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25章 刀光血影

作者:云中岳

河对岸的一艘船内,几个人从舱窗的窗缝,窥伺河这一面的动静,看到乾坤一剑三个人,带了镜花妖登船,六名健壮的船夫立即启航,航向是府城。

要到虎丘,必须从阊门改驶入山塘河。

快船并不跟着启航,仍在原地等候变化。

舱内躲了八个人,飞天豹子是领队人。他是巡抚署的走狗总领,居然亲自出动躲躲藏藏,可知必定情势严重,他必须了解情势的变化。

七名手下中,有武功超绝,地位最高的几个首脑人物,精锐齐出漪欤盛哉。

先前与镜花妖打交道,要擒捉镜花妖交给火凤三姑的一剑魂飞,以及擒龙客徐家谋、五路财神黎东兴,都是他手下颇有地位的爪牙,但比起在舱中的首脑,地位却又低了一两级。

“看清楚了吧?”飞天豹子阴森森地说:“咱们的人被派做媒子,做马前卒,日后一切后果,却由咱们一肩挑,他们做得真绝啊!”

“谁叫咱们生下来就矮一截?”毒手阴神杨天禄冷冷地说:“班头,认识从船里出来的十四个人吗?”

“不认识。”飞天豹子说:“他们全都戴了北人的三片瓦风帽,放下掩耳只露出双目,隔这么远,你以为我生了透视眼吗?”

“每一个人的轻功,都比咱们高明。”冥火真君叹了一口气:“看来,咱们都老了。天杀的!这些可怕的高手,到底在搞什么鬼?”

“*道长,你有何所指?”飞天豹子问。

“这些家伙,可以确定的是:就是躲在魏公生祠里的人,错不了。”冥火真君说:“他们的武功,可以断言都比咱们高明,这十四个人,只是躲在魏公生祠内那群人的一部份而已。他们人手足,武功超绝惊世,为何要咱们替他们做外围警卫?他们可以应付任何绝顶高手的挑衅,却安安稳稳深藏在内,有警也不闻不问,理由何在?”

那天晚上姬玄华夜探普惠生祠,不得其门而入,在外围一时大意,猝不及防挨了毒手阴神一记五毒玄阴摄魂掌,几乎送掉老命。巡抚署的走狗负责外围警戒,却不许接近生祠,所以不知生祠内,到底藏了些什么人物。

现在,他们看到藏匿在生祠内的人了,可是看不见面貌,只知道每个人都是可怕的超绝高手。

“生死一笔这混蛋故意隐藏实力,存心试探咱们的斤两。”飞天豹子自以为是:“现在明白认定咱们不可靠,只好把压箱子的货色搬出来啦!”

“说不通,班头。”冥火真君提出疑问:“他们三批专使,目标皆是民变时,击杀专使北地第一剑客神剑晁庆的凶手费文裕。而早几天费小辈不但出现了,而且与姬小狗联手,公然杀入宾馆,杀上珠玉画舫。那么,生死一笔为何不将这些人派出全力搜索?”

“而且不但不积极缉凶,反而准备返京。”毒手阴神也提出疑问:“临走之前才把主力派出,他们是不是忘了远来江南的目的?”

“唔!大有可疑。”飞天豹子粗眉深锁:“我想,我猜出一些眉目了。”

“班头有何高见?”

“鱼藏社步黑龙会的后尘,全军覆没瓦解冰消,他们知道奈何不了神魔费文裕,不得不贪生怕死遁回京师。”

“唔!大有可能。”

“他们不想白来一趟,带些私货返京。目下他们最害怕的人,该是债主姬小辈,姬小辈肯定会向他们索债,必定会抢劫他们的船。所以,他们不得不把隐藏的实力派出,全力图谋姬小辈,以免血本无归。”

“很有道理。”冥火真君说:“他们如果毙不了姬小辈,肯定会血本无归的。班头,千万得设法保全咱们自己哪!”

“与我们何干?”

“他们如果要求你协力派人保护荀秋阳南货行的十艘船,护送他们到镇江,甚至过江到扬州,你派不派?”

“这……”

“非派不可,毛巡抚会逼你派。那么,咱们会有多少人赔上老命?谁经得起姬小辈的雁翎刀痛宰?”

“老天爷!但愿他们能宰了姬小辈。”飞天豹子叫起天来:“他不死,大乱不止。”

“那十四位仁兄固然轻功惊世,姬小辈似乎更高明,能否追得上难以预料,姬小辈也不见得应付不了这十四位仁兄。至少,我认为姬小辈摆脱他们并非难事。”

“但有一个并不怎么高明的高小泼妇……”

“你放心,班头。”冥火真君冷笑:“高小泼妇的轻功,恐怕比她老娘穿云玉燕还要高明些。这十四位仁兄的轻功固然很了得,但贫道和阴神见过更高明的人。”

“那晚你们碰上的神秘人?”

“一点不错,贫道的九幽冥火无效,阴神击中他一掌,依然被他逃掉了。”

“你看,那个人会不会是姬小辈?”飞天豹子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姬小辈在苏州首次现身,就是在虎丘剑池旁。”

“那个中掌的人早就死了,尸体已经在河底腐烂。”毒手阴神傲然地说:“老夫的五毒玄阴摄魂掌,中者无救。班头把他看成姬小辈,联想未免太丰富了,姬小辈没有任何偷窥魏公生祠的理由。”

“不要太过于肯定了,杨老哥。”

“班头,你最好相信我的话。唔!咱们走吧!在这里隔岸观火,耽搁得太久了。”

“对,走吧!”飞天豹子立即招呼舟子启航:“真想跟去看究竟,姬小辈死了我才能安心。天杀的混蛋!先后来了四批专使,每一批都带来横祸飞灾,搞了个烈火焚天,天怒人怨。老天爷保佑,今后千万不要再来了,这些绝子绝孙的狗王八害人不浅。”

从此之后,直至满清人入关,终明之世,东厂的缇骑不曾再出京至各地捉人抄家,只敢在京都附近杀人。这就是徽州黄山民变与苏州民变,所造成的结果,缇骑,成了天下各地臣民仇视的焦点,像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

满洲人入关,取代了大明皇朝,重新建立皇家特务组织,运用得出神入化的皇帝,是雍正和康熙,这就是令天下臣民胆裂的血滴子。

不同的是,血滴子决不会大举出动,公然打起皇家特务旗号,至天下各地公然勒索、屠杀、逮捕、抄家、虐杀天下忠贞不贰的天下臣民。

满清皇朝,也从来不曾派太监做钦差,至天下各地督政、督军、督税、任意虐杀官民。

上塘河以南,胥江以西,主漕河以东,这一带川渠纵横,池沼溪流星罗棋布,草木繁生,茂林修竹附近枯苇连绵,正是所谓蔽地。

追赶的十四个高手,总算能盯牢了目标,保持百十步的距离,沿曲折的小径拼命追。目标时隐时现,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已认定目标不敢停下来躲藏,早晚会筋疲力尽任由宰割,像这样拼命飞奔,支持不了多久的,血液会沸腾,呼吸一控制不住,就会倒下了。

十四个人的速度,不可能完全一样,有快有慢,快的人不能停留等候后面的人跟上。

三里、五里……小径左盘右旋,追的人鱼贯追逐,起初还能保持首尾连贯,不久便成了被斩成数段的长蛇,后面的人已看不见前面追得最快的人了。

前面的姬玄华与高黛姑娘,脚下愈来愈慢啦!

追得最快最近的五个人,也气喘如牛脚下沉重了。

在一座大池塘边上,有一座看守鱼塘人过夜的小棚屋,九个人席地而坐,中间放置用荷叶盛着的各式点心,每种点心都是苏州的名产精品。

为首的人是五岳狂客夫妻,主客是神魔费文裕,九个人吃得津津有味,谈笑风生。

这是一场难得的聚会,消息传出将引起风波。

五岳狂客八个人,都是侠义英雄中,德高望重名动天下的侠义英雄,神魔费文裕却是杀钦差专使的凶手。

费文裕的祖父天魔费衡,早年就是侠义英雄的死对头,号称魔中之魔,一辈子没做过一件好事。

费文裕在苏州民变时,在巡抚衙门公堂,愤怒之下杀了钦差专使,激起轰动天下的惨烈民变,博得天下人喝彩,人人称快,但毕竟是凶手罪犯。

另两批专使与黑龙会覆没的消息,已经正式大白于天下,消息正以惊人的奇速,向天下各地轰传。

第三批专使人人丧胆,这是必然的现象。

“这是我和姬兄弟的事。”费文裕郑重地说:“我有权要求诸位袖手旁观。诸位虽然有权向生死一笔那些人讨公道,老实说,理与气皆有点难直难壮。你们缠住那些人,真正的目的是保全善类,可以说,目的虽则不能完全达成,毕竟也成就裴然。你们如果真的出面与他们拼命有了死伤,你们就成为凶手罪犯了。所以,你们只能坐山观虎斗,袖手旁观,看我们兄弟俩斩龙屠凤。”

“呵呵!你兄弟俩办你们的事,我们办我们的。”五岳狂客的知交好友,霸剑张鸿儒抚须大笑:“你们在东,我们在西。老朽这些人,可以向老弟台保证,我们不认识你神魔,当然不会帮你斩龙屠凤。但那些来自天下各地的可怕牛鬼蛇神,向我们动手行凶,我们当然不会任由宰割,我们有权自卫与你无关。”

“呵呵!放心啦!老弟台。”五岳狂客更笑得开心:“我们还不想做杀钦差的钦犯呢!他们设诱饵布网张罗,反而被你兄弟俩诱他们入死路,杀钦差的人是你们,与我们无关。我们只是一些见义勇为的人,恰好碰上仗义救死扶伤,救了的人是否能救活那是天意,不能怪我们不尽力救助,对不对?”

这是掩耳盗铃捡死鱼的手段,侠义英雄们也会耍手段玩花样。

“小丫头是姬小哥带坏的。”五岳狂客的妻子也会作怪:“她偏偏看什么镜花妖不顺眼,要向妖女讨公道,那些害民恶贼把小丫头也当成要犯追,姬小哥真是害人不浅。”

“这里正是毁尸灭迹的好地方。”徐娘半老,依然明丽的散花仙子,指指路对面的沼泽区,枯了的水泽表面不时冒出一串串沼气泡:“要不了一年半载,连齿发都会腐化不留痕迹,真是好地方。我们是来替他们埋尸的,杀人的事我们不管。”

“咱们似乎都怀有返老还童的心情,来这里参与生死之斗,似乎有不尊重生命,把生死大事当儿戏之嫌,不足为法。”五岳狂客脸色一正慨然说:“费小哥,你们小心办你们的事吧!除非有其必要,我们不会强出头的,毕竟我们的目的不在歼除这些害民贼,我们从事的釜底抽薪工作,在气势上就缺乏风萧萧的悲壮情怀,和他们决死的心态并不强烈,胜算是难以预料的。放心啦!我们是很好的旁观者,不会妨碍你们的事,不需你们分心替我们担忧。”

“那我就放心了。”费文裕对五岳狂客的承诺相当满意:“这一仗关乎姬兄弟今后大计的成败,所以我们将借此了解我们的实力。如果我们对付不了诱出来的小拨人,又如何能应付更强的对手?所以不希望诸位参与姬兄弟的行动。”

姬玄华要以大盗旱天雷身份,抢劫魏姦阉生祠,这些侠义英雄哪能参与?侠义英雄应该站在官府的一边,毛巡抚就是建造普惠忠贤祠的倡建人。

“哦!姬小哥还有什么行动?”五岳狂客甚感关切:“需要充足的人手?”

“他要讨债呀!”费文裕赶忙掩饰失言:“他是一个最讨人嫌的债主,逼债逼得紧面目可憎,讨不回债,他是不会罢休的。”

远处传来一声口哨,九个人一蹦而起。

里外,小径绕过一条小溪坡岸,在这一面恰好透过芦苇梢头,可以看到小径的景物。

姬玄华正和高黛经过那段小径,高黛在前仍然有精力乱蹦乱跳,姬玄华则大踏步急赶,并非用轻功赶长途,大踏步行走不浪费精力。

不久,追得最快的三个人飞奔而过。

“来了,希望来的人不至于太多。”费文裕略加整理长剑和百宝囊,向众人挥手示意,昂然出棚走了。

大池塘尾端,是一片枯草坪,小径穿越其间,对面便是沼泽。

这里,是最好的、可以尽量施展的决斗场。

如果双方人数悬殊,实力也悬殊,当然占悬殊优势的一方,选择这里做屠场。

而姬玄华是势弱的一方,必须避免选择这里做葬身之地。

他竟然选择这里,连敌人也大感意外。

高黛已经不在身边,她成功地将人引来了,功成身退,姬玄华也不要她在场。

他先到达草场中心,紧了紧佩在腰间的雁翎刀。这种刀全长只有两尺二,把就有八寸长,所以可以双手使用,佩在腰间,刀鞘尖有绳索绑在大腿上,所以不会妨碍活动的手脚灵活。

通常,他单手使用。膂力不够,精气不足,单手使用相当危险,三下两下精力便耗掉一半了。

双手使用则远攻不便,容易陷入贴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刀光血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