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铜哨声隐隐传来,仍有后续的人随后赶来,这五个人他们已经难以对付,哪能等后续的人赶来善后?

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狭锋单刀重量不轻,浑身汗透,但精神依然相当旺健,一双怪眼精光四射,呼吸已深长平稳大汗已收。

“你这头犀牛,是我的猎物。”大汉用刀向他一指,语气托大:“我姓陶,记住了没有?”

“去你娘的!”他怒吼,分水刀狂野的扑上了。

“狰铮铮”三声暴震,大汉从容挡住了他三刀狂攻,一声狂笑,切入立还颜色,也回敬了三刀。

他的刀一而再被震得向外崩,几乎空门大开,对方反击,他知道很难封架,全力封住丫两刀,退了三步,最后一刀接不住,们!闪丈夕)脱出凛冽的刀气威力圈夕),心中一凉,刀上的劲道也差了一两分,刀法也施展不开,一切辛辣神奥皆无力发挥,胜负在一交手间便决定了,他注定了是输家。

身形还没稳下,刀光似雷霆狂野光临,迸发的凌厉刀气压体,大汉狞猛的脸像吃血的鬼王。

他强提真力举刀,脚下却大乱。他知道,他决难架住这一记致命重击,很可能刀断头裂,眼睁睁等候钢刀劈开他的身躯。

身侧人影倏现,一把扣住他的腰带信手扔出,另一手抢了他的分水刀,他翻腾着从刀光下摔出丈外,砰然摔落满地乱滚,耳中听到大汉发出痛苦的叫号。

有人救了他,从死神手中救出刀下。

撑起上身扭头一看,喜极慾狂。

大汉的右膝骨碎,摔倒在地两手一脚向外爬,右小腿变形拖在后面。

他是行家,大汉的右膝是被刀背敲碎的,如果用锋口,小腿一定被砍断离体。

抢他的分水刀,将他摔出危险圈外的人,是书生型的霍然,他不陌生。

霍然身边,站着小流浪汉打扮,出奇俏丽的傅玉莹,他也不陌生,但不知傅姑娘是何来路。

幽冥玄女与硕果仅存的一位同伴,见机躲到霍然身后寻求庇护。

“我们又见面了,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霍然轻拂着分水刀,笑吟吟向惊疑不定的贝秋霞说“呵呵!你们是追我的,没错,我的船就在前面的小湖湾内。很好,很好,正好早些了断。”

“我们是追她们的。”贝秋霞急急分辩:“我们的人相戒不貂惹你,你不要找借口伤害我的人。

“他们?”

霍然指指身后的幽冥玄女:“他们是食店的食客,嘲笑了你几句,犯得着大动干戈追魂夺命?未免太过份了吧?”

“他们是钦犯飞天猴的同党。”

“哦!钦犯。”

他转向幽冥玄女问,当然是有意作弄贝秋霞:‘你们是飞天猴的同党吗?犯下了滔天大案?我主持公道,你有权申述”一名中年人大踏步超越贝秋霞,虎目怒睁威风凛凛。

“该死的狗王八!你居然胆大包天,扮起问案的官吏来了,罪该凌迟。”

这人厉声大骂,刀一升杀气涌腾,向他一指。‘宋大人重责在身,无暇兼顾其他的事,只好任由你无法无天,伤了本部不少人,反而误了他的重要大事。本座听到消息,憧主张捉你明正典刑。现在你又干预咱们缉贼的重要公务,本座绝不饶你。”

这人的身份似比贝秋霞只高不低,气势极为慑人,手中的狡锋刀打磨得晶亮,秋水,远在两丈外,也可以感到森森刀气的慑人压力,是一把宝刀级的利器。

傅姑娘听得心中冒烟,拔剑向对方走去。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一定要杀死你,免得你到处狂吠,吓唬平民百姓”。

她发起怒来,还真有几分慑人的威风,剑一伸传出隐隐剑吟:“你这种作威作福的害民贼,多死一个就少一个祸害。”

贝秋霞大概看出傅玉莹是危险人物,中年人很可能应付不了,心中一急,急走两步想取代中年人的位置,或者想阻止中年人挑战。

“你不要加入。”

霍然向贝秋霞用分水刀一指:“让他们公平地放手一决。”

“你不要逼我。”贝秋霞沉声叫。

“我准备有效地逼你。

贝秋霞下不了台,剑向他一指,蓦地风生八步,金芒夭矫破空。

“什么玩意?”

霍然沉叱,分水刀飞旋而起,幻化为一个光环,激起绵绵风雷声。

一声爆震,金芒化为火星飘散,光环仍向前飞,风雷声更殷。

贝秋霞飞退三丈外,脸色大变。

人如怒鹰,以更快两倍的速度,飞升前射,半空中抓住了分水刀,三个猛然反转后空翻,在原处飘落点尘不惊,化不可能为可能,把双方所有的人,皆惊得目瞪口呆。

那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完全不合钩体动的原理,人毕竟不是鸟,手脚的力量,不可能将腾空的沉重身躯,借空气的反挫力折向回飞。

他的刀确是掷出的,急剧旋转如光轮,像是自动返回他手中,因此有人误以为他以神驭刀。

以神驭剑或驭刀,刀与剑皆是直线飞行有如活物,但这毕竟是传说中神仙的飞刀飞剑,不会出现在现实人生,如果这世问随时皆有奇迹出现,就不算奇迹神迹了。

那位中年人本来正要挥刀扑向傅姑娘,不知道傅姑娘正准备用惊世的剑术杀他,被霍然所显示的易象吓了一大跳,勇气迅速沉落,冷战悚然收刀后退,及时保住了老命。

即使他胜,也禁受不起霍然一击,如不见机退走,五个人可能都得摆平在这里。

贝秋霞是霍然的手下常败之将,这次金芒被毁更是胆落,发出一声信号,五个人惶然后撤。

“姓霍的,你不要太过嚣张狂做。

她在远处大叫:“你将是一大祸患,不除掉你,咱们的工作无法展开,我会集中全力,将你化骨扬灰,你等着好了。

五个人并不远逃,远远地监视着霍然五个人的行动,保持安全距离,盯紧不舍,一面用铜哨发出信号,召引后面赶来的人会合。

隐隐的铜哨声愈传愈近,大敌将至。

谢谢你啦!霍爷。”幽冥玄女心中大定,趋前欣然道谢。

她扮成老妇,但一双大眼依然明亮,笑意流露出媚态,女人水汪汪的明眸本来就动人,并不因扮成老妇而逊色多少。

“我们不是有意救助你们的。”

傅姑娘对那双媚眼有反感,说话的腔调也令她感到不满,劈面拦住往霍然面前凑的幽冥玄女,阻止对方往霍然身前靠:

“我“〕来湖滨找船的,无意中管了这档子事,不必放在心上。

你们快走吧!迟恐不及。”

幽冥玄女早就看出傅玉莹是女人,发现神色不对,不便再进一步拉拢霍然,以免弓;起傅玉莹更大的反感、知趣地退后两步。

“我们不会妨碍你们。”

“幽冥玄女等于是表示知难而退:“在食店我们并不知道两位的真正身份,现在总算明白,你们不是秘探的暗桩,算是同仇敌汽站在同一边的人,救助的盛情,不敢或忘”“你们再不走,可能就走不了啦!”霍然伸手向西面一指:

你们看,宋大人亲自带人赶来了.草梢树隙中,可看到急速奔跑的人影。宋大人身边有不少人,身影忽隐忽现的速度甚快。

“老兄,你们如果不走,恐怕真的走不了呢!”

分水神犀大感紧张:“来了好多人,蚁多咬死象,恐怕谁也跑不了。老兄,你的船呢?唯一的活路是乘船远走高飞。……

“哈!真来了不少人。”

霍然拉了傅姑娘急走:“天杀的!他们全往这里赶,像是有意对付我的,一定是认为对付我的机会来了,走!

另一方向,也有人影闪动,像是大举出动,满山遍野向这一带集中。

贝秋霞五个人,远远地紧蹑在后面,不时用铜哨声指示方向,吸引后到的人向这一带集中追逐。

幽冥玄女三个人怎敢自行逃窜?跟在霍然、傅姑娘后面全力飞奔,虽然不是伴,事急且相随。

门门回】

     ※    ※    ※    ※

穷追的人像乱鸦,满山遍野涌到。

贝秋霞五个人相距最近,却不敢加快追上。其实也难以拉近,霍然不时扭头回顾,凌厉的眼神,已表示必要时攻击的意图,五个人禁不起霍然一击。追上岂不白送死。、“湖滨到了!”

跑在前面的分水神犀欣然叫:“霍老兄,你?”

j、山仍向东南伸展,东北是深入陆地的湖湾,树林话舍,有些青葱芦苇浸在水中,形成错综复杂的航道,整座大湖湾像是沼泽区。

“我们要上另外的船。”

接近湖岸的霍然说:“我的船另有用途。快沿湖岸往甫丰”“走不了啦!老兄。”

分水神犀大为焦急:“再片刻他们便可三面堵住。”

霍然的意思,是要上笑魔君的船,找笑魔君商量策戈(下一步的行动,他的船以后另有用途。

傅姑娘的船藏在东南数里外,山嘴角落的芦苇深处,必须沿湖岸前往,目下显然势不河能,有人从j、山向下急降,肯定会在前面把他们堵住。

“好,先上我的船。”霍然不得不改f2t+划,追的aie蜂涌而来。幽冥玄女三个人的死活与他无关,但他必须负责傅姑娘的安全,人群混战十分危险,他没有确保姑娘安全的信心。

涉水经过两处芦苇丛,呐喊声与踏水声,快要接近身后了,因为幽冥玄女三个人实在太慢,精力不会恢复,像累垮了的者牛。

总算十分幸运,看到船了。

分水神犀看清船型,大喜过望,爬上船立即熟练地拔出湘舟篙,船立即撑离。

“竖笠!分水神犀向那位中年同伴下令。

霍然熟悉自己的船,也知道分水神犀是驾舟的专家,信仙将船交由分水神犀控制,与中年人快速地竖起桅杆加以圆定,准备系帆安妥滑车,船徐徐穿芦苇而出,撑向浩瀚的外湖。

身后,追的人不住叫骂,在先前泊舟的地方光瞪眼,无法入水追逐。

前后仅差了十余步,功败垂成,难怪那位宋大人的叫骂声特别大,骂得最难听。

船已驶出芦苇丛,脱出危险区,即使水性超绝,也不可能追上来了。

,‘升起抹布。”分水神犀兴高采烈下令,放下篙抓住舵柄,一手拉住控帆的绳索。

水上人家忌讳翻船,船一翻什么都完了。帆与翻同音,只有官方文书称帆,民间尤其是船家,没有人称风帆,叫抹布。

反正吃水饭的人禁忌甚多,外行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行话,到底在说些什么,把帆叫成抹布,这块抹布也未免实在太大了。桅杆与鬼字同音,桅变成了笠。

这里距溪口镇将近十里地,等宋大人赶回泊舟处,出动卫风快船追赶,也无此可能了。

     ※    ※    ※    ※

溪口镇秘探的落脚处,忙得不可开交,忙着善后收拾残局,一个个怨天毗心情沉重。

天绝星五个人的尸体,傍晚时分才被找到抬回来。

天绝星与一名同伴,本来成了白痴,应该死不了,但找寻他们的人来得太迟,事先也不知道他们追赶飞天猴的方向,好不容易找到了,天绝星已经伤重而死,另一同伴则是失足跌入一座水坑淹死的。

没有人知道飞天猴的下落,由飞天猴所遗留的同伴猜测,十二个悍贼活的没有几个,怎么可能把天绝星五个超绝的高手毙了的?

没能捉住幽冥玄女和分水神犀,宋大人并不在意,事前事后,皆证实两批人不是同伙,幽冥玄女来找飞天猴合作,是不争的事实,把妖妇犀牛捉住,也对追赃的事毫无帮助。

宋大人把霍然恨入音髓,发誓要找人组成猎杀队,誓获霍然而甘心,在公在私皆有追究的必要。

霍然乘船扬帆远扬,所有的人皆松了一口气,霍然一直就在他们附近出没,构成严重的威胁,想全力对付他,又怕付出可怕的代价,不加理睬,却又食寝难安。

“最宽心的是贝秋霞,不论是妖术或武功,她都禁不起霍然一击,每一次见面,皆有面对恶魔的感觉,心理上的压力极为沉重,几乎完全失去接斗的勇气。在然一走。她心头一块大石落地。

宋大人这次并没完全失败,至少已经从浪里飞的家中,追回快马船被劫的一部份珍宝,对上级已经有所交代了,虽贝(损失十分惨重,他却不以为意,如想成功,付出代价是顺理成章的事。

搜捕主犯飞天猴的事,必须继续进行)尽管办理善后的序十分忙碌,侦查布网的计划仍按计行事,夜间仍然照常活动,有一半人已经派至各地村落追查线索,歇宿的三栋民宅劝警卫,减少了一半。

太湖地区任何各门各道牛鬼蛇神,绝不敢向这些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