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8章

作者:云中岳

当然他明白,宋大人不会将小姑娘释放。

这些军爷们军令如山,残忍冷酷,不接受任何威胁,即使主将被俘被当成人质,也不会接受条件,代理的人必定断然毫不迟疑执行命令。

他还没有与宋大人谈的份量,宋大人对他的唯一要求是绝对接受控制。

在心理上他已经有所准备,只等太阳当顶。

天一亮,镇上活跃起来了,小市街形成的小市集颇为热闹,各种活蹦活跳的鱼鲜应有尽有。

食店的店堂高朋满座,一群群游湖客有男有女,有些携家带眷,在店中早膳,各种精巧的点心食品,又让食客大快朵颐……

霍然忙碌了大半夜,但毫无疲态,泰然自若进入一家门面颇具规模的食店,一个人在角落的小食座,叫来几味点心自得其乐进食。

他以为卫风快船上的人,必定在船上早膳,不会跑到镇上进食,而且,碰上了他也不在乎。

卫风快船上总人数不可能超过半百,不可能每一个都是了不起的高手,在市镇出动五六十个人手,想拦住他谈何容易?

出了事就不要怕事,愈怕日子愈难过。

大群杀人放火的水贼他也不在乎,这些官方人士岂能奈何得了他?初生之犊不怕虎,他敢向任何名家高手挑战。

这次,应该说是他有意生事,也可以说,他要制造更充分的借口,与这些皇家秘探周旋,制造充分的理由与对方决算。

林涵英被掳,是表面的原因和借口,“其实,骨子里的原因是小秋燕的安危。

这些人,才是追查快马船被劫金珠美女的调查干员。

姓宋的既然能查到大湖来,距杭州已是不远,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得花些心机,切断一切指向小秋燕的线索,阻止这些秘探南行。

聊可告慰的是:目下还没有立即的危险。至少,他们并没查到他这条线索。

知道他救走小秋燕的人,只有笑魔君父女,以及唯我神君葛杰,这些邪道怪杰,绝不可能透露口风、他离开的当时,笑魔君并不知道他具有惊世的武功,根本不知道他是否能带走小秋燕突围逃生。

当时闹江龙一群人,倚仗人多群起而攻,并不能肯定笑魔君从出山虎手中所救走的小姑娘姓甚名谁”甚至无法证实笑魔君有否得到金珠美女。

他仍然担心,另有忧虑的事。

出山虎一群强盗,是泅州在陆上横行的悍匪。泅州水怪陈百川,是泅州水上行劫的匪类。

两股水陆贼人,同时向快马船袭击,出山虎幸运地登上快马船,抢得金珠又带走一名美女,如果出山虎的贼伙没死光,早晚会被泅州水怪查出线索,那么,目标便会指向他了。

泅州水怪找上了他,会不会是这混蛋得到了些什么风声?

目下泅州水怪搭上了追查金珠美女的秘探主脑,危险性增加了十倍。

如果他知道秘探拦住泅州水怪时,泅州水怪说出燕湖庄的蒙面人,可能是笑魔君,秘探当时指出笑魔君在镇江活动;

那么,他恐怕更为担心,更为忧虑了。

任何人任何事,如果牵扯上小秋燕,他都会担心忧虑,而似乎这些人与事,却逐渐牵扯在一起了。

他的思路,已转向遥远的杭州,忽略了邻桌的食客已换了人,有三双表情神秘的眼睛打量着他。

三个食客两女一男,男的是中年仕绅,穿得体面人才一表。两位女的一是穿彩衣裙的少妇,一是罗衣胜雪的少女。

少女正是拦住泅州水怪三个人的女郎,曾经警告穿云燕柯玉洁不可妄动,自称姓贝,是一个疑心大的人,意思是穿云燕的手如果乱动,就可能引起她的疑心,很可能先发制人。

不但穿云燕柯玉洁不敢妄动,假和尚南人屠竟然也不敢撤野,一阵心悸撼动他的神智,有汗毛直竖的现象发生,一股无形的、徽妙的压力笼罩住他,像浪涛般一阵阵向他涌发,愈来愈强劲。

一般平凡的人,以及绝大多数感觉迟钝的人,不可能感觉出这种压力的存在,直至凶险光临也浑然无知。

他感觉出这股压力,比在南漳庄与北斗星君见面时,所感觉出的压力强十倍,气势凌厉直撼灵智。

深深吸入一口气,汗毛开始松驰回复原状。

他并没收回遥远的眼神,显得漫不经心吃了一口点心,这才不经意地转头望向食厅的食客,最后目光终于落在邻座的三个男女食客身上。

他身上的感觉变化,只有他自己清楚,旁人是无法察党的。除非同桌的人,曾经仔细观他脸部、颈部、双手,或可看到汗毛竖立的怪异现象。

三男女正向他注视,眼神怪怪地。

他眼前一亮,虎目生光。

“哦!真够标致!”

他脸上出现兴奋的神情,盯着贝姓少女喜悦地自言自语:

“所谓美如天仙,大概天仙就是这么美丽可爱的了,或者什么如花似玉……”

贝姓少女与他隔桌相对,双方都可以观察对方的神色变化。他的自言自语,声音虽低,但隔桌的三男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你胡说什么?”贝姓少女突然嫣然一笑,用悦耳的嗓音笑间。

“哦!休怪亵读。”

他似乎神魂入窍,汕汕一笑:“出自衷诚的赞美,小姐休惺胄容.其实,他确是心动了。

这期间,他与许多年轻貌美的姑娘们相处,除了他衷心喜爱与关切的小秋燕之外,都是些武功奇高,眼高于顶的女英雌。

严格他说,这些姑娘们不能算美,只是灵秀的黄毛、厂头而已。她们从不想打扮自己,小闺女们也不可能违反世俗刻意打扮,更谈不上女人的风华。缺乏风华也就缺乏让人一见心动的蛙力,真不配称淑女。

当然也碰上了不少女人中的女人,比方说空空缥缈几个女人,天涯三凤也是人间尤物。但所处的情势不对,不可能见面便生翁念,更不可能一见钟情,不你砍我杀已经不错了。

今天,他总算发现了他心目中认为可以称得上风华绝代的少女了。这位美丽灵秀、罗衣胜雪高贵而又可亲的女郎,给予他的印象非常强烈,与他所曾经接触过的漂亮女人不一样,怎么看也是亮丽的淑女。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这少女挑逗性的笑容动人极了。

坐在侧方的中年人似乎也相当和气,向他泰然微笑示意打招呼。

“相见也是有缘,过来坐。”中年人拍拍食桌,表示请他过来同桌,同时向店伙打手式示意,要店伙把他的食物搬过来。

“对,相见也是有缘。”

他在贝姓少女对面落坐,四个人各占一方:“小姓霍,雇船游洞庭东西两山,已经来了好些天啦!看诸位的气概风华,猜想也是来游山玩水的。请教诸位尊姓。”

“在下姓章”中年人也只说出姓而不道名,随即替两位女伴引见:“曲小姐与贝小姐,咱们都是京师人,前来江南游玩的。哦!霍公子是江南人?”

京师,大得很呢!领有八府、卅七州,县一百卅六。

江南,范围更大,霍然家在山东,但住在潜河要埠左近,往来的船只,几乎全是江南籍。

京师北迁,有不少江南人被迫随同北上定居,因此他模仿江南口音说话,不留心的人还真不易分辨真假。

“差不多。”

他信口敷衍:“能远从京师来江南游玩,普通百姓是很难获得机会的,诸位想必是京师的权贵,才能鲜衣快船下江南。

近来有大批的京师权贵南来,公私两便,只怕乐不思蜀呢!江南的风光,北地人士通常流连忘返。”

“你知道我们的来历,是吗?”贝姓少女笑问,明亮的风目紧吸住他的眼神。

“不知道。”他泰然摇头,注视对方的眼神兴奋热烈。

“霍公子,真人面前不说假话。”

这句话,就不像出于淑女之口了。

“真的。”他正经八百表示说的是真话:“我到苏州游玩没几天,太湖附近对我来说,几乎全然是陌生的,所认识的人有限。”

“哦!我相信。”贝小姐矜持地微笑:“刚才,你的心已飞向遥远的天边。”

他的虎目中,神采已经敛去,先前注视贝小姐的热烈眼神,很快地变得迟滞、茫然。

“是的,飞向遥远的天边。”他像学舌的鹦鹉。

“有你思念的人?”

“是的,一个要好的朋友。”

“为何不在太湖?你应该把心放在大湖,你不是要一个小姑娘吗?”

“太湖我没有朋友。”他死板板他说。

“有仇人?”

“很难说是不是仇人。“人生在世,难免与人结仇,有些仇是可以容忍的,有些仇却刻骨铭心。”

““你是宽宏大量的人吗?,“我希望我是。”

“你觉得我这个人如何?”

“哦!美如天仙,一定是名门淑女。我……我一眼就看上你了,你是我心目中梦寐以求的漂亮女人,你是我愿意穷毕生精力,愿意付出一切以争取追求的伴侣……”

右面的章姓中年人,左手食中两指点在他的右章门穴上,点穴的技巧极为熟练,不用看也正中穴道。

左面曲也高明,纤纤玉手抚上了他的左颈侧,五个玉指五条经脉:手阳明大肠经、足太阳膀肮经、足少阳胆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太阳小肠经。

这是说,除了前后之外,头部的两侧包括脸部的一部分,手脚通向头部的神经系统,已被大部分控制住了,当然也影响血液循环系统。

他不但手脚已受到控制,神智也受到主宰,这比用驭神术霸道多多,因为手法稍有差错,经脉便无法复原,他将成为一个大白痴。

“我带你去见你所要见的人。”贝小姐盈盈离座,向店外走:“你还可以派用场,你会听话乖巧。”

“是的,我跟你去见我要见的人,人会听话乖巧,我保证。”

他一面说,一面离座。

贝小姐的地位相当高,以往她一直走在随从的前面,这次也不例外,领先袅袅娜娜出店。

霍然像一个尽职的跟班,乖顺地在后尾随。姓章的中年人与曲小姐,在他的左右后方亦步亦趋。

离店十余步,前面街边站着一位老村夫,一位小村姑,用惊诧的目光盯着这四个衣着丽都,人才出众的奇怪游客发怔。

“他们在干什么呀?”小村姑突然大声指指点点:“会不会是水贼在这里绑架游客?大家小心。”

她这一嚷嚷,立即引起一阵騒动。

游客比镇民多,一听有水贼绑架,那能不惊慌失措?整条小街行人纷纷走避。

如果他们奔向码头上船,必定引起更大的误会。

“你们先走。”姓章的伸手向右面的小巷一指,大踏步抢出冲向小村姑。

小村姑大概知道这些人不好惹。扭头便跑。

“有水贼抢劫,有水贼抢劫……”她一面奔跑一面大叫,像老鼠般在慌乱的人群中窜走如飞。

贝小姐钻入小巷,伸手拉住霍然飞奔,裙袂飘飘速度甚快,淑女的风华消失无踪。

霍然躲在湖岸上侦查卫风快船期间,没发现船上有多少人走动,舱门舱窗紧闭,也看不到船内的情形,猜想林小姑娘必定被囚禁在船上。对在船上走动的少数几个人,他毫无印象。

他估计错误,卫风快船上固然住了不少人,却有一些人寄住在镇上,自从重新掌握了泅州水怪之后,两面的人往来几乎中止了,派人往来也不公然进行。

进入一座宅院,随后跟入的曲小姐立即关闭院门。

人可能有大部分在外活动,宅中只留下四个人歇息,接到贝小姐,人人感到兴奋,立即派人前往码头登船禀报,将霍然安置在客院的内房中。

霍然象个大白痴,任由摆布神色茫然。

“我们先问口供。”

贝小姐向曲小姐得意他说:“先了解他与那些侠义道人士之间的关系,再决定如何运用他帮我们罗致人才。”

“贝小妹,长上的脾气不怎么好。”

曲小姐脸有难色:“如果不让他先审问,你我将有大麻烦,宋大人刚愎自用,你不是不知道。”

“间口供本来就需要再三盘问呀!我们先问岂不可以争取时效?不要你负责,你到前面去等候。”

贝小姐脸有不悦神色)挥手赶人:“我施的禁制,我先审问理所当然,你请吧!”

“贝小妹,你……你不是动了……”

“你闭嘴!”

贝小姐恼了:“你想说的话我知道,动了私心,是吗?我一直没有培植心腹实力的念头,没有网罗羽翼壮大自己的野心。如果我有意。在京都我就拥有可观的局面了,用不着在江南网罗人才,你可不要胡思乱想。”

“这个人,依我看也是虚有其表,能对付得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