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狂客》

第32章 风卷残云

作者:云中岳

埋伏布在路两旁,江都吊客把精锐全用上了。

九泉三魔牵着受尽折磨的小姑娘,已经在这段布了埋伏的大道上,来回走了三次,仍不死心,定下神等候鱼儿入网鸟儿进罗。

三个老魔仍是只露双目的魔鬼打扮,像三个魔鬼,牵着一个受难的小鬼,在这条路上往复走动。

埋伏区全长一里半,走一个来回是三里。

速度愈来愈慢,姑娘已到了油尽灯枯境界。

这次,到了南端的埋伏区尽头,即将转身往回走,但姑娘已经倒地不起。

埋伏区的尽头,有一组五男两女,潜伏在路两旁的草丛中,按预定计划,用信号告诉三魔,已经到了地头,该折向北走了。

“你不走,拖死了活该。”负责拖人的第三魔阴森森地,用脚挑了小姑娘一下凶狠地说:“你死了,老夫仍可利用你的尸体,引姬玄华出来替你收尸,再把他换两万银子。”

姑娘已神游太虚,昏昏沉沉,任由对方拖着走,背部磨擦着地面,连里面的裘衣也开始磨损了。她感到双手已经没有知觉,她只是一具没有知觉的死尸。

但她内心深处,却像春雷般呼叫:“大哥,不要来,不要撞进他们的陷阱里,你……走……”

但她却感觉出,有一股强烈的力量,正在渐渐向她接近,绵绵不绝撼动她的心灵。

她有灵智告诉,她这股力量来自姬玄华。

她心中呼叫大哥不要来,这股力量反而更强烈。

姬玄华像一条毛虫,贴紧地面利用枯草掩蔽,一分分一寸寸向百步外的大道接近,蠕动爬行速度很缓慢,拨草穿越的技巧也熟练精巧,所经处枯草不曾发出任何音响,风吹动草梢,帮助他掩护拨草的动态。

埋伏在附近的两组人,注意力全放在前面的大道上,即使有人监视四周的动静,也不可能发现贴地爬近的人。

这是耐力与耐心的大考验,心浮气躁的人决难胜任。

他必须逃过埋伏人的耳目,无声无息到达路旁,如果不能出其不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先把姑娘于控制中救出,他就只有任人宰割一条路好走了。

九泉三魔是人性已失的魔道可怖人物,会毫不迟疑,不理会任何威吓,不顾一切后果,残忍冷酷地把姑娘杀掉,他不能冒这种风险。

白龙与桃花娘子这些人不同,打交道容易得多。白龙有家有小,是扬州的地头蛇,不会和他赌命玩命。桃花娘子是风流荡妇,貌美如花,生活如意,这种人必定惜命,本身没有与和他偕亡的意念和本钱。

不久,他从两组埋伏的人中间,一寸寸穿越三十步的空隙,向大道一分分接近。

接近区他选择在埋伏区中段,他一点也不在乎两端的人合围。

近了,大道在望。

路南端百步外,大二两魔走在前面,黑袍飘飘,拖着像从九泉爬出地面僵尸的小姑娘,缓缓向北迈步。

“老二,姬玄华恐怕不会来了,见机远走高飞啦!”大魔的注意力放在前面,一面走一面说:“他虽然是初出道血气方刚,拼命争取扬名立万机会,富有进取野心,不惜向强权桃战的年轻人,但知道碰上的人物他惹不起,肯定会明时势溜之大吉的。他是一个花花公子,决不会为一个勾到手几天的小女人,拿自己的命来冒险抢救,恐怕已经逃出百里外了,咱们还在这里眼巴巴枯等。我看,得改弦易辙另打主意了。”

“老大,不要轻估了这种狂妄的年轻人。”二魔用警觉的口吻说:“他们有时是非常固执顽强,野心勃勃志比天高。姬玄华敢向威震天下的生死一笔挑战,为何肯在中了些少迷香之后就远走高飞?所以我认为他会来冒险,来让咱们赚两万银子横财。”

“生死一笔这家伙真的肯付吗?”

“他有的是钱,银子又不是他的。”二魔信心十足:“那是他欠姬玄华的债,姬玄华不死,早晚这笔债要还的,用这笔钱可以买到姬玄华,让他们任意宰割,他当然肯付啦!只不过有点心不甘情不愿而已。”

“我仍然有点不放心,抓住姬玄华之后,与那老狐狸打交道,必须特别小心。奇怪,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两端都没有信号传来,姬玄华可能真的逃掉了,咱们白忙了一场。”

“天色还早,急什么?”二魔的耐性高些,话锋一转:“有了这笔银子,咱们到南京找朋友盘桓也风光些。听说笑面无常汪老兄,在南京混得光鲜得很。咱这次从山东南下,囊中不怎么充裕,混得也不怎么如意,正担心脸上无光呢!有了这笔银子,咱们也该光鲜一下了,姬玄华可算是咱们的财神爷,妙极了。”

笑面无常汪云飞,是黑龙会的副会主,但这家伙往昔的朋友,并不知道他们的底细,黑龙会口碑太差,如果让人知道他的黑龙会副会主身份,必定有些朋友,像避瘟疫般避得远远地。

九泉三魔从山东南下,途经扬州,在江都吊客家中作客仅有三夭,还不知道黑龙会覆没的消息,而且也不知道笑面无常是黑龙会的副会主。

人为财死,老魔真不该贪财的。

世间到底有几个人,能逃出名枷利锁的羁绊?每个人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向争名夺利的崎岖大道奋勇迈进,死而无悔。三老魔年届花甲,依然恶性不改,依然在这条名利大道上拼死迈进。

谈说间,抵达埋伏的中段。

他们一点也不耽心安全问题,四周皆有江都吊客的人埋伏,姬玄华不出现便罢,出现在里外便会被发现,不可能有意外事故发生,他们有充裕的时间迎接前来送死的姬玄华。

“有空的话,我想到湖广走走。”大魔另起话题:“南天教主近来据说大展鸿图,香坛正向河南一带发展,招纳众多的亡命,局面比往昔更……咦……”

路有的旱沟人影暴起,眼角瞥见有物以高速移动,刚刚讶然转首察看,人影已合。

姬玄华用上了平生所学,暴起的速度捷逾电光石火,身动人到,三丈空间一闪即至。

三魔的注意力放在后面,希望能早早看到姬玄华出现的信号,眼角余光也发现有朦胧物体闪动,但已来不及有所反应了,打击已如雷轰电掣,一切都嫌晚了。

后颈挨了一劈掌,脑袋像被利斧所劈,硬生生被劈断,脑袋飞甩出丈外。

夺过捆绳,飞快地拉断了姑娘的手上绳圈,两老魔正好怒吼着拔剑冲来。

一声刀啸,单刀出鞘。

“不斩碎你两个贼老狗,绝不罢手。”姬玄华怒吼,一双手变成血红色,伸出的单刀似乎也变了颜色,焕幻出的的火焰似的光华。

两老魔是识货的行家,倏然止步,手中剑龙吟隐隐,露在外面的鬼眼,出现惊骇的厉光。

“纯阳真火!”大魔骇然惊叫:“北天王的惊世绝技你……你不是北天王……”

“上!两个狗都不吃老混帐。”姬玄华厉叱:“就算你们爬在地上磕头叫饶命,我也会毫不留情斩碎你两个贼老狗,你们是位高辈尊的高手名宿,竟然无耻地如此迫害一个小女孩,你们不死,天道何存?”

四面八方呐喊声大作,埋伏的人纷纷现身向这里狂奔。

他必须在对方涌到之前,把最强劲敌除去,以收杀鸡警猴的功效,才能吓阻大群涌来小人物。

“老二抄到后面去……”大魔刚招呼二魔分开去夺唐姑娘,灼灼刀光已啸风而至。

剑一挥,剑气猛然迸发。

刀挟风雷君临,剑气一泄而散。一声厉叱,刀光飞旋而入,击破护体魔功的暴响似霹雳,洒飞出漫天血雨,猛烈飞腾的刀光令人望之胆落。

三魔的剑晚一刹那攻出,大魔的形影已经变了。

再一次怒吼,刀光再发连声霹雳。

刀光一泻而入,血雨再次飞洒。

姬玄华出现在姑娘身侧,解腰带将人背起,系扎停当,最近的两群埋伏男女,共有十四人之多,呐喊着蜂拥而来。

他们所看到的最后景象,是两老魔被劈成几块散飞了一地。

好残忍的大卸八块,好惨烈的瞬间快刀分尸。

“你们,是时候了。”姬玄华的刀血迹触目惊心,指向惊怖止步的十四个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还不报,时辰未到。你们,时辰到了,刀刀斩绝,决不留情,我姬玄华的刀,替你们招魂,杀……”

另两批人远远在二十步外,让这十四个人被分尸的景象,吓了个胆裂魂飞,三魔的无头尸体手脚还在抽动,最强劲的三老魔已不成形,这些人怎经受得起一刀?

十四个男女,向路两端狂奔,急如漏网之鱼,胆都快被吓破了。

姬玄华向北追,去势如逸电流光,一闪便到了走得最慢的人身后,一刀便劈破了那人的后脑,越尸而进,再一刀又劈翻了一个。

以背向敌,任由他像斩瓜切菜般大杀特杀。

七个人没有一个是回头格斗而死的,全都被姬玄华从后面一刀一个砍翻了。

第二批冲来的八个人,领先的赫然是长像狞恶的江都吊客。

八个人眼睛目击七个同伴,被赶上的姬玄华刀刀斩绝,想救援也力不从心,而且被惊得魂飞魄散,冲势急剧减弱,最后停在二十步外,一个个脸无人色,如见鬼魅般不住发抖,斗志化为乌有。

姬玄华到了,高举血刀威猛如天神。

“刀刀斩绝,决不容情。”他声如雷震,血刀向前一指:“谁是江都吊客?把脑袋伸过来。姬某运刀的劲道极为猛烈,不要怕,不痛的,刀下头落,一下子就过去了,保证别无痛苦。出来!”

一声惊叫,有两个人扭头狂奔。

江都吊客怎敢出来?快吓呆了。

从南面赶来的人,看清路面的碎尸,惊得顶门上走了真魂,不约而同向后转,一哄而散。

江都吊客并不笨,怎肯出来伸脑袋等待刀落?猛地向后飞窜,丢下同伴不管了。

“你走不了!”姬玄华大叫,一跃而止。

五个男女狂叫着两面一分,落荒逃命。

“转身!”吼声似炸雷。

江都吊客头一缩,飞跃而起。

刀光赶上,霹雳随之。

江都吊客身在空中,脑袋突然中分了。

身后奔来脸无人色的白龙,带了三名爪牙。

“姬老爷,饶了他们吧!”白龙声嘶力竭在后面狂叫:“他们身不由己,请住手……”

刀光在一名大汉的头顶撤回,大汉惊怖地向前狂奔。

“你很幸运。”姬玄华转身,血刀指向气喘如牛,脸色死灰的白龙:“杀你们这些土霸,我不会手软的,我的女伴只剩下一息,你怎么说?”

“我……我……”

“都是你害的。”

“天啊!我……我敢拒绝生死一笔的要求吗?”

“你要负责。”姬玄华厉声说。

背上的小姑娘,已经恢复知觉。

“大哥,饶……饶了他们吧!”小姑娘颤声说:“他们固然贪婪,但情有可原……”

“小华,你感到怎样?”姬玄华柔声问。

“还撑得住,我……我怕你中伏,心里一直祝祷你不要来……”

“我非来不可。小华,我抱歉,昨晚我手脚发软,眼前发黑,不得不丢下你逃命……”

“我好高兴你逃掉了,大华哥,今生今世,我只想和你活在一起,不想一起被人杀掉……”

“不要说话保住元气,我们先找地方替你详作检查。”血刀转向白龙一指:“虽则我的女伴受到严重伤害,但我答应你的交换条件,你如果不遵守,我一定再大开杀戒,刀刀斩绝,决不留情。”

“我发誓,我会全力相助。”白龙咬牙说:“生死一笔那些混蛋,害苦了咱们扬州群雄。”

“好,带我先找地方安顿,派人追回我们的包裹。”

“请随我来。”

杀神在苏州大开杀戒,已令江湖朋友心惊胆跳。扬州群雄死伤甚惨,消息传出,江湖朋友更为不安,大多数地方豪霸收敛了许多,有些人干脆不过问江湖事,以免惹祸招灾,尤其忌讳强出头助恶寻仇的事,好朋友上门一概谢绝。

船逆水上流,五名舟子全力以赴。

一天,两天。这天一早,船驶离了扬州码头。

不能升帆,北风劲烈,寒气砭骨,只能靠四枝大桨趱赶。

船分三舱,是漕河行走的船只中,速度最快的所谓巡江快船,本来是江防水军专用舟,后来民间的富户也依式建造,不但减轻了重量,在外型上也逐渐发展成特有的型式,速度也提高了许多。

淮安至扬州这段河面,是白龙朱海的势力范围。他的山门在扬州,沿河各码头都有他的死党坐镇,他的船只不分昼夜,皆可通行无阻,连担任河防的官兵,也认识他的旗号标志。

这艘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风卷残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岳狂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