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0章

作者:云中岳

东山巡检司衙门很小,本身只有二十余名捕快,三十余名船夫和差役。十余名拾快在衙前戒备,一个个如临大敌心惊胆跳。卜“躲进衙门的秘探人数也不多,有一半留在会槽客店,照料受伤的人,所以派出配合搏快警戒的人有限,但派出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派出的人中,就有风华绝代的贝秋霞。活神仙玄灵正教教主的得意门徒,御神大法非常高明的女英雌。但现在、这位女英雌脸色苍白得像僵尸。

霍然曾经说过,希望不再和她见面。

现在,非见面不可了。她的目光,随逐渐接近的人而逐渐呈现惊疑的神色。

是霍然,腰带上有一把连鞘分水刀。

霍然手中有竹杖,已经令人作恶梦了,如果有刀,那光景令人不敢想像。

霍然的双手,分别抓住两个人的后腰带,半提半拖大踏步接近,所提的两个人偶或挣扎几下,半死半活毫无反抗的迹巡捕们大感恐慌,急急列阵戒备。

看到列阵的的排行,贝秋臣的地位不是最高的,为首那位中年人魁梧壮实,佩的是双手使用的华丽狭锋绣春刀,雄壮威武,气势十分慑人。

绣春刀,是棉衣卫的制式军刀.但负责上前打交道的,却是贝秋霞.附近已集结了不十余名巡捕,由巡检大人亲自率领,另有四十余名民壮,用的酬五花八门。

加上秘探方面的十余名高手,将近百人面列阵,竟然不敢下令攻击。可知霍然的声成已把这些人铰住了。

贝秋霞领了两个人上前相谬,脸上有不多的神情流露,这次再见。结果将是非常可悲的。霉然不希望与她再见,但情势不允许双方不得不再见。

霍然瞥一眼、不理会她的惶恐神色、将浪里飞两个人往脚下一丢,踢了两人几脚。

哎唁……

浪里飞被两脚踢得恢复了神智与精力,在地上大叫,首先挣,着挺身爬起:“你……你这混蛋要……要……”

“你看这是什么地方广霍然冷笑着问。

瞥了四周一眼,浪里飞倒抽下口冷气,三方受到包围,巡检司衙门当然一看便知,那些神色冷厉的秘探,一个个跃然慾动。

“你……你为……为何带我来……来这里?”浪里飞脸色冷灰。

“要用你和这些人打交道。”

“你……混蛋!为何要用我?”

“因为你是一个剁来喂狗,狗都不吃的混蛋。霍然狞笑。

“我和你拼了”浪里飞咬牙切齿冲上,黑虎偷心一拳.霍然一手挡开拳,另一手给了浪里飞两记正反阴阳耳光。

浪里飞仰面便倒,被霍然一脚踏住咽喉;

“这个人、是飞天猴十弟兄的老五)浪里飞胡勇。”

霍然用沉雷似的嗓门,向贝秋霞三个人说:“你们到大湖,主要是要捉飞天猴,二切消息,皆在这个人身上,你们有最高明的问口供专家,定可从这两个人口中间出线索,我用这两个混蛋水贼,换回我的女人。

换,我带了人拍拍手走路;不换,我会杀得你们作恶梦,绝不许你们任何人逃出东山,换或不换,立候回音。”

他像一尊降妖伏魔的当关夫,一声刀啸,分水刀出鞘,扬刀示威杀气腾腾。

贝秋霞打一冷战,急急退回与主事人低声商议。气氛紧张,杀气弥漫,即将爆发出生死分野的人间惨事:巡检司衙门可能成为屠场。

片刻,出来了甫人屠,察看浪里飞片刻,向主事人点头表示肯定。

巡检司衙门是治安单位的地方性首席衙门,维持治安捉拿盗贼,竟然成为双方绑架犯谈判交换的地方,委实是一大讽刺。

霍然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假和尚南人屠身上,刀向南人晨一指,迈出一步。

‘挡路的两个中年人吃惊地后退,以为他要发动攻击了。

‘我们交换。”远处的贝秋霞高叫:“请稍候。”

不久,两个中年人挟着林涵英姑娘,由贝秋霞前导,向霍然接近。

交换很简单,各自带回所换的人。

“不要和我们作对,霍兄。”

贝秋霞临行低声说:“更不要前往南京生事,那不会有好处的。”

旧后的事,谁也难以逆料。

霍然握住林涵英的小手收刀后退:“我似乎有预感,你我还有见面的一天,你是一个好姑娘,可惜我们改变不了敌对的情势,不能成为朋友,后会有期。”

一阵急走,两人从东面出镇,没有人追来,僻的有笑魔君父女,与文韵华姐弟。

“你怎落在他们手中的?你真够机灵呢。

霍然在一处菜圃止步:“没受到什么禁制吧?看你的鬼样子,好像也吃了苦头。”

“他们在杨湾双蚊的秘窟,便盯住我了,跟在后面弄鬼,有心计算无心,我上当不足为奇。”

林小姑娘颇为得意:“他们再三劝我诱请我爹出面,我爹在府城,他们口费心机,打算押着我去找我爹,幸好你把他们的船弄坏了而无法成行。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我一点也不慌张。”

“快跟他们走。”

霍然指指含笑走近的文韵华姐弟:“你们务必尽快远离东山,我觉得他们不会善罢干休,一定会打你们三个侠义人士子女的主意。他们人手不足,你们是他们争取的对象,飞天猴的实力,比他们所估计的要雄厚得多。

这些秘探大权在握,有权征用任何人替他们卖命,你们如果再被他们控制住,不合作将是死路一条,赶快走。”

“你休想打发我走,我们说好了的,到南京。”林小姑娘缠定了他:“你在东我一定也在东……”

“喝!想不到你还真会撒赖呢!谁和你说好了的?”

霍然苦笑:“你这小女孩顽皮透顶,天生的闯祸精,走到哪儿都会出事,谁和你走在一起谁就倒霉。文姑娘,你姐弟俩最好强制她走,交给她爹娘好好管教,不然早晚会闯出滔天大祸的。走也!”

说走便走,一纵三丈去势如电射星飞。

“等我……”林小姑娘急起便追。

笑魔君父女一声冷笑,劈面拦住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笑魔君双手一张,大袖微拂隐隐风雷乍起:“你们侠义道门人子弟,最好离开他远一点。他救你这小丫头老夫就不以为然。”

“老魔你少管我的事。”林小姑娘尖叫,拳打脚踢立即展开抢攻夺路。

一声怒吼,小伙子文光华也冒火地扑上了。

笑魔君可不像霍然大量,霍然对不是敌人的对手,通常用逗弄的心情应付,下手有分寸不怎么认真。

老魔是邪道人物,可没有逗弄小晚辈的心情,一双大袖风雷乍起,抽拍拂抖劲气如潮,逼得两个小家伙团团转,近不了身八方旋走。

文韵华姑娘有点心惊,本能地举步接近。

傅玉莹姑娘纤手一伸,劈面拦住她“赶快带走你的人,不然就来不及了。”

她扮成村姑,对穿衣裙十分出色的文韵华,似乎有点嫉妒,也许是同性相斥:“霍兄救玉面天罡的女儿,用意是不希望你们侠义道人士助纣为虐,避免你们成为秘探的鹰犬。你们如果再落在那些人手中,不会有人救助你们了,月p些人会来得很快的,他们不敢追霍兄,追你们却毫无顾虑,你不想成为他们的鹰犬吧?”

“我们不会成为那些人的鹰犬,而且可以和霍兄对抗那些人”文韵华毫无敌意:“我们不会现身,与霍兄并肩站,一方面是霍兄反对我们出面,另一方面是林家小妹在那些人手中。

现在,他们最好不要再逞凶,贤父女是邪道名宿,声誉不佳,请不要拉霍兄下水好不好?我不希望霍兄成为邪道人物.“他不想做邪道人物,而想做向皇家抢劫的罪犯。”

傅姑娘眉心紧锁:“总有一天,会与你们侠义道英雄生死相见,所以,你们必须与他分清界限,以柬日后恩怨难分,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丫头,不要和她们缠夹不清。”笑魔君两袖把两个小家伙震出两丈外,飞掠而走:“那些混蛋来了,走!”

远处人影掠走如飞,已接近至百步内。

傅玉莹一跃三丈,向东飞奔。

“咱们去追霍小奇。”文光华气冲冲他说:“这老魔没安好心,可别让他父女打霍小子的主意。”

追的人逐近,果然是秘探。

三人不加理睬,如飞而去。

     ※    ※    ※    ※

     ※    ※    ※    ※

所肩的小舟停在距岸约里余下旋,三个舟子对他又敬又怕,派一个人向岸上眺望,等他出现发信号。

霍然终于出现在滩岸,已经是申牌时分;举手打出信号,小舟立即起旋。

“小伙子,不让搭便船,老夫把船打破,呵呵呵……”

最先赶到的笑魔君大笑:“大家坐不成,留下来和那些混蛋玩命,至少也多一个人作伴。”

“不让我们坐,霍尺,我和你没完没了,本来说好一起走的。”

继续出现的林涵英三个人,更是兴高采烈:“我宁可相信你是一个守信的大丈夫。”

霍然傻了眼,糟的是小船还没靠岸,如果船本来就泊在湖边,他上船就可驶离,现在独自离去的机会没有了,还真怕这些人撤赖。

“一群无赖。”

他摇头苦笑:“船大小,后半夜才能到府城,挤在一起碰上大风浪,岂不危险?”

“有你在,危险算得了什么".林小姑娘傍着他开心地笑。”那些人真好笑)一听我是玉面天罡的女儿,立即威迫利诱要求我合作,居然厚着脸皮说要保护我不受你的侵害,伤了大半的人仍然嘴硬。”

我觉得可疑。

霍然感然说:一他们的确有十四个人,在双蚊的秘窟附近暗中活动、等候双坟返回;按理,他们既然在该处伺伏,然后跟踪你,应该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居然不生疑招你着成我的敌人.是我骗他们的。”林小姑娘突然脸红似火“你们什么?

我……你……你已经控制了我,“我淤……认了命,所阶……所以枷人……

“难怪我百思莫解,你这小鬼还真鬼心眼多,也脸皮够厚。”

“没有什么啦!”我本来就愿意跟着你呀”林小姑娘回避他的目光,羞态可掬:“你不要挑字眼好不好?我说的话千真万确,我爹和你狼狠地打了一架也是事实,双蚊的小贼伙有人目击。真真假假,才能让他们相信呀,要骗那些精明的人,还得费些心机呢!”

她到底在宋大人那些秘探面前,说了些什么谎话,由脸上的神情多少可以看出;一定不足为外人道。

霍然知道她聪明机警,所以并不焦急担心她的安全,而且似有默契,得以从容应付那些秘探、再能及时利用飞天猴的贼伙掌握有利情势,终能把她安全救出魔掌)”这种能相互呼应的默契。”认识不深的人是难以办到的。

你这小丫头真不简单,要不了多久,你将成为江湖风云人物,取代武林四女杰名动天下。”

霍然由衷他说:“你小小年纪,梅坞的人奈何不了你,太湖双蚊一群水贼也奈何不了你,这些威震天下的秘探也上了你的当,你是天生的女霸才。好人做到底,送你们到府城。”

不等小舟架跳板。众人飞跃登船,、船立即驶出,升起帆驶向府城,霍然本来打算把秘探赶离大湖,痛惩泅州水怪、南人屠几个人。但飞天猴占有劫来美女的消息,引起他的反感,放过这些秘探)让秘探对付飞天猴,……

美女在官府手中,至少比落在强盗手中幸运些。

他不能参与其事,以免有帮助秘探的嫌疑。快马船被劫走的美女有十名之多,他哪能凭一股不平的勇气。跑遍天下逐一去救她们.他毕竟不是救昔救难、大慈大悲的菩萨,天下间该救的人多着呢!他不是神)无法解救人间世的亿万疾昔。

一小舱容积有限,六个人勉强可以容纳,林小姑娘大方地挤在他身旁。在风涛中偎在他身边睡着了。

黑暗中,一旁的傅姑娘,一双明眸留意霍然的一举一动,眼神十分复杂。

在救助小秋燕期间,她对霍然仅稍有印象,那时的霍然文质彬彬,孔武有力会些拳脚,没引起她的注意,她老爹反而对霍然闭有好感。这次异地重逢,霍然的表现令她大感惊奇,这财不可能的事,世间不可能有奇迹发生,一个书生型会些拳脚的人,怎么可能在短期间,变成一个无敌的天神?

她几乎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她以诧异的目光。探索这个她难以了解的人,印象愈来意强烈,强烈得撼动她少女的心湖涌起波澜.不管霍然是哪一类的人,她的想法是,不要成为众矢之的,犯不着与官方公“然为敖.如果到南京去闹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