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12章 两面夹击

作者:云中岳

朱雀功曹许彩凤仅受到震伤,调息片刻便引气归元,同来的七个人中,她地位最高,也是武功最高的一个,经受得起打击。

目击费文裕和姬玄华以神功全力相搏,她心中有数,以她的身手和修为,绝难经受任何一人的痛击,难怪在堂屋中,拼不了五六招便被震伤飞出厅门,此时不走,以后不论谁胜谁败,她一定走不了啦!

乘乱跳墙而走,匆匆奔向泊舟处。

她知道所有的同伴完了,泊舟处还有九名舟子,那些舟子是李太监的人,身手都相当了得,长期操舟不现疲态,还可以在必要时助她退敌,至少也可以将她带回府城,上船是她唯一的生路。

逃的人必定全力飞奔,速度一定比平时快得多,千紧万紧,性命要紧。

可是,她的元气并没全复,无法用全力施展轻功赶路,因此比平时要慢些,但已经快逾奔马,人轻脚力足,片刻便远离了现场。

前面三岔路口在望,大枫树下鬼影俱无。

她飞掠而进,恍若流光逸电,距大枫树不足十步,树下跳下一个青影。

糟了!她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这个可怕的青影:姬玄华。

她已经看出,姬玄华就是那天,被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半死赤躶大汉,自始到终这大汉不曾苏醒。

决不是鬼魂,这人从鬼门关逃出,重回阳世来找她了,双方只许有一个人活。

百毒天尊也认出姬玄华,注定了以命还债。

“你才来呀?”跳下树的姬玄华,纵至路中拦住去路,脸上的狞笑可怕极了:“歇口气恢复精力,我要让你死得瞑目,让你知道欠了债一定要还的,让你知道冷血杀手也有被人杀的天理公道。”

她知道跑不掉,立刻停下调息。

姬玄华手中,有一根三尺长的竹棍。而她,不但有宝剑,而且杀人的暗器都在,足以把一流高手送下地狱,她是鱼藏社最高明、最凶狠的杀手之一。

“你是黑龙会的人?”她拔剑出鞘,神情恢复冷静,美丽的面庞不再动人,杀气腾腾显得阴森冷酷:“同道相残,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

“闭嘴!凶手,谋杀犯。”姬玄华咬牙说:“我一点也不怪你要我的命,我本来就是玩命者。我杀人,被人杀理所当然,不需怨天尤人。你栽下什么,就收获什么。我回去垂杨西村,你把那家人怎样了?”

“阁下,杀人灭口的金科玉律不是我订的。”许彩凤厉声说:“我带来的人只剩下我一个,你穷追不舍难道不是杀人灭口?我岂能让知道我失误纵走一个半死人的一群村夫,把这件事到处宣扬?”

“那些村夫农妇老少儿童,可不是有自卫能力的玩命者。”

“他们没有自卫能力,就得认命。你是黑龙会的人,知道该怎样对付目击者……”

“呸!在下卑视你们这些谋杀犯,不知道黑龙会是什么东西。”

“你是谁?”

她乘乱逃命,并不知道姬玄华与费文裕交手后的事,假使她知道面对的人是大盗旱天雷,不胆落才怪。

“姬玄华。”

“那个花花公子?”

“没错,就是我。”

“原来是引起小小风波的姬小辈,你扮猪吃老虎,要引起巨大的风波,转移你夜侵普惠祠的行动,我要回城揭破你的阴谋……”

身形倏然向左纵出三丈外,再起步像离弦的劲矢贴地飞掠而走。

前面草丛中一声长笑,费文裕长身而起。

“好高明的轻功提纵木。”费文裕高声喝彩:“此路不通,没有人能从我这里脱逃。退回去,你们有账要算。”

大袍连挥,旋风乍起。

许彩凤远在三丈外,已感到冷流扑面生寒,骇然用千斤坠稳下马步,消去掠走的余劲,随即一声妖叱,剑发狠招回头望月,突然攻击随后追及的姬玄华。

假使费文裕不挡住她的去路,便可摆脱追来的姬玄华了,她的轻功值得骄傲。杀手做案时必须尽快离开现场,轻功愈佳,被追及的机会愈少,一个名杀手,轻功佳逃得快是必具的条件。

“剑术也不错。”姬玄华的语音来自右方,竹棍疾射而至:“暗器够狠毒。”

她的左手,一枚回风锥飞旋而出,一剑走空,锥立即循声发射。

啪一声响,竹棍奇准地击中几乎目力难觉的回风锥。

第二枚,第三枚……

第四枚是射向费文裕的,身形暴起随锥急进,想出其不意夺路,用回风锥打先锋。

“没有我的事。”费文裕说,身形倏然隐没,随即显现在侧方三丈外,乍隐乍现像是化身术。

回风锥绕飞半匝,失去目标翩然坠落在五丈外。

不等她向前滑滚的身躯停下,背心已被姬玄华的右膝压住了,重如山岳,压得她胸部似要炸裂,眼前星斗满天,喉间有物上涌。

姬玄华毫无怜香惜玉花花公子风度,两劈掌打松了她的双肩筋,扭转双手解腰带捆绑。

“毙了不就了结?”一旁背手而立的费文裕说。

“不,要了解鱼藏社与走狗们勾结的底细。”姬玄华说:“而且,我还有个妙主意。”

“什么妙主意?”

“以佯动掩护真目标。我要大闹苏州,利用这鬼女人作饵,吸引所有的杀手和走狗,向姬玄华群起而攻,旱天雷就可以出其不意直攻姦阉祠了。”

“家祖的绰号叫天魔。”费文裕说:“我把两批东厂专使和黑龙会的重要人物,诱往宁国府痛宰,几乎把他们斩光杀绝,再到南京挑黑龙会的山门,把他们彻底屠光,太叔贞姑娘是唯一的活口。他们把我叫做神魔,神魔费文裕。”

“神魔和旱天雷,洗劫姦阉祠放一把野火……”

“不,不能放火。”费文裕坚决地说。

“为何?”

“那座祠,值几十万两银子。”

“搬不走的,费兄。”

“我认为另有用途。”

“怎么用?”姬玄华问,一掌把许彩凤劈昏,法不传六耳,昏了的人是无害的。

“我这次回苏州,想为被送上法场的五义士做一些事。”费文裕嗓音变了,变得涩涩地:“是我害了他们,是我逞一时意气,激于义愤冲动地毙了专使神剑晁庆,一走了之害他们上了法场……”

“我调查过了,不能怪你,费兄。”姬玄华黯然:“颜佩韦五义士确是发动攻击专使的人,甘愿挺身而出就义,要求寇知府阻止朝廷发兵蹂躏苏州,所谓民变的暴民只有他们五个人,他们甘愿替专使抵命。杀另一批专使,沉溺不少走狗的人,其中没有你。不要自责,好吗?”

“魏姦阉与天下为敌,他活不了多久的。”

“是的,他已经造孽了二十年,气数将尽。”

“不管他怎么死,何时死,他死了,天下各地的生祠会存在吗?”

“他一死,树倒猢猴狲散,天下人谁不想食其肉寝其皮,挖他魏家的祖坟?”

“所以我打算把这座祠,留给义薄云天的五义士。我已经着手游说苏州的各方人士,为这件事造气势颇有成就。我在苏州颇有几分潜力,黑龙会一着手调查我的根底去向,我就得到确实消息了,所以能把他们诱往宁国府一网打尽。”

“好,不放火。”姬玄华将昏迷了的许彩凤扛上肩:“不把姦阉的像打烂,决不甘休。”

“李太监在杭州西湖,所建的魏阉普德祠,建在岳武穆祠与关庙之间,更为可恶,更为宏丽。”

“珍宝必定冠甲天下。”

“洗劫了这座祠,咱们再去杭州搬珍宝。”

“一言为定。”

北斗星君很幸运,死里逃生留住了老命。他是黑龙会苏州的地区负责人,手下有一些地位低的眼线,这些人只由他直接指挥,与黑龙会没有接触。所以,他也算是黑龙会幸存的劫后余生者之一。

太叔贞并不计较他出卖同伴的罪行,在鱼藏社的杀手煎迫下,严酷惨烈的江湖逼供手段,铁打的人也会被溶化,为保命而出卖自己人情有可原。

他是苏州地区的负责人,更是黑龙会最精明干练,见闻广博的眼线,经他调查搜证的人,必定被顺利地处死,所以绰号叫北斗星君。

黑龙会接下东厂缉拿民变时,在巡抚署公堂搏杀东厂专使凶手费廉的买卖,当时民变大闹巡抚署公堂,他恰好在现场,曾经目击经过,亲眼看到费廉的相貌,因此调查的责任,便落在他头上。

那时,费文裕在府学舍生员李生家中作客,应邀在学舍露了两手弓马绝技,身份是游学书生。

民变事发之后,李生一家七口按正规手续迁籍杭州,一离境便失了踪,是由费文裕护送离境的。

他在各方都有眼线,有地头蛇可用,不但查出费廉是号称轻功天下第一,一生独来独往的宇内凶魔天魔费衡的后人,而且把李生一家的去向查得一清二楚。

他却不知道,有许多消息是费文裕间接供给的。

结果,把东厂走狗与天下第一杀手集团黑龙会,一步步引向死亡。前后经过三个多月,半月前太叔贞从南京来,带来了黑龙会全军覆没的噩耗,他只好另找生路。

迄今为止,江湖上还没正式传出黑龙会覆没的消息。

他不敢声张,投奔巡抚署做走狗藏身,没料到平空出现了排名第二的鱼藏社,他成了砧上肉。

太叔贞原谅了他,但打发他立即离开。

他并不知昏厥后所发生的事故,也不曾目击神魔与旱天雷狠拼的经过,但他却知道碰上了什么人,在经过三岔路口时,他一眼便看出站在大枫树下,那位年轻文士的底细。

一点不错,正是他详加调查证明身份的费文裕。

他本想向百毒天尊透露的,但却又忍下了,反正不管碰上什么人。最后他仍然难逃大劫,鱼藏社这些混蛋死光了最好,正好替他陪葬。

太叔贞打发他走路,他还以为费文裕不知道他的身份底细呢!

他却不知,费文裕在苏州就知道他的底细,巧妙地布下死亡之路,暗中供给他追查的线索,让他按步就班走下去,直接导致黑龙会的覆没,引诱东厂与黑龙会一步步走上死亡之途。

他不知道朱雀功曹许彩凤七男女的命运,只知道太叔贞救醒他,要他赶快离开时,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李家农宅,只有太叔贞一个人。

他不需追问结果,太叔贞活着,就表示鱼藏社的杀手失败了,必定与费文裕有关,正好乘费文裕不在时远走高飞,像逃避瘟疫般尽快逃离疫区。

他真该就此往天南地北避灾的,却又放不下苏州的家当财产,强提精力走陆路回府城,希望比百毒天尊那些人早回一步。

他落在鱼藏社的人手中,不知道外界的动静,以为只有鱼藏社的人知道他的底细,该社的人不会向外张扬,只要先一步返城,他是安全的。

他在一条小河旁,雇到一艘船驶回府城,到达晋门码头,刚跳上岸,两名大汉一左一右挟住了他。

他认识在旁那位负责指挥的人织造署走狗中,大名鼎鼎的暗器名家:飞刀吕飞。

看到吕飞的阴森面孔出现在眼前,他只感到毛骨悚然。

如果他精力仍在,飞刀吕飞还不至于令他害怕。

“我又完了!”他心中狂叫:“老天爷!我怎么这样倒楣?”

两大汉架住他举步,他有被带上法场的感觉。

处理了六具死尸,李朴生和太叔贞,张罗酒菜款待佳宾,这间农舍得大兴土木修理了。

太叔贞替李朴生引见两位佳宾,不多作介绍。她不认识姬玄华,对府城近来所发生的事故她一无所知,离开苏州她便来到李家,几乎足不出户,躲得稳稳地,岂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灾祸依然找上了她。

她告诉两位佳宾,她并没正式嫁给李朴生。

这就是江湖浪女的悲哀:想找真正的归宿并不容易。

“如果我所料不差,将会有人连夜赶来追查结果。”费文裕一面进食,一面向太叔贞说:“太叔姑娘,如果你们无法尽速动身,我和姬兄留下掩护你们准备,当然早走早好。”

这也是江湖亡命者的悲哀,一旦隐身处被仇家发现,唯一的应变方法,是断然抛弃基业远走高飞。

“还有什么好准备的?”太叔贞苦笑:“多耽误片刻,便多几分凶险。当然,有费爷在,他们来三五十个高手,也有如驱羊斗虎。我担心的是这一带的村民受连累,那些人什么绝事都可以做出来的。

“我这里其实也没有多少田地。”李朴生脸上也没有难以割舍的神情:“而且这年头,种田地日子愈来愈难过,赋税,徭役一年比一年重,许多人都丢下锄头到城里做工谋生去了,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我和小贞还有些积蓄,找地方躲三年两载不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两面夹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