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4章

作者:云中岳

晚膳毕,他返回码头南尾的泊舟处。

笑魔君父女,也匆匆返回,脸色不大好,看脸色便知道碰上了不愉快的事。

“毫无消息,这些人好像已经在天底消失了”笑魔君一进舱便发牢騒:“南京城内城外,全是说官话的北兵。稍有名气的蛇民,全都逃到外地暂避风头,想找一两个稍有份量的人物也不容易,这个策划安全的家伙,还真有几把刷子,南京已经到危险人物了。小子,你混进店内,大概也毫无所获,一脸霉像.“老太爷,你好像更霉。”

霍然开始拾掇包裹:“他娘的!他们真可能落在天涯三风手中了,不可能所有的人,皆在途中出了意外,你知道替皇家策划安全的人是谁?南镇抚司?

“主事的人是国贼江彬,目下他提督东厂与锦衣卫。南镇抚司是南都锦衣卫的人,其实派不上用场。”

“晤!这个人怎么可能了解江湖道的情势叶“别忘了,他在京都,就掌握了侠义道的活动,北地一大翱就是他的爪牙,北剑神童!秦泰也是他的鹰犬。早些年山东响马造反期间,他带领边军在天下各地剿贼,就1列岁黑日垣群雄做他的走狗。

京都豹房的无数奇技异能人物,大半是他网罗而来的,可以说,江湖上的牛鬼蛇神,他都有深入的了解,他身边的人才多如过江之鲫。天涯三凤如果是他的走狗,一点也不奇怪。”

。‘好,我要看这混蛋到底有多厉害。”霍然咬牙说,将包裹打结。

‘霍兄,你干什么?”傅姑娘盯着他的包裹讶然问。

“我要到金陵老店投宿。”

“什么?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在店里等人来撒野,这才能制造闹事的借口”霍然的虎目中杀机怒涌:“如果我不去落店,表示我已经发现警兆,心虚溜之大吉,仙们就耍不出什么新把戏了,便会开始大举搜捕,首先我就输气,我也玩不出什么花招了。”

“这……你知道危险吗?”

‘呵呵!已经知道有危险,威胁就减少一大半啦!”

霍然的心情开始放松,知道冲动激愤成不了事:“两位请替我在暗中留意着,如非情势殆危,请不要露面,我要让他们天天做恶梦。”

“可是……”

‘我会小心的。我毕竟不是万人敌,而所要面对的不止一万人,这几天那个皇帝,已经住进紫禁城,设在中山王府的军帐行在,已经撤除了。必要时……哼!”

皇帝有上百座漂亮华丽的军帐,出京皆带了军帐南北到处跑,很少住在皇宫内,果不出京,皇帐设在皇店街的大将军府内。

出京,设帐处为行在,有时候,干脆称为。‘家里\皇帐是他的家,皇宫反而是客馆,原因是他见了夏皇后就害怕,宁可不要那个皇宫的家。

夏皇后吃定了他,他便在外尽量虐待女人出气,夏皇后死了,他凌虐天下女人暴虐性格不但丝毫不改,反而变本,厉,在扬州就遭踏了几万个女人。

到达南京的前一段时日,行在就设在中山王府,中山王府在城南,王府占了南城的一半,府四周有四座花园,足以容纳皇帝一群昏君佞臣。

现在总算搬近了皇城,城南聚宝门一带的百姓:松了一口大气,秦淮内河(城内的一段)重新开放,因为皇帝不再辜秦淮河钓鱼,御林军不再满城戒严。

霍然的语气已经表明,必要时他会到皇城去闹。因为国贼江彬一直就卒皇帝左右,也毫无疑问进了皇城,南都的皇城是空架子,里面没有皇帝,当然也没有皇帝的三宫六院,正好让一群佞臣与昏君在内鬼混。

“好,有你一定有我。”

傅姑娘也拿定主意豁出去了:“你在明,我在暗。爹站在明暗交界处,运筹帷幄,主理内夕卜群策群力,把南京闹翻天”“小子,一定要冷静。”

笑魔君叮咛:“我什ja手太少,斗智不斗力,要用智慧和他们玩命,冷静才能智慧生,谈笑克敌比横眉竖目胜算要大得多”“我知道,老太爷,别把我看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汉,我的经验愈来愈丰富啦!我这就走,点起灯才能吸引飞蛾,落店去也,呵呵!”霍然大笑,表示心情大佳并没激愤、提起简单的包裹,跳上岸匆匆走了。

     ※    ※    ※    ※

龙江关客货船并不多,规模却非常大,停泊的以上江来的竹排木排为主,工部所设的钞关只负责抽取竹木税,船只皆是江上下的小型舟艇,已经看不出百年前的盛况。

百年前,世界超级巨舰的舰队,就是从这里建造出发的,那就是郑和下西洋的无敌舰队。永乐大帝归天之后,世界超级舰队也随之寿终正寝,从此海权没落,大汉天威不再向外发展,从此国威一落千丈。

由于龙江关不是正式的客货运码头,金陵老店的旅客,不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士,知道内情的人不以为怪。发现行径怪异穿了奇装异服的人,也不需大惊小怪。

霍然就是行径怪异,穿了奇装异服的旅客,青衫的下摆·

抄起掖在腰带上,一点也不斯文,胁下挂着有如乾坤袋的革囊,不三不四,不像书生倒像是讨饭的花子,一根竹杖挑着半大不小的包裹,不伦不类像个逃荒的。

他大踏步进入灯火明亮,人声嘈杂的店堂,泼野地拨开挡路的几个旅客,“砰”一声包裹搁上了大长柜。

“太爷住店来世”他用官话大叫大嚷:“要单间的上房,有独院更妙,太爷另有朋友,这两天可以赶到,大爷预订房间,替我留意就是。

他左一声太爷,右一声太爷,柜内的掌柜师爷与伙计,听得直皱眉,但看清他泼野膘悍的气势,乖乖改变态度不敢发作得罪顾客。

“小店还有上房,保证客官满意。”师爷取过流水簿陪笑:

“请客官出示路引,以便登记。”

他有真的路引,但使用的却是可以乱真的路引。

师爷一看清路引所列的姓名是霍然,眼神一变,笑容消失了,恐惧取而代之。

来自京师,至南京采购,按记载完全合法,期限是十二月末,一切合乎规定:

师爷召来一名店伙,领他住进三进大院的上房。

店堂小有騒动,片刻即归平静。

     ※    ※    ※    ※

傅玉莹负责暗中留意动静,扮成一个小花子型的小厮,也像一个拾荒的,更像一个打杂小厮,金陵老店规模甚大,水上往来的旅客到埠时间不一定,因此昼夜皆有旅客出入,晚间稍少些而已。

她在店内混迹,根本不会引人注意,店伙也忽略了她,她也尽量不与店伙照面。

霍然落店引起些小騒动,他的嗓门大,是个气大声粗,善挑剔难侍候的旅客,要茶要水要酒菜,把负责照料的两个店伙,摆布得团团转,稍有不周就拍桌子骂人,故意引起注意,扮得十分成功,成了这座大客院,最引人注、目的大爷级人物,其他旅客都认为他相当嚣张。

既然称为太爷霍然,当然有嚣张的本钱和理由,太爷的绰号,不是人人皆可自称的。

不久,便来了几个男女,扮成普通的旅客,在附近活动或冷眼旁观。

姑娘不认识天涯三风,也不认识一些江湖名人,毕竟出道没几天,认识的有头有脸人物有限。

但她认识一个人,曾经打过交道的人。

这人扮成水客,站在对面的廊下,照明灯笼的光度不足,但有心人仍可概略分辨五官面貌。

她颇感意外,心中疑云大起。

这人身材修长,留了大八字胡,脸上皮肤粗糙,膘悍之气不因穿了水客装而有所掩盖,由于站在暗影中,更多了几分阴骛狠猛的戾气。

如果这人携有大刽刀,更可明白显示身分了。

她没认错人,没错,是江北之雄,实力庞大的闹江龙吕大江。

闹江龙曾经率领大群爪牙,追逐她父女讨取出山虎。她父女也曾在扬州,追踪闹江龙制造报复的机会,可惜不曾如愿,在瓜洲被几个悍贼逗引得到处乱窜。

她父女俩不知道那天晚上,霍然曾经痛惩了闹江龙一些人,只知闹江龙追逐空空缥缈的女贼,讨索被女贼窃走的一箱珠宝,碰了大钉子.“这恶贼为何在这里踩查霍然的动静?”她大感纳闷:“难道他知道那天晚上,霍然和李小姑娘在一起?”

那天晚上情势恶劣,笑魔君要霍然带走李小姑娘,事先并不知道霍然真能保护李小姑娘突围,黑夜中混战,按理,闹江龙不可能知道霍然的事。现在,闹江龙居然盯上了霍然,实在不合情理。

除非……除非唯我神昔说出那次事故的经过,当然可能性甚小,唯我神君不是多话的人,那天晚上混战中各走各路,事后唯我神君已向北到京师鬼混去了。

如果这恶贼知道那天晚上的事,霍然又多增加一些意外的强敌,官方和匪盗都以霍然为目标,有点不妙。

“我得摸清这恶贼的底细。”

她喃喃自语:“这恶贼的势力范围在江北,北抵淮安,竟然胆敢捞过界,江南群雄怎容得下他过江来撒野?,”不久,闹江龙带了两个仆妇打扮的女人,悄然出店走了,到了码头北端的一艘小船前,码头那边过来了三个人,双方在小船旁会合。

“没错,就是太爷霍然。”

闹江龙向走近的三个人说:“我可以肯定地供给正确的消息,那就是他与空空缥缈有关。”

“空空缥缈盗取了你一箱珠宝。”一名中年人说。

“没错,我几乎追上她们了,由于有这个混蛋太爷霍然帮助她们,我损失惨重。”

“那么,他知道飞天猴抢获了珍宝和美女,在太湖现身捉守飞天猴的老五老八,交换玉面天罡的女儿,用意是引飞天怪现身,也在打飞天猴所获珍宝的主意了。”中年人力”以分析。

“这我就不知道了。”

闹江龙说:‘我所知道的是,他就是那个该死的太爷霍然”你们如果放手,我来策划把他弄走出口怨气。”

“没你的事,孽龙。”

中年人口气相当托大:“你只要替咱们证实他的身份,就可以离开他远一点了,明天我带从太湖赶回报讯的人前来指认,然后……再见.举手一挥,中年人带了两位同伴离去。

傅玉莹不敢跟得太近,躲在码头对面的货堆旁侦伺,相距甚远,小船的船灯也光度有限,因此不但看不清三个中年人的相貌,也听不清双方交谈所说的话。

她心中一动,转而跟踪三个中年人。

跟了半条街,三个中年人在一座栈仓旁小楼房,与一个守门人打了招呼,然后进入屋内。

小楼房一看便知是民宅,竟然有把门的人。

她越过栈仓,接近一处堆放杂木的地方,两个年纪不小伪人,正在收拾着散落的小木料。

“‘老伯辛苦了,她变着嗓子,向一位老人行礼笑间:“小可向老伯打听一家栈号的仓房,请老伯指教。”

“哦!小哥要打听那一家栈号?”

老人倒也和气:枢一带码头老汉相当熟悉。吧仰q盛昌栈,代理湖广来的木料运销。”

她伸手指指百步外那座栈仓:“听说是那一家,小可却找不到人询问,大概夜间没有人守仓,所以没有人应门。

“小哥,代理木料运销的栈号,没有叫盛昌的。”

老人用行家的口吻说:“也许你记错了,不是代理木料行销的栈号,你得到捐江门码头去找。”

“哦!也许真的记错了,那家栈房的左邻,是一栋小楼,不知老伯是否知道,那家小楼经营些什么生意?那位把门的人好凶,比恶狗还要凶。”

“凶?你没被他们捉住打得半死,已经不错运气好了。”

老人摇头苦笑:“那本来是南京工部衙门,派在这一带查缉私货的税丁秘密住处。当今皇上驾临南京后不久,换了一批身份特殊的官员,平时鬼鬼祟祟进出十分神秘,已经不负责查缉私货,查缉什么没有人知道,反正进出的都是不三不四的人。”

“官员?不是平民?”她大感诧异。

“当然是官员啦!龙江关的大官小吏,都绝足不来走动,连附近几家栈仓也不来查了,小哥,离开那地方远一点,我们在码头干活的人,相戒不走近那地方,以免惹火烧身,那些人来头大,惹不得。”

“谢谢老伯关照,小可那敢再去询问?多谢。”她道谢离去。

她愈想愈不对,怎么可能是特殊的官方人士?官方人士会与闹江龙拉上关系,闹江龙的神通未免太大了,强盗交通官府,像活吗?

怀着满腹疑团,她重新返回金陵老店。

     ※    ※    ※    ※

回  霍然要店伙撤走食具,沏来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