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13章 软硬兼施

作者:云中岳

小径穿越沼泽区,谁也弄不清这一片沼泽区有多大,反正除了竹筏之外,在这一带无法活动。

有些可乘坐一两个人的小小平底船,也可以在沼泽内行驶,但假使搁上了泥滩,那就麻烦了。

小坡从北面伸入,东南也伸人一段上坡,因此这一段土坡,以这一段沼泽区两岸距离最近,约一里左右。

小径是两岸唯一的交通要道,把两岸的村落连贯起来。但如果雨季涨大水,交通便断绝了,本来相距五六里的两座村,如想彼此往来,那就必须绕沼泽区的外缘行走,不管绕那一边,都得走上一天半天,绕二三十里平常得很,交通极为不便,唯一的工具便是乘坐竹筏冒险行驶。

通过沼泽区的这一段小径,是一列长长的石板条,深深栽入水下而形成的,真有好几百条石板柱,工程极为浩大,不但壮观而且颇富诗情画意。可惜古往今来的画家,从不把这种供人行走的小石径搬上画面。

每根石板柱的顶端,长约两尺宽约一尺,高出水面因水位高低而不同,通常约三尺左右。每根石板柱的问隔,也在两尺左右,小孩经过得跳跃而走,大人则一步一跨,女人两步一跨,走过这几百根石板柱,怪有趣的。但如果失足掉下去,那就灾情惨重,左右大部分地区,是比人更深的软浮泥,表面上看水深不过两尺左右,陷下去就十分不妙,除非能及时撑着下面石板柱的基座,或者抱住石板柱爬上来。

千百年来,人们就是这样往来的,从来没有人想到在这里架一座桥,或者搭浮桥方便行走。也许,往来的人太少;或者地方人士太穷,筹不出庞大的经费建桥,无此必要。

如果两岸的人在中途相遇,相错而过还真需要良好的技巧。相遇的如果是一男一女,可就麻烦了。

假使存心不让对方过来,一个人堵住就够了,真有一夫当关,万夫难过的气势。

要过,唯一的方法是跳下水中攀柱而过。

姬玄华手中有一根农家用的扁担,足有六尺长出头,在他手中威力决不比齐眉棍差。

他堵住小径的中途,要过来的人,必须通过他这一关,除非对方水性高明,不怕隐入浮泥,从水下绕过,不然休想过得了他这一关。

他身后第五根石板柱上,坐着站都站不稳的朱雀功曹许彩凤,用怨毒的眼神,死瞪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

他所约的人,必须从对岸来。数量已经规定,不能超过四个人。

对岸,四个人正快步逐柱接近。

“你怎么约这些不相关的人?”许彩凤终于看清来人的面貌了,颇感意外。

约来的人,应该是鱼藏社的首要人物,或者是东厂与李太监的走狗,与其他的人无关。

“他们都是苏州的地头神,传播消息最快,最具可信性,是苏州的爷字号人物。”姬玄华旋弄着扁担,扭头狞笑颇为得意:“由他们口中传出,有鱼藏社的女杀手出卖,必定轰动江湖,我铁定可以名利双收,姬玄华三个字平地一声雷,想起来就乐上老半天,我这种成名的手段,够高明吧!”

“你死得也快。”许彩凤咬牙说:“你也将成为本社搏杀的目标。人怕出名猪怕肥,你将成为众矢之的,日子难过。”

“你放一百个心,我一定可以撑过建根基的一段艰险时期,一定可以连根铲除贵社的根苗,鱼藏社将步黑龙会的后尘,在世间消失。短短一季半年,天下四大杀手集团的第一第二集团同被铲除,这世问也许不会从此天下太平,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

“姓姬的,你不要做得太绝好不好?”许彩凤终于知道情势险恶,强硬只能让自己的处境更糟:“我朱雀功曹的地位相当高,足以代表本社和你谈条件,何不放弃玉石俱焚的愚蠢打算,采用双方可以互利的行动?只要你开出合理的价码来,我……”

“我不和卑劣的谋杀凶手谈条件论价码。”他断然关闭互利之门:“免谈。”

“我把我知道的事告诉你。”

“晚了。”他冷冷一笑:“我会从贵社地位比你更高的人口中,榨出我要知道的口供。”

“你……”

“良机不再。”他用冷酷的口吻说:“机会稍纵即逝,逝去的永不会再回来,所以说要把握机会。”

对面来的人已到了二十步外,第一个人相距远有十根石板柱。

四个人两佩剑,两佩刀。三人不再前进,由第一位魁梧的中年佩剑人独自上前打交道,如果动手相搏,只能由一个人出手,其他的人如果跟得大近,后退必定无路,将会撞在一起同往水里掉。

“你就是一再闹事的姬玄华?”这人声如洪钟,大眼中有强烈警戒的神色:“我不认识你,为何派人送贴威胁我前来?”

“你是苏州吃水饭朋友的仁义大爷,更是苏州首屈一指的大豪,江南的江湖朋友,谁敢不尊敬你吴下孟尝周仁的地位?”姬玄华的嗓门更大,豪气飞扬威风凛凛:“鱼藏社蜂拥而至,在苏州你的地盘内兴风作浪,可能你真的不知道,所以在下提醒你提高警觉以防不测。为表示在下的话不假,所以请你来证明在下的话千真万确。”

“你对周某并不尊敬……”

“因为在下不是江南人。”

“阁下……”

“闲话少说,你认识那位美丽的女人吗?”姬玄华用扁担指指身后的许彩凤:“也许你不认识,但应该知道这美丽女杀手的名号。”

“周某该认识吗?”吴下孟尝极为不悦。

“应该认识,因为她在你的地盘内兴风作浪,等于是直接向你的权势挑战,没把你这位苏州的仁义大爷放在眼下。为了替你分忧,特地请你来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

用名和利来做挑起冲突的引媒,十之九可以达到目的。吴下孟尝既然是江湖朋友心目中,独霸一方的仁义大爷,有人敢向仁义大爷的权势挑战,当然影响名利,冲突在所难免。

周仁的绰号叫吴下孟尝,可知他的本籍不是苏州,只是他经营的水运客货船行,在苏州设有相当大的栈埠,总行在镇江。

镇江至常州一带,才称吴下,吴下阿蒙,指的就是三国时东吴名将吕蒙,他是常州的吕城镇人,蜀将关羽就是死在这位吴下阿蒙手中的。千百年后,吕、关两家一直是死对头,吕、关两家决不可能结成亲家,历史仇恨根深蒂固。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不关我的事。”吴下孟尝沉声问,怎敢招惹鱼藏社自找麻烦?

“给你看看,让你心中有数。”姬玄华不再加压力:“也等于表明姬某在苏州,不怕任何人向在下的声威横加挑衅。在下不久之后,将公开拍卖这个大名鼎鼎的女杀手,为了保持你仁义大爷的权势,在下希望阁下也参加标价。至于阁下有何打算,得由阁下自己决定。现在你应该已经看清标卖的人了,谢谢光临。”

“你下书胁迫周某的手段,才是真正向周某权威挑战。”吴下孟尝怒形于色,手一动剑出鞘:“而且也有逼周某与鱼藏社结怨,逼江南豪杰表明立场的霸道手段,周某不甘受人胁迫,今天不是你就是我。”

“悉从尊便。”姬玄华态度强硬,有计划地一步步逼对方走上武力解决的途径。

以剑斗扁担,如果双方武功与经验相当,那是非常危险的事,剑先天上就落在下风。扁担是坚木所制,坚硬而富弹性,比棍更顺手,比枪更利于攻坚。一寸长一寸强,剑根本就不是斗棍的好兵刃,功力相当,既砍不断棍,也挡架不住,甚至很可能一撞就剑折,砍入一半一震之下,剑也会说手。

在只能直进直退,一切妙招技巧皆用不上的狭险地方,剑毫无胜算,吴下孟尝却挺剑上,可知必有所恃,或者不得不为了声誉而放手一拼。

不能用花招,剑徐徐逼进。两人中间隔了一根石板柱,空隙的距离六至八尺,剑必须逼近出招,而且必须从中宫强行切入。

剑气开始迸发,传出隐隐虎啸龙吟,可知吴下孟尝的内功修为火候极为精纯,已可利用剑气伤人于体外了,浑雄的内劲已汇聚于锋刃,等候向外涌发的时机。

姬玄华的扁担,也斜举相迎。

不管任何一方,如想击倒对方,皆必须能占住中间的石板柱,而且必须能稳固地占据。

吴下孟尝身形微挫,要冲上了。

姬玄华冷哼一声,也向下微挫马步。

人影破空,吴下孟尝身后第三根石板柱上的虬须人,突然以惊人的速度飞跃而出,跃过吴下孟尝的顶门,双手齐挥,半空中原地后空大翻腾,轻功骇人听闻。

吴下孟尝也同时马步挫得更低,左手电光激射而出。

原来两人一上一下,同时在原地用暗器攻击。

一声长笑,姬玄华的扁担点在石板柱上,身形斜升在右侧上方的水面上空,离开所立处足有五尺以上,以扁担支撑身躯悬空。

共有七枝暗器,从他原先所占的石板柱上空三尺电掠而过。

悬空的身躯乘势前旋、飞出,扁担也随即前扫,破风声有如隐隐殷雷。

“接不得!”远处吴下孟尝的人狂叫。

叫晚了,吴下孟尝不得不接,已来不及走避,更来不及闪动,稍一移动便会落水,扁担来势太急太猛,不接必定老命难保。

铮一声狂震,吴下孟尝连人带剑震飞而起。

“噗”一声闷响同时传出,还来不及往回翻的虬髯汉,右胯挨了一扁担,身形加速回翻,方向却无法控制,水声如雷,翻落柱下泥浆飞溅。

吴下孟尝非常了得,被震得倒飞丈外,向第三块石板柱侧摔落,百忙中丢掉剑,身形强行扭伸,噗通一声摔落水中,但右手勾住了石板柱,身躯总算不曾下沉。

姬玄华占住了先前双方先争的石板柱,扁担一伸,已直向下沉的虬髯汉,惊恐地抓住了扁担头。

有人奔上,把吴下孟尝拉上急退。

“咱们认栽!”落汤鸡似的吴下孟尝急叫:“不要伤害在下的人。”

姬玄华不收扁担,任由虬髯汉沉在泥浆里。

“阁下的双手飞刀非常可怕。”他向一手死抓住扁担的虬髯汉说:“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足以把超绝的高手打下十八层地狱,贵姓?”

“罗……罗英……”虬髯汉不敢放手,即使水性了得,能在浮泥中浮动,但速度却不见得能快速脱离,而扁担一定可以在刹那间击破脑袋。

“哦!齐鲁第一飞刀圣手飞刀罗。很好很好,你欠了在下六把飞刀的债。”

“姬兄,何必呢!”飞刀罗沮丧地说:“换了你,你如何向江湖朋友解释?周老兄毕竟是江南地面的仁义大爷,你一个没没无闻的外人,下书警告强邀,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所以你们存心要我的命?”

“咱们能不豁出去拼命吗?”

“那就认命吧……”

“姓姬的。”吴下孟尝大叫:“阁下拍卖时,在下保证到场竞标。”

“好,在下信任你。”姬玄华扁担一拖一挑,把飞刀罗挑出水送至对面的石板柱顶:“阁下如果食言背信,今天的债你们必须加倍偿还,你们走吧!”

吴下孟尝四个,狼狈地向后转。

“你不要得意。”神色委顿的许彩凤咬牙说:“消息传出,本社的超等精锐必将全力搏杀你替我报仇,明暗俱至,就算你有九条命……”

“哈哈哈……”姬玄华大笑:“我就是要贵社精锐齐至,才能连根铲除你们这些凶残恶毒杀手。”

“你……”

姬玄华走近,从对方身上跨过。

“你们的人快要来了。“他指指来路方向:“他们从这一面来,我的用意是让贵社的人,认清我的庐山真面目,让他们放心大胆计算我,保证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直至贵社死光为止,鱼藏社必定从江湖除名。杀你易如反掌,你死了,贵社会另任一个功曹,依然赚血腥钱于谋杀的勾当为祸天下,杀光你们,是唯一可以阻止你们残害天下的良方。”

“拍卖我,你会引起江湖公愤的。”

“凡是同情你们,用大嗓门指责我的人,一定也是丧心病狂的狗东西,我会把这些狗东西弄成一堆零碎。”姬玄华凶狠地说:“假如我知道这些个狗东西,本来就是凶残恶毒狗都不吃的杂种,我会毫不迟疑把他宰了,多宰一个,世间就少一分祸害。”

“你想做侠义英雄?”

“没胃口。”

“镜花水月两妖女,替李太监做帮凶,做下许多伤天害理的勾当,不知残害了多少平民百姓。而本社所接下的买卖,所杀的人大半是各方豪强。你和她们苟且,可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必嘲笑我们凶残恶毒?为了灭口杀了几个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软硬兼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