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7章

作者:云中岳

对某一个人产生好感,理智的天秤必然会发生偏差。

对敌人产生好感,必然会发生大麻烦,一旦敌意减弱了,肯定会发生轻微或严重的伤害。

“我真的很笨。”

霍然站在灯光明亮的大厅自言自语:“应该断然处置的,或者及时采取行动。”

贝秋霞从厅内出来的,他以为对方的人已经到达了。

现在,他发觉贝秋霞是独自先行抵达的,利用与他打交道的机会缠住他,替随后赶来的人争取时间,当贝秋霞发出信号时,后续的人才进入大宅。

就在贝秋霞出厅的同时,大厅才受到包围。

如果早片刻离开,没有人能追得上他。

同时)争强的念头、也像怒涛般汹涌,他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夜袭亲兵校场,其实也是好强的意识所驱使的。

他敢无所畏惧地来南京活动、明知要面对无数强敌,如果情况发生便示弱沼走、那又何必来南京丢人现限?

假使他对付不了这些人,而且事先逃走;那么,他还有勇气去找江彬国贼?去找无道皇帝,江湖朋友怎,无胆的吹牛英雄?

被贝秋霞有计划地拖住,替走狗们争取时间,他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很笨,面对有好感喜欢的女人,敌我意识便减弱了,成了上了当的大傻瓜。

上了当便失去主动的好机,但他并不后悔。

他深深吸入一口气,剑垂身侧留心观察四周。

这种格局齐全的宽广大厅,有如一座大殿堂,有宽广的活动空间,可以尽量施展手脚,如果人手不足,根本不可能堵住所有的门窗出路。

江南式的厅堂,与北方的厅堂明显有所不同的,是门大窗多,而且大多数是高大明窗。

江南不像北方的气候酷寒,很少有门窄窗小的厅堂格局,尤其是那隔厢的排窗屏窗,毁窗而出轻而易举。

上面的绘花承尘,也隔阻不了高手破空出困。

他心中大定,定下神冷然肃立,虎目半闭,用心灵、用感觉、用经验,搜索内外的动静。

最先传出微小声息的地方是后堂口,飘出两个啤灵似的人影,几乎无声息,像是幻影而非实体,出现在堂上并肩屹立,冷然居高临下向他注视。

然后是厅门外人影幻现,两男一女也脚下无声,男的跨入两尺高的门限,女的则是跃起飘入的。

灯光明亮,烛台的火焰不曾摇曳……

他张开了虎目,移至右面的一根厅柱下,眼中押米炯炯,也冷然向前后出现的人注视着。

堂上的两个人穿青道常服,头上戴了代表高级道家权威的九梁冠,佩的七星童!装饰华丽,手中有颇带仙气与权威的白马尾拂尘。腰间有大型宝乾坤袋,袋夕有一爿:画了符篆的十二支小杏黄旗。

厅门内的三个人,一个戴了箍住高发譬的尺余高法冠,穿大红袍红色金栏大袈裟的活佛,手中转动着中型转轮藏,腰间另佩有尺余长的金冈(柠,尺余长的镶金人骨笛,另有一把镶宝石柄的法刀,浑身有不少零碎。

另一位穿朴素的青僧便服,没披袈裟,顶门光光,戒痕闪亮,身材结实,手点一根禅杖。

女的徐娘半老,风华醉人,绿衫绿裙,粉面桃腮美艳而高贵。佩的鱼!也装饰华丽,鞘口三寸像是用珍珠嵌成的图案。

两厢的后面有声息,但不见有人现身。

所有的人皆不言不动,都成了石人。

烛火开始有了变化,、开始小有摇曳,也似乎光度稍弱了些,可能是心理作用,其实光度并没改变。

气温逐渐下降,感觉中单衣不胜寒。

他的目光,转投注在堂上的两个老道身上。

两个老道年纪不小了,从道冠上的估计,应该是道官,品级如不是提点,就是正一;或者称大真人、高士。可是,穿道常服有点自贬身价了。

像堵住厅口那位活佛,可能是国师级的喇嘛,穿的红教法服就适合身份,至少品级不低于王法或佛子。

至于那位穿僧便服的素老和尚,很难辨另!身份地位。

反正由江彬引进豹房,跟在皇帕边鬼混的人,身份地位绝不会低,至少应该是阐教,更可能是善世。

两老道的鹰目极为慑人,眼神好冷好冷,也锐利得像可透人肺腑的利链,可彻骨裂肤的利刃,一触及这种目光=浑身会平空感觉寒流袭体,毛骨悚然。或者,像被僵死慑住了。

他一点也不受这种具有惊魂慑魄、可撕裂精神意志魔力眼睛的震慑,开始敛神内视,手中沾有血迹的长剑,徐徐升起锋尖。

那位长了一字眉,留了络山羊胡的老道,阴森森地举步下堂,冷如寒冰的目光紧吸住他,在丈外冷然止步,拂尘轻拂了两下。

“你把我两个心爱的女弟子怎样了”老道发话了,一字一吐,每一声皆有如利链,从耳膜钻向脑门,令人发生痛楚与晕眩感,但声音其实并不大,也不高亢,但震波却十分怪异,像是深压在地底九幽已久,突然从某处缝隙中迸爆而出的声音,带有诡异的鬼气,有一种诡异的劲道打击头脑。

他感到奇怪,倒不是被这种慑魄的声音所撼动,而是他联想到贝秋霞透露的讯息,与这老道的话所透露的用意,令他感到困惑。

显然,傅玉莹并没落在这些人手中。如果这些入掳走了傅玉莹,为何不用人质来威胁他就范?

老道反而向他质问女弟子的下落,那晚他自顾不暇,生死难料,哪里会有闲工夫捉人呢?

贝秋霞见过傅玉莹,知道傅玉莹的底细,傅玉莹如果被捉、情势与局面可说已被这些人所主宰控制,老实说,他还没有周全的应付对策呢!

“金笛飞仙师徒,以及五通神那些人,都是太爷我的朋友,你把我的朋友怎么了尸他反问。

贝秋霞已经明白他说出,金笛飞仙那些人的遭遇了,人到达镇江,便不幸地进了网入了罗。

无穷杀机已从心底涌升,他等老道正确的答覆。

“处决了”老道慑人的声音更缺乏人味了:“这些危害治安的匪类,杀无赦绝不宽贷。”

‘闹江龙难道不是匪类?”

他紧迫质问。

“他们已改过自新,替朝廷维持治安。”

“泅州水怪是参与在德州抢劫快马船众匪群之一。”

“他并没登船抢劫,替朝廷追缉匪盗将功折罪。”

“以匪制匪,你们的手段的确厉害。但金笛飞仙那些人,并没抢劫任何人,你们……”

“闭嘴!是你唆使她们来南京盗宝的。”

老道喝阻打断他的话:“你是主谋,她们已经招供,指证你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悍匪。”

“所以,你布下在天罗地网捉我。我想,你就是什么苍龙丹士了。”

“正是贫道。恶贼,你愿改邪归正吗?把贫道的两位女弟子交出,贫道网开一面……”

“你们的罗网已经布妥,不会开启任何一面。妖道,你还没问我愿不愿饶你呢!我那些朋友在泉下的鬼魂。正等我替他们报仇索命呢!”

“你这恶贼仅凭一点点匹夫亡命之勇,就敢大逆不道妄想盗劫朝廷珍宝?孽障罪该万死……”

拂尘一动,蓦地声如天风降临,无恃的暗劲潜流,有若怒潮爆发,罩住了扬剑屹立的霍然。

他飞退丈外,衣袂飞扬猎猎有声,宛若被狂风所刮,硬生生被涌退出丈外。

大厅似乎陷入风雨中,灯火摇曳明灭不定。

“咦!”苍龙丹士讶然惊呼。

估计中,霍然必定会飞摔出三丈外,甚至会飞掼在墙上成了扁鸭。

这一记神功碎然一击,足以将霍然的五脏六腑,震成一团烂肉,骨碎肉烂只留下将腐的皮囊,作为示众天下的警世死尸。

霍然仅飞退丈外,竟然能稳稳地屹立。

老道左手一抖,大袖飞扬。阴风再发,数道金虹破袖而出。

霍然的身影倏然幻没,出现在左面的大厅旁,五道金虹失去目标,回头反飞返回老道的大袖内。

“孽障果然有几分神通。人苍龙丹士厉声说,插妥拂尘拔出七星松纹古定剑。

“道友,群策群力”另一老道在堂上副”:“这孽障已练成元神分身遁术,隐现能在同一瞬间完成。道友的神通,仅能御神追逐他的精魄,而他的精魄已经不存在了,道友一个人以神逐神,蹑不住他的。”

这位老道的意思,是大家联手一起发动。

这是犯忌的事,大伤苍龙丹士的自尊,来的这些人中,都是身份地位高高在上的名宿,每个名宿都是身怀绝技狂妄骄做目无余子的高手中的高手。

彼此之间为了争宠,本来就勾心斗角面和心不和,对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初生之犊,劳驾名宿出手已经自贬身价了,哪需要其他的高手名宿加入围攻?

“没你的事!”

苍龙丹士怒叫:“你们只须防备他遁逃,我要把他化骨扬灰……”

话未完,身形倏没,同时幻现在霍然身前。

糟了,身形刚幻现,伸出的剑还来不及挥动,抬起的左手也不曾升至出手的部位。

电光一闪,传出的异声如击金鼓,轰一声清鸣,电光没入苍龙丹士的咽喉~电光是霍然发出的沾血长剑,他的左手爪五指,半屈半伸,所发出的可怕潜劲,已在苍龙丹士幻现的千瞬间,控制住妖道的灵智与肉体。

这是说,苍龙丹士幻现的同一刹那,已受到无恃的潜劲所笼罩控制,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问,苍龙丹士已成了网中的死鱼,发不出任何自救的神通,武功和道术,突然被束紧压缩,却又无法达到缩至极限,猛然爆发的境界。

这有如发招攻击,招式走空,余势已尽,真力来不及收招变招的情况相同,正是盛衰交替的最危险境界,那种力不从心的无力感会令人发疯。

剑击破护体神功的异响,证明苍龙丹士可能已具有降妖伏魔的护身罡气。

霍然的平凡长剑,竟然贯穿了苍龙丹士的咽喉。

一脚将苍龙丹士的尸体喘倒,他移位到了厅正中。

第一次下杀手杀人,他的心多跳了两下而已,没有丝毫自疚感,心底的杀机反而更为汹涌澎湃。

金笛飞仙师徒,以及五通神凡个人的死,让他深感歉疚,这一剑代表他的内疚得到舒解,代表他勇往直前的勇气和决心,代表他来到南京的目的,不达目的绝不甘休,是他迈出翻天覆地的第一步,只有前进没有后退。

苍龙丹士的尸体刚应脚飞起,身后己罡风压体,无形的强劲压力像崩山般倾泻而至,无穷刚猛的潜劲撼动他的心魄,护体神功有骤然爆炸的现象发生。

兔死狐悲;苍龙丹士中剑的瞬间,其他的人不再理会身份颜面,不约而同发起攻击,已感觉出苍龙丹士凶多吉少,本能地出手抢救。

生死须臾,抢救无及。

绝顶高手行致命一击,速度快逾电光石火,即使站在一起的人,也来不及策应抢救,眼中看出危险,行动却跟不上卜意。

霍然一声低叱,一招回眸反顾硬接身后攻来的潜力万钩传出慑人心霍然飞震出丈外,脸色泛青,马步不稳,几乎挫倒在大柱下。

从后面攻击的人,是那幕老和尚,禅杖佛冠式的杖头崩碎飞散,急剧挫退六七步,脚~软刹不住马步,仰面撞倒在壁根下挣扎难起。

同一刹那,霍然向下一挫,仰面便倒,剑贴着脸孔向上吐出,用的是双手。

躺倒时身躯仰面后滑,剑刺入高贵艳丽美妇的小腹,美妇的剑几乎擦他的发舍掠过,他下挫躺倒的速度如果稍慢一瞬,脑袋必定被美妇的剑贯穿.美妇呕了一声,仆倒在他的身上。

他收左手抓住美妇的大腿一甩,美妇的身躯翻转向侧飞起,撞向冲来的另一名老道。

老道吃了一惊,闪身躲避出左手横挡,没料到剑光一闪,从美妇的身下吐出,贯入老道的右大腿外侧,贴骨穿透前后,肌肉西面开孔。

一声狂叫,老道“一跳两丈远,再单足急跳几步,便到了大开的厅门口,右大腿鲜血泉涌。

霍然一跃而起,面对着挥动转轮藏,左手已拔出金刚柞的大活佛,藉跃势借力加力,手中沾满鲜血的长剑,幻化为光轮破空激射。

尺余长的金刚杆,恰好从大活佛手中飞出。

这玩意柄重尖轻,又笨又重,用来象征降魔驱鬼摆摆样子并不难,用来格斗可就唬不了人了。

可是,从大活佛手中发出,却形如活物,而且速度快得像一道异虹般挟风雷破空而至。

“挣”一声暴响,飞旋的剑靶与金刚柠骤然接触,剑鞘崩碎折断,金刚柠也翻腾着斜飞。断剑略为折向,旋转更急剧。

大活佛已来不及闪避,大吼一声,转轮藏慌乱地一抬,本能地格挡飞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