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5章

作者:云中岳

三手丧门开门见山道出来意,把笑魔君称为老太爷。

“我知道你们家,藏有早年修建宫城的甸佯、已保存了囚代,你没把图样烧了吧?”

“还在还在。”

杨怀德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当初使用的桑皮纸,已经有些朽坏了而已。小的这就上阁楼取来,供老太爷过目。

南京是早期的皇都,按旧例分设都城、皇城、紫禁城。

“往在南京建都的皇朝,本来都建有皇城,但随着皇朝的覆没更代,每代都略有改变或重建。

原来的宫城,在元朝至元十五年,被拆掉所有的宫殿,把建材运至大都,遗址改为御史台衙门。

朱元瘴在至正十六年攻入金陵,将御史台衙门改为军府,又改为王府,最后才建筑皇宫。

然后,大兴土木修筑紫禁城,同时增修都城,甚至修建周一百八十里的外城,动员军民上百万,耗资金银上千万。

筑城的经费,有一大半出于本城第一富家沈秀所捐输。

沈秀,也就是传说中,拥有聚宝盆的沈万三,也就是商人所供奉的财神。

那时,城南半座城,都是沈秀的产业,上百种生产行业都是他设立的。

比方说马鞍坊,就是沈秀制鞍工厂的所在地,以厂命名。

其他油坊、织绵坊……都是他的。

财高震主,与功高震主同样危险,沈秀能捐资千万筑城,如果用这些钱来造反,那还了得?

结果,城筑成了,沈秀也遭了殃,朱元漳决定宰了他永除后患。

朱元漳连夸恤矛自的功臣也系先卞;杀=个妨碍他的财主小事一件易如反拿。

结果,母仪天下的一代贤后马皇后,替这位财主讲情,沈秀捐财替皇帝筑城建官,杀掉了哪有天理?

结果,朱元漳大发慈悲,免了沈秀的死罪,全家充军到云南。

这位天下第一的大财主,结局成了谜,是不是被平定云南镇守云南的沐英杀掉了不得而知,沈家的下落成了历史之谜。

都城的南门也叫聚宝门,就是因为据说庇秀有一个聚宝盆而取的;南城一带本来是沈秀的产业。

朱元漳发了一笔空前庞大的财,不但筑城的钱有着落,更没收tte秀的全部资产,他的吴王府与赐给徐达的中山王府,一是沈秀的产业。

他没收了聚宝盆,聚宝盆却根本不能聚宝,空欢喜一场,不能替他变出一文半文或任何珍宝。最后,他把盆埋在城门下了事。

杨怀德的高曾祖父,就是当年庞大的工程人员之一,所以藏有建宫的图样,一搁百五十年,居然有人需要这些图样,民实图样已经毫无价值了,快腐烂啦、客人在杨家逗留了一夜,次日近午时分才离去。

下一步,是绕宫城实地勘查对证图上的资料,留意进出爵线,御林军布置等等事项,用上了盗贼踩盘子的技巧,预乍充分准备。

霍然的狂妄性格,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再认为没有人奈何得了他,对这次公然落店接受挑战的狂妄举动)深感后悔,对失踪了的傅姑娘自疚自责,积极地打听有关那晚袭击者的底细。

勘察皇城是有时间限制的,天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城内夜禁由于皇帝的光临,提前一个更次实施。

这是说,二更起更就关闭各处街道的栅门,禁止闲人在外游荡,夜市一律停止,犯禁的人,很可能从此失踪,禁令雷厉风行,南京的人叫苦连天。

夜禁对牛鬼蛇神的影响并不大,连一些地老鼠,也知道绕走某些小街巷,可以通行无阻不至于被抓,能高来高去的人,更没将夜禁当作大不了的事。

这天傍晚,他出现在城北洪武街南端,武胜桥旁的亲兵教场附近。

南京城内外,本来有十二卫拱卫南京的兵马,目下突然增加了二十余万北兵,住宿大成问题。

御林禁军可以安顿在皇城外围,与拱卫皇城的六卫兵马挤一挤,其他的边军与卫所军,分散在都城内外驻扎。

武胜桥的亲兵教场没有营舍,由国贼江彬的十二团营亲军建帐扎营,附近已经成为禁区。

江彬本人的军帐虽然也在,而且设置了辕门,但他本人则带了家将与锦衣卫的高级人员,住在皇城内,随时皆可进入紫禁城(宫城),与皇帝身边的数百名不三不四、怀有奇技异能的喇嘛活佛道士、和尚(包括少林寺的僧兵领队大师级高僧)、勇士、材官……醇酒美人百无禁忌鬼混。

霍然不可能知道江彬的动静,只知道江贼所带的十二团营亲军的驻扎地。

擒贼擒王,他要先和江贼打交道。

江贼掌理锦衣卫,派出的数十批秘探,都是以锦衣卫名义在各地横行,其实有十之八九不是锦衣卫的正式官兵。

如果傅姑娘是被苍龙丹士或者玄灵教主擒走的,必定将人交与江贼处理,因为秘探的目标是他,不相关的人该由江贼审讯处置。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方面的人放出风声,因此傅姑娘目下到底落在何人手中,五天来毫无消息。

他是按常情推断人在江贼手中,其实他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认定,反正秘探的负责人是江贼,找江贼名正言顺。

由于金笛飞仙师徒,以及五通神几个人,一直不曾在金陵老店出现,他来南京盗宝的打算,无形中取消了,目下的第一要务是设法援救失陷的傅姑娘。

江贼没能抓住他,就不会断然将傅姑娘处决。

看清了警卫的活动情形,他决定了大胆的急袭行动,以牙还牙深入中枢,行快速猛烈的突袭。

他要求笑魔君在预定撤出处潜伏,接应他撤出立帐区,如果撤出的路线被封锁,想撤出可就难了。

十二团营是江贼亲选的亲军,成军已有六载,名义上是补锦衣卫的不足,因为锦衣卫不可能经常保持整齐壮盛的军容,其实却成为江贼出巡时摆威风的亲兵。

十二团营的每一个官兵,皆是从京军三大营(五军、三千、神机)调来的,不但骁勇绝伦,而且有神机营的火器。

十二团营现有精锐官兵六万人(编制是十二万人),南来随驾的只有一万二千,由江彬亲自指挥,替代了恃卫上直军(御林禁军)的地位。

霍然要面对一万二千骁勇的亲兵,如果退路被封锁,他毕竟不是万人敌,想突围冲出谈何容易?

所以笑魔君的接应责任十分沉重。

当他出现在西南角校场边缘时,外型与气质完全变了。

头上有仅露双目的鬼形头罩,穿深灰色有斑紧身夜行衣,手中有……根两尺二寸方形小铁棒,腰间有百宝囊,不再是狂放的书生,而是不干好事的歹徒形象。如果手中有刀或匕首,可就是百分之百的匪徒亡命了。

担任撤退区掩护的笑魔君,也掩藏本来面目,戴了布袋型鬼面具,兵刃也用剑取代杖,藏身在校场的西北角,留意是否有巡逻队经过。

如果内部发生情况,有派来外围封锁的兵马出现,收到霍然撤走的信号时,必须立即发起猛烈的攻击,制造混乱,让霍然乘乱钻隙而出。

钟鼓楼传来三更起更的更鼓声,百万人口的南京城,逐渐市散人稀,行人纷纷返家闭门睡大觉,只有值班的治安人员,以及一”队队五城兵马的官兵,配合所谓“北兵”的兵马所组成的巡逻队,在重要的街道巡走。

每一条街的栅门,皆由各街坊的民壮把守,除了巡罗兵马与更夫之外,没有夜禁通行证的人一概加以扣留,次晨解至捕醇法办。

但高低参差的街巷屋顶,夜行人飞情走壁忽隐忽现,下五门鼠辈,也翻墙越壁活动频繁。

这半年来,由于皇帝在南京快活,二十余万兵马在南京与江西之间来来去去,治安的确比往昔好得多,犯罪率急剧下降。

但受到官兵騒扰,甚至迫害的案件,以及官府所乘机在法的事故,却直线上升。

当然,这些罪案是永远不会公布的。

霍然像幽灵,幻没在一排排整齐的军帐暗影中。

所有的警卫,完全忽略了有入入侵的情况,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潜入生事,这种事从来就没发生过。

轮值的警卫只是按例站岗,毫无所谓“敌情”观念,江西的叛乱已经平定,战场远在数百里外,都城所在地,哪来的敌情?

【】】】建了辕门的中军帐附近,却是警卫最森严的地方,八座大如房屋、内部设备华丽的中军帐,除了帐外帐内的卫士之外,外围包、里长的驰道,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禁中军卫士以外的人走动。

江副大将军,是大大有名的怕死鬼。

其实,他却是颇有名气声望的勇将,脸上的箭疤,郭是他亲冒矢石、勇冠三军所留下的光荣标记。

但那道箭疤,却是被刺客所留下的永久纪念。

他的勇敢是有名的,至少,他曾经在京都皇帝的大将军府,所设的斗勇豹房的兽槛,把自以为天生神武的jft)g皇帝。

从猛虎的爪下把皇帝救出。

至少,他敢带了皇帝,在苏州大同一带边墙,出塞向蒙古的骑兵冲锋。

当年的永乐大帝,是第一个敢亲自带了兵马,向蒙古军冲锋陷阵的皇帝,正德是第二个。

虽然正德皇帝那年所攻击的蒙古兵,其实是一小队游骑而已。

在他的夺权当政的十五年岁月中,经历了无数次狂风巨浪。

对外,有刘谨之变、山东响马之变、寞藩之变(庆府安化王寞番——左金旁一一造反)、江西宁藩之变……

对内,斗垮锦衣卫钱宁、斗垮东提督张锐、斗垮满朝公卿……

这期间,他到底受至!多少刺客行刺,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所以怕死不是他的错。

他身边除了三百名心腹亲兵之外,另有三十名勇悍的家将,以及百余名以重金礼聘而来、不四的所谓随从,这些人才是他的贴身卫士。

除了这些人之外,其他官兵如果没奉命召见,擅自接近中军帐的人杀无赦。

这天晚间,中军帐内气氛不寻常,灯火辉煌,重要的心腹皆参与秘密会议,内外的警卫增加了一倍,警戒特别森严。

高坐公座上的威武副大将军朱,满脸怒容正在大发雷霆。这恶贼其实生得相貌堂堂,鹰目炯炯极富威严,左颊的箭疤平添几分狰狞的霸气,大多数官兵在他面前不敢抬.尚云峰。”他像在叫吼。

‘属下在,右下侧一排长案座,站起一个豹头环眼,鹰目如炬的穿便装中年人,略为欠身应暗。

带儿个人去,把乔尚书的脑袋给我提回来,不可惊动乔家的人,秘密处决,那狗东西可恶。”

南京也有六部衙门,只是权势没有京师的六部大,只能算是闲宫,也被人戏谚地称为养老院。

南京的兵部尚书,目下是乔字,这位乔尚书冈(正不阿,是一个有名的硬骨头尚书。

他胆敢把公卿加以秘密处决,敢派人把乔尚书的头提来,可知他的权势委实惊人。

他掌理锦衣卫,处决公卿名正言顺。

“属下遵命。”

尚云锋欠身应赌。

‘且慢,长上请三思。”

左首一位中年人急急站起:“昼间乔尚书逆了长上,夜间他便午夜飞头,今上怎么想怎么说?恐有后患,不宜严密处决。”

今上,指正德皇帝。

‘我一定要取得各城门的钥匙。”江彬拍案怒吼。

“长上,秘密处决了他,仍有他人反对,今上恐员更不肯允准将城门瞅交附长上。今上目下以镇国大将军名义御军,使他仍是皇上亲颁圣旨,也不能取得城门钥匙呀!我们其实用不着城”=钥匙,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越城自由进出,何必引起天下人的注意?”

“我不黄,我一定要取得各城伺伪帆。”

江彬乖戾地再次拍桌怒吼:“你”地只有少数人,有本事自由进出。城夕咄事需要大量人手,只有开启城(材能赶往处理。像早几天你”=在龙江关,今上身边那几个混蛋自命不凡,派了五六十个人,埋伏捉一个j、盗贼,结果丢人现眼。如果我有城、猢匙,派三百名精锐出仪凤已片刻便可合围,j、贼插翅难飞,再就是……”

“长上的意思……”

“那是权威豹象肌你不明白,台货。有了城门钥匙,表示我的权威,比今上还要大,你懂不懂?

“意思是说,比宁王殿下更大了。”

中年人冷冷他说:“宁王殿下造反,长上也要反?”

江彬脸色一变,冷静下来了。

宁王造反,结果目下囚在某一艘龙舟内。

白天他向兵部乔尚书索取城,=的钥匙,包括皇城的城(=钥匙,理由是他的兵马,夜间不能调动自由进出。但乔尚书拒绝了,向皇帝靓利害。正德皇帝,总算不糊涂透顶,准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