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6章

作者:云中岳

手触及火,呈现的现象是飞快地缩回,远离火可及的危险范围,这是本能,一种生存的自然反应。只有白痴半死人,才会任由火焰的手。

远离危险范围,追的人当然知道逃者的心态,必须紧蹑追寻,不许逃的人脱离危险范围。

这一带草木葱宠,视界有限,追的人速度即使相等,也极容易失去紧蹑的目标。如果速度跟不上,那就毫无希望了。

这些追的人速度差了一段距离,一眨眼目标便消失了。但他们知道,目标已受了伤,不可能远逃出危险区外,短暂的求生爆发力,会很快地耗尽、消失,只要有耐心地在某段距离内,定可找出精力已尽,不得不停下来藏匿的猎物。

问题是,能出动多少人搜寻;范围有多大,藏匿的地方可能在何处。

搜寻的人手并不多。和尚五个人,被双方所迸发的内劲,遭受到某种程度的伤害,不可能全力施展倾余力辛苦地搜寻。

具有快搜能力的,只有两个轻功超人的女郎。

这两个女郎竟然敢向坡下飞跃,中途向下发射暗器,着时轻灵地飘落在四丈左右的坡下,两滚翻滑下三丈,才被小树挡住,胆气与身手的灵活,骇人听闻。

由于这一连串着地技巧的耽误,失去紧蹑追逐霍然的机会。

所有的人,都忘了穷寇莫追的定律,竟全功的念头,促使他们不顾地穷追。

受伤的猛兽最为危险,接近必须具有更强的能力。这些人不自量,根本没有超强的能力。他们所恃的,是大白天太阳当头,受伤的猎物无所遁形。

一阵穷搜,人逐渐分散了。

     ※    ※    ※    ※

口他必须停下来休息,争取恢复一些精力的时间。

受伤走动,本能地找容易走的地方走,不可能向上爬升,也没有精力爬上山脊。

虽然知道追的人必定向山下搜寻,山上才是安全的藏匿处,但他已无法控制精力,只能跌跌撞撞盲目地,在草木丛生的山坡向下逃,眼前赚陇,不知身在何处。

终于精力耗尽,他向前一栽。

在知觉即将消失之前,他的身躯回复本性,像蛆虫一样移动,找一处角落、一条缝隙、一个小穴,或者一片草叶,挤进去躲起来保护自己。最后,他静静地蛾缩着陷入昏迷境界。

昏迷的是灵智,身躯的功能却加强,发挥修补的功能,看是否能战胜外加的创伤,不会停止,至死方休。世间的生物,都具有这种功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连草木都有这种神奇功能。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虚无的状态中,逐渐恢复知觉,感觉出温暖的气流。他的腰袋中,盛有各种膏丹丸散,在逃走时,已经吞服了一些葯物。感到干渴,但他仍然勉强吞下几颗丹丸。然后,他开始向痛楚挑战,强撑着行深长的呼吸,准备聚集元气行功。他发觉自己处身在许多巨石丛中,挤在一条不规则的石缝里。是一处采,石场,似乎听不到声息,没有工人工作,原来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了。不是工人收工了,而是这里不是工作场,是堆集石材的地方,所以显得零乱,石隙中杂草丛生,石材堆积在这里,已有一段漫长时日了。

身上最少也有五处创伤,是暗器所留下的创口,有飞刀、袖箭、缥,幸好都没中要害,相距太近,发射暗器的劲道不足,人体仅寸余而已。

伤势最重的是那枚袖箭所造成的,贴着左肋贯穿肌肉,擦骨穿透而不曾深入腹内,肋骨仅受到箭链划伤,肌肉则前后出现洞孔。

后续的掌力拳劲攻击,也造成头面与腹部的相当程度损害,脸部淤血浮肿,内腑受震几乎离位。

他居然能活着,居然还有精力逃走,真是奇迹,按理他该当场毙命的。

的确幸运,他在千钧一发中,感觉出凶险光临,后一刹那发动神功抗拒,功能发挥t四成,所以才能保住了性命。

人哪能一天到晚,时时刻刻提防意外?也不可能把所见到的每一个人,当作敌人来提防,何况这期间,根本没有敌人追逐他。

栽得真冤,后悔无及。许久许久,他像乱石丛中的一座石像,外表是无生命体的石人,体内生命力澎湃。右胸、左肋、右外膀、左胯、右大腿外侧,创口已用葯散封住,仅左肋需要包扎。他已恢复了不少精力,内功疗伤发挥了良好功能,已不再感到痛楚,便撕腰带小心地裹伤。刚包扎停当,便听到小石滚动声。

他第一个念头便是有人接近,而且是敌人,工人不会偷愉摸摸潜行,来人已接近至三十步内了。

如果来人的武功深厚,他难逃大劫,目下他只能用一二成劲相搏,一个二流高手,也可以轻易地置他于死地,危机临了。

‘老天爷保佑,不要让那两个鬼女人来。”他心中哺咕。

那两个女人美丽大方)漂亮可爱,但下毒手时,——点也不可爱了。轻功之佳,与敢于从上方向坡下扑的胆气,委实令人心中僳慎,简直就像一头大雕,猛然从高空敛翅下搏,气势慑人心魄。

那像暴雨似的针或钉形暗器,劲道十分惊人,这时的他,绝难闪躲暗器群的笼罩,护体神功减弱了八成,绝对抗拒不了普通暗器的攻击。

他拾了一块拳大碎石握在手中、尽可能利用一切可用的物品,作为攻击的工具。

踏石声渐近,人已到了右侧十余步外。

仰自们回去吧!这是白费工夫。”有人用不起劲的嗓音说:

“天炔黑啦!回去还远得很呢!已经两个时辰了,那小狗怎么12:2699’9’25可能会逃来这一带躲藏?说不定已经伤势恶化,死在那一处角落里了.“少废话!生见人死见尸,一定要找出结果。”另一人大声说:“追出十里外毫无线索,可知一定还在十里以内藏匿。

这一带容易藏身,必须仔细搜寻,天黑再动身回去,别偷懒。”

“好吧好吧!我仍是一句话,白费劲。”

老大爷真可爱,接受了他的祝告,来的不是那两个可爱又可怕的女郎,而是那幕李缥师以及王石场领班。当然,这是假身份,姓也可能是假的,只有他这个大笨瓜,把那五个人看成无害的本地人。

他真正动心惊党的原因,是“南人屠”三个字。

在江湖杀人如麻,被称为人屠的有好几个。称南人屠的也有两或三个,其中一个就是苏州人,也叫江南人屠,姓汪,南人屠汪升。所有的人屠,都是凶名昭著的杀人魔星,威震江湖,江湖朋友畏之如虎。

南人屠是不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谁也不知道,可知的是,这个杀人魔王,即使做了和尚也成不了佛,行何人也必须严加提防。

所以,他警觉地运功护体,仓卒问断然飞退,神功将袭来的拳风掌劲反震,激起食具阻挡对方连续攻击,保全了自己。

他听说过南人屠这个人,幸而保全了小命。

天老爷再次保桔他,这两个人是分两方向他的隐身处接近的。他们如果稍留心些,一定可以发现躲在石隙中的人,按他们搜寻的路线,毫无疑问会经过他藏身的石隙。

生死关头,他只有破釜沉舟一条路好走。

另拾起一小块碎石,默默计算脚步接近的声息。看不到人影,他必须计算得十分正确,只有一击的机会,一击失手将任人宰割了。

心跳加‘决,手心有点淌汗,随脚步声的接近,他的情绪逐渐升至爆发点。

是时候了,小石向前面悄然抛出三四丈外。啪一声响,小石落地。果然估料正确,脚步声向小石落地处奔出。

他一窜而起,右手的石块破空而飞,人奋全力飞扑而出,扑上李标师的背部,双手勾挟住李标师的头,吸腹扭腰身形蹦跳旋扭,像狼咬中猎物的劲背。

砰然大震中,两人摔倒在石堆里,一阵扭动蹦旋滚翻,李标师的颈骨折断,头换了位,皮肉也在他的蹦扭下绞了一匝,死状甚惨,他蹦扭的力道,折断颈脖绰绰有余。

他吃力地放手推尸而起,看到那位自称王石工领班的人,倒在几块础石丛中,头已被他扔出的石块击破,头部变形血肉模糊。

他力已用尽,但必须远离,连撑带爬艰难地离开堆石场,进入西南角的草木丛,已是暮色西起,不怕再有人夜间前来搜寻了。

口回日

     ※    ※    ※    ※

口两天,三天,霍然投宿的上房毫无动静。

按规定,客人失踪三天,必须呈报巡检司衙门备案。

如果旅客十天之内仍无踪影,旅客的行囊物品,须缴送巡检司衙门看管,由巡检司衙门按旅客流水簿中,所记载的资料,行文该旅客的本籍,列为失踪人口备查。假如有尸,便以死亡文书行文本籍,管制十分严格。

可是,店家并没报案。巡检司衙门在街中心,距客店仅百步左右,店家竟然不报案,透着古怪。

霍然所雇的小船,静静地停泊在码头,舟子曾经两度至客店查问,店伙一口咬定霍秀才已结帐离店两天,店家怎知旅客的去向?

小舟不能离开,舟子像热锅上的蚂蚁,不时至客店打听,分头在村中查问,不知该如何是好。

霍然大部分行囊存放在船上,旅店中只有随行的包裹,盛放了一些换洗衣物而已。游湖船丢了游客,可是十分麻烦的事,说不定得打人命官司,难怪舟子急得六神无主,叫苦连天,只能定下心再枯等几天再说。

船主相当精明,猜想必定与太湖双蚊有关。当初在洞庭东山登岸,便碰上了太湖双蚊的贼伙干预。洞庭西山仍是太:

湖双蚊的势力范围,出了事故,十之八九与太猢双蚊有关。

舟子怎敢去找水贼打听?心中有数却不敢声张。而且,码头上不时可以看到不三不四的人守候,目光不时在这艘船上探索,窥伺。

客店中也有陌生人走动,留意旅客进出,店伙们对这些陌生人,怀有深深的恐惧,有事时恭敬惶恐,回话时低声下气唯唯诺诺词不达意,连一些旅客,也看出这些陌生人不是好路数。

已经是第五天,已是三更初、三位舟子睡在后舱,好梦正甜。

船半搁在岸上,不受波涛撼动,如果有人登船,船或许会发生震动而非摇晃。

摇晃,表示船后艄有人登船。

两个赤条条大汉从水下钻出,短手钩一搭船舷便跃登后艄。船主恰好一惊而醒。便看到后舱面的人。

“把姓霍的行囊丢出来。”一名大汉已看到舱内的人影,不入舱在外面下令:“抗命者死!”

三个船夫都醒了,后舱通向舱面没设有门,星光下看到外面两个赤条条,手中有攀船短手钩的人,便知来人是何来路了,吓得不住发抖。

正想回话,又看到两人身后,又多了一个人,也是赤条条一丝不挂,但腰问没系有携带兵刃的腰带,一手抓住卷成一圈的衣物。

“为何要姓霍的行囊?”第三个人间。

两大汉吃了一惊,火速转身。

“咦!你是……”大汉以为是来了同伴。

“回答我的话。”第三个人沉声说。

“奉大爷所差,把姓霍的行囊带走灭迹。姓霍的一定死了,必须毁掉一切遗物,以避免官方追查。你是……

“我是等你们来送口供的”,已经等了两天。

“什么口供?你……”

“我就是姓霍的……”

大汉一声沉叱,一钩挥出。另一大汉也挥钩夹攻,反应居然快极,分清敌我,立即先下手力强。

是霍然,跟在两大汉后面登船的,大手一抄,便抓住了一把钧,顺手一带,钩的主人反向同伴撞去。呕了一声,被同伴的钩钩中右胯,灾情惨重。

这种尺八手钩份量不轻。用途甚广,搬动货箩货袋,可钩起一两百斤的重物。用来攀登船只,更为灵活。在水中格斗,比分水钩更具威力。

钧刃粗如手指,钩住肉那还了得?一拉之下,会把人痛昏。

打击光临第二名大汉的右肩,是用钩背敲中的,肩骨立折,连右锁骨也断了。

“哎晴……”两大汉同时发出痛苦的叫号.霍然先两掌把两大汉劈翩,从容穿衣着靴,然后一手一个,走舷板将人丢人住宿的前舱。

“开船。”他向战栗着跟来的船夫说:“不要怕:一切有我。

船主怎敢逗留?心惊胆跳将船推下水,撑出百步外,升起帆航向苏州.

     ※    ※    ※    ※

回  舱中点起灯笼,两大汉被自己的腰带捆住了手脚;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了.霍然坐在一旁,抚弄着一把短手钩、不时膺钧尖在两人身上磨来磨去,不住阴笑。他的气色不大好,显然元气未复.“你们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