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章

作者:云中岳

黄大爷绰号称五爪蚊,爪功非常了得。

蚊本来是四爪,五爪便接近变龙的阶段了,表示他是一方的蚊龙,早晚会成为可以飞腾变化的真正强龙,主宰德的大局。

内院本来不许有男、醚出,家中已经没有内眷居住,固此不禁男、隧来伺候,三个名义上的女,不便与他夜间独处。

两个男(鹏他在内堂品茗聊天,两男(戍实是他的”脂得力保漂。

离家至河神庙店堂坐镇,贝蜗有兼打手的店伙保护。那些收印子钱的店伙,如狼似虎人人害怕。

“大爷,你那紧张兮兮的神情,实在令人担心不安,没事也会出事,悍的保缥,口气有,点不满,啡不肯把,蝉告诉我肌我刚;能替你拿主意分劳解啦,到底为了什么尸“别提了,烦人。”

脑乙烦地猛揉他天生的尖脑袋,蚊据说只生一只独角: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码头乱糟糟,我也心中乱糟糟,如此而已“劫快马船的事,公人在码头戒备,与大爷无关呀!让他们乱吧!他们不可能怀疑大爷涉嫌,担心实无必要,张捕头知道是外地来的水贼,不会找大爷要线索的。”

“毕竟影响生意呀!怎能不烦?”

‘到底是哪一方的混蛋,跑来咱们的地面,做下这么严重的大案?大爷真该积极些,刨出他们的根底来,他们哪将咱们德州的好汉放在眼下?哼!欺人太甚。”保膘忿然地发牢騒。

“不是强龙不过江,你敢挖他们的根底?哼!”他瞪了保缥一眼,口气有警告味:“凭他们所表现的实力,把德州的鱼暇吃光轻而易举。你少给我出馊主意,这件事不许任何人插手调查打听,知道吗?”

“十答……

“出了事,你们自行负责。”

蒙面人出现在堂口,虚掩的门开了又掩上。

灯火明亮,蒙面人浑身泥水,包头蒙面,仅露出一只明亮锐利的眼睛,真像个从坟墓里钻出来的行尸或厉鬼。

“对,自行负责,好汉做事好汉当。”蒙面人刺耳的怪嗓门带有鬼气,“所以我来找该担当负责的人,幸好没跑错地方。

喂!你们还没睡?”

三人大吃一惊,两个保膘跳起来,一闪即至,一左一右粒开马步准备扑上。

“咦?你是什么人?”

五爪蚊抢出喝问,从衣下拔出一柄防身尺二小匕首戒备。

“来找你讨消息的人。”

蒙面人瞥了左右两个保缥一眼,挥手示意要他们退。”我希望大家能心平气和善意地沟通,不想动手动脚打得头破血流。

“你打上门来,要讨什么消息?”五爪绞警觉地问。

蒙面人赤手空拳,紧身衣裤被泥水湿透,身上如有任何兵刃也瞒不了人,所以一看便知是赤手空拳。

、而他不但有两个保缥,手中还有一把匕首,因此=点也不害怕,沉着地套口风。

“河上劫皇船的消息。”

“混蛋!我怎会有消息?”

“全城都有你的蛇鼠活动,城外也是你的势力范围。劫贼来了一大群人,你居然说没有消息)那些人能逃得过你的耳且吗?你要我相信你毫无所知?”

“去你娘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亮名号。”

“我……你就叫我蒙面人好了。我能找得到你五爪蚊黄大爷,当然是有来头的神圣,你如果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那又怎样尸“这……,我会用手段让你招出来……”

五爪蚊发出一声暗号,利用他说话的机会,在一声暗号下,三人同时猛扑而上。

==,表面上看,是三人齐上,三方聚合,其实是两保嫖先半步出手,四条粗胳膊一抄,像是顽童抱柱,更像蜘蛛抱蛋。

五爪绞落后半步,匕首从中递出。

人如果被保缥抱住,匕首将毫无阻滞扎入胸口。

蒙面人浑身泥水,真不易抱住,滑溜溜不受力,像用筷子夹泥鳅。

四手一合,蒙面人毫不费力地向下滑,像是突然失去踪迹,隐没在地层下了。

“时……”

两保膘却狂叫一声,分向两侧飞退、抛起,“啪啦哦”摔飞出丈外。

五爪蚊刚发觉人影从匕尖前消失,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两保缥已突然分开,扎出的匕首落空,沪失的人影却出斑在右侧,“叭”一声给了他一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接着脉门一震,匕首脱手。

“砰噗噗”一阵暴响,他在瞬息间,肚腹挨了五六拳,速度骇人听闻,像是五个大拳头,同时重击在肚皮上,身躯却又无法暴退,原来右臂已经被扣牢,扣的劲道极猛烈,几乎肉裂。

“顺……”

他闷声叫,上体下俯:“救……我……”

两个保嫖无法救他,已昏倒在壁根下。

又是两记闷响,肚子又挨了两拳。

他的气功火候不差,差的是没有机会行功,自第一拳及肚的瞬间,他便失去行功聚气的机会了,他还没修至神动功发的境界。

“不……不要打……了……”他哀叫讨饶。

“你愿招供吗?”蒙面人把他拖倒,一脚踏住背心沉声问“我……我发誓,我……我真的不……不知道,你打死我也···也是枉然。”

“试……”

“饶我,我给你银子……”

“我要你招供。”

“你杀了我吧!我……我真的不……不知道蒙面人傻了眼,显得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想脚下用劲却又不忍心。

“毒娘子与姓陈的混蛋,你也不知道?”蒙面人稍一迟疑,立即另起话题。

五爪蚊心中一寒,打一冷战。

“你……你是中州双……奇?”五爪蚊惊恐地反问,知道赖不掉了。

虬须中年人与两少女,大概将街上冲突的事说了,如果硬着头皮否认,肯定会大吃苦头。

“你想好了,快回答。”

“他……他们从河对面走了,改走广平府南下,要到何处我不知道,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五爪皎知道赖不掉,乖乖吐实,“放我一马,我……不关我的事。”

“什么不关你的事?”

“劫皇船的事。”

“他们有多少人?”

“他们人手少,我又无力相助。据我所知,他们参加了,可是人手少近不了快马船,被那些人吓走了,几乎所偷来的船也被撞沉。他来找我,便意在拉我下水帮助他。”

“他不是那些人一伙的?”

“不是。”五爪蚊肯定他说。

“那些人到底是何来路?”

“我如果知道,定遭天打雷劈。”五爪蚊一急,发起誓来了,“我也不敢打听,以免惹火烧身。我所知道的是,抢劫的人不止一批,有好几批人,临时凑合联手出击,利益均分。陈老哥那些人是否也参加了,我的确不知道,他的船落了单却是不假,我有人在东岸目击,所以猜想他是被那些人吓走的,确否我可不敢保证。”

“你这家伙好似鬼,真真假假令人无法判断。”

“是你逼我说的,我也的确一知半解……”

“去你的!”

脑门一震,五爪蚊便失去知觉。

     ※    ※    ※    ※

两保缥是摔昏撞昏的,所以醒得也快。

两人七手八脚,救醒被打昏的五爪蚊。

“我要到外地躲一躲避避风头。”五爪蚊惊魂初定,便气急败坏叫嚷:“这个蒙面混蛋,问口供是生手,再来的必定是行家,咱们就没命了。快,马上走。”

“不是中州双奇?”保嫖不死心追问。

“如果是那两个嫉恶如仇的侠义道混蛋,咱们哪有命在?”

五爪皎恨恨他说:“他们一旦认定坏事是你做的,你费尽口舌也改变不了他们的武断成见,逼棋的手段会让你做恶梦。

他们是取口供行家中的行家。少废活了”得尽快离开,迟必遭殃。”

河上往来的船只甚多,找目击者毫无困难。

出事现场的两侧河岸,也可以找得到日击的村民。

船贼得手之后,泊西岸弃舟从陆上撤走已无疑问。

毁坏了的快马船搁浅在西岸,更是有力的线索。

一治安人尺与有心人、,在蠢力便放在贼人起旱的西岸,有志一同向西岸追踪,一窝蜂往西岸赶。

改名为霍然的霍文恭,也走上这条路。

绕往南,是景州的故城县境,属京师而不是山东的地境,德州的治安人员不能、也不想自我麻烦越境办案,勉强进行,后果自负。

他这一辈子除了德州之外,没到过其他城市,人地生疏,真有何去何从的感觉。

他只知道往南追踪,走一步算一步,沿途向村民打听,有些什么人往南走。

这一带是冀鲁大平原,举目四望,天连地地连天,没有任何诗地丘陵作方向指标,他只能见路即走,身在何处他并不计较。

走了一天,似乎亘经迷失在原野里了、傍晚时分,天已放晴,到了一座小村,一问之下,才知道已经到了京师冀州的枣强县南部。

小村叫小屯,北面三十余里是枣强城。

再往南走,百十里便是广平府地境了。

借宿的农宅主人告诉他,昨天曾经看到有不少人南行,大地解冻,春雨提早降临,田地里的麦子即将破上抽芽,日地里经常有人巡视整理,有陌生人经过一看便知,是些什么人就无法知悉了,村民们通常少管闲事。

次日一早,他背了背囊就道。

各村镇间的道路,都可通车马,却不是官道,极易迷途。

他相信劫船贼既然乘船而来)弃船衍走,不可能远离槽河南下,必定沿河各州县南移返到贼巢、所以问清去向,迈开大步奔向南面的清河县。

近午时分,田野渐稀、前面不见村影,树林旷野取代了广紊的麦地,荒野似乎直伸至天尽头,道路也愈来愈窄小,许久许久不见有人走动了。

“该死!我一定走错路了。”

他开始感到焦躁,脚下一紧。

穿越连绵的野林,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声叫喊,声源似乎并不远,但弯曲的小径不能直视,树林挡住了视线,不由自主地脚下加快。

又传来两声金铁交鸣,是兵刃交击声。

他心中一动,止步略为思量,最后往树林一窜,绕往金铁交鸣声传来处。

一他并无应付意外变化的经验,更没有与人用兵刃搏斗的机会,极在州城与一些城市恶少,无聊地动动拳脚,手脚用劲有分寸,而且打了就跑嘻嘻哈哈形同儿戏,哪会真正与人拼命搏斗?

他夜探黄家,可说是第一次用重手揍人,出手神意合一,得心应手深得快狠准秘诀,当然出手也有分寸,不想真的下重手伤人。

有人拼兵刃,他知道必定出了重大事故,他一个外人,公然闯进去可能引起误会。”凭常识他采取了隐身在旁看究竟的行动,借草木掩身窜走如飞。

     ※    ※    ※    ※

三个中年人,面对五个彪形大汉,每个人都佩带有刀剑,杀气腾腾,所带的小包裹,各放在路两旁,可知都是外地人,并非附近村落的人在此械斗。

彪形大汉的五个包裹中,有一个有盖的麦箩,一根扁担,大概是由两个人抬着走的,份量不轻。

面面相对刀剑相向的两个人,气喘如牛口中蒸汽形成一阵阵白雾,可知交手搏斗了相当久的时间,正在绕走寻找进手的空门,也乘机调和呼吸储劲待发。

一声沉叱,彪形大汉突然猛扑而上,剑发狠招上下交征,第一剑攻咽喉,第二剑攻小腹,久斗之后,仍然劲道十足,剑光连发气势猛烈。

中年人哼了一声,扭身闪过第一剑,单刀斜沉,“挣”一声格开第二剑,身形借力急旋,刀光一闪,劈风声慑人心魄,人影斜掠出八尺外,刹住马步扬刀转体向敌,再冷哼了一声,随即神情一懈。

右肋衣裂血现,裂了一条尺长的裂缝,鲜血快速地透红了衣衫,从裂缝沁出向外流。

另一名彪形大汉抢出,扶起倒地同伴的上体。

“老七,撑着点,我替你裹伤。”大汉重新将其同伴摆平,急急替同伴解衣,“伤并……不……重……”

最后三个字说得有气无力,像某些地方漏了气。

肋骨断了好几根,内脏冒出创口,刀锋可能深入四寸以上,血如泉涌状极可怕,即使有仙丹也救不了,骨肉内脏一厕糟。

“救……我……”老七的求救声几不可闻。

“咱们并肩上,拼死他们。”为首的彪形大汉怒吼,挥剑凶狠地扑向最近的一名中年人。

有人被杀,唯一可做的事,是挥出致命的刀剑,替死去的同伴报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所有的人,皆以麦萝为中心,在四周全力生死相搏,都没有离开现场的打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