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30章

作者:云中岳

贝秋霞知道老道已经动怒,银牙一咬只好服从。

“你是唯一与钦犯多次接触的人,有你参与,可以及早认出钦犯,所以贫道想借重你协助。”

天罡真人语气不再凌厉:“要不是建初寺范围太大,贫道人手不足,贫道还不想要你协助呢!快准备动身.“好吧!弟子这就集合人手。”

贝秋霞无可奈何他说。

建初寺目下其实规模并不大,占地仅比这座大宅大些而已。

这座佛门在江南最初建造的佛教道场,自从其他寺院陆续修建之后,已成为小寺院啦!后来修建的佛寺,一座比一座雄伟。

南朝四百八十寺(其实有七百多座),最大的同泰寺(本朝重建取名鸡鸣寺),建初介乎中下之间,目下在内苦修的僧侣,还不到四十名。

以天罡真人的五十余名高手,搜寺该无困难,实在不必逼贝秋霞的人协助,老道只是有意突显自己的权威而已。

】回】

     ※    ※    ※    ※

“该准备了。”

霍然长身而起,拉起傅玉莹:“把剑系妥,将有一场激烈大搏杀。”

姑娘的剑已经丢掉了,她现在的剑是霍然的。

霍然白天便准备了一根废登脚,两尺余长四四方方,这玩意十分坚硬,有棱有角,运内力挥舞;打破人的头,比打破鸡蛋更容易。

“人都撤走啦?”

姑娘一面整理剑与百宝囊,一面低声问:“人走了,还有激烈的大搏杀?”

“你要对付贝秋霞?”

得看她是否机灵了,或者幸运之神眷顾她.“你的意思……”

“人撤走了,但仍在大宅内,必定商量搜另一处可疑的地方,改变计划岂能仓卒?因此我知道他们还没动身。这些混蛋既然来找我,我当然也有权找他们,必须杀得他们闻名丧胆,望影心惊,尔后他们才不敢放心大胆打我们的主意,多除去一个,就少一分威胁。”

“他们来了些什么人?”

‘不知道,反正都是些活佛神仙级的杂碎,江贼的走狗大多,我根本不认识几个人,走。”

出了雨道,仍可嗅到今人昏眩的烟雾味。

两人不走屋顶,穿厅越舍直奔前进院。

大院子里灯火通明,几个重要人员正在分派人手。

贝秋霞还在厅内,等候她的人前来集合,四十余名教中子弟,已歪!了四分之三,每个人都在j、心翼翼地整理兵刃和法器。

天罡真人沉着稼健,详细地分配任务。两个喇嘛一个和尚,以及三名高年老道,都十分合作听任他安爿民“大定慧活佛道长,请从寺门搜进。”

天罡真人向那位装束怪异的大喇嘛客气他说:“有六位施主同行,人手稍嫌不足……”

“佛爷拒绝从寺门搜进。”

大定慧用浓重的京腔官话抗议:“霍孽障不是莽夫或懒鬼,不会躲在大殿或者从寺门突围,佛爷岂不白忙一场?佛爷要从寺后搜进,派给佛爷多少,佛爷并不介意。儿“霍小狗胆大包天,贫道算定他一定会从寺门突围,所以请道友负责,只有道友才能堵得住他。”

“混蛋!谁堵得住我太爷霍然?

西厢的屋顶,突鳞传来宏钟似的震耳沉喝:、凭你们这几十土鸡瓦狗,胆敢找大爷送死,我算是服了你们这些送命好汉,也非常可怜你们……”

用的嗓音也是京腔官话,学大定慧佛的腔调维妙维肖,如不留心)很可能认为是同一个人说话,上下相隔不少于+步,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说话?要不就误认说话的人会分身法。

大定慧佛气得肚子冒烟,不等霍然说完,人化流光,三两闪便到了屋下,左手人骨笛右手转轮藏,两面一分一振,狂鹰展翼冲霄而起,向瓦面跃升。

爬伏在瓦沟中的傅玉莹,双手连扬同时挺身而起.“砰砰”两声闷响,绿焰飞溅,臭味四逸,两枚青磷毒火弹,在大定慧佛身上开花爆烈。

“哎……啊……

大定慧佛狂嚎,脚向下落踏中格口,浑身绿火闪烁,青烟弥漫,像一只大绿火球,踏毁檐瓦,手舞足蹈向下栽。

大定慧佛穿得大红大绿一身零碎,沾上了毒火真够瞧的。

任何盖世禅功,也抗拒不了有如液体的青磷毒火焚身,跳在水池里也扑灭不了这种毒火,一离水毒火重新自燃,不烧尽绝不会自行熄灭。

这种歹毒玩意,江湖朋友用来纵火,玄门方士更使用得出神入化。

会妖术的人似乎运用得更高明些,妖术绝对少不了毒青磷助威,妙用无穷。

对付妖术,这玩意更是破妖术的绝活,以毒攻毒,看谁使用的技术高明。

中山王府惨烈的搏杀故事重演,霍然与傅玉莹像一双雌雄猛虎扑入羊群,跳下屋便轰雷掣电似的冲入人丛,剑劈棍飞冲出一条血路,宛若风扫残云,如汤泼雪。

天罡真人号称活神仙,手j抖就是一记掌心雷,雷火直喷两丈外,右手也随后一扬,青虹破空而飞。

击倒八名高手,冲向大罡真人的霍然,在雷火及体的前一刹那消失,似乎在同一瞬间出现在右侧,恰好被天罡真的青虹截住。

“什么东西!”

他左手一抄,青虹人手,是一把小飞剑爆出火星,小剑在他掌中扭动有如活物。

“还给你!”

他左手一抖,小飞剑向天罡真人方位激射,这种尖重尾轻的小飞剑,发射后不会翻腾,以直线飞行,速度够便幻化为青虹。

风雷声殷殷,劲道比天罡真人所发的强一倍,速度也强一倍,青虹已隐约难辨。

聪明人永远比笨的人幸运,天罡真人就比同伴们聪明。

号称第一活佛的大定慧佛)浑身着火的惨状,老道已经心虚,掌心雷击中虚影,飞剑反而回头攻击,更是心胆俱寒,身形一闪,像是平空隐没了。

两个领队人一死一逃,三十余名高手,在刹那间倒下了一半,即使群龙有首,也无人敢上前拼命了。

仅逃走的四五个人,天罡真人是逃得最快的一个。

长啸声中,两人无畏地冲入灯火通明的大厅。

鬼影俱无,贝秋霞的人都从后面走了个精光大吉,没有任何人参与大院的惨烈搏杀。

贝秋霞比天罡真人更聪明,她的四十余位教中门人弟子,一个也没折损,甚至没有人出厅。

她对霍然的嗓音十分熟悉敏感,霍然在远处屋顶嘲弄大定慧佛,她一听嗓音便知道是霍然,虽然霍然模仿大定慧佛的口音维妙维肾一听便知道不妙了。

她不但阻止门人子弟外出,而且断然下令逃生。

师父已经死了,几个教中主要执事也兵解归天,不能再有任何损失了,她必须保持玄灵教的元气,保一个算一个,出去铁定会全军覆没的。

这几十个人,哪能与昨晚中山王府的阵势比?中山王府尸横遍地,她可不想也在剑下溅血,一念正确,保全了所有的门人子弟。

“再去中山王府找皇帝。”

傅姑娘兴奋地向霍然娇叫。已找不到人厮杀了。

她发现与霍然并肩搏杀,胆气与攻击的技巧,突然进步得连她自己也感到纳闷,也极为兴奋鼓舞。

出剑得心应手,对手封招攻招的技巧与劲道,仿佛她已经预先知道了,攻击与反击皆如获神助,予取予求所向披靡,胆气一壮,她油然兴起再闯中山王府的念头。

黑夜中可以来去自如,官兵只能在街巷布阵拦截,他们不需走街巷,街巷窄小,在屋上往来自如,如龙在海,如虎归山,何所惧哉?

“好,走。”

霍然拾了一把剑系在背上:“让那个狗皇帝明白,他并不真的是天老爷的儿子,他不能拿天下的百姓当成刍狗,会有人向他反抗讨债的。”

他俩并不知道,正德皇帝已经仓皇返回宫城躲起来了。

那一班佞臣弄臣,也进了皇城躲进各衙门避祸逃灾,中山王府连御林禁军也没留下。

中山王府徐家的子孙,历代世袭镇守南京,袭爵的直系爵主是魏国公,是公而不是王,但南京的人,通常仍然称之为王爷。

爵位五等:公、侯、伯。子、男。

王,超然于五爵之外,可不是容易得来的,列于皇亲国戚之列。

事实上徐家的女儿,为后为妃并不少.汉朝,非刘不王;不是皇家刘家的人)不许封王:

文官例不封公侯;只有开辟疆土军功彪柄的人才能封公侯,文官的最高爵位只能封伯。

徐达是死后赠封的王,本爵世袭仍是公,但他世守南京,祖上有王爵,因此可以拥有编制内的家将、材官,以及额内的校尉。

国贼江彬也养有家将,但却是私养的违禁爪牙。

南京守备当然有权调动兵马,全府灯火通明,家将家丁严密守备各处楼阁厅院,兵马则成队列阵在各处守卫,刀出鞘弓上弦,严阵以待。

可是,所有的人皆紧守岗位,无意出击拦截,除非入侵的人冲阵,任由入侵的人自由去来。

霍然和傅玉莹无畏地深入王府中心,在昨晚皇帝现身的大楼前,先是仰天举剑、长啸,然后叫嚣要皇帝出来打交道,狂妄已极,目无人君大逆不道。

扼守大楼的只有一列家将,不理会他的嚣张咆哮,甚至有人发出嘲笑声,要他俩到宫城去找皇帝,皇帝已经不在此地,不必浪费工夫。

两人不能再闹了,皇帝不在,家将兵丁不理会他们。

在南京,中山王府受到普通性的尊敬,历代公爷虽然有些不如人意,但南京人仍然尊敬徐家的人。如果他俩大开杀戒,肯定会受到南京人的唾骂,有皇帝在内是例外,昨晚的袭击就获得南京人士的喝采。

太爷霍然的声誉威望,以奇速向江湖流传,成了众所注目的英雄人物,轰动天下的风云钦犯。

两人乖乖离去、大摇大摆撤走,居然在王府门外向列阵的官兵,公然追问国贼江彬的住处,声称要取江贼的项上人”。

官兵们当然不理会他们,一问三不知。

他俩并不知道,同一期间,飞天猴一群人挑了龙江关秘探的巢穴,毁了苍龙丹士的住处,而这件大案,官方与江湖朋友皆认为是太爷霍然的杰作。

     ※    ※    ※    ※

回  全城大乱三天,三天后解禁,市面恢复;日观,谣言耳语满天飞。

街上仍然不时看到巡逻的官兵,一府两县的治安人员,一个个焦头烂额。

搜捕钦犯的工作加紧进行,赏格到达天价:纹银一万两。

一万两银子,目下在江南,可以买将近两千亩肥田,足以成为富甲一方的大财主。

没有人理会这一万两银子,谁敢招惹把南京闹得天翻地覆的太爷霍然?

太爷霍然是何许人也?

没有人知道他是高是矮,反正能向皇帝的御林禁军挑战,杀得中山王府尸横遍地的人,必定头如笆斗眼似铜铃有如鬼王,刀枪不入可力敌万人的盖世霸王,谁敢不要命赚取这一万两银子?

皇帝不曾返驾,表示不会在暴力威胁下逃跑~数十万官兵,仍在躁晴江西;要将数十万兵马撤回,岂是一月两月所能办到的事?所以还得在南京逗留,兵马暗中慢慢从南京撤。

知道底细的人也不少,飞天猴是剧盗,幽冥玄女是黑道名女人,分水神犀是水贼,他们的朋友,当然也是横行天下的亡命,必须与各门各路的牛鬼蛇神接触,消息才能灵通。

因此,有关太爷霍然的事迹,皆由这些人用夸大性的口吻传出。”把他当成同道,甚至称之为自己人。

自从十年前白衣军败没,江湖上爆发出由国贼江彬主导,利用白道群雄迫害勾魂白无常事故,引发江湖大风暴,白道与侠义道人士,成为众矢之的,数年来一颐不振,黑白道寻仇报复有如焚天烈火,武林精英损失惨重。

之后)白道与侠义道群雄,相戒避免在江湖走动,在家韬光养晦,即使仍然在外行走,也避免多管闲事。

这次霍然在南京示威,公然承认前来抢劫皇家搜刮得来的珍宝,更由飞天猴一些有心人,有意无意地打出他的旗号壮声威,太爷霍然无形中赫然成为黑道的巨豪,一夕之间名震江湖。

白道与侠义道人士,本来这几年就一蹑不振,在太湖就不敢管霍然的事,之后更不敢接近南京。

因此南京事实上已是黑道龙蛇的天下,国贼江彬再也找不到侠义道人士替他卖命了。

一府两县(上元、江宁)的治安人员,根本就无法获得黑道人士的合作,拒绝供给有关大爷霍然的消息,也就无法掌握霍然的动向。

最后总算是南镇抚司的人有办法,与某些江湖人士取得联系,他们的秘探无孔不入,而且掌握有生死大权,比一府两县的冶安人员消息灵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