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3章

作者:云中岳

正德皇帝在十二月十二日到达扬州,。御驾亲征却不急催兵马南下。

其实无需催兵马南下,·,叛逆宁王早在七月二十六日,被王阳明先生活擒囚在南京,皇帝却仍然宣称正在挥军亲征,叛乱仍未平定。

皇帝在扬州玩了二十四天,大开无遮无耻大会,仿效他在京师所开的皇店百花楼教坊(妓馆)故事,摆肉屏风大跳天魔之舞,在场的有他的心爱太监、武士,番僧(包括少林的高僧)老道、优伶、几个干儿子和佞臣。

由国贼江彬(他的干儿子改名朱彬)出面,揪住扬州知俯大人的耳朵,勒令交出户口黄册,按册点名,把扬州的十三四岁美丽的处女,以及有姿色的寡妇,一一锁拿押往皇帝行宫。

这叫做“遍刷”,遍刷阳州的处女与寡妇。

最后挑选出有姿色的好几千女人,昏君姦臣把行宫弄成原始世界,足足躁瞒了二十四天,方心满意足发驾南京。

包括国贼江彬在内的)群姦臣,不但挑选美女,也大刮特刮金珠室玩,抄家遍搜见了就拿。

扬州全城在哭泣,皇帝却乐歪了。

天下都是他朱家皇帝的,他爱怎样就怎样。

被劫的这艘快马船,其实就是国贼江彬的。

引起的公愤也是可想而知的,先后有十二艘快马船,在南起淮安府,北迄天津卫的运河各段被劫,死伤惨重,但正德皇帝却无动于衷。

这艘快马船被劫,出乎主事人意料之外。

主事人不按宿站歇宿,用意就是让有意劫船的人,把握不住快马船的行动,没料到反而落在劫贼的暗算中,笑魔君与唯我神君,怎能不知道扬州所发生的那些天怒人怨的悲惨事故?除了叹息之外,他们能说什么?又能做些什么?

‘造孽啊!”笑魔君仰天呼叫,笑不出来了。

‘这个皇帝,怎会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绝子绝孙哪!”

唯我神君也黯然叹息。

正德皇帝在众手所指,天下人诅咒中,果然绝子绝孙,回  京途中在淮安钓鱼落水暴病,回到紫禁城咯血而死,而他的堂弟嘉靖帝,也不是一个好东西。

正德皇帝一生中,躁踊了成千上万个女人。

这些受害的女人中,有他的臣下的妻女,有大户人家的女人,有乡村僻地的妇女,有……结果,女人玩多了,三宫六院没有一个女人替他养出一儿半女,他本人也仅活了三十二岁。

‘你把她怎办?”笑魔君盯着出山虎厉声问“老前辈,她是你们的了。”出山虎吓了一跳,打一冷颤惶然说。

“把她放了。”

“遵命。”

“咦!你们在此地放tta,她能不死?”霍然在一旁冷笑:

“她有多大?十三或十四?她恬得了?”这鬼地方似乎人烟绝迹,一定有狼。冰冻狐狸解冻狼,她一定成为狼的美味食物。

至少,她必定会饿死。”

“哦!把她送交刚才觅食的村庄。”

“老前辈,你又来了。”

“你这蠢蛋什么意思?”笑魔君大为光火。

“把她交给村民,村民铁定会报官,官府得到她,怎敢不将她送回扬付的官府,敢不将她送到南京献回给皇帝?”

“这……”笑魔君傻了眼。

“你笑魔君笑不出了吧?”霍然居然调侃笑魔君,自己却忍不住笑了。

“你这蠢蛋并不蠢呢!”笑魔君盯着他怪笑,义你说该怎办?”

“那是你们的难题,不关我的事。”他双手一摊:“我落在你们手中,自身难保。”

“混蛋!你是第一个出面、干预出山虎与那三个小辈黑吃黑的人。、我们如果不出面”。这些金珠与美女,=都应该由你打己是吗?”

“你一个成名前辈,怎么说这种赖皮话?”他大声理直气士抗议:“我孤家寡人,活得逍遥自在,金银珠宝在我眼中没有多少价值,对美女我认为是累赘。我出面干预,并不表示我要负责处理。老天爷要你们及时出面,你想赖也赖不掉,除非你能使时光倒流,不然改变不了命定的事实。你在这里神气地喳喳呼呼,这可是错不了的事实,认了吧!前辈。”

“我揍死你这蠢蛋。”

“揍死我你仍然得解决问题。”霍然一跳近丈,避免挨揍:

“你不是魔道名宿吗?宰了她岂不省事?听说所谓魔道……”

“莹丫头,打烂这蠢蛋的嘴。”笑魔君火爆地大叫。

傅姑娘躲在一旁掩口窃笑,懒得理会。

“确是难题,傅老哥。”唯我神君苦笑:“如果我知道有女人,我更不会提早出面。本来就打算跟这些强盗到泅州才出面干预,怎料到会出意外?这可好,麻烦大了,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女孩,怎么带呀?”

“叫他的女儿把人背走呀!”霍然又出主意:“带回家做丫头使女,岂不比重新把羊送人虎口,多一分阴德?你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要我背?你要死了。”傅姑娘大发娇填狠盯着他,“我的弟妹我也不会背过呢!哼!要背的话,背的人一定是你,对,你背。”

“背死了反正有你们负责,我不在乎。”霍然满不在乎卸下背箩,“经过乡村城镇,我大叫大嚷你们是贼~背着人往小巷子一钻溜之大吉,背回家做……做烧锅暖脚的还真不错。”

烧锅暖脚,意指做妻子老婆。

“你敢?”

“出山虎,你背。”傅姑娘找上了出山虎。

“你不怕我也背着人溜之大吉?,’出山虎愤然间。

“你不敢。”姑娘得意他说,“你是强盗,膨时可以宰了你,不至于心中有愧,你更不敢在城镇求救。所以,你必须为自己的生死打算。”,、“不能用背的,那会引人注意。”出山虎哭丧着脸,“一旦引起民壮丁勇的疑心加以盘查,我这个强盗受不了,你们也不会好过,你们如何向官府解释?如果能背,我们还用得着把人藏起来,费手脚派两个人抬?”

“别说了,出山虎,咱们认了,还是抬着赤几较稳当些。

霍然不想再横生枝节,“弄根长树枝。”把包裹也放上一起抬。

等到了城镇,雇小轿就省事啦!”

不久,一行众人急急就道。

、至于如何安置小姑娘,大家心中无数,谈来谈去不会有结果,以后再说。

     ※    ※    ※    ※

回  人暮时分,在一座小村借宿。

农舍主人相当好客,把整座西厢让他们安歇。西厢有三间房,足以安顿他们四男两女。

晚膳毕,小姑娘精神转佳,肚饱身暖而且不再受惊吓,不再像受惊的可怜虫)但仍然心有余悸)倦缩在房中不言不语像哑巴,任凭傅妨娘多方劝慰,也不想口答任何问题。

傅姑娘缺乏耐心,京许放弃询问家世根底的念头。

一早就道,准备当天赶到清河县。

天色暗沉沉,没放晴也没下雨,满天阴霍,好在没刮风,也不怎么冷,正是赶路的好天气。

这一带的小径,由于平时乏人行走,极少看到足迹车辙,田野也罕见,全是旷野调林,似乎愈走愈荒僻。

十年前的兵灾,把这一带小村落夷为平地,逃散了的人,不再返回重建村落,田地都成了杂树野草丛生的旷野,连废弃的村落也无迹可寻了。

近午时分,仍然没发现村落打尖。

穿越=处旷野,前面是一处调林地带,好像是五六年生长的榆树林,没有人照料的野林,“后面有人跟来,在赶路。”

走在最后的霍然,偶然回顾发现有人跟来……

出山虎抬前面,闻声扭头回顾。

旷野中蔓生着野草、荆棘、小树丛,视界仍可及两三里外,透过草梢枝头,隐约可以看到快速走动的人影,而且数量不少。

“是江北水上的朋友,闹江龙一群人。”出山虎不安他说:

“他们晚到德州一天,没赶上十二连城河面的劫船行动,来意不善。那杂种把大江以北的河上买卖,当成他江北好汉的禁宵,不许他人插手牵羊,谁染指他都会大动干戈。他一定循线索追来了,大事不妙。”

“怕什么?一切有我们担当。”笑魔君傲然他说一群乌合之众,何足道哉?他最好识相绑另(惹我生气)哼“生气你就会把人笑死,很厉害。”

唯我神君说的是反话:“老哥,你如果把江北实力最强大,人才最盛的黑道第一大组合,看成乌合之众,会吃大亏的。闹江龙以重金聘来的一些保缥,都是武功超绝的了不起牛鬼蛇神,如果是倾巢而至,咱们凶多吉少。即使来的保镶不多,蚁多咬死象,你的笑声能支持多久?算了吧!咱们快走,找岔道暂且回避。”

笑魔君笑不出来了、不等催促脚下已自动加快。

     ※    ※    ※    ※

见路即走,不久便折入向西的一条岔道。

出山虎与霍然抬着人和包裹,健步如飞拼命赶。

唯我神君为人狂做自负,绰号称唯我。

但绰号夸大是一回事,现实情势又是另一回事,碰上真正的恶劣情势,就不敢吹牛唯我独尊了。

蚁多咬死象,也许形容得过火,不可能有真正咬死象的情形发生,但确有好汉也怕人多的事实存在。

笑魔君的慑魂魔笑,威力确也令人胆寒,但威力不能及远,百步外伤不了人。

最木的缺点是所耗内力过巨,支持不了片刻。唯我神君就不怎么害怕,、禁受得起度笑的短期间震撼。

敌众我寡,他们只好改变成回避,但并不真正恐惧,情势危急,他们仍可脱身远走。

一口气远出二十里外,不知身在何处了。

后面没有人追来,可能已经将追踪的人摆脱了。

霍然是唯一不相信,追兵已被摆脱的人。

“他们走在前面,无意中发现追赶的江北群雄,对方在后面循踪追赶,怎么可能不早一步发现他何19即使追错了方向,不久便会发现错误,重新回头找踪迹,紧楔不舍继续追踪的。

但他也不介意,他有情势危急,便见机脱身的把握,有信心肯定没有人能拦得住他。

他的思路,突然转落在小姑娘身上。

麦箩内的可怜小姑娘惊吓过度,几乎要变成白痴了,如果被江北黑道群雄追及,他能丢下这个小姑娘不管吗?

再就是他希望追来的人中,有他的目标叫陈百川的人,或者那个什么毒娘子。早找到这些人,就可以了结一场恩怨,便可放心地邀游天下,自由自在任意所为啦!

他一点也不担心笑魔君这三个人,有信心随时皆可摆脱他们的控制。

两个老魔虽说是魔道中人,其实并不是坏人恶魔,从言行中便可了解他们的性格,连傅姑娘也不是心狠手辣的魔女,留给他的印象不算恶劣,但也没留有多少好感。

总算找到一处小田庄,午餐有着落了。

     ※    ※    ※    ※

急如星火,必须尽快远走高飞~,摆脱后面的人追踪,走得愈快愈远愈安全。

金珠与美女,都是黑道群雄必慾得之而甘心的召标。其他参与的人,也有志一同全力以赴。

他们携有五包裹的金珠珍宝,麦箩内也数量不少,箩内还有一个小美女。

据出山虎说,炔马船上有许多盛珍宝的木箱。他你]+个人杀上船,只打破一只木箱,各用布中包了一些带走。

另十有几位小美女,啪们顺手牵羊背走了一个,之后便上岸远走高飞。有七名同伴死在船上或菏岸,没有机会把尸体带走。

登船抢劫的人甚多,各有统属互不相让,见人就挥刀攻击,到底有多少人参与,谁也不知道。

如果被人追及,对方实力强大,那么,珍宝和美女决难保全了。

两老魔一点也不重视金珠美女,只想借劫皇船事故出口不平怨气。

皇船既然有人捷足先登,事实上他们心中大炔。所以如果要他们杀出山虎这些强盗,他们毫无兴趣,也下不了手。

珍室与美女既然无意地落入他们手中,他们当然不甘心再洪手让给其他的人。

保全金珠美女的念头,促使他们采取了走避的行动,本来心中没有愤癫,没有不安,但被迫久了,心中逐渐感到不耐啦!

“我留在后面,看看到底是些什么杂碎。”唯我神君终字忍耐不住了,自告奋勇闺衣后面了解情势,)咱们像漏网之鱼,像活吗?”……“:

“犯不着,葛老哥。”、笑魔君反倒还沉得住气,“等他们来了再说,咱们三把剑再和他们讲理。、“喂!如果大批歹徒们杀来了,我和出山虎,可不可以丢掉金珠美女各自逃命?”走在后面的霍然大声问,“出山虎是强盗,他杀人如屠狗。我害怕,我……”

、“好吧!情势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