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5章

作者:云中岳

这瞬间,其他五个女人也倏然幻化。

同一瞬间,他的剑迸发出满天雷电。敌动我先动,决胜于发起的刹那间。

六个女人的幻术刚动,剑光已夭矫飞腾,金鸣爆发,五支挥动的长剑还来不及出招,在瞬间折断、崩散,入影暴退,幻术全消。

金笛是短兵刃,八音齐呜中,剑光一掠而过,金笛在尺外便急剧上升,阴风大作,异声刺耳。

金笛飞仙的身形,已在身形舞动时变了形,像一头大乌展翅飞翔,头部像夜桑。

笛中射出一枚金针,在剑尖前爆裂。

巨大果鸟的背部出现一个淡淡人景,双手一收,泉鸟立即下坠。

风止雷息,烛光乍灭乍明。

霍然跨坐在金笛飞仙的背部,把金笛飞仙俯压在地,左手抓住发结往上拉,右手扣住右肩向下压。金笛飞仙的头因此而上抬,抬至极限时脸部向前,再拉后三两寸,颈部铁定会折断。

“你……不要……”金笛飞仙嘶哑地叫。

被震飞的五女,手中只剩下断剑,想辰新冲上抢救金宙飞仙,已经来不及了。

“凭你的身手,怎敢和玉面天罡那些尚手名宿拼命?好蠢。”

霍然放了她,跳起来拍拍双手:“那些\夜间不会闯你的机关埋伏。白天你们的幻术,逃不过他们购法眼。他们都是见过大风大险的人,幻术呈现的异象,绝川:撼动他们的情绪,你毫无机会。我不计较你情急行凶拼命,懒得管你们的事了。”

一脚把她所用的剑,踢至彩凤身边,扫了”想冲入的十余名男女一眼,哼了一声。

“谁再敢不知死活,倚仗人多动手却队,太爷一定弄断他的手脚,白天那些水贼就是榜样。”

他虎目中神光四射不怒而威:“都给救滚!今晚太爷要在宾馆歇宿。”

金笛飞仙狼狈地爬起,不住揉动几乎波扳断的脖子……

“我这里不欢迎你。”金笛飞仙厉叫:“你最好见机逃命,明天我的魔道朋友将可赶到,一定可以埋葬你,将你化骨扬灰。”

“我等他们来,看是否有可用的人才。”他将天涯三凤拖至壁角摆放:乙我以为你可以派上用场。

岂知空欢喜一场。你浪得虚名,装神弄鬼聊可充场面,与大群高手拼搏,你还不配摇旗呐喊呢!不管你是否欢迎,太爷住定了,请鬼容易送鬼难,由不了你。”

“你……”

“你还不走?”他沉叱,声如雷震。

五通神三个人抢入厅,骇然张口结舌。霍然威风八面的神情,已摆明是胜家,控制了全局,主人金笛飞仙显然栽得很惨。天涯三凤躺在壁角里,似乎栽得更惨。

“姓霍的,不要做得太过份了。”五通神沮丧他说:“毕竟你是客人,你……”

“如果我不是客人,这些女人一定没有几个是完整的。”霍然冷冷一笑:“你们三个老魔,身上一定有碎骨头需要整理。

叫她们走,你们留下,我们和天涯三凤打交道,策划行动的大计。”

“天杀的!原来你们串通了来计算我。”金笛飞仙切齿厉叫。”

“柳仙姑,你不要误会了……”

五通神将与霍然打交道的经过说了,充分显露心中的恐惧与无奈,最后说:“是我鬼迷,带他来的,只有和他合作,或可平安地带他离开,不至于对梅坞造成伤害。当然到南京盗宝对我们也有利可图,我们与他合作,并不损害到你我的友谊,我们绝不会站在他一边与你为敌。”

躺在地上的彩凤,却不甘心地大叫大嚷。

“五通神,你不要自作主张。”彩凤的叫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我不会和他合作,我无法接受一个小辈的胁迫,我……”

“去你的……我还不一定要你合作呢!”

霍然走近,分别替三女解了穴道:“各方群雄皆在招兵买马,前往南京向那个狗皇帝打主意。我同样可以邀人前往,所邀的人必须是超绝的人物。你们,哼!捧你们是二流高手,已经抬举你们了。早些天幽冥玄女那些人,已经邀了分水神犀结伴,我大可找他们合作,与你们这些二流高手合作无利可图。我明天离开,你们可以走了,今晚不要再来打扰太爷的清净。”

“可恶!你敢说我们是二流高手?”金笛飞仙冒火地拦住他,阻止他出厅返回客房。

“也许可以聊称一流,也只是聊可称而已。”

他嘲弄他说:“要到南京向皇帝盗宝,一流高手也派不上用场,必须是身手超拔超绝的,才能应付那些御前侍卫。珍宝没到手反而送命,何苦来哉?哪一位是三凤要请的凌波燕凌姑娘?”

“我就是。”那位一而再受挫的劲装女郎,脸红耳赤窘状相当可爱。

‘天涯三凤来邀你合作,听说你的水性超尘拔俗,在江湖女英雄中,号称水性第一。”

“也许吧!”凌波燕居然毫不谦虚。

“能在太湖游三圈吗。”

“只要携有食物,游十圈也轻而易举。”

“这表示你不能抓鱼充饥。在水中支撑不了十天半月。就算你的水性、在女英雌中号称第=,也派不上用场,天涯三凤找你,她们根本找错了人。”

“什么?我……”

“抄没江西叛王的珍宝,全放在船上,要带回京师,听说藏在中山王府的东花园。中山王府东花园那一段秦淮河,比水沟大不了多少。即使船藏在龙江关码头,大江的江面也不需水性超尘拔俗的高手施展。你水性高明而武功差劲,要你去干什么?帮着择船?三两个水夫就可以办得到,甚至一两个小水贼也比你管用。”

“玉燕,不要上当。”金笛飞仙拉住凌波燕:“他在激你,慾擒故纵耍小聪明。”

“我说的也是实情呀!”霍然一脸无辜像:“也许我该说得婉转些,说动听些,说大才小用委屈了她,让你们听得心花怒放……”

“那你怎么不说。”

“已经反脸成仇,说得话当然不中听。”

“小辈,你真的敢去盗皇家珍宝?”

“废话,有许多人敢去,我为何不敢?在江湖扬名立万,出人头地称雄道霸,必须有财有势,没有财那来的势?你在梅坞享福,你那间宾馆客厅,仅那些艺林至宝,也值三两万银子。告诉我,你是靠山上种的梅子,赚得的钱买来的呢?抑或是雇人在太湖打渔赚来的?”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横财,不可能像太湖水贼一样,打劫商旅的小钱算是横财。’那个皇帝在扬州,抢尽扬州的富户,凌辱姦婬所有的寡妇处女,用快马船运往京师、抢一船保证有百万财富。抢这种昧良心的财富,才可算横财。

我缺的就是棱财。俗语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做,抢皇家珍宝,就得冒杀头送命的风险,我敢,没有什么好怕的。成功了,我可以用这笔财富,招兵买马树立我的权势、建立我的豪霸地位,享受我的快活人生,所以你不必怀疑我的决心。”

他说得豪气飞扬,真有凡分未来豪霸的气势。

“这小辈还真有几分亡命霸气。”金笛飞仙向凌波燕说:

你是否参予,可以自行作主,但你不能把为师扯进去,为师得为梅坞的未来打算。而且我也走不开,我和那些人的事还没完没了。”

话中的含义,已表示凌波燕可以任意决定。也间接表示,霍然的盗宝大计有成功的希望。

这个小r头就交给你啦!柳前辈。”彩凤指指畏缩在一旁的小村姑:“有她在你手中,对付南天狮子那些人,就多几成胜算。”

金笛飞仙天黑才赶回梅坞,接着出现一连串变故,哪有余暇处理小村姑的事?而且在凌波燕表示合作态度之前,天涯三凤还没有交出小村姑的打算。

“柳仙姑,听得进逆耳忠言吗?”霍然突然说。

“你有什么话要说?”金笛飞仙居然不再恶言相向。

“我没见过玄门十大洞天,也没游览过三十六福地。”

他缓缓平和他说:“下一站将游历洞庭西山,找一找林屋恫左神幽虚之天,但我可以断言、你梅坞绝不比洞天福地差。

你经之营之,所花的心血将不止二十年,用梅坞和那些人赌,聪明吗?除非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实在犯不着以梅坞作玉石俱焚的赌注。”

“这个……”

“他们已经知道梅坞的底细,你用掳劫他们的后人做人质,便会亮开大嗓门,理直气壮兴问罪之师,必定横下心扫庭犁穴,你能支撑得了多久?如果他们有人与莫厘镇东山巡检司的人有交情,结果如何?侠义道人士与官兵治安人员通声气,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他们敢?哼!”

“你不要嘴硬。”

霍然冷笑:“一旦他们发现,牺牲子女也不见得能解决恩怨情仇,就会不惜牺牲子女,抛开一切快意恩仇拼个王石俱焚。你并不愚蠢,却做出这种笨事。我敢给你打保票,他们一定会光临梅坞的,而且会来得很快,你轻估了他们寻踪觅迹的能耐。”

“你如果帮助我对付他们,我也帮助你到南京盗宝。”金笛飞仙心中惊疑,断然提出交换条件。

她所倚仗的是隐身的地方,侠义道人士毫无所知,引对头跑遍天下疲于奔命,在这期间制造攻击的好机。

如果对方查出她的底细,大举光临梅坞,梅坞不是金城汤池,能支持得了多久?她的人以及助拳的魔道人士,根本不是玉面天罡那些侠义道名宿的敌手,天知道需付出多少代价?可以断言的是,这代价她绝对付不起。

“抱歉!我不能助你。”

霍然一口拒绝:“我与他们无仇无怨,路见不平弘起的小冲突,谁也不放在心上,闯道的人哪能些许小事也斤斤计较?

但如果你肯罢手,我义不容辞充任鲁仲连,要他们离开东山。

他们如果不肯罢休,那就是我的事了。我也不肯让你到南京盗宝,而且凌姑娘的户藉如果在东山梅坞,抱歉,她也不能跟我去。”

“你……你的意思……”

“我不希望梅坞被官兵抄没、”他抢着说:“你两座客厅,动手时我下手有分寸,我觉得在你这里造成任何损害,都有罪恶感,连破坏一几一桌,都心中不忍。总有一天,我也建一座你这种型式的庄院享福。”

‘谢谢你的夸奖,我在梅坞花了二十二年心血,成就颇为满意;还真难以割舍。”金笛飞仙不得不承认弱点,不想玉石俱焚:“你真能让他们退出东山吗?”

“他们如果不退出,那就是我的事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鲁仲惫的,必须具有做鲁仲连的条件。太爷霍然或许名头威望差了那么一点份量,但绝对有应付纠纷的本钱和信心。”

“其实我与南天狮子的二十余年前旧仇,说起来并没有什么严重,只是心有不甘,一旦碰上了,旧恨涌上心头,忍不住要让他痛苦。好吧!你准备如何解决?”

“你委托我调解?”

“是呀!”

“那就不要你管啦!如何解决是我的事。只要你把南天狮子的女儿交给我,还有这个小女孩。”他指指小村姑:“她老爹和我打了一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好,我派人把那丫头带来。”金笛飞仙欣然说,立即派女侍整理客厅,肃客就座品茗,遣走其他的仆妇侍女,化干戈为玉帛。

俩位侍女,押解着气色并不差的一位年轻女郎入厅,推至右壁与小村姑站在一起。

“涵英妹,你……”女郎看到小村姑)大惊失色。

“罢了,我也落在她们手中啦!”小村姑垂头丧气。‘我查出你被押送到梅坞,在坞夕陋了暗算。韵华姐,你没有f+。”4吧?”

“还好,你们……

霍然大呼小叫,“有苦你们以后再诉,女人被女人捉住囚禁,双方没有深仇大恨,吃些小苦头算不了什么。现在主人要释放你们,替我把活传到。”

“是你的话呢?抑或是这妖女的话?”小村姑看出便宜,态度不再畏缩了。

“当然是我太爷霍然的话”“你是鬼的太爷。”

“并无不可,你不妨叫我鬼太爷。回去告诉你老爹,赶快离开东山,这件事就此了断,不服气可以找我太爷霍然。同时,你们替我带话给一剑横天那些人。”

“那是你与他们的事,我拒绝带话。

“你不带不要紧,日后你得负责。”

“什么?关我什么事?

“因为我要你带话,带不到唯你是问。

“不带不带不带。”小丫头跳脚叫。

“你非带不可。小丫头,告诉他们,他们在找闹江龙,如果牵涉到山东劫皇船的事,我太爷霍然不会袖手。闹江龙很不,但你不能因为他劫皇船的事,多管闲事向他问罪。如秉让我查出,你们侠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