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6章

作者:云中岳

迎面来了两个人,然后跟在后面。

忽哨声打破小街的沉寂,后面又多了两个人。

“前面出现两盏、了灯,是街右那家颇有气势的大宅”的灯,朱红的字迹清晰可辨,但却在外层虚糊了一层黄色棉纸,绘了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的云雷图案。如果白天或夜间不点燃烛,只能看到外表不知所云的图案。

宅门内突然人群涌出,刀剑的光芒闪烁。

跟在后面的四个人,拔出刀剑隐发龙吟。

“大概到了。”

霍然大声说。

两个眼线向前一窜,转身时刀已出鞘,远在三丈儿已是安全距离。

“你这混蛋胆气超人,在下算是服了你。”

额有刀疤的眼线扬刀说:“你已经到了地头,阁下,这里就是副大将军派在这里的秘站,你满意了吗?”

江彬赐姓朱,是正德皇帝的干,吁,所以他的部属皆称他为朱副大将军,而聘请的人,仍称他的本姓,。”江将军。

从称呼上,便可概略了解这些走狗爪牙的真正身份,这位眼线只称副大将军,可知必定是江贼的心腹部属。

“非常满意。”

霍然流里流气地将灯宠插在地上,撩起衣袖,将青衫的下摆掖在腰带里,一副秀才要打架的派头:“所以,你们两个是完整的,没少掉胳膊缺了腿,我太爷霍然不亏待愿意合作的人。你们退!让你们首脑们和大爷我打交道讲理。太爷光明正大,规规矩矩来到南京,一落店便遭到许多狗娘养的杂种袭击,像一群疯狗乱吠乱咬,我要公道,我要讲理……”

对方可不想和他讲理,大宅走出来的十余个男女,刀举剑扬来势像狂风,刀剑发如暴雨。

后面四个跟来的人,发动更快,四个人两刀两剑,悄然扑上了,刀劈剑刺上下齐到,攻他的背部,刀剑急递,刀风剑气彻骨生寒,光芒有如电闪雷击。

他大旋身双手一分,掌起处像是轻雷迸爆,可怕的掌风有如万斤巨锤痛击,刀剑向两侧激扬。

人化惊电从刀剑中间楔入,左掌轻拍,将一把刀拍出偏门,右爪抓入,抓住一个人的脉门,一扭之下夺获一把剑。

“杀吧!”

他怒吼:“不讲理者死!”

剑光眩目,扭曲伸张了几下,旁观的人看不到剑影,只能看到剑光满天飞旋吞吐,人的形影也难以分辨实体,闪动的速度太快了。

“哎……”狂叫声暴起。

人体接二连三飞退、抛掷。

剑光回旋,贴地迸射有如狂龙闹海,冲入涌来的人丛,楔入刀山剑网的空隙,然后一声长啸剑光分张,断手断脚与人体撒了一地。

十几个人,哪禁得起他的剑急剧切割?他的剑攻击时宛若电耀霆击,刀剑一触即自行向四面八方抛掷,剑光所经处,着手手断,及腿腿折,贯入人体有如摧枯拉朽,练了八九成火候的气功,也挡不住他的剑光长驱直入,击破护体气功如中败甲,一楔而入毫无阻滞,不浪费时间拔剑,干脆把中剑的人挑飞。

虎入羊群,如汤泼雪,三冲错两盘旋,门外只剩下两个能完整站立的人,盯着他浑身战栗;像是吓坏了。

一声狂笑,他端破了宅院门,疯虎似的抢人,掠过大院子,冲入灯光明亮的大厅。

“天老爷!”~个右腿齐膝折断的人,坐在地上盯着他冲入大宅的背景悚然惊叫:“这……这家伙是……是人是……是鬼?魔鬼!”

没有人能封架住他的剑,剑光任意拂挥,所触及的刀剑与人体,绝不会是完整的。片刻的快速扫荡,将近二十名高手纷纷崩溃。

两个完整的人中,其中一名是操刀的额有刀疤的眼线,胆都快被吓破了,躲在宅门旁的墙根下浑身战抖,手中仍死握住刀不曾脱手。

“天啊!他……他会把我……我们杀光,我……我却把……把他引……引来……”眼线惊恐他说。

“大概会的。”

不远处墙根的暗影中,踱出一个糟老头,用嘲弄的口吻说:“他是一个太岁,你们冲了他,还能有好结果?杀光你们,天下虽然不至于就此太平,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

“老不死,你……”

“我老不死是魔,来向你们套交情的。似乎你并不是什么有地位的人物,但却是供给口供的最佳人选,我老魔捞不到大鱼,抓个小虾也不错。”

“老混蛋……”

糟老头突然一闪即至,手一伸便及体,食中两指尖点在眼线的七坎大穴上,认穴奇准,近身的速度极为惊人。眼线手中有刀,却没有出刀阻挡的机会,应指浑身立僵,甚至叫不出声音。

糟老头在唯一完整的另一个人扑上之前,将眼线扛上肩撤腿便跑。

是笑魔君,乘机浑水摸鱼。

     ※    ※    ※    ※

回  这个大宅的大厅好大,分堂上堂下,左右有廊,廊外有厢,后面有穿堂,想必是南城的大户仕绅住宅,难怪被征用作为秘窟。

堂上并肩站着四男一女,年纪都不小了,都佩有兵刃,穿得相当华丽,一看便知是爷字号有地位的人,气概风度有模有样。

堂上堂下灯火通明,整座大厅足有二十盏各式灯笼与烛台,悬的、挂的、插的搁的一应俱全,形容光亮如昼虽则有点夸大,但灯光耀目却是不争的事实。

霍然仗剑闯入,在堂下止步,瞥了堂上的五男女一眼,便知碰上有份量的人了。

再留意对方流露在外的狞猛、阴沉、冷森的慑人气势,他知道碰上了劲敌了。

五男女眼神极为阴厉,但也呈现惊讶的神情,对他的出现,显然大感意外。

在外面拦截的人,想必全都遭了不幸,他才能直入中枢,他手中的剑仍留有血迹。

“你们在迎接太爷我吗?在下深感荣幸。”

他的神色骄傲、狂放、泰然,但暗中已运功戒备,每一条肌肉皆跃然慾动,随时皆可能爆发出无穷威力:“我,太爷霍然。诸位必位高辈尊,请教诸位的高名上姓以便称呼。”

“两个老道自以为是神仙,却全都浪得虚名,未卜先知的神算是骗人的,完全算错了你这个姓霍的年轻人。”

中间那位留了三络长须、鹰目高观的中年人冷冷他说,“所以栽得好惨。现在,你胆大包天找上了我。

“找上你是事实。”

霍然轻拂着长剑,笑得邪邪地:“胆子再大也包不了天,谁也不知道天到底有多大。喂!你知道我太爷霍然的底细,所以派人引诱我来,是吗?”

“没错。”

“我想,你一定是秘探中甚有地位的人。”

“也没错。”

“你真蠢,老兄。”

“大胆!你说什么?”

“你们一而再抢我的女人,实在其蠢如猪,”霍然语惊四座,摆出强横高姿态:“在未曾获得太爷准备作案的证据前,便安排陷饼大举袭击,更是愚蠢玩法的狗屁勾当,不啻授人以柄,白白送给我大举报复的好机,不论在公在私,太爷我都有痛宰你们的一千个正当理由。所以,太爷理直气壮找上门来,阁下是这里的负责人吗,贵姓大名呀?”

“该死的混蛋!你该听说过老大的名号。”

“我就不知道你是老几。”

“夺命萧”“晤!好像听说过你这号人物,夺命萧坚。”

霍然毕竟是秀才,对经史子集颇有涉猎:“天下四大混世魔头之一。你是江南人,是金陵梁朝皇帝梁武帝的本家,与那位导至台城陷落、梁武帝饿死台城的误国王孙萧坚同名。呵呵!你也想成为饿死正德皇帝的元凶?没错,一定是。、冷潮热讽,铁定可以把混世魔头激怒得失去理智。

可是,夺命萧却更为阴沉冷静。

我知道你是个好色之徒,与身手高明的匪盗。”

夺命萧阴笑:“你在太湖,为了夺回玉面天罡的女儿,杀伤本部不少人,为了女人不惜与皇家秘探玩命。本来我打算等玉面天罡那些侠义人士前来南京,利用他们对付你的。=但他们在镇江逗留不进,老夫甚感失望,只好退而求其次,任由皇上身边的一些目空一切的人对付你,想不到他们更令老夫失望,而且让你找到此地来,老夫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捉你杀你本来不是老夫的事,老夫只负责防止盗匪騒扰朱副大将军的财产。上次在德州快马船被劫,损失匪轻,追凶追赃是老夫的责任,也必须加强警戒防患于未然,既然你找来“了……”

“太爷找来了,当然不肯善了。呵呵!你防患于未然,必须杀掉我以防止我盗宝。我不但要准备盗宝,而且要讨回我的女人,双方势成骑虎慾下不能,只有一条路好走,而且必须一直走到路尽头,除非……”

“没有什么除非。”

夺命萧打断他的话,语气具有强烈的权威性:“老夫要悬赏一万两银子取你的命,或者以7万两银子礼聘你为我效力。

现在,我等你选择,一万两银子,你可以在江南买三千亩地……”

“去你娘的!我买三千亩地来干什么?留待官府眼红,随便找个借口抄家没产?而且有三千亩田地的人,早晚会被派为粮绅。像我这种有正义感、有良心的粮绅,一定会被打下十九层地狱的,你在用恶毒的手段坑害我,去你娘的没安好心的混球。”

大明皇朝有计划地消除大户豪绅,却又不断地培养豪绅。

官府与豪绅之间,永远一代代恶性循环此消彼长。

因此江南人普通奢移,有钱就尽量享受,天知道哪一天轮到自己破家?先享受再死,死也瞑目。

出钱捐款修建南京城的天下第一财主沈万三(秀),就是第一个被宰的豪绅。

夺命萧出手便是一万两银子,大方得令人侧目,计重六百二十五斤,挑也要十几个人(挑银子通常是四十斤)。

也只有这种特殊人物,才有如许惊人的特权。

为了一文钱,也会打破对方的头。悬赏一万两银子杀一个人,天知道会有多少人为了一万两银子奋不顾身?这是致命的威胁,绝非空言恫吓。

“你是个人才,所以我破天荒给你两条路走。”

夺命萧不介意他的冷潮热讽,威严地发表恫吓的言论:

“通常老夫言出如山,斩钉截铁颁发唯一的指示,老夫辖下的人,唯一的行动是依命执行。”

“去你娘的!”

霍然扮泼皮光棍,还真有几分神似:“太爷还不是你辖下的人,你少在太爷面前……”

“你会是我辖下的人。”

夺命萧又打断他的话:“缕蚁尚且惜生,人更借命,你并卜一定要死,而且唾手可得极高的权势和财富,所以我相信你会权衡利害,作最佳的选择。现在,老夫立等答覆,马上!”

“太爷已经知道你是个极有权势的首脑,所以我要你,和你算一算前前后后的账……”

“你这小辈的狂疾,已经无葯可救了。”

夺命萧不断打断他的话,权威的习性难改:“你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阁下,你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他的嗓门也愈来愈大,表示狂疾继续发作:“这世问的人,所要的当然是权势、女人、财宝,太爷我何能例外?这样好不好?我也不想和你们互相砍杀,杀得血流成河,宁可见好即收,得一些好处就收敛,皆大欢喜。其一,把我的女人完整地还给我。其二,送我一艘载珍宝的卫风快船。你看,太爷我毫不贪心吧?

女人,他是指在金陵老店被掳走的傅玉莹。

迄今为止,连消息灵通的笑魔君,也打听不出爱女傅玉莹到底落在何人手中的。

那天晚上袭击金陵老店的司令人,确已证实是江彬身边的两个神仙级老道。

江彬与好几百个具有奇技异能的人,在皇帝身边陪皇帝胡地胡天。他们被皇帝玩弄,也玩弄皇帝,在京师一直就安顿在皇店街的大将军府,组成拱卫豹房的主力,比御林侍卫更受重用,更亲近,是皇帝的心腹玩伴,曾用千奇百怪的所谓秘技,逗引皇帝玩乐,包括如何凌虐女人。

这些人,其实都是江彬网罗而来的,骨子里可说是江彬的心腹,透过这些人而直接控制皇帝。

所以后来正德皇帝死在豹房,江彬被太后诱擒伏诛,这千余名不三不四的杂碎,也被一网打尽。主要的原因,是江彬所指挥的锦衣卫官兵们,因大权旁落而心中不满,抓住机会临时倒戈。

锦衣卫才是真正的侍卫,但反而不受重视,只有少数人是江彬的心腹受到重用,绝大多数官兵的权势地位,都比那群不三不四的人低一级,不满的情绪有如毒瘤,一旦发作便会危及主体。”

江彬的五艘私人卫风快船中,就没有锦衣卫的人看守,全是江贼的心腹鹰犬担任守护,虽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