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11章 相逢恨晚

作者:云中岳

垂杨西村黑沉沉,星目无光。

鱼藏社的人已经迁走了,村中恢复宁静。

黑衣人接近那家农舍,飞越院墙撬窗进入后堂。

后堂幽暗,神龛上的长明灯,发出朦胧的幽光,静悄悄空荡无人。

屋内屋外一片凌乱,是一栋空屋,只有那盏微弱的长明灯,表示这座农舍仍然有人照料,照料这家人奉把的神明,和家族的灵牌。

他心潮汹涌,退出到了另一家农舍。

内房黑暗,他擦亮了火摺子,手疾眼快,点了已经沉睡的中年村妇睡穴,熄了火摺子,一把揪起熟睡的中年村夫,村夫应手而醒。

“哎呀……”黑暗中,传出村夫的惊叫。

“不许声张,我,勘察人间善恶的夜游神。”他用怪怪的嗓音装神弄鬼。

“神灵庇……佑……”

“隔邻那家农舍的七位老少呢?”

“死……死了……”村夫打一冷战,语不成声。

“为何死了?”

如果是神明,怎会不知死因?

“被……被占住这里好……好些日子的那……那群人,先拷打再……再杀死的。”

“尸体呢?”

“他……他们晚上带……带走的,村人都……都不知道带……带往何处掩……掩埋了。”

“好好睡。”他点了村夫的睡穴,出房而去。

他坐在河堤上,远眺河对岸虎丘普惠忠贤生祠明亮的灯光,下颚枕在膝盖上,双手抱脚默默远眺。

望祠兴叹,他搬不动里面的金珠。

他几乎丧命在这里,已经有七条人命,间接断送在他手中,男女老少杀光屠绝。

杀手刺客果然名不虚传,屠门灭户人性已泯。

他看过许多死尸,也曾杀过人。姦臣当道,天下汹汹,刀兵四起,四海騒然,流民遍天下,弱者转于沟渠,他对死亡已经麻木。

面对高手如云的金城汤池,他平空生出无力感。

他想起旋风万雄,江湖四怪杰之一,是他在苏州唯一的朋友,一个出色的高手名家。

但他不能利用朋友,不能破坏旋风的怪杰形象,君子爱人以德,他怎能拉朋友下水做强盗?

他憎恨出卖朋友的无义匹夫,也厌恶拉朋友下水的卑鄙小人。

三更天,他离开山塘河返店。

他要知道,鱼藏社的人躲到何处去了。

消息已经证实,杀手刺客并没迁入织造署宾馆。

垂杨西村村民七男女老少不能白死,他有权替他们索回命债。

劫掠生祠的事,他暂且抛开,近期内戒备必定更为森严,必须等候时机,或者制造时机。

独木不成林,他留意物色志同道合的人。

他心中不住有一个声音在呐喊:鱼藏社!鱼藏社。

脑海里,不时闪现一个鲜明的形影,一张出奇美丽,也出奇地冷酷的面庞:那位审讯他的女人面孔。

他知道,那女人是盘据在垂杨村,那群鱼藏社杀手的主事人,该社地位相当高的指挥者。

他有许多打听消息的手段,软硬兼施威迫利诱面面俱到。苏州城的狐社鼠多得很,不怕找不到门路。过境的江湖英雄好汉,更是来来去去川流不息,有些人的消息十分灵通,甚至比本地的蛇鼠知道得更多。

鱼藏社!他一定要找到这些凶手。

镜花水月两妖女,大概被吓坏了,获得释放的镜花妖,也不敢到客店找他温存,爱情可以令人昏了头不顾一切,但真要影响到生命安全,可就得三思而行了,至少保得了命才有爱情。

他迁出了吴中老店,出现在西郊的名胜区。

苏州的风景精华区,其实在西郊迤南一带,天平山、灵岩山、吴山、吴宫……在那一带寄宿在村舍里,食宿都不会有问题,活动更方便,更少引人注意。

他是来苏州游览的,住在风景区理所当然。

快船驶出胥门,八桨划动船行似箭。舱门舱窗闭得紧紧的,舱面也不见有人走动。全船除了八舟子与掌舵的,不见其他的人露面,相当神秘。

只要是从城内驶出的船,就不可能完全保持神秘。

消息不怎么灵通的人,都知道这是织造署的八桨快船,至于船的去向,就必须请教有内线消息的权威人士了,哪个老爷的爱妾偷腥,与情人在被底所说的腥话,都可以打听得一清二楚,总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船上的乘客,有大半不是织造署的人。

胥河是进运河或者进太湖的水道,河上往来的船只甚多,但八桨快船却不多见,极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一艘单桅的轻舟,扬帆而驶速度甚快,远远地跟在后面,速度并不下于八桨快船。

穿越运河,两船皆消失在南行的水道中。

八桨快船紧闭的舱门舱窗,终于拉开了,河道愈来愈宽阔,往来船只的距离也逐渐拉远、拉开,舱内的动静,不怕被邻船看到了。

舱内有七八名男女,有人出舱走动。舱内的壁角,北斗星君程义气色衰败,头青脸肿手脚活动困难,一看便知曾经先后受到可怕的折磨,他居然撑下来了。

折磨他的人不想要他死,他当然能支撑下来啦!

盘膝坐在一旁的人,是百毒天尊桑大德。鱼藏社各设内外三坛,分称天地人,百毒天尊是外三坛的地坛坛主,地位已经相当高了。

地位比坛主高一级的是四海功曹,职司外务调度。在后舱歇息的人中,朱雀功曹许彩凤倚舱假寐,她是这一船地位最高的人。

“程义,这次如果再白跑一趟,嘿嘿嘿……”百毒天尊笑得像戏鼠的灵猫:“那就表示你阁下,对咱们已经没有用处了。阁下,你知道失去利用价值,没有用处的意思吗?”

“我知道,你我是同行,都知道行规和禁忌。”北斗星君说话有气无力,但有条不紊咬字清晰:“只是你们这种没有耐性的办事急躁方法,也实在不怎么高明,不问青红皂白一律煎迫,下乘得很,贵社在咱们这一行业中排名在本会之下,恐怕原因在此。”

“你算了吧!贵会风云了将近二十年,而今安在?到底能稳坐第一宝座多少年?”百毒天尊傲然阴笑:“本社已取代贵会的第一地位,表示咱们办事的方法是成功的保证。如果不如此煎迫,你会乖乖合作吗?先后三处地方虽则落空,但都能获得线索。如果客气地对待你,线索恐怕早就中断了。”

“也许吧!”北斗星君流露出认命的无奈神情:“桑老兄,你想知道我的感觉吗?”

“什么意思?你还有感觉?”

“我觉得,这次你们一定可以找到太叔贞。”

“你最好希望咱们能找到她。”

“是否能找到她,我都活不成,那是一定的。但我感觉得出,我已经预见到结果了。”

“废话,谁都知道你会有何种结果。”

“我所指的结果,是你们。”

“我们?”

“对,你们的结果,也就是本会的结果,同样的结果。”北斗星君语气中有兴奋的意味。

“你说的是什么废话?”

“当初民变时,苏州全地沸腾,杀姦贼的吼声响彻云霄,数万人包围巡抚署,木石砖瓦齐飞,公堂击杀钦差专使,我是目击者之一。所以一接到调查的指示,我能以最快的速度正确地完成任务。”

“连本社的弟兄,也知道你是黑龙会最精明的地区负责人。”

“所以,调查的正确资料,促成本会欣然接了这笔买卖,结果也促成本会的崩溃毁灭。我替你们找到太叔贞,也可能促进你们欣然接受同样的买卖,更可能造成第二次毁灭性的结果,这就是我预见的,即将发生的结果。桑老兄,你信不信冥冥之中……”

“去你娘的!咱们这种人如果相信鬼神报应的事,不但世间不会有杀手行业出现,天下间也不会有罪恶发生了。程老兄,我看,你已经崩溃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正是软弱崩溃的先兆,好可怜。”

“是吗?嘿嘿嘿……”北斗星君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结束了双方的对话。

船出了脊口,便进入三万六千顷的浩瀚太湖。向北一折,沿岸向北又向北。

进入太湖,划桨的船速,必定比不上扬帆飞驶的轻舟,但轻舟却不便沿湖岸行驶。

不久,船驶入一处深入陆地两三里的大湖湾,在距一座小村里余靠岸,七名男女押解着垂头丧气的北斗星君,登岸越野而走,不久便找到傍湖伸展的小径。

带路的人,是个手长脚长的精壮中年大汉,对这一带地势相当熟悉,毫不迟疑循小径向西举步,一面向跟在后面的人指指点点。

“湖边那座渔村叫鹤湾村,是太湖八大寇的混世神犀叶常山,建了秘密联络站的禁区,陌生人闯进去可能出意外。”大汉一面解说,脚下渐快:“村西北三里便是望湖岭,那一带的小村靠山吃山,都是农户。咱们绕外走,用意是避免引起鹤湾村水贼眼线的注意。”

“避免引起意外的麻烦,多走几步值得的。”跟在后面的人是针魔夏侯炎,鱼藏社的著名杀手,同意带路人绕道以保平安的看法:“本来我们想请毛巡抚的闹湖蛟协助的,但闹湖蛟原是洞庭西山以西,占据长兴一带湖面的头头,与混世神犀是对头,他来了肯定会引起误会,因此只好劳驾你老兄辛苦一趟啦。”

“能为诸位效劳,在下深感荣幸。其实,这一带我比闹湖蛟熟悉,周围三十里内的民情地理我一清二楚,我是这里的万事通。”

“咱们知道你老兄能干,靠得住。”针魔客气地加以奉承:“哦!道路宽阔,路面踏痕广,似乎经常有不少人走动呢!各村落的人是否走动很频繁?”

“这是沿湖大道,不但各村落有人行走,从木渎镇来做买卖的人甚多,远从无锡沿岸过来的人也不少,今天往来的村夫少了许多而已。”

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往来的村民,交错而过时,村民们皆对这些佩了刀剑,衣着华丽的男女,投以好奇甚至惊讶惶恐的目光,匆匆而过不敢多看一眼。

太湖有八股水贼横行,村民们见了带凶器的就害怕,幸好水贼们的衣着粗劣,不会穿华丽的衣裤,不是水贼,用不着走避。

大道转向西伸,北面有一条小径伸来会合,三岔口有一株可作为指标的巨大古枫,微风一吹,红叶飘舞颇富诗情画意。

枫树下,一位丰神绝世,洵洵温文中隐露英气,一表人才的年轻青衫文士,真有几分学舍生员的风华,至少也像一位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

青衫文士似乎对出现的一群男女暴客不介意,背着手怡然自得远眺湖景。

所有的人,包括不轻于言笑的朱雀功曹许彩凤,皆对这位出色的文士仅投以不介意的一瞥,谁也不在乎一个观赏湖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被押解在中间的北斗星君,却像被蝎子螫了一下,浑身一震,双脚发软向前栽。

“你怎么啦?”针魔抓牢他站起,脸色不悦:“不要装死,老兄。你受刑的创伤算不了什么,咱们上刑的人下手有分寸。走这一点点路累不倒你,不要装出不支的可怜相,你不想咱们背你吧?”

连拖带拉,把他半架半推继续就道。

“我……我能……走……”他的声音发抖,迈动沉重的双脚吃力地举步。

他想回头察看,却又忍住了。

他们已经通过三岔路口,通过大枫树走上北行小径。

大枫树下的年轻文士,仍然保持原姿势,背着双手目光远眺,毫不因有人经过而收回目光。

远出半里外,他终于忍不住扭头回望。

大枫树下,年轻文士的身影已经消失。

“老天爷!”他心底狂叫。

路旁出现三家农舍,里外,是一座有二十余户人家的小村落。

百毒天尊掺扶着仍在发寒噤的北斗星君,缓缓走向第一家农舍。

三头黄犬狂吠,作势前扑却又惶然后退。

三个小村童与两名村夫村妇,站在另一家农舍前,好奇地目迎两个陌生来客,村夫并且不时喝退黄犬,阻止黄犬扑上咬人。

百毒天尊是唯一不带剑的人,北斗星君当然不可能带有兵刃。

秋收时节已过,农暇时节村民并不能休息,得准备过冬的用品,这时前来找人,农宅的主人不一定在家。第一家农户的柴门拉开了,主人一定在家,他们来得正是时候,不必枯等主人返回。

是一个身材壮实,剑眉虎目颇为出色的壮年人,虽则穿了两截粗布衣裤,依然掩盖不住流露在外的英气,与一般的穷苦庄稼汉不同。

“小哥,你这里可是嘉林村?”百毒天尊的口吻相当和气,年已花甲,把一个三十余岁壮年人叫成小哥不算托大。

“是的,那边也是。”壮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相逢恨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