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2章

作者:云中岳

无事一身轻。上次他途经苏州,甚至连苏州城也没看到,船从枫桥驶出肯口,并没经过府城,潜河距城远在十里外,过城郊而不入。

这次,他打算悠哉游哉,畅游这处人间天堂,期能不虚此行。

在城内城郊玩了四天,第五天他雇了一艘小单桅船,三名船夫,扬帆进入三万六千顷的浩瀚太湖,预定作五六日游。

这种单桅上船十分轻快,中等风速时,一个时辰驶三十里轻而易举,风稍强些可驶四十里左右。

他虽然是山东人,但控舟却是行家,所以雇的船也是快船,必要时他可以接任舟子.船靠上洞庭东山的虎山码头。已经是未牌初。武:(虎)山村安静如恒,码头上泊舟不多,都是本地人往来的代步船,外来的游湖船仅有五六艘。

洞庭东山可游的地方不多,风景区在洞庭西山。

游太湖他并没有特定的目标,大湖七十二峰,其实并无一一游览的价值,反正随遇而安,预定从左绕湖,从洞庭东山南下,绕湖西转湖北经无锡,在何处投宿无关宏旨,行程与时间皆由自己控制。

在镇上进膳,要了各式鱼鲜,白鱼、针口鱼、鳅鱼,甚至还有妒鱼,当然不是松江的四鳃妒。

他来得不是时候,东山的绿橘、橙、批粑,等等鲜果,还没成熟呢!

他毫无所谓上等士人的观念;把三位舟子邀来同桌进食。

舟子受宠若惊,却笑他是垃圾桶似的大胃王,哪有前来尝鱼鲜的人,蒸煎煮烧样样俱来的?简直破坏胃口,不是尝鱼鲜的行家。好在他本来就不是行家,北人南下反正样样新鲜,只要自己满意就够了。

邻桌有四位食客,穿得颇为体面,宽大的吴绞长衫,有模有样像是游湖客。

四食客的目光,一直就在他身上转。

他穿的是青衫,当然也有模有样,但吃相似乎不雅,每样鱼鲜皆狼吞虎咽,吃虾连头带尾一起送进肚,不折不扣的馋鬼吃相,毫无文味。

四食客似乎没有汕笑的意思,目光却呈现好奇。

“喂!你仙乡何处?”那位留了三络须的中年人,突然隔桌向他打招呼。那一声喂,可就与穿的身份不符了,后一句倒有文味。

“俺山东。”他先冒出一句土话,再用官话说:“贵地这种小鱼虾,十盘八盘委实填不饱我的肚子。”

“难怪。”食客淡淡一笑:“你们山东人一天吃两顿,我们吃五顿,所以……你来游东山?”

“是呀!听说这座山叫虎山,还养有虎吗?

“一千多年就没有虎啦!你来找虎?不是找龙?”

“龙?听说太湖只有蚊。”

“原来你是来找蚊的,什么蚊?”

“我没见过龙,也没见过蚊,你见过吗?

“太湖是龙窟,怎能没有龙?蚊是妖属,算不了什么。”中年人答非所问,有意岔开话题:“东山翠峰寺有降龙井,西山灵佑观林屋洞有投龙池。自古以来,太湖就是藏龙卧虎之地。”

“可惜物换星移,世事沧桑,龙池已经没有龙,虎山也没有虎。”

双方针锋相对,已明显地透露出敌意。

霍然想起了在燕湖庄,被处置了的太湖毒龙。

四个中年人的游客装扮,已暴露并非游客的身份,盘道探口气的意图明显,流露的警戒神情,逐渐转变为敌意,可知已料定霍然不是普通的仿湖书生。

“你是说,太湖无人?”中年人脸色一沉。

“你我不是人吗?呵呵!”霍然反而消去敌意:“不要扫了我的游兴,太湖的蚊龙猛虎皆与我无关,我说得够明白吗?

太湖盗群是颇为令人害怕的,自古以来就是亡命的逃通菠。天下五大湖中,每一湖皆有盗贼生息其间,所以江湖朋友口中的所谓五湖四海,就隐喻中有龙蛇。

太猢毒龙,就是太湖十大盗群中的一群首领。

霍然的答覆,当然不能让中年人满意。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来历,不弄清怎能放心?霍然无所谓,他纯粹为了游湖而来,一点也不介意大湖的龙蛇,那与他无关,只希望不要有人找麻烦扫他的游兴。

环湖各府、州、县,都派有治安人员在湖中活动。各股大小水贼之间,也因利害相关而经常火拼、吞拼、保护地盘与扩张势力范围,各显神通明争暗斗,此消彼长,看谁能长久撑持局面。”撑不下去,就一拍两散亡命天涯。

大湖毒龙那一小股水贼,就是因为难以支撑,才另辟生路,与人合伙另找财源,走上了毁灭之路。

“我也给你说明白。”

。中年人当然不相信他的话:“不要妄想在这里撒野,咱们的所作所为,不关你们这种欺世盗名的人的事,你们没有任何介入的藉口。如敢不自量力多管闲事,咱们会把你们沉入湖底喂王八,哼!咱们说得也够明白了。”

四人不等他有何表示,匆匆会帐出店走了。

“咦!这些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事?”他一头雾水,冲四人的背影讶然官语。

“他们是吴县南湖一带的好汉。”

一位舟子不安他说:“很可能把公子爷误认是仇家。公子爷最好停止游程,以免以起更深的误会。我们不要紧,他们不会为难我们这些靠苦力谋生的人,而公子爷……”

“你知道他们的底细?”

“不知道,猜想而已。”

“他们是……”

“这一带的人,有领是太湖双蚊,神蚊陶潜,青蚊公孙四维,一般说来,他们还守规矩,很少凶残地杀人越货,所以吴县的公人不怎么认真查缉他们。”舟子是本地人,消息当然灵通,但也只知道一些动静,怎能清楚水贼们的真正底细.“哦!最近他们出了事?”霍然好奇地探口风。

“听说与外地一些人结了怨,发生几次冲突,似与本地的人无关,湖西与湖北的好汉们,就宣称不介入各方的纷争。至于内情如何,他们并没透露。”

“是自己人火拼?”

“小的那敢进一步打听?公子爷,为了避免出事,最好立即动身返回府城,以后……”

“不要紧,我不会介入他们的事。”他拒绝中止游程:“我总不能听到某些地方,有什么危险的风声,就趋吉避凶逃走回避,今后大概什么地方都不要去了。”

“公子爷如果坚持……”

“我坚持。”他郑重他说:“我邀游天下,宗旨是尽量克制自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真要碰上麻烦,就要面对麻烦加以处理。我不介意有人提警告,他们最好先打听清楚再有所行动。”

“这样好不好?今晚到岛西的东山巡检司衙门附近的东山客栈投宿,不会有人敢前往打扰。”=舟子又替他出主意:“半个时辰可以赶到。”

“向巡检司要求保护?开玩笑,他一口回绝。

“要不就赶往洞庭西山歇宿,西山不是太湖双蚊的地盘。

西山风景比东山美,古迹也多。

“呵呵!你少出馊主意。”

他逐渐有点不耐:“今晚我在这里住定了,咀天还要到处走走。这里的鱼鲜真不错”十分可口,没吃够我是不会离开的,替我去找一家麻烦最多的客店投宿,最好是那种各色盗贼,各种坏胚,可以方便来来去去的客店。”

舟子一再咦叨,可把他的火引冒出来了。以往有秋燕小姑娘需要照顾、所以他避免一切麻烦,尽量克制自己的冲动,能忍则忍。现在,谁怕谁呀?

舟于是住在船上的,乖乖替他在码头附近颇有名气的肾山老店,订了一间上房。

游东山的旅客并不多,全镇只有三家客店。他住进晋山老店,摆明了不在乎威胁和警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呀?

     ※    ※    ※    ※

东山的风景区,其实并不比西山少,山的面积,也仅比西山小一点。大湖七十二峰,西山就占了四十一座之多,所以西山占了地理上的优势。

洞庭西山之所以名气比东山大,大在山是玄门道家的林屋洞,也称左神幽虚之天。洞有三门,合于一穴,里面有石室银房,金庭玉柱。

据说,当年吴王阂间派遣探洞的灵威上人,在地脉中走了七十日。至于是否真的能通向旦陵湖广的洞庭湖,当然那是神仙故事而已,但却相当吸引人。”

东西两山,其实是太湖中两座最大的岛、是由许多山峰构成的,并非仅有一座山,如果绕山步行,那会累死人,西山周回八十余里,东山稍小些.他在洞庭东山的东南虎山镇靠岸,就有点不合乎旅游的行程,难怪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把他当成具有潜在威胁性的人物,不受欢迎来历不明的外来客。

他应该在西面的莫厘峰莫厘镇泊舟,那是东山巡检司的所在地,也是东山风景线的精华区”;或者到杨湾靠岸,那是顺灵宫的所在地。

随心所慾,通常会有麻烦,人哪能在世间随心所慾?他随心所慾随意邀游,在不该游的地方,引起麻烦就不足为奇了。

落店后不久,便有人在他的邻房投宿。

傍晚时光,他听到外面走廓有轻微的脚步声。由于心理上已有所警惕,并不怎么介意,有人窥探该是正常的事,不必大惊小怪。

拉开房门,小院子仅挂了一盏长明照明灯,光线幽暗,看到走郎的东端折向处,有两个膝肋的人影。两个膝肽的人影听到了启门声,随即转身看到踏出房门的他,便举步向他接近。

客店是公众活动的地方,人人都可行走、他当门一站,冷然目迎接近的人,两人的脚下并没放轻,“不像是刚才蹑行的人。

“右邻房的房门悄然而开、有人影闪动。

已接近至十步内的两个人,突然大喝一声,四袖齐挥罡风乍起,人影疾闪到了小院中。

有利器破风声传出,与呼啸的袖风不同。

到了小院中的两个人,猛然重新向走廓反扑。这一去一国的速度,快得几乎难以看到真切的形影。

是向他所站之处扑来的,势如雷霆大袖再次荡起风雷,他不假思索地大喝一声,双掌吐出,用上了劈空掌力,硬撞涌来的劲烈袖风。

气爆声狂震,罡风激荡。

扑来的两个人猛然刹住冲势,一个人退了两步,另一人向下一挫,贴地跃出,砰一声撞开了邻房的房门,一滚而入,身形变化之快,骇人听闻。

“这混蛋掌力可怕,一定是正主儿,要活的!”退了两步的人大叫大嚷,并没扑上反击,而是招呼同伴出手。

上面飘落一个人,随声扑入走廓,一声怪笑,不用袖而用爪,金雕献爪劈面便抓。

“他一定是活的!”声到爪到。

他看出是第三个人,是从屋上飘落的。第二个人进了邻房,他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是为了邻房的人而来的,他遭了池鱼之灾。

袖风与利器破风的声音,他听得真切,邻房的人用暗器偷袭失败,被袖风震飞了暗器。

他的气消了一半。他的出房,引起这一场暴乱,成了诱发打斗的之媒,也被看成邻房偷袭人的党羽。

抓来的手爪潜力直逼尺外,修为不够的人根本就抵挡不住可怕的压力,必定任由手爪长驱直入,爪一沾体必定大事休矣!

他抬起拂上的手,突然增加七成真力,爪的压力猛然消饲,任由他的手活动自如。

“哎……叼人的手爪一触他的掌背,不但抓不住他的掌,五指反而如被钢铁重击,指骨慾折向上反弹,空门大开,惊叫声中向后退。

‘去你的!”他一脚扫中那人的左胯外侧,把那人踢得斜飞而起:“你倒是会吹牛。”

他掠出院子,大手一张。

“轮到你了,上啦!”他向第一个人招手叫。

第一个人用大袖袭击,被他切入一掌震退,已经有点胆寒,再一看同伴一上去就被踢飞,更是心虚,拉开马步不敢扑上。

被踢飞的人滚了一匝,飞跃而起。

“小心他的手有鬼。”这人抢到在侧方拉开马步叫:“咱们碰上可怕的高手,用兵刃对付他。”

现身的三个人,都佩了长剑,这人要同伴用兵刃,自己却拉开马步表示要徒手相搏。

‘用兵刃的人,先死责任自负。”他豪气飞扬他说“你两人可以拔剑,太爷允许你们联手。”

从邻房抢出的人,也到了院子。

嘲p两个混蛋跳窗逃掉了,走!与这个人无关。”抢出的人说,举手一挥,跃登屋顶。

两人不再与他缠夹,也上屋走了。

这些家伙是何来路?”他颇感意外。

这三个高手既然志在邻房的两个人,那么,邻房的两个人,可能在计算他了。

提了灯进入邻房,他开始找寻可疑事物。落店的这两个人没带有包裹,也可能包裹已经交柜,没留下任何可疑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