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章

作者:云中岳

二月天,春雨绵绵。

江南,即将春回大地草长鸳飞。而山东北部,仍然天寒地冻,罡风刺骨,草木还没有抽芽。

卫河(运河)的水位,正日渐升高,往来两京师船只,也日渐增加。

德州,是运河在山东地境最后一处大埠头,山东西北境最大的一座城。往北流四十里,便流入京师地境,不但是市面最繁荣的一座城;也是两大练兵站之一。

城东的德州卫与德州左卫所居住的卫城,比州城还要大些,因为要容纳在此地集训,以便前往京都接受校阅的军队。

州城本身周约九里,外城则周约二十里。

加上卫城,以及北面的皇帝行宫,总面积之大,可想而知;

如果槽船在此地停泊过夜,城南的安德驿码头,可能有腐有艘大小船只停泊,真够热闹的。

这星、也是济南至京都的陆路中枢,名实相符的水陆交二远大埠、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繁荣城市,流动人口最多的龙蛇混杂鼠食场,社会治安复杂混乱理所当然。

午后不久,天色尚早,码头停泊的船只不多,大部分是时近县市的代步舟。

新丰村霍家的代步j咄,静悄悄地停泊在河神庙的南面厂远处。河神庙一带,是商业区的中这种j、船用桨,通常一个人部可使用,两个人操作更好,“乘坐十个人。中间力催成舱,前后透风,可以蔽雨而已,不住宿。

霍文恭是早晨将舟驶来的,何时回村,得看他的情绪而也很可能在城里住一两天。

新丰村距城不足二十里,位于运河东岸。如果不用船只步,脚程快一个时辰便可到家。

他已经二十岁出头,生活已可自主。在新丰村,霍家不是大户。

他老爹有三百余亩地,只能算是j、康的农户。但在新丰,至德州,霍家可是有名气的人家,身分地位与众不同。

老爹霍占魁,曾经中了乡试的举人。

他,五年前便在县试中了秀才,另;时他才十六岁。之后,子俩便不再进一步参力烤试,不再求取功名。

父是举人,子是秀才,所以他已经是士人之家,从下再受官府派谣役,打官司上衙不必跪下来磕头听任宰而且有座位。

读书参力烤试中举,只是纯粹为了提高身分地位,不受赃迫的处世手段而已,根本不想进一步求官逐利。

由于不再参力。考试,删霍家的大,没挂有进士第匾额,没竖立旗杆,也避免招摇。

名义上,霍文恭是本城的秀才,而且是不再就学,不再参加乡试的老秀才。其实,二十一岁的小伙子,哪能算老?

他更不像一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更不像眉清目秀的秀才,人高马大,手长脚长,猿臂鸯肩;浑身活力充沛蹦蹦跳跳,·粗眉大眼鼻直口方,毫无秀才的娘娘腔味道,标准的山东大汉、一餐可吃两三斤肉,十个大馒头。

在北门的州学舍就读,他是所谓凛生(公费生),成绩中等,礼乐射御书数都不怎么出色,每次考试都在十名以下(州学舍名额二十)。

、但在码头上,与地方的泼棍打架,他却是最出色的一个,一点也没有文味,拳打脚踢瞟悍狂野,三五个泼棍,决不敢和他动拳脚舞刀子。

他在州学舍读书的三年中,本城的城狐社鼠,谁也不敢到州学舍,找那七八个学生的麻烦(学舍另有私费附读生六十名)。

他提了一个柳条篮,出了码头区,沿河堤向南走,折入一条小径,百十步有一座土瓦屋。

屋前的小广场,有一位满头白发,身材高瘦,装了一条木腿的老人,坐在门外的棚架下整理钓竿,看到了他,老眼中流露出笑意。

他三步作两步抢入棚下,取下雨笠丢在一旁。

“管伯伯,给你老人家送来十斤肉脯,二十张烙饼,一坛酒。”他笑吟吟地打开篮盖指指点点,“还有一条羊腿呢!准备去钧鱼钾“下雨鲤鱼都出来觅食,天快黑再去。”

白发者人放下钓具往堂屋里走,右脚的木腿似乎没有多夕不便:“听你爹说,你准备往京都去见见世面?”

“没有决定往北还是往南。”

他领先往内间的厨房走:“我到厨下替你老人家沏壶茶,:来的茶叶,是从江甫来的货船ftt+,七请八求才弄到的西j龙井茶。三包,每包要二两银子,天杀的混蛋!简直就像“劫。”

“哈哈!二两银子买一斤西湖龙井茶,你还嫌贵?开玩笑。

;正的西湖龙井本山茶,二两银子你能买到一两,已经是天助便宜了,只怕你上了当,买的是假龙井,沏出来你就知:是否受骗啦?”

白发老人管伯伯大笑:“二十年前我在杭州,已经买不到仙茶了。

那位杭州知府,每天都派人坐镇茶园,一两也不许外流。

偷摘茶叶,一律五大十板枷铐三天示众。

“总有一天,我会把茶场所制好的茶叶,全部弄出来。”

“蠢才,你做事是这样烂的?”

“我又怎么烂啦?”他在厨房大声问。

“你这一来,岂不坑了茶场那些昔哈哈?……

白发老人说:“我虽然曾经是一代老邪怪,但自问一生行,不曾坑害过无辜的可怜虫,专与强梁作对。武功不如我人,我都不会做得太绝,”“伯伯的意思……”

“你不会等茶叶进了府衙,且收进知府大人的官舍,再把茶叶弄出来吗”凡是用强梁手段强行霸占那些茶的知府大人十之八九是用来巴结权贵的,你懂吗?”

白发老人的话,不折不扣的邪怪口吻。

其实多少年来,也许几百年都是如此,凡是出任杭州的一郡令尹,谁不把龙井本山茶当作禁膏?即使这位令尹自己不喝茶,他的上司权贵,也会命令他把茶当供品奉献。

龙井本山茶生产的茶园,只有那么十几亩地,一年出产不了三两百斤、其他都是杭州附近几县的产品,冒充龙井本山茶出售而已。

,这并不代表强行霸占龙井本山茶的知府大人,都是巴结狰刮啸的稀少特产,普通平民百姓怎么可能享受得了?

作为奉献给朝廷的贡品也不够呢!

沏来一壶茶,一嗅到茶香,老人大摇其头。

是京都凤阳人喜饮的六安茶。”

专人指指紫砂茶壶:“你看看里面的茶叶,一定是一旗一检,)与龙并的雨前一样,但要粗大些。

不过,已经是不错的六安茶了,正式的茶名叫贡尖,也叫皇尖。六安茶的第二品,已经接近贡品的品质了。

真正的贡品,产于仙人冲、黄溪涧、乌梅尖、蒙渡湾几处山区,每年四月八日,官府上贡之后,才能开始贩卖。”

~。”作者人家跑到山东来喝茶,已经被人看成怪物了。”他揭开空陷了一眼,然后斟茶,“我也跟着你老人家喝了几年茶,也成了怪物啦.山东人间酒,罕见有人喝茶~在山东,如果想找茶坊,走遍全城,恐怕也不见足迹,酒坊却一家连一家,喝三五碗酒脸不改色平常得很。

“谈喝茶,和你谈有如对牛弹琴,呵呵”老人喝了一口茶,转过话锋,“也许,我比你先离开。”

“管伯伯要走?”他一怔“是的,在这里一躲就是六个年头,得重园江溯了断是非了,我不想把债带入坟墓。你师父要我把太上神壶怜给你,你已经有了七成火候,求精求纯,”得看你日后是否用大恒心大恒力苦练了。”

“也许我该去找我师父。

“你找不到他,恐怕他已经找到三神山,或者上了西昆仑,得到、不死葯,修成大罗金仙,像徐肾佯在世河消失啦!这几天你最好不要到城里来。”

“怎么啦?”

“城里来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可能是些羽翻必数的牛鬼蛇神。你年轻气盛,弄不好会生是非气平静,但掩不住脸上的警戒神情,“我居住在城市、用惫就是留心江湖动静,那些人是些什么路数,我一眼就可以看穿他们。红尘邪怪管元魁并没脱离红尘,最终必定了断在红尘的人欠下的债务。”

“可不可以让小侄也承担一些责任?

“开玩笑。”老人正色说,“大丈夫恩怨道义一胁扰。而且,你自愿相助承担的心态也错了“这……”他愣住了。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债务是何性质,更不了解其中是非黑。白。如果我欠的债,是丧尽天良杀人放火所造成的债务,你能味着良心承担吗?

“你老人家在说笑话。”他展颜笑了,“至少)我知道你老臾家、不是能做出伤无吝理,丧尽天良恶毒坏事的人,所以……”

所以,就认为理,定在我的一方?”

老人红尘邪怪摇头昔笑炉%膊往里弯,感情用事。日后你得农天下各地浴历磨练“态必要的范围内,为苍生做一些有益的事,你这种感情用事的住格相当危位。你今天回去?”

州城新建不足百年,、当年规划得颇为完善,城墙都是从老县饮拆.老城在东南数十里的陵县。街道方方正正,区域划分界限分明,但比起老城的气魄,却又差了许多)故城制6于颤鲁公,城门内起真城,前障掩蔽内外,其尾相连,周二十余里,壁堑高深极为雄伟。拆除后迁建今址,缩小了一情,目下的城址,原称长河故城或小胡城。

城外码头区,则显得有点凌乱,河仓排列不一,店铺的门面也参差不齐。清船如果在此停泊,满街都是人,彻夜灯火通明,喧哗嘈杂盛况空前。

本来他该从南门进城,但看到河上有不少船只下航至码头,一时兴起,改道走水西门。

人哪能不好奇?尤其是好动的精力充沛的年轻小伙子。

老人红尘邪怪告诉他。城里来了一些不三不四的牛鬼蛇神,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逛逛街也许可以碰上这些人呢?看这些人到底有何可疑的征候。

将接近安德驿码头,突然看到河心有j傻单桅快船,正将帆降下,一看便知这艘船正准备靠岸。:

“决船,指那种仅载人的单桅单舱小型轻舟。

运河自杭州北抵京师,沿途的河流流向不定,本身并非一条直通南北的河流,而是连贯各地河流的航行水系而已,所以有些河段向北流,有些河段流向南。

北航的船只,如果碰上逆风,或者逆水,大型的船只便动弹不得,必须靠大桨行驶,极为辛苦,碰上大逆风只好停航等候。

而这种轻便快舟,自备有八至十二只长桨;不需张帆也可行驶,所以称快船,也称蜈蚣快艇。

舱顶的桅杆中段,那面小小的七星黑旗,引起他的注意,心中一动十二只长桨急速划动,整齐画一,劲道雄猛,向码头的北端民用泊船处破水飞驶。

“那面黑旗代表什么?,、他心中纳闷,哺唁自语,仙上直就生于斯活于斯,足迹不曾超越州城百里以外的地域多上学在城内,放假就回新丰村老家,少与州城以外的人接触,所以有出外游历磨练的打算。读书人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当作希望和目标,他也不例外。

他不懂的事多着呢!小黑旗仅引起他的注意而已,并没有进一步了解的打算,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着手了解,不再多想,泰然继续行程,心目中对这艘快船,留下些少印象与疑‘问。

雨已经停了,他将雨笠挂放在提篮上,露出没戴儒中的头部。码头停泊的船只不多”大街上不再拥挤。

后面脚步声一紧,有三个人跟上来了,左右一挟,鼻中嗅入淡淡的幽香。

是三个人,两女一男,肩胁下挂了包裹、手中各持有一把收拢的油纸大伞,一个长布卷。

三人都穿了羔皮短袄,布帕包头。

两位女的脸蛋红润,五官灵秀)年纪轻轻似乎稚容未褪,十五六岁的大姑娘,具有强烈的吸引异性勉力,那只晶亮的秋水明眸灵活得很.男的是身材壮实雄伟的中年人,虬须泛黄根根翰立,一双怪眼精光四射,有慑人的威力。

“小兄弟,请问贵地有一位姓黄的黄世仲黄大爷,他的家在何处?”中年人宏亮的大嗓门扭头向他询问,“他是德州的粮商.“哦!黄世仲?他不是粮商。”

他对本城的知名人物相当熟悉,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人:

“他们家开当铺与荐头店,兼收印子钱,不是什么大爷。”

“哦!”中年咧嘴一笑,“某些人的眼中,大爷的称呼与世俗不同的。他家在何处?”

“你们往前走,街中段有一座河神庙,向庙北的店铺一同便知,他们家的店面就在那附近。”他一面走,一面伸手向北面指指点点,热心地解说。

傍在他右首并肩而行的两位少女,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捕捉他脸上的神情变化。

他对黄世仲并无成见,虽则黄家在本城,是人见人厌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