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4章

作者:云中岳

但内进的房舍,却别有洞天,一切家俱陈设,皆是名贵肉珍品,连厅中的字画,电出自名家手笔。

在宾馆的客厅中,霍然大有身入豪门的感觉,太师椅都青雕的,长案古色古香,盆栽的鲜花异香扑鼻,橱架的古玩不是珍品。

四壁的字画皆出自各代名家,新品则有江南四才子的中兰、条幅、小轴,对本地的名士显有偏爱。

江南四才干名满天下,唐伯虎的字画号称神品。目下四卜人仍然健在,他们一生的遭遇各有不同。

唐伯虎是第一才干,乡试高中第一名解元。凡年前,他皮宁王用重金礼聘,半哄半骗走了一趟南昌宁工府,随即发见宁王怀有异谋、藉酒装疯佯狂,幸运地逃出江西,去年宁王造反失败,他成了叛逆黑名单的人,这污点成了他的致命方,几乎家破人亡,目下穷极潦倒,等候灾祸降临。在江南才子中,他是命运乖饵的一个。

这位乡试第一的解元公,本来就穷,才气纵横,唐伯虎点秋香,娶九个漂亮老婆的故事,根本就是无稽三谈,所赚的钱还不够他买酒喝,哪养得活九个漂亮的老婆?

如果他不会喝酒,就不能佯狂装疯逃出江西,恐怕去年就上了法场,主持抄没宁王府的王阳明先生,也救不了他。

三位艳丽的宾馆侍女接待他们,看到琳琅满目的艺术珍己.霍然那股内心暴戾之气,已消失了大半。他不知道金笛飞仙凌波燕是何人物,但从五通神三个魔道人物口中,概略团道是不规矩的漂亮女人。不规矩的女人会把客厅布置得如此文雅、他颇感惊奇。

灯火明亮,用的都是五柱的名贵烛台,但古色古香,出启名匠之手。

他不理会三侍女热烈招待三个老色鬼,独自环厅欣赏壁问的大师级字画,耳中突然听到一阵近乎轻桃的女性悦耳笑语声,嗅到扑鼻的脂粉异香,不由自主转头察看,颇感意外。

是那三个漂亮的女人,以及神态冷然的小村姑。小村姑跟在三美妇身后。像一个不称职的小侍女。

三个女人正和育通神三个人,热烈地寒喧,显然是旧识,挽手搭肩举动亲热。

‘她们是主人,他心中响咕:“是梅坞的主人金笛飞仙、应该不像呀!”

来,我替你们引见,五通神向他招手:“来见见名满江湖的天涯二凤三位。”

天涯三凤的目光全向他集中,明亮的媚日似乎更为明亮了。

小村姑的目光,则呈现惊讶和愤怒的表情。

你这么年轻,是凌小妹的相好吧,彩凤陈风目迎他接近,眉开眼笑主动向他招呼:“也许你能帮助我们、说服凌小妹和我们合作,前往南京发财呢!”

听口气便知不是梅坞的主人,当然他也不知道天涯三凤是何许人也。

“小凤儿,凌姑娘这里的事未了之前,怎能离开到南京发财?你们不是来帮助她的?

五通神颇感意外:“我们还有一些人,在暗中帮助她缠住那些侠义道混蛋,让他们疑神疑鬼,盲人瞎马似的四处乱闯.“我们也是闻风赶来相助的人呀!只不过顺便邀她出山发财而已。你看。”彩凤拖出小村姑,拍拍小村姑的脸蛋:“我们把玉面天罡林罡的女儿擒来,足以用来胁迫林老匹夫,够意思吧?”

“哈哈!够意思,够意思,这等于是断了南天狮子的一条手臂。”五通神得意地大笑,指指霍然:“他和玉面天罡斗成平手,狠狠地打了一架,有把握对付他们。再有你相助,那些混蛋走上了绝路啦!”

“真的呀?他能对付得了玉面天罡?”彩凤脾脱着霍然,意似不相。

“如假包换,我们是目击的证人。”五通神拍拍胸膛:“他姓霍,叫霍然,取了个混蛋绰号,叫太爷,大爷霍然,存心找挨骂……”

接着正式替双方引见。天涯三凤是彩凤陈凤、青凤韩芬、灵凤杨珠。论名头,天涯三凤比武林四女杰,虽则差了一品,但差的只是口碑与声誉,并非武功差。四女杰是侠义女英雄,天涯三凤是江湖荡女。

武林四女杰已有两三位退出江湖,有了归宿,不再在江湖浪迹,她们的年纪,比天涯三凤小些,有了归宿便急流勇退。

一听三个荡女要到南京发财,霍然心中一动。

你真和玉面天罡交手了?”彩凤似乎仍然存疑,突然纤手一伸,食中两指到了他的胸口,有如电光一闪指向鸠尾大穴。

玄门人士把鸠尾穴作为绦宫,主心,是玄门九宫中最重要的一宫。医家也将这处穴道,列为须小心下针,稍一闪失便误人性命的重穴。内家高手制这处穴道,除非是死仇大敌,不然绝不可使用死、昏重手法制穴。

以闪电的速度面对面制穴,绝不可能失手。

眼一花,纤手落在霍然的巨掌内,顺手一拉。暖玉温香抱满怀。

“哎呀……”彩凤被他抱住,蛇一样挣扎尖叫。

他的右手,捏住彩凤嫩滑的脸颊,一捏之下,诱人的小嘴不敢不张开,牙关便被顶住,状极可笑,如果再用一分劲,脸颊和小嘴必定受损变形。

你好大的胆子。”他脸上有令人害怕的邪笑:“居然敢暗算太爷我,没有人敢在太爷面前毛手毛脚撒野,即使是美如天仙的大美人也不行。我要把你诱人的樱桃小口,挤宽一倍。”

彩凤完全失去反抗的勇气,睁大着惊布的大眼,放射出求饶的神情,口中已发不出声音.“咦!放手!青风惊叫:“你这人怎么开不起玩笑,毫无情趣……”

一纤手的出击凶狠极了,那才真的毫无情趣,这刹那间,青凤在他的背部,共下了七指劈了五掌,连他的后脑,也断一记重掌。

他浑如未觉,不加理睬,指中穴道如同点在钢铁上,娇嫩的手指幸好不曾折断。掌着肉便反弹而起,劲愈重反弹力越大。

一声长笑,他推开彩凤,手向后一抄,抓住了青凤的右手,猛然拖到前面来,一抖手,青凤尖叫着仰面被拖倒,被他一脚踏住了右腿根,毫无怜香借玉的男子汉风度。

“你这大美人不是在打情骂俏,而是记记追魂取命。”他脸一沉,威风八面,“我要破你的气门,以后你对男人必定柔情似水了。女人柔情似水才可爱,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男人喜欢你。”

青凤那受过这种折磨?右手被扭转拉紧,半躺着挣扎无力,右腿根被踏住,像压了一块于斤巨石,浑身都僵了,只能尖叫扭动。

灵凤大骇,惊慌地拔剑出鞘。

被推倒在壁根下的彩凤,挣扎难起……

“霍小辈,放手!你怎么啦?”五通神大惊失色、没料到两头风突然被整得惨兮兮,想阻止已来不及了,只能焦急地跳脚叫:“她们只想试试你的身手,你怎么当真?大家都是朋友,对女人也不能如此粗鲁呀!”

厅门传出脚步声,人群涌入。

“这里怎么啦?”悦耳的嗓音先传到。

感到手足无措的三侍女,急急上前行礼相逢,吱吱喳喳喳禀明经过。

霍然手一松,放了毗牙咧嘴的青风。

眼前一亮,异香满厅。

一个徐娘半老,依然风华绝代的美道姑,带了四名绝色美女,出现在厅中;每个人皆佩剑挂囊,四位美女浑身汗水,所穿的淡绿淡紫色劲装曲线玲玫,隆胸丰臀一览无遗,那喷火的身材曲线,委实令女人侧目,让男人神魂颠倒。

看光景,五个女人曾经长途奔驰,香汗淋漓,可能急于赶路略现疲态。

“是你们。”美道姑听完侍女简略的禀告,目光落在霍然身上,却向五通神几个男女打招呼:“诸位襄助的盛情可感。

我们在莫厘镇守候了一天一夜,毫无所获,这才匆匆赶回,未能在家接待,十分抱歉。”

“你这个飞仙真是愈混愈回去了,神通也混没啦!”

五通神调侃女道姑:“他们已经得到一些风声,知道你在洞庭东山建了基业,会在来往的码头上岸?你到莫厘镇去等,想得到必定白费劲,他们已经到达你的住处附近了。幸好还没直捣你的梅坞胜境……”

“他们已经知道梅坞了,我替你捉住了潜来梅坞附近踩探的人,彩风将怒形于色,却又无法动手将撒野的小村姑拖出:

“她就是玉面天罡的女儿,叫林涵英。”

“咦!他们真找来了?”金笛飞仙大感惊讶,狠盯了林涵英一眼:“难怪莫厘镇登陆的几个人,只是小有名气的侠义道小人物,那是吸引我的媒子,我上当了,他们竟然绕道来我这里撒野。彩凤,谢啦!”

“人可以送给你们……”彩凤的语音拉得长长地……

“彩凤,我已经道谢啦!”

“柳前辈,不会要我无条件奉送吧?”彩凤笑问。

金笛飞仙年已半百出头,成名时天涯三凤还没出生呢!三凤与凌波燕有交情,金笛飞仙却是凌波燕的师父,所以彩凤称金笛飞仙为前辈。虽说江湖无辈,武林无岁,但有交情的人,仍然是十分重视辈份的,以免失礼。

“哦!你的意思……”

“我想请凌小妹到南京,助我们一臂之力,利益均分,大家发财。”

金笛飞仙淡淡一笑,目光又回到霍然身上。

“以后再说。”她信口敷衍。当然牵涉到利益的事,目下人多口杂,不便商讨:“这位年轻人有如临风玉树,不像是练武的人,更不像咱们魔道的人物,刚才在我这里露了一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三位大美人,出其不意向我下毒手。”

霍然背着手神态轻松:“在下陪她们松松筋骨,和她们玩玩。她们的纤纤玉手,比玉还要坚硬,我这个大男人不喜欢,只喜欢娇娇柔柔摸起来浑身舒畅的柔英。当然我不会忘了作客之道,并没以同样重手法回报。

“是这样的……”五通神简要地将经过说出,最后说:

“陈姑娘可能不服气,不相信这小辈真能与玉面天罡打成平手,因此……”

“够了够了。”金笛飞仙摇手阻止五通神再说,目光凝注在霍然身上:“小伙子,你是……”

太爷霍然,他傲然一笑:“出道没几天。五通神,你给我小心了。”

五通神吃了一惊r鹰月中放射出警戒的光芒。

“今后在人前人后,你如果再左一声小辈,右一声小辈。”

霍然微笑着说,神色并不严厉:“我会让你后悔,让你知道该如何尊重大爷霍然。”

“小辈你……呕……”五通神怒叫。

霍然跨出一步,一拳捣在五通神的肚腹上,把五通神打退了三步,几乎摔倒。跨出的大步看似不快,其实快极,所有的人,事先皆没看到他动,看到之后,五通神已被打退了。

你再乱叫试试看?”霍然站在原处,在大拳头上吹冈气,重新背手而立。

他口说知道作客之道,却接二连三出手揍人,主人的脸往那儿放。

更令主人下不了台的是:金笛飞仙与两人成三角形站立。

按理,任何举动,主人双手一伸便从中切入,阻止双方冲突。

可是,主人却来不及有所反应,这表示主人根本阻止不了事故发生,客人在考验主人的能耐,有示威的意图。

五通神痛得双手抱住了肚腹,老半天直不起腰未,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飞豹孙雄与当头太岁也脸上无光,拉开马步愤怒地拔剑。

这座美仑美矣的客厅,那能动刀剑拼搏?即使徒手相拼,客厅也将一塌糊涂。

“且慢。”金笛飞仙伸手虚拦,依然晶亮动人的明眸,似笑非笑紧盯着霍然:“小友,你把我的朋友全得罪了,你到底是来帮助我呢?抑或是替南天狮子那些人前来卧底的?我听你解释。”

柳仙姑,我什么都不是。”霍然神色轻松,其实暗中已准备应变。

“什么意思?”

“我是来游大湖的游客,昨天到的。”

他神态从容朗朗而谈:“我既不认识你们任何人,也不认识什么南天狮子玉面天罡。昨天我一上岸,就有不少人向我提警告,我一,头雾水。可以肯定的是,我没得罪过任何人。

在北面的小村进食,我打了撒野的人,又和管闲事的玉面天罡交手相搏。事后五通神三位仁兄拦住了我,我才知道与我交手的人是什么玉面天罡。他们邀我来作客,盛情难卸,所以我来了。

我出道没几天,与所有的英雄豪杰一样,凭本事扬名立万,树立我的名望声威。老实说,如想出人头地,怎可受人侮辱?日后我还用称雄道霸吗?

“哦!你……”

“柳仙姑,让我说完,”池豪气飞扬,虎目生光:“我再郑重说一遍。我不认识你们任何人,事先也没听说过你们任何一力·高手名宿的名号,完全不知道你们的恩怨是非。三位大美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