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14章 绝路逢生

作者:云中岳

偌大的园林冷清清,风一起枯叶漫天飞舞,秋深了,花木已呈现凋零的景现,大概主人已经不来度假,往昔避暑的盛况已随秋而逝。

只有一个园丁看守,园门关得紧紧的,仅留下便门出入,园丁的小屋就在园门旁,有人出入,园丁必定知道是些什么人。

园太广阔,园丁不可能知道不从园门出入的人,到底是从何处出入的,乱闯大户人家的宅院,非姦即盗,那可是极为严重的罪名,所以园丁根本不相信有人从园门以外的地方出入。

大宅内室有陌生人借住,园丁毫不知情。

东北角的高高山墙,成了陌生人的进出门户。

活阎婆越过花树假山,到了园墙下,轻如鸿毛纵上墙头,老眉深锁举目远眺。

墙外生长着果林修竹,可以从枝叶空隙中,看到百步左右的依稀景物,走动的人更易发现。

一无动静,毫无所见。

“奇怪,应该早就赶到啦!”老太婆喃喃自语:“按理,决不可能因事意外被耽搁了。信息是从镇上传出的,传至他们的秘站,要不了片刻工夫,难道秘站的眼线都派出去了?”

有人影移动,她心中一宽。

“咦!怎么只来了一个人?”当她看清只有一个人移动时,大感狐疑。

人渐来渐近,终于可以清晰看到了,的确只有一个人,一个雄伟的丰神绝世书生,而非佩刀挂剑的江湖好汉,更不是身上藏满暗器的杀手刺客。

她的鬼眼中,涌起警戒的神色。

书生到了十余步外,分枝拨草接近,老远便抬头上望,颇感兴趣地打量站在墙头的挟杖屹立老太婆,脸上有泰然自若的笑意。

如果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看到高墙头上站着一个老太婆,必定以为看到了鬼或者看到了妖,老太婆怎么有胆量有能力爬上墙头?

“这地方真难找。”书生站在墙下笑吟吟一团和气:“总算找到了,老太婆,你好吗?别摔坏了。”

“你是金花娘子派来的人?”活阎婆沉声问。

“她不会派人来。”书生说:“我自己找来的。”

“她为何不派人来?”

“你们派去的送信人,口信并没送到。”

“咦!那你……”

“我把送信人的口供弄清之后,把他弄成白痴了。”

活阎婆吃了一惊,飞跃而下。

书生远在丈外,一掌斜佛。

活阎婆单脚一沾地,猛地暗劲激荡,脚下一虚,斜撞而出,仓猝间以杖柱地稳下身形,几乎摔倒。

“你们捉住的姬玄华,交给我好了。”书生仍然笑容满面。“摔断了老骨头,麻烦得很呢!老太婆,你偌大年纪,依然逞强高来高去,不嫌太老了吗?”

活阎婆这才恍然,碰上了对头,立即发出一声警哨,伸杖凶狠逼进。

“你是什么人?”活阎婆厉声问:“姬小辈已被处决了,你是他的什么人?”

“开玩笑!你们敢处决他?”书生不理会威力已笼罩的龙头仗,谈笑自若:“鱼藏社好些人的生死下落,线索全在姬玄中身上,你们如果把他弄死了,如何向鱼藏社的人交代,所以姬玄华知道自己死不了,才愿意公然活动冒险和鱼藏社斗法。他没料到鱼藏社另外请人对付他,栽在你们手中他活该。”

“看来,你必定是姬小狗的党羽。”活阎婆肯定地说:“众所周知姬小狗没有党羽,连镜花水月两妖女也不敢再和他有所干连,没料到他暗中有人相助,连鱼藏社也被你们愚弄了,你得死!”

声落杖出,杖当胸便点,潜劲山涌,老太婆的身手力道皆不输于年轻力壮的人,一杖急攻势如雷霆。

“去你的……”书生手出如电,杖上凶猛的力道触手便散,极为阴柔的潜劲,不但可化去老太婆浑雄的劲道于无形,而且能将余力引出,扭身便扔。

活阎婆怎肯丢杖?惊叫一声,被杖带动身躯,想抗拒力不从心,身躯随即上升。

书生单手扣住杖,马步急旋,杖飞旋两匝,蓦地人影脱杖飞抛。

活阎婆被飞旋了两匝,受不了啦!双手一松,不得不丢弃龙头杖,飞越墙头,摔入园内去。

两个人影飞掠而至,是闻警赶来的百毒夜叉和千幻妖,两人都带了剑,来势如电火流光。

“活阎婆,你……”千幻妖看到飞回墙内的活阎婆,活阎婆手中没有杖,身形也不对,手舞足蹈哪像是用轻功飞腾?叫声已示出妖女的惊骇,也表示妖女已看出不妙了。

“姬小狗的同伴找来了……”向下掷落的活阎婆厉叫,总算在跌落的前一刹那稳住了身形。

两妖女人飞登墙头,并不急于往下跳。

下面没有人,跳下去岂不是白费劲?

书生不在墙下,活阎婆的龙头杖斜搁在墙上。

“不见有人呀!”百毒夜叉说。

“你的杖怎么搁在外面?”千幻妖扭头问。

活阎婆跃登墙头,怪眼不住搜视各处。

“老身是被那小畜生夺了杖,硬摔进墙里的。”活阎婆脸色泛青:“我一招被夺……夺杖……”

“小畜生?人呢?”千幻妖问。

“他刚才在这里……一定躲在这附近。”

“是什么人?”

“一个年轻的,非常俊伟的书生。”活阎婆打一冷战:“我根本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有一种可怕的怪劲带动我的身躯……”

“这里鬼都不见半个。”百毒夜叉说:“你怎知他是姬小辈的同伴?”

活阎婆跳下去,取回杖重新跃登墙。

“他说的。”活阎婆不想多说:“金花娘子不会派人来了,她没接到我们的口信。”

“那他……”

“被这个混帐书生掳走了。下来吧!我们搜这附近,非搜出他来不可。”

“哎呀!”百毒夜叉惊呼:“假如姬小辈真有同伴,那他……”

不把话说完,跳下墙往回路飞掠而走。

千幻妖与活阎婆也心中一凛,急起疾奔。

囚禁姬玄华的房中,人去房空。

当书生出现在房中时……

姬玄华已经站起了,气色甚差,嘴角还留有血迹。

“哈哈!”书生是费文裕,站在房门口大笑:“你真够狼狈的,苦头吃够了吧?不要紧吗?”

“先离开再说。”

“要不要扶一把。呵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还撑得住。哼!我要她们好好还这笔债。”

“要走就得赶快,她们快要回来了。”

他俩刚走,三个女人随后到了。

姬玄华午后才返回客店,气色仍然有点差。

客房的院子里,有三个至尊刀的徒子徒孙,用公然监视的笨方法,站岗似的等候他返店,不敢和他的打交道,站在廊下不闪不避。

“你们如果惹火我。”他向最接近房门的打手凶狠地说:“我一定会把你们巡抚署的一群杂碎,杀得血肉横飞哭爷叫娘。在你们决定向我动刀舞剑之前,最好想想后果。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飞天豹子葛雄,他最好设法摆脱东厂走狗的控制,他们已经请了鱼藏社的人对付我。你们难免奉命替走狗们对我下毒手,我的反击将是石破天惊毫不留情,你们没有替他们卖命的必要。你们滚吧!不要枉送性命。”

“姬老兄,你也该知道,咱们身不由己。”打手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神色令人同情:“你闯的乱子愈来愈大,咱们不得不防着你。你招惹了织造署的人,已经令咱们不安了;目下再招惹上东厂的人,出了纰漏咱们怎受得了?所以……”

“放屁!在下并没招惹东厂的人。”

“你算了吧,姬老兄,你已经知道东厂花重金请鱼藏社的人办案,却公然向鱼藏社的人叫阵。不但耽误了他们追查前两批东厂专使失踪的事,而且切断了追查黑龙会消失的线索。东厂的老爷们怒火冲天,必然会把火烧到咱们头上,你要咱们怎办?”

“向在下大动干戈,对吧?”

“这……”

“倒楣的人不会是我,丢命的人也不会是我。”

“姬老兄,讲讲理好不好?咱们送你大笔金银礼金,请你离开苏州,不伤和气,尊驾意下如何?”打手近乎哀求了:“留条活路给咱们走,你是功德无量……”

“你想得真妙,用金银想打发我走,以为钱能通神什么事都可以摆平,免了吧,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金银……”

角门丽影入目,香风扑鼻。

“也不缺镜花水月一类女人。”最先出现在院廊,艳光四射的千幻妖,甜美的声音悦耳极了:“织造署长驻苏州的总监,唯我居上洪一鸣,答应让你把镜花水月带走,远离苏州到外地快活。目下巡抚署的总领飞天豹子葛雄,也愿意送大笔礼金请你离境,两方面的人给足了面子,你还不满足吗?”

百毒夜叉也出来了,活阎婆接着跟出,像个讨不到债的债主。

没有人见过阴司的阎婆是何长像,至少这个阳世的阎婆,的确阴森狰狞令人望之生畏,鬼眼中因愤怒而几乎要喷出毒火来。

“你们还不死心吗?”姬玄华苦笑。

百毒夜叉是年轻一代的用毒宗师级人物,发起威来毒物漫天彻地,附近人畜遭殃,避远些大吉大利。

“事没办成,为人谋而不忠,我们能死心吗?”千幻妖媚笑,走动时rǔ波臀浪媚力十足:“难怪你敢公然露面,原来有人在暗中保护你。”

“樊姑娘,你说的是外行话。”他也笑吟吟不带火气:“连站在一起的人,也保护不了身侧的同伴,暗中保护得了吗?真要生死相搏,举手投足便可置人于死地,刹那间人鬼殊途。百毒夜叉就有这份能耐,幸好她上次不敢要我的命。”

“这次就要不了你的命?”百毒夜叉站在丈外笑问。

“上一次当已经够蠢了,我不会上两次当。”姬玄华泰然自若:“上一次当一次乖,你如果再用毒计算我,我一定会冷酷无情地杀死你。我和你没有不共戴天之仇,你不会蠢得和我同归于尽。”

“如果……”

“没有如果,樊姑娘。”他抢着说:“我能够不计较你们所加于我的伤害,是因为你们没有非杀掉我不可的念头。你们为了二千两银子而计算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行。但你们再不知趣下毒手,那就休怪我无情地辣手摧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一定可以在三之外杀死你,你最好是相信我的警告。”

“那个保护你的年轻狗书生是谁?”活阎婆厉声问:“老身与他势不两立。”

“活阎婆,你怎么这样蠢?”他大摇其头。

“小畜生你说什么?”活阎婆大怒,直逼至身前声色俱厉。

“如果我真的应付不了你们,我会依然大摇大摆出现吗?”他有耐心地说:“那位书生如果把你看成威胁,他会让你的老骨头依然保持完整吗?得意浓时便好休;你们已经在我身上得到做一个强者的乐趣,应该心满意足了,再进一步煎迫得了九九再加一,那就太不上道啦!你们走吧!让鱼藏社的杀手刺客来找我,何不放聪明些袖手旁观看热闹?为了两千两银子死不放手,会死的,老太婆。”

“你这该死的……”活阎婆怒不可遏,杖头在盛怒中向前推撞,力道凶猛,要撞他的嘴巴或者打落门牙,贴身对立,这一撞决不可能落空。

他忍无可忍,手一抬便扣住了杖头,铁拳如电,下手不再留情。

活阎婆刚感到眼角有物快速移动,来不及有所反应,右耳门便挨了沉重一击,眼前一黑,第二记重拳已连续在同一部位着肉!

然后是第三击,有如惊电连闪。

拳是连续急点的,挨一下必定连中几下,速度与重量皆十分惊人,即使能躲闪也无法反击……

击中一下就够了,耳门那禁得起重拳的打击?

砰匍大震声中,活阎婆倒摔出丈外,四仰八叉倒在院子里,半昏迷地挣扎。

“咦!你……”百毒夜叉大吃一惊,居然没看清老太婆是如何被击中的,惊讶中向前冲出。

她忘了姬玄华的警告:我一定可以在三丈外杀死你。

她所立处,距姬玄华仅两丈左右,本来就是撒毒的有效危险距离,早已引起姬玄华的强烈戒心,身形一动,立即引起姬玄华激烈的反应。

芒影一闪,正中百毒夜叉的七坎要穴。

“呃……”百毒夜叉上身一震,脚下一乱。

一枚摘掉镖穗的透风镖,镖尾击中百毒夜叉的七坎穴,反弹坠地,百毒夜叉也向前一栽。

“你也可以扑上来。”姬玄华向骇然却步的千幻妖招手:“而且可以拔剑上。看你们这三个人见人厌的女暴君,能拍卖得多少钱,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千幻妖大惊失色,僵住了。三个人在刹那间倒了两个,怎敢扑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绝路逢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