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逃命的人速度最快,甚至会产生打破记录的奇迹。飞天猴的轻功本来就惊世骇俗,危急逃命更是快逾电火流光,突破重围窜入山林,三两闪便消失在林木深处。

他的十一名同伴已经星散,只有三个人能勉强可以跟随着他,这当然是他有意让三位同伴跟来,所以脱困之后并没全力发挥,多三个人在身边,也多三分应敌的力量,独自逃生,在道义上也有亏欠。

可是,对手早已安排了追他的人。

能紧镁不舍追逐他的共有五个人,轻功似乎皆比他差不了多少,他即使全力施展拼命逃走,并不一定能摆脱这五个高手中的高手追逐。

降下一处山坡,下面是一条小溪,要想省力,沿溪流走绝对比爬山越岭快些。

小溪向南流,似乎不像流入大湖的小溪,而是流入浙江长兴县境的小河。

他不能潜回太湖,走得愈远愈好。这一带地形他十分熟悉,毫不迟疑沿溪向上游飞奔,不时招呼后面跟来的三名同伴,加把劲赶快跟上。

“向老兄,再这样狂奔,不跌死也会累死的,歇口气好不好?”

那位身材特别雄壮的人,似乎快要崩溃啦!浑身大汗,气喘如牛,脚下踉跄,随时都可能栽倒。

“身材特别雄壮的人,奔跑时所耗的体能也最大,比起体重差了一倍的飞天猴,所耗费的体能也高一倍,短期间跟上并无困难,三五里之后便难以为继了。

“天杀的!怎么闯进他们的口袋里去了?”

飞天猴只好停下来,用手掬溪水解渴:“事先知道他们都在溪口镇,在镇上布埋伏。晤!会不会是老犀牛出卖了我们?”

“怎么可能?”

一位同伴用水净脸抬起头说:“老犀牛那些人,放出风声我我们,已经找了好些日子,咱们不理会避免接触,仅留意他们的行动。这次咱们决定和他们联手,事先并没通知他们,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会去找他?如何能策划出卖我们?”

“说得也是。”飞天猴叹了一口气:“咱们的人,损失太大了。”

“怎么往南走?”

另一同伴观察四周:“为何不返回泊舟处宁也许可以接应返船会合的人……”

“还能回船?船很可能已被他们占据了。”

飞天猴沮丧他说:“咱们必须表示已经远走高飞,引他们穷追,半途再折回去。设法援救咱们的人。”

“他们会追来吗尸“可能的,咱们不能再轻估他们的能耐了……”

小溪宽仅两丈余,两岸草木丛生,视野有限,湍急的流水声也乱入听觉。

对岸传来的一声咳嗽,却入耳清晰,打断了飞天猴的话,四个人惊得一蹦而起。

草声籁籁,枝叶摇摇,踱出五个浑身汗水的人,隔岸面面相对。

‘)不要歇息了。”

那位留了大八字胡,相貌威猛的中年人声如宏钟:“我,钟不群,等你们带在下前往你们的聚集处,以便一网打尽,等得不耐烦啦!快走。”

飞天猴脸色一变,握铁棒的手呈现不稳定。

“天绝星钟不群是你?”飞天猴连嗓音都变了。

“没错,那就是我,天绝星钟不群,如假包换,绝非冒名顶替的名震天下名杀手天绝星。”

人江湖朋友几乎闻名色变的四大凶星,是众所周知的最冷血无情杀手,谁有充足的金银,都可以请他们干谋杀的勾当,不讲情义法理,有钱就行。

“天绝星替秘探办事,同恶相济理所当然。秘探有的是花不完可以”任意开销的金银,正合冷血杀手的胃口,一拍即合,咄现并非意外。

据说,四大凶星可在百步外杀人,有如探囊取物,远攻嘘杀皆不露痕迹。

飞天猴轻功盖世,武功超绝,但一听对方亮出身份,心里的压力极感沉重。

另四人也瞟悍之气外露,看气势便知是可怕的高手人物,虽则他们无意亮名号唬人,外露的凌厉杀气已经慑人心魄了。

鲁天绝星所表现的狂态,飞天猴不但不以为逆,反而认为良正常的,成名人物难免有狂的凭借。但不知道天绝星根底的人,可就受不了这种狂态。

那位称飞天猴为向兄的特别雄壮中年人,就受不了天绝星的狂态,拔出平头的厚背砍山刀,哼了一声。

“你这混蛋五个人,就敢狂妄地要一网打尽咱们的人?真是死不要脸乱吹牛。”

这人扬刀怒吼:“咱们一比一公平相决,胜得了我必杀王的刀,再吹牛并未为晚,你天绝我必杀,看谁的命长。”

乡一声长啸,天绝星五个人,猛然同时飞跃而起。跃过两的宽的小溪。

双方隔溪相峙,飞渡的一方非常危险。飞天猴四个人有测虎冯河,不但可以用暗器任意攻击飞渡的人,也可在河岸把纵落的人打下河去,不许对方飘落j身在空中的人,仿卫力是相当薄弱的。

“小心……”飞天猴却警觉地大叫,左手疾扬。

是三把梭子缥,全向天绝星集中攒射。

其他三名同伴,也发出飞刀和钢缥。

可是,五个纵起的人,已利用纵势先发射出满天铁雨钢流,而且全是一些体型小,速度快得不易看清的暗器,向飞天猴这一面溪岸飞射,并没打算能将人击中,而是以大面积攻击,用意在将对方逼退,以便争取飘落的地点,能将人击中当然更妙,在策略上就高明了一段。

飞天猴用暗器阻击,却没有阻止对方跃过的打算,暗器梭子嫖出手,立即斜移闪避。

他的三位同伴,却抱有阻止对方飞越,在溪岸堵住准备扼守的念头,暗器出手便挥刀剑准备阻击,却没料到对方同时在空中用暗器先发制人。

双方的暗器皆势如暴雨,看谁的暗器快狠准。

“呢……哎……”溪岸堵截的人倒了两个。

砰然一声大震,水花四溅,飞越的五个人中,也有一个被暗器击落水中。

“挣”一声金鸣震耳,必杀王一刀架偏了飞降的一支长剑,斜冲出丈外,对方已飘落乘胜追击,第二剑势若雷霆,指向他的心坎要害。

必杀王姓王,在江湖名号相当响亮,但对手太强,剑上的劲道惊人,沉重的砍山刀竟然震不开轻灵的剑,被反震得身形不稳,马步大乱,还没稳下马步,如电剑光已光临胸口,刀已来不及收回封架,眼睁睁要看到长剑穿心而无法闪避或封架。

人影斜窜而至,短铁棍挣一声击偏了来剑,一把扣住他的右时窜出丈外,脱出险境保住了老命。

是飞天猴,及时从剑下救了他。

糟了,稍一耽误,谁也走不了啦!

“冲上来!”不远处的天绝星长剑斜伸,傲然地沉喝等候飞天猴冲上。

另三名中年人,已在三方扬刀相候,形成四面包围,飞天猴两人成了入槛之虎。

必杀王大吼一声,挥刀直上。

“什么东西!”天绝星傲然他说,长剑连挥。

“铮铮挣”一阵急震,火星飞溅。天绝星脚下作小幅度移动,剑上下翻飞,来一刀接一刀,来者不拒,沉重的刀皆被一一震出偏门,却不乘机反击回敬,完全采取守势,有意表现应付自如的强大实力。

飞天猴也被一名使用狭锋的人,逼得一步步后退,刀法极为诡奇辛辣,他的短铁棒根本无法硬接幻变莫测,无孔不入的眩目刀光。

这是一场绝望的挣扎,两个人一比一也支撑不住,二比四注定了厄运当头。

飞天猴相当精明,已看出对方无意将他置于死地,把心干横,不顾自身所暴露的空门,咬牙切齿全力攻击,希望能制造脱身的空隙。

总算所料不差,对方的确不用绝招乘隙下杀手,仅步步正面逼迫,大量耗损他的体力,他想制造空隙脱身的希望却落了空,在一旁的另两个中年人,始终保持堵住他后路的退向,随时皆可能把他堵住脱不了身。

传来必杀上一声厉叫,他心中一虚,知道大势去矣!只剩下他一个人死撑了。

     ※    ※    ※    ※

】回  必杀王的右肩井,被刺了一个血洞,平头的砍山刀丢在脚下,一步步向后退。

天绝星一步步逼进,剑尖指向必杀王的眉心。

“你参与了山东抢劫快马船的行动,是吗?天绝星狞笑着问口供。

“我……我没去。”

必杀王凶焰尽消,急急分辩:“那时我在广德州。向兄十位弟兄北上跟踪快马船,事关日后安危,怕以不需外人参与,我与他交情虽然不薄,但仍然算是外人。”

“那么,你该知道他所分得的金珠与美女,藏匿在何处了。”

“那怎么可能?财不露白,即使亲如父子兄弟,也不能说出来呀!”

“们是……”

“我只是他的朋友,这次前来替他助拳……”

“去你娘的!你只是一个不相关的、一无所知的助拳人?”

“是呀!我……”

那么,你对我已经毫无用处了。

“那是你们和向兄的事,我只是一个助拳人。”必杀王氮然没看出危机:“有什么事,你们可以问他。”

“对,唯他是问,你没有用处,你可以死了……”

必杀王总算看出不妙了,扭头撒腿狂奔。

只奔出五六步,背心一震,长剑贯体。以背向敌,中了剑才知道逃走犯了大错。

     ※    ※    ※    ※

回  飞天猴没看到好朋友必杀王,却看到天绝星背着手出现在一旁冷笑。

“挣”一声暴响,他第一次架住了对方变幻莫测的一刀,乘机斜冲脱困。

“我等你。”天绝星出现在眼前,像是平空幻化出来的,手中剑光华烙沼,等候他冲上:“你还有三件兵刃可用,也可能还有几枚梭子嫖。”

“你……你把我……我的人……”他急剧喘息,但说话仍然清晰。

“杀光了。”

天绝星冷冷他说:“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杀光了以免费神。

归有利用价值,不然你早就死了,如果你不肯合作,就是沁有利用价值的人了,我天绝星一切看在金银份上,来决定对方的死活。你,也可以决定自己的死活。”

话说得够明白,是否肯合作,操之在飞天猴的选择上,也就是选择死或活。

“你……你威胁不了我,我飞夭猴绝不怕死。”

“你死不死与我无关,我只关心我的利益,你已经有两位弟兄落在宋大人手中,他们都乖乖招了供,你死不死一点也不影响查赃行动,只不过稍耽误时日而已。由你口中招供要省事些,所以我天绝星不想杀你。”

“狗王八!我招不招都是死……”

“不然,生死大权操之在我。如果对我有利,我用不着要你的命。”

“你无权处置……”

“你错了,我有全权处理,你瞧,我为何不立即擒住你,带回溪口镇交给宋大人?因为我有全权处理,我有权保护我的利益。”

“我听不懂你的话。”

“也许你不懂,但想一想就明白了。我与宋大人订了约,如果赃由我亲自追出,可以多分一成。把你交给宋大人,由他问口供派人追赃,我只能按协议获得预定的赏银,追出的赃没有我的份。所以,我为了保护二成的利益,你如果肯合作,我放你一条生路,明白了吗?”

“胡说八道!”

“你最好相信我的话,我可是江湖上风云人物,声威信誉众所周知,一言九鼎信誉可靠的名人,你的赃物藏在何处,愿意带我去取出来吗?”

“所劫得的几箱珍宝,早就分掉了。”

“我知道,我只要追出你所分的一份。还有,你带走了几位美女?十位美女都是朱副大将军,特地替皇帝保留的特优;

美女,朱副大将军十分震怒,誓要将美女全部追回。你们带走了几个?”

那朱副大将军,指江彬国贼,是皇帝的干儿子,所以赐国姓朱。正德皇帝坏事做尽,有一大半的坏点子,都出自江彬之手,怂恿皇帝抢女人,在扬州遍刷寡妇处女,建豹房开皇店,都出于江彬的坏主意。

“我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飞天猴大声说:“仅顺手牵羊带走一个,叫罗映雪,十三岁。”

“人呢?”

“试……”

“人呢?”天绝星厉声问:“朱副大将军所出的赏格,是每一名美女赏银子三万两,当然必须是完壁,这十个特优的美女,是朱副大将军特地替皇帝保留的珍品,还没刷过,都是完壁。你这混蛋,最好没侵犯这个叫罗映雪的美女。”

“你在称一代名杀手,怎么如此少见识?漂亮的美女,落在咱们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强盗手中,还能保持完壁?真是见鬼。”

“你这该死的混蛋!我的三万两银子泡汤了。”

天绝星破口大骂:“破了身的,只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