比不知好,我在听。”

“本会已全军覆没,东厂的专使也被杀光死绝了。要不,还会投入毛大人手下做走卒?我又没发疯。”

百毒天尊大吃一惊,瞠目结舌。

“我……我要知道详情。”百毒天尊意似不信追问:“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也不知道详情,唯一劫后余生的人,是外三堂的一等杀手太叔贞姑娘。她是七天前孤零零来到苏州的,把凶讯三言两语通知我,便去找朋友浪迹天涯隐姓埋名一走了之。”

“我要知道详情。”百毒天尊沉声说。

“我告诉你我不知道详情。”北斗星君大声抗议:“太叔贞姑娘像惊弓之鸟,三言两语便匆匆走了。我所知道的是,负责调查民变时,在巡抚署公堂,一掌击毙东厂专使神剑晁庆的凶手底细。我查出来了,凶手是老一代的凶魔天魔费衡的后人费文裕,化名为费廉,本会便接下了这笔买卖,前后两月有余。结果,唯一的消息是太叔姑娘带来的,她说本会与东厂专使全军覆没,决不会有假,因为她曾经是会主的情妇之一。这几天我派至南京的人一一返回,已证明本会的山门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无人管理的空庄院,所以我才投奔飞天豹子。桑前辈,贵社目下已是天下四大杀手集团的第一集团了,可喜可贺,桑前辈,听得进逆耳忠言吗?”

“我只要听有关贵会覆没的详情……”

“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详情。本会山门已倒,却是千真万确的事。”

“那么,必须找到太叔贞,才能知道详情了。”

“大概是的。桑前辈,本会被费文裕这个人消灭,已无可置疑,贵社如果也接下这笔买卖,很可能步本会覆没的后尘。我不了解姓费的底细,老一代的凶魔天魔费衡并不可怕,所以本会敢接下这笔买卖,结果是全军覆没,姓费的必定比天魔可怕百倍。放弃吧!桑前辈。”

“本社只负责调查贵会与东厂专使的下落,所以老夫找到你……”

“老天爷!咱们杀手行业的人,只负责杀人,贵社居然接下调查的行外买卖,这算什么?”北斗星君大摇其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

“废话少说!”百毒天尊厉声喝阻:“老夫要带你走,直至找到太叔贞为止。”

北斗星君脸色骤变,心胆俱寒。

杀手集团的杀手心硬如铁,血都是凉的,被他们弄到手的人,结果只有一个:死。

北斗星君是第一杀手集团的杀手,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知道如何对待弄到手的人,比对待不相关的无辜者手段更为残忍。目下他的组织黑龙会已经崩溃,失去了靠山,百毒天尊要带他走,要利用他找到太叔贞,结果必定是一样的:死!决无例外。

猛地身形倒飞,向后堂飞,速度达到极限,打破了平生记录。

可是,还不够快。而且,犯了致命的错误:把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百毒天尊身上,防备百毒天尊出手以便躲闪,却忽略了另两个百毒天尊不起眼的同伴。

那位踢门的大汉,一直在旁东瞧瞧,西望望,像一个无所事事的不称职随从,其实暗中在冷眼旁观,随时准备应付意外的变化。

电芒破空,一把柳叶刀发自大汉的左手。

砰一声大震,飞刀贯入北斗星君的右大腿根近鼠蹊部位,身形疾落时,右足点地要再次起纵,却右足一软,重重摔倒在地。

“带走再说!”百毒天尊一面说,一面向外走,左手打出灭口的信号。

另一大汉发出一枚三棱镖,奇准地贯入刚苏醒爬起的人心坎要害,同时一脚踢碎了昏倒在一旁,驼背瘸腿的老门子脑袋。

事先已调查出屋子里有多少人,灭口毫不费事。

北斗星君被一掌劈昏,装入一只麻袋扛走。

镜花妖是身不由己的人,她有必须做的工作,侦查可疑的人,便是她的日常工作之一。

目下府城是多事之秋,侦查四大飞贼、侦查五岳狂客一群侠义英雄的下落、现在又加上一个入侵生祠的人,她必须以工作为第一优先,飞天豹子葛总领,不是花钱请她来享乐姘男人的。

她对姬玄华一见钟情,几经交往更是感到相逢恨晚,从单纯的肉慾需要,转变成生爱生情。她本来是江湖有名的荡妇浪女,不知情为何物爱为何物,但与姬玄华结交,她开始在内心有了改变。

当然,姬玄华的才貌,也的确让她芳心怦然。姬玄华不在的这几天,她简直觉得度日如年,也许是她这一辈子,第一次对某一个人产生如此深切的期盼,所以一得到姬玄华返店的消息,便迫不及待赶来小聚了。

有如干柴烈火,情慾一发不可收拾。

但她不能久留,申牌初,她满面春风离开了吴中老店,流露出一个满足女人的妩媚风情。她觉得,街上的每一个忙碌市民,平凡得也有可爱的一面,连街上的瘦狗也是可爱的,她陶醉在自己编织的梦想之网里。

街角,水月妖和一名大汉正在等候她。

“有事吗?杨姐。”她笑吟吟地抢先打招呼:“要到何处去?”

“司前街一家民宅出了两尸命案,有一个是被暗器杀死的,上面要咱们去看看,目前由巡捕看管。”水月妖挽了她一面走一面打量她的神情:“你好像很满足。”

“是的,杨姐,我好满足,好高兴。”她喜悦的神色,已表示出心中的兴奋:“咦!出了命案与咱们何干?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管,不把咱们当人看吗?简直岂有此理,花百分之一的钱,就可以雇一个巡捕。”

“牵涉到毛巡抚的人,而且是被暗器击毙的,就与咱们有关,巡捕们不敢管这种事。”

“不错,是五路财神刚引进,一个叫程义的人,他失踪了,一个老门子和一名仆从被杀。至尊刀陈济世有一位朋友,指出程义是黑龙会派在苏州的眼线,我们能不去勘查吗?哦!说说姬小哥的事。”

“姬小哥?别肉麻好不好……”她咯咯娇笑。

“他比你我都小,叫小哥名正言顺呀!我又不和你争,平空弄点醋来吃是不是?我看得出,你好像不一样了。”水月妖正色说:“你有一种……一种我从没见过的神彩,这与情慾无关?”

“不谈他,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我无法和你分享,杨姐。你是说,黑龙会有消息了?”

“要找到程义才能知道,告诉我,你喜爱这个人了?”

“是的。”

“你确定?”

“毫无疑问。”她肯定地说。

“你知道他的底细吗?”

“这重要吗?”她反问。

“我看,你是在情海中沉溺了。从慾海转入情海,是会昏了头的,情是需要冷静的,希望你别走错了路,以免日后烦恼。快两步,不要回头看,有人从吴中老店跟在你后面,得设法把他弄到手。”

“司前街的事……”

“先到的人会处理。”

“真有人跟踪我?”

“错不了,看我的。”

进入另一条小街,水月妖闪在屋角后藏身,示意她与大汉继续走,向右转。的确有人跟踪,是一个五短身材的褴褛中年人,其貌不扬,右脚有点不便。

以双方的距离估计,这位跟踪的人要快步赶到街口,得急行三四十步才能赶到,才能保持目力可及的有效监视距离,不然就有失去监视目标去向的后果。这是说,跟踪的人必定急急地跟上。

可是,等了片刻仍然不见那人出现,甚至连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咦!这人难道转回去了?”水月娇一怔,跟踪的人不可能半途而废的:“或者,他发现警兆了。”

再转头观看镜花娇与大汉的背影,两人已经远出百步外,快要被街上的行人挡住视线啦!不应该再走的,应该在附近找店铺停下来准备策应。

刚想动身追上镜花妖,墙角那一面突然伸来一只手,一把便扣住了她的咽喉,快速地拖入来路的小街角,还来不及挣扎,后脑一震便失去知觉。

没有人策应,就会有反而被制住的后果。

她却不知,镜花妖与扮随从的大汉,也落在有心人手中了,被两个人从背后制了身柱穴,身不由己往前推着走,夹杂在行人中向北行。

神智一清,她发现自己身在一条死巷于的巷底,被摆放在墙根下的壁角,活动的空间有限。

那位五短身材,一脸病容的瘸腿人,腿已经不瘸了,站在她脚前俯视着她,虽是满脸病容,但一双大眼清澈明亮而且锐利。

“你……你是……”她惶然问,想挣扎站起却力不从心,脑袋仍有昏眩感,四肢无力显然某处控制活动的穴道被制住了。

“我要知道你们在弄什么玄虚,你最好乖乖招供。”这人凶狠地说,但嗓音却极为悦耳。

她心中一懔,知道碰上了什么人了,对方用女性的原嗓和她打交道,并没着意隐瞒身份,化装易容术倒也精妙,但一双明眸却瞒不了行家。

“你……你想怎样?”她硬着头皮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与厂卫大人们的恩怨,与我们这些人无关,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我知道你们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所以对你还算客气。”这人是五岳狂客的爱女高黛所扮的,以身为侠义门人子弟而仗剑讲理的女英雄自豪:“你们丢下大事不管,整天为一些琐碎的杂务事忙碌,满街招摇甚至穿得漂漂亮亮,有余暇到客店偷情。而厂卫那些恶贼,却龟缩不出鬼鬼祟祟活动,他们应该用鞭子抽你们这些走狗,逼你们大举搜捕我们的。告诉我,你们在玩什么阴谋诡计,不从实招供,我一定废了你,招!”

“我怎么可能知道有何阴谋?我的地位还不配参与决策。”她懊丧地说:“不过,我倒知道一些风声。”

“风声也不错,说。”

“厂卫的人,根本没把你们十几个人看成威胁,而且你们之中有厂卫收买的姦细,你们撼动不了他们一根汗毛,他们之所以放松追捕行动,是因为已经和鱼藏社搭上了线,那才是他们重要的正事,你们算什么呢?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你该死!”高黛踢了她一脚,不许她再说讽刺性的话:“鱼藏社在大河两岸活动,怎么跑来和他们勾结?请杀手来对付我们?”

“高姑娘,你还没听懂我的话?”她大声说:“连我们织造署的人,也没把你们当成威胁。他们的正事,是找到他们失了踪的两批专使,捕杀民变时杀了专使的费姓年轻人,犯不着和你们这些不成气候的人计较。”

“哼!”

“你不要哼,高姑娘。他们不在乎,原因是他们没把你们放在心上。我们阳奉阴违敷衍了事,也并非怕你们,而是不希望结仇太深,也不希望损失一些人。厂卫的专使要走的,你们也要走,都不可能在苏州久留,我们却有一段长时间耽在这里,犯得着为了你们两方的恩怨,枉送一些人的性命?你们最好识趣,早些走,你们力量有限,而且有吃里扒外的内姦。真要让他们认为你们是严重的威胁,全力一击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何苦?”

她说的是实情,五岳狂客十几个侠义道英雄,实力有限得很,夜袭织造署宾馆连门也进不去,只能偷偷摸摸伺机而动,毫无实质上的攻击力量。

真要来硬的,地位最低人手最少的巡抚署,也有足够的实力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总领飞天豹子葛雄,就足以对付五岳狂客。

至于织造署的人,更是高手如云,虽则太监李实已经把一些重要的人带往杭州,留在苏州的人手依然充足,镜花水月两妖女,在江湖有相当高的身价,而在织造署的走狗中,她们只是供跑腿办杂务的小角色而已。这并不表示主事的人大才小用,而是可用的人才大多了,随便挑一个人出来,也是在江湖名号响亮具有奇技异能人物。

目下的苏州总监,是唯我居士洪一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护花使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