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22章 阴谋败露

作者:云中岳

出了街尾,后面跟来了高黛姑娘。

“是从阊门桃花坞来的,生死一笔请来的狗东西。”姑娘低声说。

“有线索吗?”他问。

“找到了,船泊吴门。”

“看到些什么人?”

“什么人也没看到。我们已有人全天监视,不论他们驶往何处藏匿,都逃不过我们的监视。等他们泊妥,我再来把细节告诉你。”

“好的,我设法通告费老哥。”

五岳狂客那些人,布线的工作发展得颇为迅速,已逐渐获得一些地方人士合作,消息比以往灵活,虽则没有打击的实力,騒扰的工作成效卓著。

有五岳狂客的人供消息,他轻松多了。

“我要跟去。”姑娘提出要求。

“不行。”

“人家一定要去。”姑娘扭着小腰肢撒娇。

“那地方你敢去?”

“敢打赌吗?”姑娘脸红红地羞笑。

“皮厚。”

“你是答应了?”

“我没说。”

“你答应了的,我清楚地看到你点头。”

“牙尖嘴利。”姬玄华在她的粉颊上拧了一把:“生死一笔快要被逼急了,居然肯花钱请人对付我。鱼藏社可能不敢接这笔买卖,他已经没有多少人可用了,早晚会咬牙切齿,把老本掏出来和我彻底了断。”

“他有什么老本?”

“不久自知。”姬玄华不想泄露天机。

没诱出虎丘生祠隐藏的人,他颇感失望,生死一笔宁可花钱,雇一些高手名宿对付他,不愿把隐藏在生祠的主力派出来周旋,委实令人莫测高深。

他必须不断增加压力,激怒生死一笔把主力投入。

袭击珠玉画舫,就是他增加压力的手段。五岳狂客的人,有效地供给他有关珠玉画舫的动向消息。

两人出了街尾,向南折入小径,谈谈笑笑进入一座颇为雅洁的农舍,这是他今早才洽妥暂时落脚的地方。再往南走,便是漕河的水道。

踏入厅堂,姑娘愣住了。

他却眼神一动,并没感到意外。

镜花妖扮成花信年华村妇,荆钗布裙别有一番素净的风韵。

“玄华,高小妹。”镜花妖笑吟吟娇呼,脸上漾溢着重逢的喜悦:“感到意外吧?你们真走在一起了呢!”

高黛感到极端的困感,亮晶晶的明眸,涌起警戒的神色,转头向姬玄华注视,似乎想在姬玄华脸上的神情变化,找出她的疑问和答案。

姬玄华曾经告诉她,两妖女不在徐州。

姬玄华安排镜花水月远走高飞,她那时也曾参与,两妖女表示远走徐州,逃避仇家追杀。

而姬玄华向妙剑表示,织造署的人,该知道两妖女的下落。

又说,只有生死一笔才知道两妖女的下落。

自从送走两妖女之后,姬玄华在言谈之间,有意无意地隐约透露一些玄机,暗示知道两妖女的动向。

现在,镜花妖竟然出现了。

她心中有了复杂的变化,直觉地对镜花妖生出强烈的敌意。

“老天爷!你没逃掉?水月呢?”姬玄华表现出热烈的欢迎情意:“这许久了,你居然还在苏州逗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宝贝,也好,这几天我好想你。”

她听得背脊发麻,疑云重重。

农舍主人很知趣,一家老少躲到偏院去了。

“一言难尽。”镜花妖长叹一声,挽了姬玄华亲昵地在长凳排排坐:“船折入漕河口不久,舱漏水舵断柄,一阵怪风吹断了桅,船来个底部朝天……”

“哎呀!水月呢?”姬玄华惊呼。

“不知道。她不谙水性,我也不会。我抱住一块破船板,漂到一条小汊河获救,风寒入体,几乎送掉老命。你看,我是不是清瘦了许多?”

“皇天保佑,阿弥陀佛。”姬玄华正经八百感谢神明菩萨,随即恢复花花公子风采,大手在镜花妖身上毛手毛脚:“呵呵!女人清瘦更为窈窕可爱,你是因祸得福呢!你等一等,我先洗漱,再好好聚一聚。小黛,替我准备巾水。”

高黛本来要跳起来,她快要爆炸了,姬玄华的色迷迷举动,毫无顾忌地在她面前展露,她实在受不了,虽则她知道姬玄华与镜花妖,本来就有一段情。

正要发作,心中一动。

她与姬玄华根本不在一起,她对这家农家毫无所知,姬玄华却像是把她当成住在一起的人,大大方方要她进屋内准备洗漱的巾水,怎么一回事?

她相当机伶,心细如发。

“是的,大哥。”她温顺地应诺,向镜花妖嫣然一笑表示打招呼,袅袅娜娜往后堂走。

姬玄华向镜花妖客套了几句,随后跟入。

“怎么一回事?”经过穿堂她低声问:“你在弄什么玄虚。”

“吞下。”姬玄华递给他一颗豆大丹丸:“随机应变,口风放紧些。”

“这……”

“请勿多问,随时准备应变。”

她有点恍然,有点毛骨悚然,也感到极端兴奋。姬玄华把她看成知心的人,正和她联手对付镜花妖,她用不着担心姬玄华与妖女过去的一段情了。

她总算明白姬玄华往昔的言谈,涉及镜花妖的事皆另有用意了。

“有凶险?”她悚然问。

“知道有凶险,凶险就不足虑了。我会照顾你的,小黛。”

“我想,我能配合你。”她信心十足:“我们曾经共过患难,我好高兴,大哥。”

姬玄华挽住她的纤腰,默默地用力一揽,掉头进入厢房,把她留在原地发呆。

感觉中,姬玄华那尽在不言中的一揽,不但力道仍在,也余温仍在,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升。

“但愿他对我的用情,不是镜花水月。”她喃喃地自语,有点神意飞驰。

镜花妖显然已经来了许久,桌上有农舍主人替她准备的茶水。

厅堂并不大,摆放了一些小农具和杂物,穷苦的小农宅,根本谈不上什么摆设。门外的大院子也是晒谷场,一些家禽家畜奔东逐北,看不出任何异象,附近不可能有陌生人逗留。

镜花妖等姬玄华两人进入后进院子,颇感满意地扮主妇,略加整理悬挂与摆放在地的小农具,整理后不再显得凌乱。

姬玄华偕高黛重新出厅,换穿了一袭水湖绿博袍,显得温文儒雅,勇悍的武夫气质完全消失,花花公子的流气也不存在了。

伴在身边一身村姑打扮的高黛,也显得秀丽俏巧颇为出色。

“唷!你用心整理厅堂,难道也打算在这里落脚?”姬玄华洪亮的嗓门,表示出心情的愉快,出厅便调侃镜花妖,拖了凳迳自落坐,信手接过高黛乖巧地抢先斟过的一杯茶:“要不要再接受我一次安排?水月落水失踪生死不明,我感到抱歉难过。”

“我唯一的倚靠,现在只有你了。”镜花妖愁容满面:“只好跟着你暂时落脚,你不会拒绝收容我吧?”

“我当然欢迎你留下,可是太过危险。”姬玄华放杯而起:“走,我们到外面好好商量。”

“我不想露面。”镜花妖拒绝外出:“枫桥镇有许多走狗眼线……”

“不是到镇上露面。”姬玄华往外走:“外面大柳树下不但清静,而且可以监视四野,我担心有高手走狗赶来撒野,可不想坐在屋子里任人堵住宰割。”

理由充分,不由镜花妖不跟出来。

附近是空旷的田野,有些大田埂上枯草丛不易藏人,视野辽阔,远处可以看到高出树梢的枫桥镇楼房屋顶,另一面可看到两里外、行驶在漕河中的船只桅杆高出树梢,还没放水淹浸的稻田,看不见有人活动的象迹。

姬玄华挽了镜花妖,在大柳树下落坐,把镜花妖丰满诱人的胴体,紧紧地挽住状极亲昵。

高黛也机警地紧倚在镜花妖的另一面,两人把镜花妖夹在当中。

“姬大哥的行迹并没瞒人。”高黛以往对妖女的敌视态度已经消失,表现得热络亲密,挽手搭背像个撒娇的小妹妹:“走狗们都知道他的动静,难怪你迳自来到他的住处。韩姐,你的行囊呢?”

“行囊早丢了,买了几件换洗衣裙,还留在河边的农舍里。”镜花妖已感觉出不对了,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所以,今后得倚赖玄华替我安排,在苏州我别无容身之地,只有玄华能保护送我平安离去。”

“他不会走的。”高黛说。

“对,我不会走,东厂那些害民贼,还欠我一两万银子呢!”姬玄华的手,在镜妖的肩膀、手臂、腰肢温柔地抚摸游移:“你也不必太害怕,素英,我知道你的武功非常扎实,自保的力量并不差。”

当初在虎丘上,镜花妖就曾经利用与他躯体接触的机会,用内功探索他体内的奥秘。这种神技,不但需要有精深的武功修为,而且须练有探索对方神意的奇技秘学,大多数高手名宿,无法修至这种境界。

“比起东厂那些身手超绝人物,差得太远了,只有你才能应付得了他们。”

“你仍然希望我护送你远走高飞?”

“是的。你在苏州已经游览了不少日子,既然结了这许多可怕的仇家,还有什么好留恋的?玄华,不能丢开吗?你到底在苏州还有什么大事未了,哦!你不会真的改变主意,帮助高小妹那些人,做一个侠义英雄,向东厂的强权挑战吧?”

“生死一笔很急于知道这件事,是吗?”姬玄华笑吟吟神情毫无异状,大手不住抚摸镜花妖的秀发。

“咦!玄华,怎么扯上生死一笔?”镜花妖脸色一变,笑容僵住了。

“没什么啦!”姬玄华神情丝毫不变:“生死一笔根本没把五岳狂客那些人放在心上,但如果我和高家的人并肩站,那就相当严重啦!不证实他能心安吗?最重要的是,他希望我能乖乖离开苏州,以免威胁他的安全,如果不……”

“他就会孤注一掷,不惜代价永除后患。”高黛接口:“韩大姐,你一定会设法让姬大哥保护你离开苏州,不是吗?”

“玄华,你会护送我离开吗?”镜花妖避重就轻,向姬玄华下工夫。

“生死一笔正希望我如此做,那么,他就可以睡得安枕,无债一身轻啦!不,我会安排你离开,安排可靠的人护送你到常州,够情义吧?我要留下讨债,两万银子可是一笔惊人的大财富。”

“玄华,钱财身外事……”

“哈哈!你和水月替织造署卖命,为的就是可以发财呀!不要用什么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等等假仁假义的话来劝我,好吗?现在,我们到河边去。”

“到河边?”

“或者到枫桥镇码头,我立即找船派人护送你远走高飞,走吧!”姬玄华挺身而起,伸手挽扶。

“不,我还得回到寄居处收拾。”镜花妖赖在地上不起来:“玄华,急不在一时……”

“急在眉睫,素英。”姬玄华说:“我的行踪不瞒人,你的出现必定会引来大批走狗,再不走,就来不及啦!哦!你似乎不想走呢!”

“我当然想走,但希望和你一起……”

“你还没听懂姬大哥的话吗?”高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急躁的性子发作了:“你不能勉强姬大哥为你做任何他不愿做的事,你怎么如此不知好歹?有人负责护送你远走高飞,情势凶险火烧眉睫,你居然……”

“你少管我的事,滚到一边凉快去。”镜花妖也冒火了:“走狗们怕的是他,只有他保护我才放心。我和他是一双江湖佳侣,要求他护送并不过份。玄华,是吗?”

“素英,你的要求并不过份,我不想辜负你的情意。”姬玄华欣然说:“好,我护送你到常州,甚至会到镇江,这就走,绝不耽误分秒。”

“这……”

“小黛。”姬玄华转向高黛交代:“你不能去,你回农舍看看,略为收拾立即离开。哦!可能农宅的人不小心,在厅堂收拾茶具,可能摔倒昏迷,要用解迷香的葯才能救醒,你也要小心点。”

“哦!迷香藏在什么地方?”高黛懒洋洋站起问。

“去找呀!反正厅堂杂物不算多。”姬玄华说:“是一种可泄出的管状盛具,体积不大也不小,把杂物清理就可以发现了,那本来是用来计算我们的,有人打算要活捉我们呢。”

“好在我们没在厅堂逗留,好险,是谁……”

镜花妖像一头怒豹,凶猛地向姬玄华蹦去、扑上。

阴谋败露,只好走险一击了。

姬玄华一声冷哼,闪出丈外。

镜花妖不死心,一扑落空折向追蹑,左手一抬,袖底传出一声崩簧响,但没有暗器射出,人仍以奇速扑向冷然移位的姬玄华。

姬玄华懒得理会,以恰到好处的速度移位。

高黛虽则事先猜出姬玄华对镜花妖存疑,疑心镜花妖是走狗们的媒子,她并没完全相信,内心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阴谋败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