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8章

作者:云中岳

同一期间,十余名蒙面人,毙了把守水西门以及把守西水门的官兵丁勇,用巨斧砍毁了闸门锁与城门锁,升起西水门水闸,原来流量仅有一半的秦淮内河,流量增加了一倍,水势汹涌而去。

在秦淮内河下航的船只,毫无疑问速度可以加快了许多,毫无阻碍地出城远扬。

太平盛世,南京是;日皇都所在地,不论官兵或民众,毫无乱世的心理准备。一旦有人有计划地组成有强人实力的亡命,突然作乱发难,十之九可以成功得手。

、两艘被动走的卫风快船,在水门内侧接走了十余个蒙面人,驶出水闸门,顺风顺流冲出水口,冲入外河,向上新河飞驶,鸿飞音音。

     ※    ※    ※    ※

中山王府人声鼎沸,杀声震撼南城、浓烟侧起,火光烛天。

惊醒了的市民,以为中山王府失火。但王府有自己的人,不需街坊的救火人员进入王府,而且御林禁军正在出动戒严,没有人敢外出走动自找麻烦。

“霍然负责策应,主要任务是吸引侍卫们追逐,因此他东窜西奔,见人就剑劈手抓指东打西,不管东南西北,任意所为,找人多处冲杀。

两个花面人跟在他后面,像两个疯虎张牙舞爪。

他不清楚王府的建筑格局,大小百余栋建筑难分方向,不知道轰(底有多少楼房,奎(底有多少庭台园林花檄,反正能走则走,不能走就跃登屋顶飞越。

赶散了一群侍卫,越屋跳落一处花木扶疏的大院子,对面灯光,。昼,有不少人高举许多巨大的黄色大灯笼。宏大的门楼与两廊,也挂满了一排排云纱宫灯。

甲士共有三重;都使用长兵刃,戈乾金枪都是重家伙,人数真有两三百之多,兵刃前指阵势森严。

阵前缘,另有穿了不三不四各样装束的人,三个一群五个一组,形成阵前的零星斗阵,严阵以待。

后面宏大的i]夕)廊上,两卫密密麻麻,拥簇着一个仅穿了宽大黄博袍的人,这人手中居然有一把雁翎刀,三十余岁正壮年,满脸横肉,身材倒也雄壮。这人后面,也有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僧道俗俱全,有男有女。

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正是皇帝在京都设在皇店街大将军府豹房的弄臣们。

三人往下跳、便陷、这一面的兵将拼命阻罕、围攻,杀声震耳。

对面的阵势不为所动,严阵以待。

中间相距约有三百步左右,喉子之犬可想耐饥中间是平坦的花砖地,四周是树木花坛、花台、花棚。

左右涌出两队箭手,在广场中,乙列阵,一阵梆。向,箭如飞蝗卜目标不仅是霍然三个人,附近拼命和他”懒斗的人同时遭殃,第一波箭雨,便射倒t+人以上。

“不能冲,退!”

高大的花面人,用怪嗓:“这是雕翎,可贯重甲,危险!”

霍然本来已向前冲出三丈,也被箭手敌我不分的手段所震肾断然放弃前冲,疾退入后面的房舍,冈所退在乱箭的前面,乱箭射在”=窗墙壁上,声如暴雨打残花,中箭的人纷纷狂嚎走避。

他打破屋右的窗户钻出,跃去右面房舍的屋顶。

房舍夕咽的大树与屋齐高,广场的箭手看不到屋上的景物,当然也看不到人。

“那边的人一定是皇帝,我非找他不可。”,。

他向罕上来的两个花面人说。飞掠而走,要绕到前面的大楼,准备从飞檐抢入楼内。

“再不退就天亮了,去不得。”花面人急叫.天一亮,恐怕就走不了啦!

“给我几颗青磷火弹。”

他咬牙说:“我不甘心。”

两个蒙面人同时递出手,他无暇察看,放下剑接过六枚溜卵大的青磷弹,双脚踏揖瓦西、默谆神芦力卑有臂”逐一将弹投向两百步外的大楼前。

第一枚毒火弹在甲士列阵的左翼爆炸,毒火四溅,刺鼻的磷烟迸涌。

毒火沾在盔甲上,除了脱甲别无他途,沾在手脚脸部,必定皮焦肉烂。

“啊……哎……

惨叫声大起。

阵势大乱,人群狂乱地退入厅堂。

走!下次偷偷地来.他不得不退走,直咬钢牙:“我非找这该死的混蛋皇帝不可。

落屋后,是一座小花园,劈翻了五个搜索的侍卫,向对面黑暗的屋影飞奔。

且战且走,直奔王府的西南角。

我得到后园看看,他沿一条花径飞奔,四面察看进路,不知老太爷救人的事是否顺利,我不放心。”

“分工合作,各负其责。”

花面人的佳嗓音在后面说:“你一去,不啻把武功可怕的侍卫往后园引。信任老太爷,好吗?”

“可是……”

缎有可是。!临时更改计划,章法一乱大事去氢你愿意负失败的责任吗?”花面人怪叫。““你这家伙火气还不小。”

他不悦地哺咕。

他只认识下天猴的几个人,根本不知道飞天猴至帕有哆少人手可用。

这两个一高一矮花面人,穿了两截灰衣,一直就跟在他后面搏斗,黑夜:瞰以分辨是人是鬼,他也无暇分,乙留意,惨烈一搏杀他哪敢心有二用?

所以不知道这个人是何来路,只知两人的一剑二杖;在潮水似的侍卫与走狗疯击中,可以独当一面派得上用场,至少不需他多费心照顾。

“我知道你关心则乱。

花呵人口气柔和了些:“但大局为重,你只要尽你的力量,完成你该完成的事,局势便可有效地控制。老大爷见多识厂……

讨·戈!周详,顺遣将胜算在握,救人必放,好了。前面如卜……。”

“声沉叱,他剑化长虹猛))墙焊下闪的三个人民人与夕1浑而为一,向前一仆贴地前射。

三枚暗器从三方向他集中,像三道难辨的暗芒,从他的背部上空,间不容发地掠过。

童光地飞旋,乍升沉忽左忽右,三个人影几乎鱼贯倒下了,六条j、腿撤了一地,求救的号声惊,乙动魄。

“向右走!”

花面人指示走向。

不久,沿途不再有人搜索,已经远严斗场,火光也被高楼大厦呼,只有天空反映的红光透t,兰十步内可珠景物,对意在脱身的人不利。

“从屋上走,跳落小街便可脱身了”花面人脚下已有点不稳,勉强可以跟在后面,精力耗损过巨,再不及早脱身,可能就走不了啦!

跳围墙固然容易,但前面一段短草坪容易受到围攻,登屋风险小些,至少屋顶不可能有大量人手埋伏,受到围攻的机会不大。

他不假思索向房舍奔去,一鹤冲霄扶摇直上,脚一,沾瓦面,突然心潮汹涌,心生警兆,身形再起,后空翻鱼龙反跃,大喝一声,手中剑破空下飞,急剧翻腾幻比为环,有如雷电下击。

三个黑影从不远处的屋角,以眩目的速度掠出,恰好截住两个花面人,花面人还没到达起跳的位置。

高的花面人发现人影扑到,仓卒间一杖急挥,把最前面的人逼退丈外,却被第二个人乘机一剑长驱直入,闪电似的近身了。

近身攻击,杖便失去了优势陷入危局。

花面人反应超人,百忙中杖尾一挑,冒险自救,居然“挣”一声暴响,杖尾幸运地与及体的剑尖接触,劲气一迸,两人同时斜震出八尺,生死问不容发。

第三个人找上了矮花面人,远在丈外双掌齐出,不用兵刃攻击,黑夜中突然用劈空掌远攻。

矮花面人的剑刚升起,等候对方扑上,却没料到对方在剑一挥剑气迸发,挡住了第二记劈空掌力,掌力泄散声像是罡风掠过林梢。

这人身形续进,第三掌即将近身吐出,没料到光环自天而降,剑尖奇准地拂过顶门)脑袋突然中分,向前一栽,把身形踉跄的矮花面人撞倒,两人跌成一团.“去你们的!”

自空而降的霍然,一脚蹋在与高花面人交手的劲敌头盖骨上,天灵盖下陷,人向下挫。

霍然急降而下,一把夺过这人的剑,一声沉叱,剑化激光射向第一个人,剑出如穿鱼,锋尖贯胸透背。

呐喊声传到,人影掠走如飞,足有十余人之多,向这里急抢。

“你……你们走……”

吃力地爬起的矮花面人嘎声叫,举起抖动的剑,用意是掩护霍然和高花面人脱身:“我挡……挡他们一……挡……”

话未完,站立不牢向前一栽。

霍然已看出有异,一闪即至。

“五毒阴风掌!”

他惊叫,嗅入异样的怪味。

他不假思索地拖起矮花面人,扛上左肩抱住双腿弯。

“快走,我断后,快!”

他向高花面人急叫:“上屋,不要回头。”

高花面人不知同伴被他扛在肩上,应声飞跃登屋。

一声怒啸,霍然一剑劈翻了追得最快的第一个人,再一剑逼退另一个使刀的大汉,反身飞跃,肩上有一个人,依然一跃两丈高,骇人听闻。

超越屋脊,很不妙,高花面人刚往下跳,屋上已出现五个人,截住了霍然的去路,立即在屋上展开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

他肩上有人,活动大打折扣,无法应付五个可怕高手的围攻,连发十余招,重新跳落小花园,往花树丛中一钻,如飞而遁。

     ※    ※    ※    ※

全城戒严,军方与治安人员,挨家挨户搜寻袭击中山王府杀人放火、惊动圣驾的凶手。进出城关的人,受到严厉的盘洁搜查。

南京本来已经戒严了六个多月,这次只是加强戒严而已,市民旅客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只是多了些茶余饭后、背地里谈论时政、讽刺昏君姦臣的资料话题而已,当然也怨声载道。

丢掉了两艘载宝船,江贼痛心疾首。船是他的,·载满了他从江西各地,包括南京附近所搜括来的奇珍异宝。其中还有搜自南昌宁王府,纳入私囊的珍宝器玩,价值巨万,损失无法估计,难怪他心痛得把那些饭桶部属骂得狗血淋头,几个锦衣卫负责人,一律革职查办。

当天,受惊的皇帝,急急忙忙住进了宫城,宫城外(皇城)的禁军,也撤入宫城严加防守。

从此,这位皇帝不敢再外出走动耀武扬威,颁下圣旨严办有关失职官员,有不少人进了天牢。

魏国公小王爷魏鹏举也遭了殃,降职、罚俸。

魏国公流年不利,两罪并罚。

另一罪是他的妾侍很多;嫡妻的儿子他不喜欢,喜欢妾侍的儿子,想把爵位让妾侍的儿子继承,被御史查出参了他一本,真是流年不利。

江贼尽管愤怒如狂,但也惊破了胆。刺客不但找他,更惊动了圣驾,无数怀有奇技异能的宾客弄臣,加上无数侍卫与御林军,还有中山王府的家将,竟然被三个刺客杀得伤亡枕籍,刺客来去自如,天知道日后哪一天,这个亡命太爷霍然再闪找到他行刺?恶贼心胆俱寒,动了北返京都的念头。京都是他的地盘,他控制了不了南京的局面情势。

正德皇帝也又惊又怒,但仍然不想摆驾班师回京。

江西方面的大军还没撤回,他的心腹大将许泰,仍在江西“平乱”,天天向巡抚江西的王阳明先生找麻烦,把江西搞了个民不聊生,天怒人怨。

其实乱早已平定一年了,只不过朝庭并没宣布,俘虏宁王与一群叛臣,仍然秘密囚禁在皇船上。

皇帝仍以“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的名义,仍在亲征平乱,南京、江西仍然是个战乱区。

凶手刺客是钦犯,劫船贼也是钦犯:因为江贼的船,名义上仍是皇家船只,本来就是锦衣卫的卫风快船。

可是,这些凶犯到底是何来路?负责缉拿钦犯,搜查全城的治安人员,谁也不知道谁是钦犯。

江贼的人传下的军令,指称刺客钦犯姓霍,叫太爷霍然。

但奉命缉凶的人员,谁也没见过太爷霍然,谁也不知道太爷霍然是高是矮,如何去捉呢?

有数十万军民生活其中的南京,搜查一个叫太爷霍然的钦犯,以及许多无名无姓不知面貌的劫船贼,简直开玩笑。负责缉拿搜的人,想不马虎也不行,一个个心中有数,虚应故事,阳奉阴违,敷衍了事。

进出城门的人,只要不带凶器,不带盗贼做案的工具,长像不怎么狰狞,负责搜查盘桔的人,通常不会留难。外县的人只要有合法的路引,也可通行无阻。

午后不久,中山王府警戒区南面;靠近内河的小街酒坊中,飞天猴与三位弟兄,偕同扮男装的幽冥玄女:叫了几味酒菜,一面进食一面留心邻桌的食客,热烈地谈论昨晚中山王府发生灾祸的谣言故事。

茶坊酒肆,是打听消息的地方,谣言更多,愈传愈离谱。

传出的消息几乎众口一词,昨晚没抓住任何一个钦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