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31章

作者:云中岳

三人早到片刻,举目四望,草木葱宠视界有限。唯一可以远眺的是临江一面。

他们的目光,落在北面的小山径上,果然所料不差,霍然是从捐江门方向来的。

“这小狗指定时地约会,竟然不先行前来等候,未免太狂了,居然不怕我们可能带了大量人手前来对付他。”

毗迎王脸上经常涌现的笑容消失了,鹰目中冷电乍现:

“我一定要亲手剥他,哼!”

指定时地约会,主人应该先到,如果对方带来的人数超定的人数,主人可以及早趋避,早到可以有所准备,甚至可以先暗中布置策应的人。

主人居然后到,表示根本不在乎,对方是否依约带两个人来,来多也不介意。

他甚至穿了青衫,没带兵刃,施施然沿小径登山,像一个游山的少爷公子。

沿小径下望,可以远及两里外,山径上的确只有他一个孤零零的身影,没带有同伴。

贝秋霞俏立亭中,高贵的风华令人不敢亵读。

男女两魔头在身后懒散地分立,扮随从十分神似,像老仆仆妇,一点也没有会武的神态流露。

。‘午正,霍兄真准时。”贝秋霞媚笑如花,态度亲切友好,“怎么没带同伴来?”

她的扮像是主人,两魔头是随从,不需替随从引见,她也不想暴露两魔的身分。

‘呵呵!”霍然大笑着在石桌的圆石凳落坐,“你派人传活,要和我面谈。我派人回覆,指定时地和你会晤。双方并没提及面谈的性质,更没提及仇恨和责任,我不需带同伴来助威。

贝小姐。你约我到底有何指教?对令师的不幸,我只能说我很抱歉:你提任何要求,我有权接受或拒绝。当然啦!只要是合情合理,我会考虑接受的,如果论王法,你就不必说了。”

如果论王法,贝秋霞也站不住脚。

玄灵教主既不是官,更不是捕捉盗贼的治安人员,不管是为公为私,霍然都可以堂而皇之置之不理。

“我不是为了自己的事和你会晤的,要论师仇,将责任推给你负,也有欠公平。”贝秋霞表明自己是明理的人,“如果我请求你离开南京,不会是不情之请吧?”

十有要我离开的理由吗?”

“你继续在南京騒扰,知道会坑害了多少人吗?”

“理由不充分。”霍然断然拒绝,“而你,反而没有留在南京的理由,正好乘机将令师的灵骸运返京师,这里的事已用不着你费神了。江彬那国贼刮尽江南江西的珍宝,他私养了上千亡命替他搜刮珍宝美女,唆使皇帝坏事做尽,他得为死去的人负责。我不必用何种大仁大义的名义找他fgiik正义,反正我一定要和他周旋到底舍不两立,他一天在南京作恶,我就找他一天。我找他与你无关,你不能要求我离开。”

“官家的事,根本轮不到你管。”贝秋霞不死心,继续说服,“你已走了两船珍宝,应该心满意足了,人不能太贪心,须知物极必反。”

“在太湖我曾经向你表示过,要来南京盗宝。但盗宝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向昏君姦臣挑战出口怨气。主今为止,我还没打听载珍宝的船泊在何处。我否认你乱栽赃的指控,我绝对没劫走任何载珍宝的船只。”

“你的人……”

“贝小姐,不要说一些捕风捉影,无凭无据的话,我不想谈这种事,我答应和你见面,只想知道有关你我之间,仇仇怨怨的善后意觅,其他的事一概免谈。同时,请听我的忠告,速离南京,以免刀剑无情。我不讳言对你有好感,但牵涉到生死存亡,好感并不能消除双方的敌意和仇恨,早晚会走上兵戎相见,你死我活的绝路。言尽于此。”你如果没有合理的要求,我得走了,后会有期。”

“我是代表江副大将军,来向你提要求的。”

贝秋霞不得不放弃私人要求,滚明代表的身分.“哦!是狗官要你出面的?”

霍然故意流露出意外的惊讶神情,其实并没感到意外。

贝秋霞没有任何要求和他会晤的理由,双方已是誓不两立的仇敌;要会面也只首一个可能:拼个你死我活.“我是全权什羌””贝秋霞的态度渐趋强硬。

“失敬失敬,我怀疑你的身分地位,在昏君与狗官身边……

恐怕不比令师低。公事公办,你是先私后公,私了比公了有效,无效只好公了啦!你说吧!你这位代表,有些什么要求?

我在听.“仆……”

贝小姐,你请注意情势和规矩,我是胜家,狗官是输家,输家是没有要求的地位的,提要求的,通常是胜家的一方有权提出。”

“你还没获胜呢!霍兄。”

“这是事实,不容争辩。当然,你必须将狗官的要求转达,在其位谋其政,我不怪你。说吧!狗官有些什么要求?他有什么交换要求的价码和条件?”

“其一,交还两艘珍宝船,以往不究。”

霍然一怔,这是赢家才配提出的条件呢!口气强硬。某些地方不对。

他惊觉地长身而起,冷然举目四顾。

四下里草木葱笼,看不出异状.“那是不可能的事,珍宝船只与我无关。”

他凝视着贝秋霞,虎目中神光炯炯:“我想,第二个要求,一定是我向狗官投案伏法了。”

不是;限你立即离开南京,带了你的同伴早离疆界,不会派人追捕,不行文天下捕你归案,取消钦犯通缉令,当然,两船珍宝如不交出……”

“就没有谈第个二条件的必要。”霍然替对方说出答案,“贝小姐,你在浪费辱舌。”

“霍兄,识时务者为俊杰……”

“不必说了。”

霍然向亭口移动:“我答应和你见面和平地商量善后事宜,为双方的仇恨试图化解,完全是冲私下的情谊,你知道我并没真的将你列为必杀的走狗。你如果代表狗官出面,我毫无兴趣,没有再谈的必要了,告辞。”

“你知道你我之间,只有仇恨而无情谊。”

贝秋霞脸色一沉,一字一吐。

“那是你的看法,与我的看法无关。……

“我要替家师报仇。”

贝秋霞大声说。

‘悉从尊便。”

“你不能走。、“你可以在江湖找我,找我报杀师之仇。”霍然也沉声说:

“你如果再借狗官的秘探行凶,你知道结果的。”

“为报师仇,不问结果。”

贝秋霞一拉马步,猛然一掌吐出。

霍然身形斜退,飞越栏杆出亭。

毗迹王一声冷叱。如影附形出双掌来一记上下交征,掌出似乎毫无劲道,这一招也不是强攻的招式,本身就具有诱敌出招封架的虚势。

母夜叉也从侧方闪电似的掠到,也是双掌齐至,用的招式却是小鬼拍门,也是抢人中宫连环发掌的半虚招、距离近发劲不足的巧打。

两人都是卖弄巧技的招式,并无强攻硬抢申雷霆气势,显然是策应主人贝秋霞的主攻,让主人乘机切人行雷霆一击,这是仆从替主人制造机会的策应技巧,技巧并没有致命强攻的实力。

贝秋霞确是飞跃出亭,乘机长驱直入的。

霍然上当了,并没把两个仆从的虚攻放在心上。

更遭的是,他真以为这两个魔头,是贝秋霞的随从,摆出策应的阵势也像随从,他也不知道这不出色的两个男女,会是威震江湖的魔道名宿。

贝秋霞知道他不会下杀手,他也的确不忍心下杀心。两人多次打交道,贝秋霞多少了解他的心态,徒手相搏,他更不会下杀手痛击。

他不会挨打而不还手,也不想闪避,双爪一分,分别抓向伸来即将近身的老掌。

这双男女随从的掌没运真力,招式巧而已,只要快速地抓住每人的一只手掌,定可不费力地将人飞扔而出,至少,可逼两男女撤招。

这瞬间,他心潮汹涌,看到了凶兆。

在大湖西山受到南人屠一群假游客攻击,也是在发动的刹那问他看出凶兆。

出亭扑来的是贝秋霞,脸上涌现出奇怪的表情,既不是纯粹的兴奋,也不是全然的怜悯。

这两个男女仆从,如果真是贝秋霞的人,贝秋霞的脸上,绝不会出现这种怪异暖昧的表情。

玄灵教主的人,根本不配和他动手动脚。

一次经验一次乖,经验丰富的人,应付危险的反应也就特另蝴敏,在电光石光似的瞬息间,常可化险为夷逃脱灾难)

久蓄的劲道突然迸爆,威力石破天惊,爆发、夕)迸,再两方的劲道汇聚,形成聚合的力场中亿中心点所承受的压力大得惊人,真可用无坚不摧来形容。

响起一声猛烈的气爆,气流ftgh有如j、型龙卷风,”人影在旋风中飞舞、抛掷。

八寸剥皮刀飞旋破空,幻化为一道经天光环,追逐着抛起的人影,有如活的青虹。

尺八长的追魂毒匕、也从母夜叉的袖底飞出,后面的细j、九合金丝链也幻化为j、激光,拷青色的匕身快得仅可看到芒影,射向飞舞抛掷急剧旋转向人影。

贝秋霞停在两丈外,黯然叹息一声。

旋转抛掷的人影,倏然萎缩成一小团,急剧地沉落,然后骨碌碌向坡,滚,压倒了j、树,压平了野草,有如高山滚石,瞬即消失在树隙草丛下。

“他是我的!”

毗迄王兴奋地大叫,跃起,追出,“我的剥皮刀先击中他的……”

“查验尸体才能决定是谁的。”

母夜叉也飞抢而出,滑草下降速度惊人。

两人联手连续攻击,近攻远攻耗损了大量的精力,起步太晚,不可能紧迫追下。

贝秋霞并没随后追出,发出一声娇啸做信号:

下山的坡度并不大,向下滚骨的人,如果是自然滚落,速度不可能快,应该被一些小树丛或大树所挡住,绝不可能左歪右扭,恰好从空隙中滑下山脚。

可是,被压倒的草木仅有百十步,之后便消失了痕迹,似乎人不再滚落,而是飞走了,或者钻入地下了。

两个魔头在附近穷找,分枝拨草草木遭殃;似乎要将地皮翻过来,把钻入地下的人揪出,像两个疯子,更像扒虫喂雏的老母鸡。

人就是不见了,可能飞天遁地逃走啦!

“、忽哨声从各处传来,最后十余个人向下急降,”领先的赫然是江小提督,身手非常的矫捷。

“人呢。”

江小提督在上面数十步,便大声询问。

山坡向北倾、侧方不远处便是至揭江门码头的小径,下面百十步也有人向上抢,埋伏的人等得不耐烦,现身出面拦截。

”“可能往山下逃走了。”

毗迎王不得不承认失败,脸色难看已极。

受到雷霆打击的,绝不可能滚至中途便融化了,生有人死有尸,现在什么都没有,唯一的可能,便是往山下逃走了。

下面有埋伏网,不可能往上逃而不被发现,而下面的人正向上蜂涌急升,可知人并没往下逃。

西面临江,江岸芦苇有如青纱帐,没有民宅,只有沿岸南北伸的二桑小径,江流汹涌,没有船只近岸行驶,是无路可逃的绝地。

人是从北坡滚下的,距西面山脚远得亏rok!西面却传来呐喊声。警号也划空而至。

“人在西面山脚!”有人高叫。

“混蛋,人怎么可能逃到西面去了?“江小提督又急又怒,“临江一面是绝路,只派了几个人扼守,是谁乱发信号?该死!”

“恐怕真逃到那边去了。”

有人领先急走:“受伤逃走的人,怎知何处是绝路?情急逃走难分东南西北,被咱们的人截住了。赶快前往追捕,不能让他圈;死尸体流失,咱的奖金也啦!”

为图利个个争先。谁也懒得理会江j、提督是否同意,一个个争先恐后,分枝拨草向山西麓狂奔。

     ※    ※    ※    ※

人数超过三百,全都集中到山西麓,在各处埋伏的人,皆急急赶来会合,还不知发生了些什么变故,赶至(后才知道,目标可能从这里逃走,藏匿在某一处草窝狐洞里,目标受了伤,不敢跳江泅水逃走。

可是,找到的尸体,却令所有的人,一个个极感不安。

两个老魔头更是脸上无光,又气又急而且愤怒如狂。霍然被他俩击伤无可置疑,但所找到的十七具尸体,皆表示霍然不曾受伤,而且把负责扼守绝路的十六个高手”杀了个精光大吉。

十七具尸体全排放在一起,的确是分派在这一带扼守绝路的人。

三百名高手,仍不死心在附近穷搜踪迹。

十余名经验丰富的人,仔细地检查尸体。

江小提督脸色像债主,强抑怒火的神情十分吓人。

“全是被暗器击毙的。”负责验尸的主事人,心情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