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1章

作者:云中岳

不与对手保持接触,怎能掌握情势?

他必须主动与对方保持接触。艺高人胆大,他无畏无惧地进入溪口村。

他也扮成渔夫,穿了青灰的直掇灯笼裤,脸色略染深些,粗旷的气势掩盖了书生秀才气质,赤手空拳昂然进入唯一的小市镇。

市集已散,小市街恢复了宁静,但小店铺依然开门做买卖,小食店仍然供应酒食。

能成为市集的村藩、,表示不但是附近二十里内最大的村落,也是交通可以贯穿四乡的地方,也就经常有附近的乡民过往,并非与外界没有往来的封闭性村庄。

他感到诧异,怎么村里毫无动静?

看出有异,便得进一步打听。

他在一家铁器店前站住了,好奇地观察店堂的忙碌情景,卒是一家规模不大的铁器店,有三家大门面的店面,店堂也是工作坊的一部分,内进还有大工场冶金炉。

看店堂的情景,便几他老家德付;的任何铁器店都大,居然在这种小村中生存,他极感惊讶。

店堂便有三座炉,把风箱拉得呼o4psx响,炉中火焰熊熊,炭火炽盛。

店堂工场生产一些小铁器:大量的四角形长短船钉、桅杆橹桨用的环与箍、锄头、镰刀……

师傅们领着小徒弟,当当打制铁器,火星满堂飞溅,热气直冲店剑,热闹得很。他人店傍在长柜旁,转身目光仍落在铁匠们的身上。

他对铁器相当熟悉,因为有一位老同年,是一座铁工作坊的少主人,读书之外也管理店务工场。

“客官想订制些什么器物?”

那位粗豪精壮的店伙,在柜内向他笑吟吟打招呼,j、店是全县规模最大,手工最精的铁器店。”

“呵呵!贵店打造杀生的器物吗?”他转身笑问。

有些铁器店专制农具、车具及日用小器物,拒绝打造武职武器包括刀枪箭尖,杀生器物不但包括刀枪武器,也包括菜刀、杀鱼小刀,甚至镰刀同样可以割断禽兽的脖子,有些不忍心杀生的铁器店,绝不打造或出售这种利器)

“本店无此禁忌。”店伙坦然说:“而且打造杀人的刀剑。”

“哦!贵店有铸刀剑的师傅?”

“呵呵!咱们这里是铸刀剑宗师故乡;往昔世间各地仍在使用铜刀铜剑,咱订:吴越已经出现铁剑钢刀了。吴王阎阎的三千把宝剑,都是咱们的祖先替他铸造的,哦!客官想订制兵器?”

“有这个意思。”他信口答:“用健钢呢,抑或是用淋口?”

一呵呵!得看客官希望能用多久,作些什么用途以及运用的技巧而定。之外是能花多少银子,以及取件时间的久暂。”

“打造兵器不简单,最重要的是韧性与锋口的硬度。古代的名剑干将莫邪,龙泉太阿,皆出自吴越的名匠之手,铸剑师天下无双。

健钢,指用灌钢法铸锻的技术,所谓千锤百炼,指的就是健钢法。将高炭分子均匀地灌入熟铁中,经过多次锤炼淬锻,便是所谓百炼精钢,也称为灌钢。健,表示强韧。

淋口,是指将生铁溶化,淋在预定的锋口上,高炭分子仅进入锋口一段加以淬锻,所以称生铁淋口,仅锋口是钢(当然并非真的钢),磨了几次就不锐利了。

两斤重的剑,仅淋生铁六钱至八钱,省钱省事,同样可以用来杀人砍人,能使用两斤剑的人,已经屈指可数了。

一把淋口剑,比健钢剑便宜十倍,进来一个瘸了右脚的糟老头,往他身边一靠。

“你这种人如果买一把宝剑使用,天都不会饶你。”

糟老头眯着老眼说,向店伙招手:“伙计,卖给他一根小铁棒,重量不要超过两斤就够了,千万不要把刀剑卖给他,以免他杀人如屠狗。”

“少管闲事好不好?”

他冒火他说:“你跟来干什么?阴魂不散吗?”

槽老头化装易容术非常高明,但一开口他便知道是笑魔君。

老魔父女曾经在码头,目击他用一根竹杖,击溃上百名高手秘探,废了好几十个人的手脚,如果他使用刀剑,那还了得?老魔虽然绰号称魔,其实并没具有魔性,自承是邪道人物,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我也有权知道结果呀!为何不能跟来?”

笑魔君不理会他冒火,拖了他的手肘出店,“秘探们扑了个空,人都化装易容躲在暗处,等候飞天猴那些悍贼出现。他们已经发现你了,可能正在打你的主意。走,找地方先填五脏庙。”

门外有一个小流浪汉,是傅玉莹姑娘,盯着他嫣然一笑,颊旁绽起笑涡十分女性化,扮成小流浪汉,实在不适宜,一眼便被人看穿是假货。

走了半条街,前面看到有酒旗子飘扬。

“留意小店门外的两个人,秘探。”笑魔君一面走一面低声说:“把守住杀坊酒肆,便可发现可疑的人,这些家伙相当笨,忘了飞天猴那些悍贼是本地人,怎么可能在发现答兆时,仍在茶坊酒肆进出?”

“至少,可以等到你我这些外地人呀!”霍然其实并没真的冒火,他对笑魔君父女的好感,比对玉面天罡那些侠义英雄的好感多,虽然他已经知道,光临德州的炼魂修士一些侠义名宿,并不是替快马船保嫖的鹰犬.“只要你不妨碍他们的事,你目下是安全的占卜旦他们认为正事已经办妥,而有能力对付你,你就必须小心了。小子,你必须睁大眼睛,拉长耳朵,留意一切动静风色,以免一头撞入他们的天罗地网里。”

“我会小心的“”霍然冷冷一笑:“在我没得到警兆之前,他们是安全的。”

“所谓警兆意指什么尸一李小姑娘的安全。老魔,不要明知故问好不好?”霍然显得有点暴躁。

凡是牵涉到李小姑娘的话题,他都显得有点暴躁不安。

“好,不问不问。”

老魔领先进入酒肆:“有牵挂的人,活得是很苦的.“你烦不烦呀?”霍然尾随入店。

走在最后的傅玉莹掩口而笑、清彻的风目中却有笨黠的光芒闪烁。

刚在近窗的食桌落坐。便进来了两位穿衫裙的女郎,在不远处落坐,举止却没有村姑味,倒像大家闺秀。

是贝秋霞和穿云燕柯玉洁,扮像不错,但面庞过于秀丽。

瞒不了有心人,一看便知她们的来历。

穿云燕脸上有恐惧的神情流露,还真怕霍然反脸找她算西山袭击的账。

我作东。

者魔向来招呼的店伙说:“来几壶竹叶青,大盆鱼肉.……”

“不要鱼,这些日子吃鱼吃腻了。”霍然接口:“要肉,我这条汉子无肉不饱.“客官得等候,鸡鸭得临时宰杀。”店伙脸有难色:“今天县是象期,但鸡鸭已售光了。”

“只有鸡鸭?”

“小脐,这里的人少吃牛羊。”

老魔说:“将就将就啦!江南人吃猪肉,这两年不知肉味妇你也应该知道呀!这两年凡是有王法的地方,都吃不到昏肉。伙计,我们可以等,杀鸡宰鸭,红烧白切都可以。”

“他娘的!都是这个狗皇帝惹的祸。”霍然破口大骂,狠麦了邻桌的贝秋霞一眼。

贝秋霞正替皇家效命,他大骂皇帝,显然含有挑衅味,也有意借题发挥。“也不能怪这个皇帝狗屎呀!”

老魔大笑:“哈哈!他是天下的主宰,他高兴干什么就随干,这是他的特权,天下都是他的。他们家姓朱,朱与猪音。他生肖属猪,天生的猪。所以,他去年颁下圣旨,禁天下养猪杀猪,猜都被放到山林里自生自灭,只有王法不俯地方,才有人敢养猜杀猪。要想吃猪肉……”

“必须等这个猪皇帝死了,下一个皇帝不属猪,才有吃猪的希望。”

傅玉莹也乘机发牢騒:“你们北方人吃牛羊,没有猪肉吃所谓。南方人以吃猪肉为主,这两年真是灾情惨重,真是有此理。”

如果贝秋霞真对皇室忠心耿耿,便该拔剑而起兴师问罪,鸣皇帝讥讽时政,是大逆不道的严重罪行。

她怎敢拔剑问罪?她禁不起霍然一击。

禁止养猪杀猪的圣旨,是去年春(正德十四年)颁布天的,雷厉风行,天下政令所及的地方,没有人敢违抗圣旨;

法之徒玩命亡命的人例外。

正德皇帝在闺八月动身启驾返回京师,九月在淮安清江浦积水池扮渔夫覆舟落水,得了大病。挨到次年(十六年)三月丙寅(十四日),死在豹房,结束了他三十一年罪恶的一生。

下一个皇帝嘉靖,幸好生肖不属猪,这才解除了禁止养猪杀猪的禁令,天下百姓这才重新有猪肉可吃。

其实,下这种荒唐圣旨的皇帝,正德皇帝不是第一个,有前例可循。

宋朝被辽国掳走的皇帝徽宗,生肖属狗,就曾经下圣旨禁止天下杀狗,因而引起大学的学生到皇宫抗议;

因为我国自古以来,牛羊猪狗都是家常的肉类主要来源,狗肉是大众化的肉类,并不认同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只是家畜之一。

论对人类的贡献,牛与驴才真是人类的朋友,牛与驴同样照吃不误。

傅玉莹乘机发牢騒,凤目也盯着贝秋霞跃然慾动。

“不关我的事。”

贝秋霞立即表明态度,脸上有友好的笑意:“今年清明节,皇上祭祖大典,搜遍京都附近,找不到一头猪献三牲,连鬼神也吃不到猪肉,人们还埋怨什么呢?鸡鸭同样是肉,对不对?”

“有道理,女人,我是愈来愈佩服你了,你的确能说会道才华过人,那个皇帝不重用你,确是埋没人才。”

霍然流里流气他说:“哦!你师父玄灵教主目下在皇帝身边,是不是替那个皇帝炼什么妖术?”

“这……”贝秋霞突然脸红耳赤。

皇帝身边有一大群怀有奇技异能的人,有所谓神仙、勇老道、和尚、喇嘛活佛……平时安顿在豹房和大将军府,巡时带在身边做侍卫,人数上千,洋洋大观。结果,皇帝但没学到奇技异能,也没练成盖世霸王的勇力,也没修成仙活佛,只活下三十一岁便去见阎王了。

下一个皇帝嘉靖,更是修仙修佛走火入魔。

“你怎么啦?”霍然一怔。

贝秋霞不但脸红耳赤,而且羞态十分动人。

邻桌有两位食客,像一双老村夫妇。老妇满脸的皱纹,脸!苍中带青,半白的头发用青帕包住舍,看年纪已在花甲左了,但老妇的一双明眸,却灵活清彻水汪汪。

“不……不关你的事。”贝秋霞回避他的目光,脸快要红脖子上了。

“我问你师父的事。”他追问。

“我……我拒绝回答……”

“见不得人的事?”

“你……”

老妇突然轻咳一声,吸引两方的注意,果然收到了预期效果,两桌的人齐向老妇注目。

“她不能答覆你,年轻人。”老妇找上了霍然,声调不像于老妇的口中,是年轻女人的嗓音。

“为何?”霍然笑问。

“因为她是一个还没开脸的大闺女,但是否可靠就不知道没开脸,并不能表示她没与男人鬼混。”

老太婆锐这种话,百无禁忌毫不足怪,但听在少女们耳可就羞愧难当啦!

贝秋霞果然受不了,变色拍桌而起。

不许激动。”霍然也拍桌而起,气大声粗:“老大娘,我知道你是谁了。可是,你的话我还没听懂,这与这位贝姑娘有关吗.“嘻嘻嘻……”

老太婆怪笑:“是否与她有关,她心中雪亮,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知道她师父玄灵教主替皇帝在做些什么,炼的是什么妖术。只是她说不出口,羞于启齿.“你知道?”霍然追问。

“我准备到南京,邀了一些人。”

“我知道。”霍然指指老村夫:“你在杭州把这头犀牛请到了,我以为你早就到了南京啦”“咦!你……”

“你是幽冥玄女,他是分水神犀。不要问我为何知道你们的底细,你所说的话我还不明白呢!”、。

贝秋霞脸色一变,脸上出现惊容,被幽冥玄女的名号吓了一跳,大概知道幽冥玄女的来历底细。

“我仍感人手不足,特地来邀请飞天猴合作的。”

幽冥玄女不再追问,坦然说明来意:“好不容易找到这里,却碰上了皇家的秘探光临,运气不好。到南京劫宝发财,只是我附带的次要目标,真正的目的,是谋取玄灵教主替皇帝厮炼制的一件宝贝。”

“宝贝?有意思,什么宝贝?”

“她知道。”

幽冥玄女指指贝秋霞:“只是她羞于启齿,她会羞死.“那你就说吧!”

‘在大庭广众问,我虽然上了年纪,也不便说呀!由她说岂不更迷人些?反正这件宝贝,我一定要设法弄到手的。再已,诸位。”

两人猛地一掀食桌,跳窗溜之大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