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27章 神出鬼没

作者:云中岳

他要向东厂专讨两万银子的债,这家农户要想拥有这笔银子,要辛苦工作一千年。

巡抚署的走狗,不算外快,更不算非法所得,每月也净领一百五十两银子,比毛巡抚本人正式的俸禄也多一倍。

难怪有那么多人,愿意冒生命危险,铤而走险刀头舔血,多赚多花死了也痛快。

蚕吃桑叶的响声,并没影响他锐敏的听觉,蚕房外有人蹑手蹑脚接近,轻灵的脚步声瞒不了他。

他正在伸手逗弄那些粗如小指的蚕宝宝,并没抬头向外瞧。

“有事找我,只要招呼一声,水里火里,我杀神姬玄华奉陪。”他声如洪钟,声震室外:“谁要是胆敢伤害这些生活困苦的可怜虫,姬某如不把他剁碎喂猪,就是狗娘养的,从此不再在江湖现世。”

“咱们谈谈。”外面的人说:“在下决无恶意。”

“到前面大池塘的柳树下等我。”

“在下候驾。”

他踱出院子,那人已经飞越厢房的屋脊。

“是这个混蛋!”他自语:“一定满脸霉相。”

闹湖蛟倚在柳树干上,的确是一脸霉相,扮成一个村夫,往昔的雄风再也不存在了。

“前天晚上你没攻上船?”姬玄华走近:“你这狗养的倒有几分亡命英雄气概,胆敢反叛打起专使的主意来了,狗改不了吃屎,强盗永远是强盗。”

“我上了船,而且宰了一个用匣弩的人,也挨了一矢。”闹湖蛟拍拍左肋,大概伤势轻微:“生死一笔那混蛋,竟偷向苏州卫借来了匣弩火器,是准备杀你的,我却差一点点做了您的替死鬼。”

“生死一笔和飞天豹子,发誓要剥你的皮,昨天追入太湖的人还没回来,你却躲在城外快活。那天晚上我躲在仓房一带,你这混蛋却抢先一步下手,误了我讨债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来找我?”

前天晚上,是费文裕冒充他,带了他的雁翎刀,故意吸引走狗眼线注意,也表示虎丘生祠受到旱天雷抢劫,与他无关。

其实他已经知道闹湖蛟的什谋,闹湖蛟与往昔的贼伙定计,他就在室中潜伏,心中一动,决定提早向走狗下手,让水贼们牵制生死一笔一群高手,他放心大胆洗劫走狗,还真没料到生死一笔,弄来了匣弩和九龙筒来对付他,闹湖蛟真的几乎做了他的替死鬼。所以,他见了闹湖蛟心中好笑,也突然兴起惺惺相惜的念头,敢和东厂专使作对的人,值得相惜喝彩。

五岳狂客那些人,如果不是与走狗们作对,他才懒得和他们打交道呢!本来就是道不同的天生对头,不互相仇视打起来已经不错了。

“我找你,想和你谈一笔交易。”闹湖蛟说:“我帮你造势让你顺利讨债,你配合我抢他们的运货船,表面上两不相涉,暗地里联合行动各取所需。你的实力,我的人手,联合行动就是成功的保证,有兴趣吗?”

“废话!我抢货来干什么?”

“货船上有他们暗藏的金银珠宝……”

“你算了吧!那是假的,我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金银珠宝早已秘密运至虎丘魏姦生祠藏匿,就在你们袭击专使船只,旱天雷洗劫生祠的前一个更次,搬上事先修妥的快舟,驶往浒墅关远走高飞了。”

“那是从杭州先后秘密运来藏匿的珍室,与及李太监存放在织造署的珠宝珍饰古玩。而生死一笔先后三批专使搜刮来的金银珍宝,的确要亲自带走藏在船上。”

“别说外行话了,阁下。”姬玄华冷笑:“金银确为李太监的,已经换了庄会票,抢到手也是废物,只有他们在京都才能兑现。我不是普通的强盗,不抢货物,那不是我的风格,免谈。”

“那么,你的债永远讨不到了,他们随时都可能动身,你既上不了他们的船,也弄不沉他们的船,船一发航,你只能干瞪眼。”

“船与货是荀秋阳南货行的,荀东主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交通官府不是他的错,情势不由人,他不敢不交通官府。”姬玄华沉下脸郑重地说:“只有你这种下三滥的强盗,才什么人都抢。不要在我身上打主意,老兄,姬某不做这种难以安心的买卖。”

“你会后悔。”闹湖蛟失望地说。

“人生在世,哪能事事如意?很多事做与不做都会后悔,我前天晚上所做的事就十分后悔。”

“你没动手是幸运……”

“我不是指被你们抢了先的事,而是指我慢了一步,该发不发,事事谋而后动,错失了良机,你走吧!我这附近经常有人伺伏,认识你的人很多,若不走你一定永远后悔。”

姬玄华下逐客令。

闹湖蛟打一冷战,警觉地向四面张望,眼中有极端警戒的神情,随即匆匆走了。

一声长啸划空而至,绵绵不绝变化万千。

啸声的种类甚多,本来是一种单纯的,发泄感情的奔放表现,后来演变成为表达各种讯息传递消息的信号,利用舌头与音量的控制,发出各种变化多端、绵绵不绝可以及远的声音,已经不再局限于仰天长啸发泄胸中快意的意象了。

如雷霆横空,若天风降临,似万马千军奔腾呼号,像惊涛拍岸……似乎连大地也在震撼,林木簌簌波动,这啸声真有远传千里外的威力。

姬玄华出现在农舍至枫桥镇的小径中,腰间佩上了雁翎刀。

迄今为止,他出现在大庭广众间,从来不带刀,因为无此必要,他不是杀人的屠夫。现在,他带了刀。啸声传警,表示将有劲敌光临,劲敌已被费文裕所发现,这啸声是费文裕所发的。

农舍至枫桥镇仅两里左右,他要主动向劲敌挑战,以免累及农舍一家老少。

他在明,费文裕在暗,合作日渐圆熟,如非来了真的劲敌,费文裕不会用啸声警告他,所以他要带刀。

他有点怀疑,生死一笔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派出大批高手远离府城对付他?那走狗头头正为了水鬼劫船的事大忙特忙呢!

对面百步左右,一群男女看到他了,脚下一慢,片刻突然两面一分,隐入路两侧的竹木丛深处。

他第一个念头是:不是东厂的人,也不是另两家的走狗,但举动带有明显的敌意。

有三个人不曾隐伏,在路右的一株古枫下相候,古枫已大半凋零,满地红叶。

是三个女人,一主两婢,主人穿了鲜艳的碧翠衣裙,风一吹裙袂飘飘,绣带轻扬,远看像是凌空飞降的仙女,所佩的剑装饰华丽,穿得更华丽。

头上是盘龙髻,是少妇们最时兴的发式。这种发式需有名贵首饰相衬,这位少妇就钗簪俱全,即使在远处,也可感觉出明艳照人的高贵风华慑人。

他缓步接近,心中疑云大起。

三家走狗都有不少美丽的武功高强女英雌,但没有一个会具有这种风华绝代的气质。以镜花水月来说,她们流露在外的艳冶风情极为诱人,却缺乏这种高贵的风华,更没有令人不敢亵渎的气质。两位侍女穿绿衣裙,眉目如画,年华双十。婢美,主人哪能不美?一个刁女人,决不会在身边跟着几个娇艳的婢女自找麻烦。

他在路中站住了,目光的的紧吸住美丽少妇的眼神,这是一个令男人不能不看的美丽女人,即使她身上佩有杀人的剑。

“你看什么?无聊!”右边的侍女不悦地质问,柳眉倒竖杏眼睁圆,居然另有一番迷人的风韵。女人年轻貌美,即使发怒也令人心动。

“看美人呀!”他脸上绽起怪怪的笑意:“世间的人不论男女,对美好的事物皆有欣赏的慾望。你们美如天仙,打扮得如花似玉,不会是为了给自己看吧?女为悦己者容,那是假道学夫子骗鬼的话。诸位总不会要我闭上眼睛非礼勿视吧?全苏州的人都知道我是花花公子,要我不看美人,岂不是强人所难吗?你很美,似乎婢胜夫人……”

侍女受不了啦!一声娇叱,声到人到,两丈空间一闪即至,似乎人会像流光一般射出,也像变化幻形,事先看不见动态,一动人已近身。

玉掌眼看及体,纤纤玉指光临五官,这一抓下去,很可能抓瞎双睛,鼻毁chún裂甚至齿落,五个指尖很可能比钢铁更坚硬,连石头也会被抓裂。

可是,姬玄华的手长,巨掌已按上了侍女高耸诱人的酥胸,距玉rǔ不足半寸。

假使他的掌再伸长些,保证可以……

侍女大吃一惊,可怕的掌劲已先一刹那压迫敏感的胸部,纤手已经全部伸直,距姬玄华的脸仍有半寸,如果再进半寸……

事实上不可能再进半寸,掌劲已构成一道无形的墙。而姬玄华的手肘仍是弯的,随时都可能伸直,一定可以压平高耸的玉rǔ。

神功骤发,侍女的左手立即吐出,袖底藏花从右臂下猛地袭向姬玄华的手臂,爆发出可震腐对方骨肉的奇异劲流,是一种极为邪门的怪功,对方的抗拒力愈大,自行消散的崩溃力愈强。

一声爆响,与姬玄华也同时发出的掌接实。

一声惊呼,侍女像蝴蝶般飞出丈外,裙带飘扬,真有点像佛门弟子眼中的仙女飞天。

“七成火候的六合解脱魔功,假尼姑潮音魔尼的邪门禅功绝学。”姬玄华脸色一变,举左掌略加察看:“我这只手相当幸运,居然是完整的。”他向脸色也微变的少妇招手:“婢的造诣已可跻身超等高手之林,你这做主人的,想必足以威震武林,足以横行天下。来,把你的绝活掏出来赐教,让在下见识见识,揉合佛道两家精华,参悟出来的六合解脱魔功,到底有否毁天灭地之能。”

另一侍女凤目中冷电暴射,手按上了剑把跃然慾动。

“不要让修行不够的人和在下玩命。”姬玄华一字一吐,虎目中杀机怒涌:“身怀不可测绝技的人,招一发生死立判,你们有十三个男女,每一个人可以耗损在下一招的精力,你这做主人的牺牲十二个人,就可以任意宰割我了。所以,我要用另一种方法杀,不费精力便可杀死你的十二个人,你最好不要把我的话当作虚声恫吓。”

侍女仍然不服气,冷哼一声踏出一步。

“在下再说一遍,不要派您的人枉送性命。”姬玄华再提警告:“姬某知道你美如天仙,身怀傲世奇学,所以尊敬你这真正强劲的对手,希望你也能把在下看成值得尊敬的劲敌。”

路两侧,共有十名男女钻林而出,气氛一紧,强烈的杀气弥漫。

雁翎刀出鞘,他举刀仰天长啸,先如九天龙吟,然后从激扬中转变为大沉,连绵如狂风暴雨。

似乎林木簌簌而动,风并不大,林木却像被无形巨大狂风暴雨所撼动,林中的雀鸟陡然惊飞,恍若阴霾四合天昏地暗的前奏,这种用大沉法发出的啸声震撼力最大。

十名男女脸色大变,气势急剧消沉。

啸声延长片刻,可知他的中气是如何充沛。

雁翎刀也出现了异象,光华的的像一支火把。

路对面踱出青衫飘飘,恍若临风玉树的费文裕。

“兄弟,你请我出面,我好高兴。”费文裕笑吟吟,但虎目中杀气涌腾:“也感到光彩。”

“敌势过强。老哥。”姬玄华说:“这十个男女,绝对比生死一笔那些人高明,联手一击。必定天崩地裂,小弟不得不请老哥出面解救啦!”

“其实他们早已把我也算上了,他们是对付你我两人的。兄弟,你如果不请我出面,日后我一定揍得你头青面肿,给你没完没了。”

“你不出来,我哪会有日后?一击之下,我便被摆平在这里了。”

“不会的,兄弟,他们不是无耻的牛鬼蛇神,不会一拥而上。但车轮战是免不了的,这固然可以耗损你的精力,而付出的代价却又太大了,所以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最好不会。”姬玄华的话充满凶兆:“来一个杀一个,决不迟疑。”

“会也无妨。”费文裕长剑出鞘,弹剑作龙吟:“我能一举歼灭黑龙会上百名杀手,以及两批东厂专使。你把鱼藏社近五十名杀手,几乎斩光杀绝。你我两人联手,足以气傲天苍。”

“美丽的姑娘,看你的了。”姬玄华用刀无礼地向少妇一指:“划下道来!”

“千军万马,咱们兄弟俩可以杀个七进七出。”费文裕豪气飞扬举剑:“十三个人,何足道哉?”

少妇居然没生气,嫣然一笑毫不激动。

“你们两位,把苏州闹了个血肉横飞,还嫌不够吗?”少妇笑问。

“债务未清,能嫌够吗?两万银子,在大河南岸,可以买六七千亩地,甚至更多。”

“我负责给你两万银子,请你远离疆界。”

“不,谢了。”姬玄华断然拒绝:“冤有头,债有主;你给我价值十万银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神出鬼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