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1章

作者:云中岳

中年人狞笑的面容十分可怕,靴尖在丘大j、姐的臀·部探了商下:“你以为东山村几个恶少,到你皋亭村瞰碧园騒扰,以为凭你们丘家的几个会几手拳棒的子弟,赶回去就可以解决问题?老夫算定你们会从城里赶回去的,所以在中途设下埋伏,来~个捉一个,两批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漏网到达皋亭村.咦!原来东山村的人……

是老夫唆使他们出面的,当然给了他们不少好处。”

中年人透露半途劫持的秘密;“他们一闹事,你们丘家怎省干休)便会不断派人回村处理,派的人也必定身份一批比一批高。哈哈!这一批是丘园主的子女,下一批必定是丘园主怒火冲天亲自带人赶回处理,也必定在这里乖乖入网进罗,给无例外。”

“你……你们到底为什么。”丘志远脸色大变。

“为了你们家的瞰碧园。

“什么吵”“是为了你们丘家的皋亭村产业。”

中年人得意他说:“老夫有位方外的朋友,看中了你们家的瞰碧园,要在园中修建一座美仑美央的官观,把皋亭山作为修真硷地,:需要令尊合作,i膺任舍宅建宫的护法施主。……

“岂有此理,我们家信佛”“不再僧佛了,小施主。”

中年人狞笑:“由你们不得。令尊如果不合作,老夫会杀光你们丘家的人,当然女的可以留下另有大用,最后老夫定可设法把丘家的产业,合法地转入老夫名下。所以,你最好劝劝你老爹,合作是你丘家一门老小唯一的生路,不然,哼!”

“你们四兄妹拳棒不差,在府城颇有名气地位,在东乡直至海边,你们都有人望。”

那位酥胸特别高挺,小腰却特别小像胡蜂的美女郎,盯着丘志远媚笑:“希望你们能鼎力相助,协助我建立势力范围,可以容纳我们不少人,成为我们的秘密山门。小园主,你愿意吗?”

“什么叫秘密山门?”丘志远显然不懂江湖行话。

“日后自知。”女人格格娇笑:“你人才一表,我喜欢。你一定要帮助我,我会给你好处……”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闭嘴!你又不是笨蛋白痴,怎么听不懂话意?”

中年人脸一沉,声色俱厉:“我们要你者爷捐出皋亭村的产业,这是一清二楚的事。”

“你们休想!”丘志远大叫:“皋亭村的产业,是我们家的四代祖产……呢……”

中年人一脚踏在他的腰胁上,痛得他缩成一团,老半天叫不出声音,痛得浑身抽搐。

“就算是历代皇帝赐封给你们的产业,老夫绰号叫四海瘟神,说要就要,连皇帝也不敢拒绝我四海瘟神焦无极的要求。”

中年人凶狠他说:“不要惹火我,小心我活剥了你。等你老爹得不到任何消息,急怒之下带人赶来,落入老夫的网罗,就可决定你们丘家一门老少的死活了。老夫这些人横行天下,手段干净利落,杀百十个人毁尸灭迹小事一件。你最好劝你老爹乖乖合作,才是聪明的保命作法。

“你……你们……”

“你还没学乖。”四海瘟神又踢了他一脚,把他的叫喊踢回腹中。

另一位中年人,在丘家大小姐的身侧蹲下,伸手邪笑着抚弄丘家大小姐的脸蛋,酥胸。

“住手……”丘家大小姐丘碧霞扭动着尖叫。

“这个大小姐不错,真的不错,真有七八分姿色,十分够味。老大,我要。”中年人婬笑着提出要求,手逐渐向腹部探索。

“以后再说。”四海瘟神不立作答覆。

“老大,你不要太贪心……”

“你闭嘴!”四海瘟神不悦地沉叱:“是你当家作主呢!抑或是我?说!”

中年人吓了一跳,乖乖闭上嘴。

另一个中年人,到了脸色灰败的李小姑娘身旁鹰目放光,臆了一声。

这一个才真的美丽可人)才是含苞待放的美人儿。

这位中年人生了一个酒糟鼻,发出赞叹声:)没开脸没装扮,已经秀丽得……啧啧!真是天堂里的美女,我……我要她,我……”

“喂!你们在于什么?”霍然受不了啦。小姑娘受人侮辱,在他的保护下受到侮辱,立即激发了他的野性,嗓门大得很,“咦!你的气还不小呢!”四海瘟神一怔.“你们与丘家谋产纠纷,与外人无关,对不对尸霍然仍然大声说。

“关不关你又有何高见?”

“我和我的小妹,是从府城雇轿郊游探春的外地人,与丘家无关。”

“是吗?你们走在一起,没错吧?”

“在路上走,不能算是走在一起,是吗?你们……”

“你给我闭嘴!老夫并不认为你与丘家无关。”

“你阁下绰号叫四海瘟神。”

“咦!你知道……”

“是你说的。算起来你是名号响亮的成名人物,应该不至于牵连无辜……”

“去你娘的!你以为老夫会让涉入的人,活着在外胡说八道”“哦!你是说,我兄妹活该被灭口了。”

“对,你不笨。”

你这狗养的杂种……

“我毙了你……”。

四海瘟神怒火冲天,走进一脚踢向他的太阳穴。

他背捆在身后的双手一抬,双脚一绷,捆绳寸断而解,一把扣住四海瘟神的右脚,身形急扭急弹,立即传出骨折声。

“哎……”四海瘟神仰面便倒,右腿骨头浙了好几处:断骨刺破肌肉,软绵绵血肉模糊。

一滚而起,四海瘟神腰间的佩剑已到了他手中,跳起时剑飞腾破空,把正要伸手抓起小姑娘的中年人,打断了腰脊。

剑飞旋的力道惊人,剑靶击中要脊,连海碗粗的树干也会折断,何况是人的血肉之躯?

变化太快,谁也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终于两声狂叫,所有的人都清醒了。

被抓住手摔翻的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女臂骨折被扭翻,那能不断。

这一刹那,四个人被摆平了,两个手臂骨折,一个右腿成了烂肉,一个脊骨断成废人。

进来的七个男女,在一刹那间倒了四个,几乎像是同时倒下的,打击之快,真有如电光石火,就四海瘟神一脚踢出时,便已决定了生死存亡。

最后一个人被摔倒,第五个人便被霍然抓住了右腔,一声长笑,来一记山东大擂、将人扔起急旋。

“哎……放手……”是那幕胡蜂型的女人,尖叫着身形飞旋。

“放就放!”

“砰”一声大震,他放手了,女人重重地飞出,把正要拔剑的第三个中年人撞翻跌成一团。

他一跃而上,一脚喘碎中年人的右膝。

女人已用不着他加上一记,右踝骨已被他扣碎了。

“你走得了?”他沉叱,追逐唯一完好向外逃的女郎。

“大哥哥,救我!”小姑娘狂喜地大叫.两边把门的人逃掉了,女郎逃走的身法也快得惊人。

他不能追,火速替小姑娘松绑。小姑娘投入他怀中,哭了个哀哀慾绝。

“不要哭,没事了。”他安抚小姑娘,老天爷真是岂有此理,怎么世问到处都有是非?

替丘志远几个人割断捆绳,十男女千恩万谢缠住了他。

“你们赶快善后,村中恐怕还有他们的人。”他不得不提醒丘志远:“碰上他们的人,切记不要逞强,把他们向我这里引。他们会使用迷魂葯物和妖术,桥头那几个小孩,手中的竹筒,就是施放迷魂葯物的工具,由我来对付他们。

丘志远兄妹把他当作救苦救难大菩萨,言听计从,立即奔出善后,丘家的人地头熟。

这一家农舍的主人,一门老小全被囚禁在后院。

两个轿夫依然昏迷不醒,被叠放着塞在小轿里。

据村民说,商天前这些人便控制了几家农舍。逃走了五个人,是从村东逃掉的。

     ※    ※    ※    ※

丘志远的家,在十里外的皋亭村,在府城另有产业。在皋亭山下,建了一座占地两三百亩、幽静而华丽的瞰碧园,是颇有名气的园林之一。

丘家在府城也甚有地位,是受人尊敬的措绅地主。丘老爷丘宏毅,年轻时也曾舞刀弄棒。两个儿子志远、志达,两女碧霞、碧霓,也请了武师练拳脚刀’剑,技击术仅可算小有成就而已。

农舍主人当然认识丘家的人,以往来往府城,都经过这座村,两村算是毗邻。

这些凶神恶煞控制了村民,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在计算丘家。

农舍主人治茶水果蔬,替他们压惊。

丘志远兄妹,根本不曾与江湖人接触,怎知四海瘟神是啥玩意?也弄不清对方并吞丘家产业的用意。

“这些人的来历,我也不清楚。”

霍然席间向众人说:“他们的意图,我大概了解一点概况。

他们要在贵地建立所谓秘密山门,这表示要在贵地,建立一种不为外人所知,为非作歹的根据地。他们的人数一定不少,至少还有一批准备日后建什么宫观的人,很可能比四海瘟神这群人更高明更凶狠,今后你们得特别小心提防。”

一番话把所有的人。说得脸色惊惶心惊胆跳。

“霍公子,那……那我们该如何提防?”丘大小姐苍白着脸,惶急地向他求教。

“这……多请一些保缥护院,或者请官府出动缉拿。”

他其实也拿不出好主意:“好在这些亡命,看风色不对,便会远走他方,另觅容易隐藏的地方建基业。等我问清了口供,也许能了解他们以后的动向。”

六个残废的男女,成了很难处理的棘手问题。

报官当然是好办法,其实也不怎么好,事情闹大了,可能后患无穷。;

“天啊!我们怎能应付得了这种人?”丘志远急得六神无主。

“霍小妹,能不能请你哥哥帮我们善后?”

“丘碧霞缠住了小姑娘,亲呢地挽住并坐的小姑娘央求:

你哥哥救了我们的命,我们丘家的人没齿难忘,可是……”

“我哥哥侠胆慈心,古道热肠,但他也只能救一时之急,毕竟我们是外地的游客呀!”小姑娘当然知道不能见死不救,但事实上有困难。

“霍公子,可否到我家作客一段时日?”丘志远满怀希望思冀地提出邀请:“有你这救苦救难大菩萨坐镇,他们必定知难而退……”

“正相反,他们会把仇恨记在你们头上。”霍然摇头苦笑:

“让我想想看,该如何一劳永逸解决困难。方法有两种……”

“霍公子,有那两种?”丘大小姐欣然问。

“一是让他们不敢不远走高飞,2是……是……”

“怎样,大哥哥?”小姑娘也急于获得答案。

“扫庭犁穴,找出他们的藏匿处,把他们全废了,弄断他们用来犯罪的手脚。”

“哎呀!”小姑娘被他杀气腾腾的神情吓了一跳。

他心中一动,小姑娘日后还得在这里生活呢!引来日后的绵绵报复灾祸,岂不弄巧成拙?

“晤?我有主意了。”他心中已有了对策:“必须让他们知趣地远走高飞。”

     ※    ※    ※    ※

四海瘟神六个男女,经过紧急处理包扎裹伤,用树枝暂时固定,走动时不至于伤口迸裂。

丘志远十个人,先一步前往皋亭村。

雇了十二名乡民,粗制了六个担架,把六个受伤男女抬了,浩浩荡荡出村直奔府城。

小轿跟在霍然后面,霍然一马当先。

两里,三里,前面一座树林内,陆续出现十二个相貌狰狞的男女,劈面拦住去路。

“霍然在十步外示意停轿,担架放下。一声剑呜,他拔剑出鞘,杀气腾腾逼进,虎目中冷电湛湛。

一位穿青道袍的中年人,咬牙切齿迎出。

“阁下,你要干什么?”老道厉声问。

“带了凶器,以及证人。”

他轻拂着长剑,一字一吐威风八面:“到仁和县衙报案。

然后本秀才亲到府衙投帖,向椎官大人禀明案情。老道,我陪你们打官司,你们居然敢在府城附近行凶,我要你们上法场。”

“你……”

“你们还有十二个人,最好一起上,免得本公子多费手脚,必须把你们一并解送法办,不许走脱半个,你们准备上吧!大爷从扬州杀到杭州,沿途没碰上敌手,你们大概武功与妖术都不错,禁受得起太爷切割,上!”

他那股震慑人心的霸气,真把老道镇住了。

从扬州杀到杭州,沿途没碰上敌手,仅凭这两句话,就把对方十二个人的气焰压下了。

“贫道要和你用江湖手段解决。”老道的杀气弱了许多,勇气迅速沉落。

“本公子不是江湖人,我要用我的正当手段解决。、他断然拒绝。

不要逼贫道走极端。”老道气慑:“你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