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19章

作者:云中岳

“真是你?霍秀才?”笑魔君倚在树干上喘息,盯着在旁笑容可掬的霍然讶然间。

“你以为我是鬼魂?要不要摸摸看?”霍然笑答:。‘保证是活生生的人。”

“你……你不是被他们押走了吗?被那个女人……”傅姑娘眼中有疑云,也有惊讶。

“没锗,逃出他们的掌心,所以才在这里呀!”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人都是可怕的高手秘探,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笑魔君正感诧异:“你只会几下拳脚……”

“爹,如果他真的只会几下拳脚,能从闹江龙那群恶贼的包围下突围而出远走高飞吗?”

傅姑娘总算不笨:“刚才是你阻拦住他们的,是吗?”

“用泥块偷袭,一块一个,一击便中,非常走运,他们也走运,当地没有石块可用,干泥块打不破这些混蛋的头,石块一定可以打破。”

“你怎么在这里的?又为何被他们……”

“我雇了船游太湖呀,在东西两山玩了几天。我本来就要下江南游山玩水,没料到在这里与他们无意中结了怨。哦!贤父女也来游太湖广“我们在镇江发现这些皇家秘探,打听出他们正在追查德州劫皇船的盗贼,所以暗中跟在他们后面,看他们在弄什么玄虚。他们不到德州去查,反而领了大批高手往南走……”

“劫船贼都是从江南跟去的,在江南才能查根底呀!他们查出一批悍贼的底细,据说是横行大湖的独行大贼飞天猴、他们到东山准备逼太湖双蚊合作,消息相当灵通正确呢!所以我担心,我要和他们玩命。”

“你要和他们玩命?你算了吧。

笑魔君苦笑:“连船夫也是了不起的高手,上上下下足有近百名勇士,一比一,老夫勉可应付而已,你……”

“你等着瞧,我和他们有约会。”

霍然知道老魔有点胆怯,人多人强这也难怪:“我要他们灰头土脸,他们惹火我了……’“霍兄,李秋燕小姑娘呢?”傅姑娘突然提出重要的疑问:

“那天晚上我们自顾不暇,你……”

“我把她安全送交她的爹娘了,。霍然脸上神情有点不安,也有难以察竞的依依:“我和她历尽艰险,总算苍天有眼。

“你送她口扬州。”

“不,她爹娘哪能在扬州待下去?我把她……”

“霍兄,我想知道详情。”

傅姑娘大方地拉他在草地上坐下:“我很抱歉,总有为德不卒的感觉,没能保护你们远走高飞,事后又不知道你们的下落。我们在扬州,得不到任何消息,滞留月余才失塑地离开的。你们平安脱险,我释去心头重荷,我好高兴。”

“我有几件事要告诉你们。”

霍然郑重他说:“其一,有关李小姑娘的事,我不会告诉你们,知道的人愈少愈安全,谈会尽全力保护她。其二,你必须尽快远走高飞,离开这些秘探愈远愈安全,因为他是追查快马船被劫珍宝美女的主要负责人,而你”=知道李j、姑娘,是从出山虎男。群强盗手中所救的。如果你不幸落在他手中,李j、姑娘的处境将令人不寒而栗。其三,不要管我的事,我有信心可以对付这些人,切断他“〕追查的线索,你们请立即动身,到别处雇船远走高飞。”

“且慢。”笑魔君狠盯着他:“你说了一大堆夸夸其词的大话,居然认为你可以对付得了这些人……”

“我已经让他们明白,我有能力对付他们。”

霍然抢着说:“我破坏他们的船,用意就是阻止他们溜之大吉。如果不把他”〕整治得落花流水,他f=是不会逃回南京的,而且,我将跟在这些残兵败将后面,让他你〕带路、去找他们的主人。”

你……你知道他们的主人是谁吧,“傅姑娘大惊"。

“当然知道,皇帝。”霍然整衣而起:一时辰快到了,我去防的”“你要去……”

我去找他算帐,他掳走了玉面天罡,想胁迫道人士,替他追查飞天猴落,追查其他珍宝美女,所以我一定要阻止他,因为王面大罡的女儿本来与我走在一起的。”

“你与侠义道人走在一起了?”傅姑娘大感失望:“他们本来就是官府的走狗。”

“那是你的看法,本来我也是这样看他们的,但经过一番观察,事实并非如此。我也没和他们走在一起,而且曾经和玉面天罡狠狠地拼了两三百招,两位,后会有期,请赶快高去。”

“哈哈!老夫不会听你的,你所说的活,老夫一句也不相信。”

笑魔君大笑:。你说的虽然像真的一样,但没有让老夫相信的可信理由,老夫不走,将睁大眼睛,拉长耳朵,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怪事。凭你有几斤蛮力)能打倒出山虎,运气好,用泥块偷袭击倒这几个秘探,也许真有奇迹发生,不看结果,老夫是不会走的。”

“那你就看吧!再见”傅姑娘伸手想拉住他,眼一花一抓落空。

“你们不走,很可能会后悔。”语声传自对面的茂密树林内,相距已远在百步外了。

曰臼回曰

     ※    ※    ※    ※

大踏步通过小街,走向码头的栅口。

他手中有一根竹手杖,五尺长,半握粗,韧性弹性十分良好,这玩意打在任何部位,也会造成相当程度的伤害,在高手手中发挥,将是致命的武器。

用胆大包天四字形容,确是名实相符,对方有jl+位高手名宿,每个人都有超手的兵刃,他以一根竹杖做武器,便敢大摇大摆向码头闯。

所谓码头,其实并没有任何建筑,只是这一带湖滨可以泊舟,形成自然的泊舟区而已。

夏日湖水的水位高,湖滩宽仅三四丈,但用来做格斗场,足矣够矣。

“进入码头区,游客纷纷走避,有些船只干脆驶离,以免殃及池鱼。

左右后三方,已有卅余名亮出刀剑的男女,一个个怒形于色,跟随他向滩岸移动。

卫风快船搁在岸上,舵还没修妥。在船上船下工作的人,皆丢下工作取兵刃列阵相候。

所有的人,几乎快要气炸了。

反常的是,居然没有人出面拦阻……

他的行动也反常,一个人怎敢向上百名秘探挑战?而且公燃大摇大撂招摇、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这家伙是个疯子。”跟在后面的人有人大声说。

“他想死,一定。”另有人接口。

双方都反常,人群逐渐接近卫风快船。

胆子大的镇民与游客,远远地跟来看热闹,似乎人们对死亡与血腥,又兴奋又恐惧。

南人屠说得不错,人们对死亡似乎毫不介意,每次在法场处决罪犯,观看行刑的市民人山人海,像是赶庙会,看人头落地,兴奋如狂的情绪压倒了恐惧。

如果南人屠真的是刽子手世家,他的话可信的程度相当问。

人对死亡麻木已经够可怕了,居然兴奋难抑岂不更为可怕?可知人性本善的理论,并没获得真正的确证。

四名大汉从宋大人两侧迈步而出,却被宋大人伸手所阻止。

霍然大踏步昂然接近,脸上有怪怪的笑意。

宋大人被激怒得七窍生烟,但居然能控制冲动,可知是上个自负而阴沉的难测人物,也许从来也没见过霍然这种嚣张自负的人,也因自己反常而更为反常,仅用凶狠的眼神,迎接昂然而来的霍然,没采取积极的行动。

宋大人左右共有八名雄壮如狮的随从,狞猛的气势极为慑人心魄,胆气不够的人,远在半里外也会却步,却无法震慑大踏步而来的霍然)委实让所有的人大感惊讶,不安的情绪不断高涨,最后除了脚步声之外,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直逼近至两丈左右。霍然才止步双手支杖直瞪快要气炸了的宋大人。

“你就是姓宋的什么大人了?”

他傲然地一字一吐:“我就找你”“该死的混蛋!”一名随从怒叱,手按刀靶作势冲出。

宋大人手一抬,阻止随从妄动。

“你好大的胆子。”宋大人厉声斥责,”你这无法无天的暴昆……”

“闭上你的嘴”霍然用更大的嗓门回报:“你知道什么是法吗?你掳走我的女人,我有权向你讨回来,你才是真正无法无天,率兽食人的掳掠犯……”

“你这狗东西……”

“去你娘的混蛋!”

他嗓门更大,看谁骂得粗野:“你不要在这里狂吠,最好和我讲理。”

“你简直要造反……”

“这是你这狗娘养的杂碎,用来杀人放火的最佳借口,我警告你,你任何混帐借口也吓不倒我,这世问有两件事,值得翻天覆地用命去争,那就是名与色,通俗的说,就是权势和女人。为争权势,天下问人人都想造反,为争女人,不惜天下涂炭血流漂柠,你掳劫我的女人,我要讨回来,不怕你在我头上加上任何罪。人不交还给我,我就把你们摆平在这里,简单明了,一清二楚。目下有上千名市民目击,为我作证,你这掳人的杂碎人渣,只有一条路可走,下令围攻把我剁成肉泥,不然你哪有脸面对江甫的可敬百姓?我等你下令,快!”

在远处湖岸看热闹的大群市民,发出嗡嗡议论声,甚至有人嘻笑,有人喝采。

他的话粗俗易懂。”谁都听得憧他在讨回被掳的女人,天下问古往今来,为女人而不借血流五步的事例多的是。

两个蠢夫为争女人打破头,简直平凡得令人打隘睡,已经不是新鲜事,天底下任何时地都在不断发生。

任何人也受不了他这香侮辱性的活,宋大人是掌握生死大权,可以公然杀人放火的权贵,哪曾受过这种侮辱?怒火终于爆发了。

“碎裂了他!”宋大人像爆发的火山跳起来厉叫,手向前=挥,再拔刀出鞘。

八随从争出,刀山剑海向前涌。四面聚合,呐喊声雷动。

人多势众,像是人墙,人人争先恐后,刀剑如林;

霍然一声长笑,竹杖发如狂飘,单手使用,伸出时威力可及丈外。

竹杖不是不能碰刀剑,问题是碰的技巧是否精巧,碰上了剑刃刀锋,杖当然一碰即折。霍然运杖的技巧,可说神乎其技,点打挑拨快得难见形影,闪动的身法灵活如鬼谜幻现,乍显乍没当者披靡,他的左手更是可怕,从刀剑的空隙中探入,抓住人就往另一方的刀剑上砸摔。两百斤的人在他手中,轻如无物,得心应手。

长笑声中,传出可怕的痛苦叫号,冲上的八随从,眨眼间倒了五个,不是断手就是断脚。最后一名随从拖了宋大人,向侧急窜,让霍然一冲而过,在千钧一发中脱出杖影下,交由五名男女保护向外撤,胆都快被吓破了。

三冲错五回旋,人撒了一地。

一声长啸,他跃登卫风快船,丢掉杖抓起一根船篙,重施故技一折两段,留下有铁尖的一段六尺断篙,双手抡动势如疯虎,扫飞了五个人,开始拆船。

轰隆隆一阵巨震,船舷船舱开始崩裂,没有人能近身之后可以全身而退,来一个摆平一个.铁篙尖可以硬碰刀剑,刀剑一触不断即飞。仪真运河旁的惨剧重演,而这次更为惨烈。

闹江龙的贼伙,都是手脚骨折,他下手有分寸,混乱中依然能用劲收发自如。这次,断手断脚撒了一地,鲜血染红的湖滩,叫号声求救声令人恻然。船内没有囚禁的人,林姑娘不在舱内。

怒啸声中,他重回湖滩,单手挥动六尺的断篙,一篙扫断了两个人的三条腿,横跳三丈,直进十寻,四面八方追逐溃散的人,追及就篙下绝情,硬将对方的手脚打断。

可是,他失去宋大人的踪迹,这怕死鬼丢下部属拼命,自己却逃掉了。

“那狗官逃到镇上去了。”远处有人提醒他。

劈翻最后逃得慢的五个人,他追到栅口,呼出一口长气,激怒的情绪慢慢消退。他不能冲入镇中,逐屋搜寻宋大人。

“你跑不了的,不将我的女人交出,我要剥你的皮,你最好相信我的话。”他向镇上大叫大嚷:“你逃吧!我要到南京找你,找你的主于,天下的账一起算。”

他丢悼断篙,消失在镇右的草木丛中。

断手断脚的人“不下于五十之多,镇上的郎中全被请到东山老店,那是安置伤患的地方。

人心惶惶,镇上罕见有人外出走动。

【】

     ※    ※    ※    ※

他在草地上摊开荷叶包的菜肴,用树枝作筷,手边还有一壶酒,是竹叶青。一群人围住了他,似乎把他看成怪物。

笑魔君父女站在右首不远处,脸上仍有震惊的神情。

笑魔君曾经笑他夸夸大言,说他只会三两下拳脚,今天,他在无数镇民与游客的目击下,证明他像一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