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29章

作者:云中岳

由国贼江彬引介聘请的牛鬼蛇神,陪伴皇帝鬼混为非作歹,只有少数的人能随皇帝进入宫城,、绝大多数的人皆安顿在豹房。

豹房位于大将军府,在皇店街的中心。当初建造皇店街,就拆掉了两坊的民宅,拆掉民宅赶走居民,小事一件,只要皇帝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些牛鬼蛇神的家属、弟子、门人,都安顿在皇店街,还不配在大将军府走动。

南来南京之后,这些家属。弟子、门人,也不配住在官方的宿舍内,当然也不可能住进中山府,所以皆在各处征用民宅安顿,随时听候差遣。

贝秋霞是玄灵教主的门人,另有一些姐妹与仆从,住宿的大宅,就距中山王府不远,现在,这问大宅就成了玄灵教主停尸善后的丧宅。

苍龙丹士也死了,这妖道的门人子弟、情妇、随从,比玄灵教主的人还要多一些。

苍龙丹士的责任,比玄灵教主要重些,两人都是国贼江彬的心腹,权责却不同。

玄灵教主负责主内,派人协助在外查缉抢劫快马船、抢走金珠美女匪徒的秘探,并没有指挥权,因为秘探的身份地位,高得连大官员也得听命服从。

苍龙丹士负责对外,派人收买江湖的牛鬼蛇神,直接打击那些可能危害宝船的匪徒、有完全自主的权威,资金与人手皆直接由江贼拨发。

因此,妖道的人不住在城内,住城外可以保持行动自由,更方便与江湖人士接触。

妖道那些爪牙的秘密,就在龙江关码头区,栈仓旁的小楼房内。

这些混蛋哪配征用民宅?因此由一些秘探出面征用。

几个秘探当然是江贼的部属,锦衣卫有地位的军官,因此事实上也可以干预妖道的爪牙行事,出面与地方打交道,只有秘探才胜任。

笑魔君父女最初所打听到的消息,就以那些秘探为对象,直至发现闹江龙出现与秘探打交道,仍然不知道有妖道的爪牙在内隐藏。

论消息灵通与否,笑魔君虽说是江湖人精,见多识广熟悉门路,讨取1a,g的手段也令人害怕,不敢不和他合作。

但比起飞天猴。幽冥玄女这些剧盗与黑道名女人,笑魔君就差远了。

飞天猴往昔不知道闹江龙是秘探的走狗,原因是他根本没打听闹江龙的底细,吞在同道,双方毫无瓜葛,势力范围各占一方,没有利害冲突,没有探底的必要。

一旦引起他的注意,起了疑心,闹江龙怎逃得过他的侦查网?那栋小楼的底细,更是被他查得一清二楚。

苍龙丹士与几个门人的尸体,就是安顿在这座小楼里,小楼的动静,皆在飞天猴所派眼线的监视下,把死尸同棺木载来,连码头的居民也有目共睹。

天一黑,小楼就受到精明的好汉所监视。

主人被杀,派在外面活动的人,纷纷闻讯赶回善后。

树倒猢狲散:苍龙丹士死了,人子弟那配受到江贼礼遇?再也不可能返回京师啦!好在获得很可观的抚恤金遣散费,等把尸体寄盾在城东的洞神宫,所有的人都必须各奔前·

程,自立门户了。

撑面的几个秘探,也打算明天就撤走,责任已了,用不着戒备森严啦!连把门的人也免了。

二更将尽,楼tto厅堂香烟镣绕,七具棺木分别两排,做法事的弟子也准备安歇了。

天涯三凤穿了孝服,为死去的师父兼情夫戴孝。

他们早已出师,是江湖名女人,有她们的地位和局面,成就颇令人刮目相看……

在情夫身边的时日其实不多,情夫死们并没感到太悲伤,虽则流tjl滴8rir,于嚎声。失去发财的机会,才真的令她们伤心。

她们只能算是二流人物,而江贼需要的是超等人才,不论真才实学或声望,她们距江贼所需的人才标准太远了,连做跑腿的资格都不够。

几个秘探与她们倒还相处融洽,漂亮大方的荡女谁不喜欢?几个人在内进的侧院小厅吃消夜,两桌共有十六八个人,她们与五名秘探是一桌,桌上摆满了从不远处颇有名气的食店江宁居送来的精美点心,二三两进的小厅,也有她的同伴进食。

“陈姑娘,如果你们不打算回京师。”

那位叫江文言,地位甚高的秘探,向大凤、彩凤、陈凤诚恳他说:呷p就留在南京吧!南镇抚司还可以聘请你们办事,聘礼并不少,在衙门里我还作得了主。”

‘算了吧!南镇抚司仅有权监督南京的闲宫,本身的公务已经够清闲了,哪有聘请外人办事的必要?”

彩凤、陈凤摇头拒绝:“圣旨如果回京,你们更清闲啦!……

‘追查被劫宝船的案件,是不可能因此而中止的。”

江文言不死心继续劝说:“你们继续与闹江龙合作,闹江龙就是由本司拨专款聘用的。日后奖金成数,可能会增加,身份地位,也将急剧提升。”

“你要我们受闹江龙指挥?”

彩凤冷笑。

“‘不,你们另有所属,仅相互协助暗中合作而已。其实,论江湖名头、声望、实力,你们听他指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呀!”

“哼!别说了,汪大人。”

“难道说,你们不想替令师报仇?由本司支持,报仇岂不容易得多?”

报仇,当然是指向太爷霍然报杀师之仇。霍然已是钦犯,利用南镇抚司出面支持,公私两便,比她个人寻仇报复方便得多。

三凤全都脸色一变,脸有惧容。大爷霍然一支剑杀入中山王府,抬出的尸体就有两百具以上。凭她们几个人。敢向霍然报仇?在太湖东山梅坞,她”】见识过霍然的身手,不论是武功或邪术,她们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会去请师门好友,替家师报仇。”

彩风口气虽硬,其实色厉内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会在江湖走动,游说高手同道l断。如果替你们办事,谁还敢沾惹我们?”

“本司……”

“你们?你们靠不住。”

彩凤撇撇嘴:“这恶贼用的必定是假话,毫无根底可查。

今后他必定不用霍然的名字,不再亮太爷的绰号,你们官方行文天下捉拿大爷霍然,能捉得住他吗?”

“试……”

“你们必定奉命捉他:

“那是一定的。”

何不拨给我们一些金银,由我们替你们向江湖人士买消息?如何?”

“本来有额定的活动费用……”

“那是不够的。想想吧!汪大人,值得的。……

“好,我得先向上级请示。”

“最好早作决定,我们急于早日离开南京。”

“皇上也可能提早返驾京师,在南京过年的计划了”江文言无意中透露皇帝的动向:“昨晚钦犯的大胆凶悍犯驾事件,文武百官惴惴不安,已商量聊合劝圣贺返京,魏国公也怕再生意外……”

“那不关我们的事了,我们更得早些离开南京,霍小狗如果知道我们的底细,我们的处境凶险得很。”

“他怎么可能知道你们的底细?江湖朋友知道你们是苍龙丹士弟子的入,就没有几个,你们也从没明里和我们往来。”

“那可不一定哦!小心撑得万年船。咦!是什么声音?”

彩凤突然放著而起。

小厅门本来是大开的,入影乍现。

两面的明窗,也在同一瞬间轰然破毁,有人撞毁明窗入厅,人数不少。

两桌的人刚发觉有异,已来不及有所反应了。

暗器漫天,打击有如轰雷掣电。

入侵的人全都是晴器名家,全用双手连续发射暗器,不用刀剑搏斗,堵住三方稳健地用暗器连续攻击,倒下的人也加上两枚才放手,宛若暴雨打残花。

“啊……”惨叫声惊心动魄。

厅外,也传来清晰的惨叫声。

攻击有如迅雷疾风,三两下就结束了,撤走的迅速更快,共带走了七名重伤的人,其中有彩凤和老三灵凤李珠。

老二青凤韩芬,身上共中了五枚暗器,一枚梭子缥正中心坎,当场毙命。

梭子缥是飞天猴的杀人利器,在江湖极具震撼力。

在厉叫声中,霍然惊跳起来。

可是,身躯被按住了,一只柔软温暖的小手,在他全是汗水的脸颊轻拍……

“霍兄醒醒,你在作恶梦,不要紧,你……

耳中听到熟悉的语音。

他完全清醒了,真在作恶梦,浑身冷汗,心跳加快了一倍。

傅玉莹的娇躯,半压在他的胸膛上,双手轻拍他的脸颊,神情惶急。

“哦!”他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长气:“真在作恶梦,我怎么可能从十丈高楼的顶端,像苍鹰搏兔一样俯冲飞降而下的?

荒廖绝伦”“你……你梦见什么了?”

傅姑娘坐正身躯,粉颊突然嫣红似火,但却勇敢地凝视着他,晶亮的明眸中,绽放着异样的神采:“会飞?”

“没什么啦!恶梦而已。”

他不想说梦:“哦!你元气恢复了吧?”

“你在梦中叫我,叫声好怕人。”

“试……”

“霍兄,不怕你笑我,我……我想……”

“你想什么?”

“我想,你是让我心中想念一生一世的人。”

姑娘闭上了明眸:“你梦中有我,我并没白活。”

他心潮一阵汹涌,默默地将姑娘的手,阁在双掌中轻抚,深深地叹息一声,默默无言。

“她也是让你一生一世想念的人,是吗?”

姑娘也幽幽一叹追问。

“你是说……”

“小秋燕,你梦中也叫她。”

“是牵挂,玉莹”他又深长叹息:“秘探仍在太湖活动,闹江龙又是秘探的走狗。我担心有一大,他们会查出我带了小秋燕前往杭州,跟踪前往追查,我在杭州的活动,瞒不了精明的行家循线找出踪迹。留下了来踪去迹,绝难逃过追踪高手的探索。救人须救彻,我……”

“你要护她一辈子吗?”

“那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

姑娘摇头苦笑:“我们这种愤世的亡命,连自己的生命也难以自保呢!不管你爱一个人也好,养一个人也好,都不可能永远形影相随,庇护她一辈子生死与之。小秋燕一个弱女,她根本无法真正独立存活,这样吧!我和你替她安排安身立命……”

“你似乎聪明过度,反而说起笨话来了。”

他笑了:“你又不是老天爷,决定她的命运替她安排。喂!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并没落在狗官的人手中,你们在弄什么玄虎?”

“没有什么玄虚啦!”

姑娘嘻嘻笑:“几个妖女把我掳走,被飞天猴他们在巷子里堵住,杀死,把我藏起来,和我谈条件,我如果不答应,他就把我囚禁起来,让你焦急,我能不答应吗?毕竟他救了我,而且我也想找那个狗昏君出口怨气。没有你吸引住所有的高手聚集中山王府,他们哪有将船劫走的能耐?要怪就怪我好了。其实飞天猴早就到了南京,你的一举一动他了如指掌,暗“中在一旁策应,也乘机浑水摸鱼,这个剧盗很坏,对你可是愿意用性命巴结你”“我非捧扁这该死的混蛋不可。”

他大为不满:“你看,多危险?我不知道是你跟去……”

“如果你知道我跟去,局面将完全改观,很可能你我和我爹,都会葬送在中山王府,你如果分心照应我,什么事都办不成了。你就是那种保护神型的人,你会让受你庇护的远站不起来,生死关头自顾不暇,分心他顾结果是同时覆顶。

昨晚你把我看成陌生人,依然不顾一切把我带出险境。大哥,如果你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我……”

“幸好不知道是你。”

他抱住投入他怀中的颤抖娇躯,轻拍姑娘的背部:“我以为扛在肩上的人死了,不能留下尸体让人追查认身份找线索。

如果知道是你,我一定会重新杀入中山王府,把王府化为火海血池。玉莹,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反而心惊胆颤,当时我却气涌如山,毫无恐惧,回想起来真的好害怕,不要笑我。

“你在恶梦中,那种撕裂的嘶叫,已经让我好害怕了,我……我哪笑得出来?”

“好了好了,危险已经过去了。”

他把姑娘扶正坐下:“快进食,你一定饿坏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爹呢?就是另一个花面人呀!他老人家赢了。”

“你爹赢了?”他一‘胚。

‘他老人家和飞天猴打赌,赌你认不出我们,你到底梦到些什么?说来听听好不好?”

“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很好笑就是了。”

‘好笑?你不是笑醒的吧?那种笑,我这辈子宁可再也不要听到。”

‘不要啥叨了,裢快填饱肚子,你爹已脱身,放心好了,这里是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