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32章

作者:云中岳

出钟阜门不远,使是丘陵起伏的山区。

二十里便是幕府山,站在城郊的山坡北望,幕府五峰好像并不远,但真要走,还得费大半天工夫。

j、径婉蜒向北伸,沿途草木葱宠鸟语花香。

二十名村夫挑了箩担,两个老村夫在前面领路,后面另有两男一女老村夫妇,踏着正午的酷阳,出了城走上北行小径。

一看便知是北乡一带小村落,进城贩卖农产,采购日用品返家的村民,他们脚下不徐不疾,箩担并不重,轻快地赶路不时的用土腔交谈着,表示他们是本地人。

远出五六里,小径向冈攀升,路旁大树下闪出一个老村夫,打出一串手式,然后重返树林不再现身。

挑夫们似乎无视于老村夫的存在,埋头赶路互不相关。

“前后无人,毫无有人跟踪的迹象。”

后页那位老村夫,向老村妇说:“应该不会有人看出破绽,但也非常可惜。”

“可惜什么?”

老村妇问,她是贝秋霞改扮的,化装易容术十分高明,肤发与走路的姿态真神似老村妇。

“我希望有人跟来,可以获得口供呀!”

老村夫赫然是江小提督:“只要能查出霍小狗的藏匿处,一定可以捉住他,如果是他跟来,那就更省事了。”

“凭这二十几个人,就能对付得了他?开玩笑。”贝秋霞撇撇嘴,“四望山三四百人布下天罗地网,结果断送了十六个人,结果惹火了他,他到镇抚司衙门去闹,又死了十二个”叼匡混蛋只敢在夜间袭击,凭绝顶轻功来去自如而已。”江小提督脸上挂不住,要冒火了,“在四望山,他仍然倚仗轻功逃得快,不然他早就化骨扬灰了。这二十几个人,他绝对逃不掉。而且,你知道负责断路的有多少人叶“不知道。”

“毗迎王母夜叉全在。”

江小提督指指小山冈的树林:“另有在皇上身边护法的四护法两金刚。”

“皇上身边的人,并不比令尊身边的人高明。”

贝秋霞淡淡一笑,不在公堂,她的态度可就不怎么驯顺:

“毗迹王母夜叉在他毫无提防之下,联手骤然以绝学行致命一击,仍然劳而无功,剥皮刀仅划伤他一条小血缝而已。如果把希望寄托在四护法两金刚身上,你会失望的。他不可能”道我们的行动,也不可能跟踪,他的目标是闹进紫禁城。你以为他真是未卜先知的活神仙,知道我们要运三万两银子出城,去交给闹江龙做活动费?”

“很难说。”江小提督苦笑,“我觉得这个人十分怪异,令人莫测高深,既然他否认劫走两艘船=表示他在南京大闹,并非为了财宝。如想造反,一来他没有可以造反的人,二来他应该知道,杀死一个皇帝,绝不会改朝换代,轮不到他坐江山。那么,他在这里闹有何好处?他能得到些什么?”\……

“这是成名捷径呀!太爷霍然已经名震天下了。~“以后他能用太爷霍然的名号,在江湖耀武扬威吗?天下各地悬榜捉他,收容庇护者与钦犯同罪,在江湖他将寸步难行,人人都会为了重赏而通风报信。”

“也许,这是一个天生反叛性格,把玩命当作游戏,不把生死当一回事的不正常怪人吧!”

“但他喜欢漂亮的女人,就不能说他不正常了。我觉得他在南京,甘冒天下大不匙,疯狂地杀人放火,一定有某些隐情。有人说他是宁府的密谍,是妖道李自然的密谍首脑,用意是围魏救赵引开我们的注意,另派人进行营救宁王的阴谋。

宁王与妖道皆秘密囚禁在船上,劫走船只恐怕是估计错误.“你算了吧!你以为我在京都,白混了八年?”贝秋霞娇笑,“令尊与宁王殿下之间的事,我会不知道吗?”

当年百了刀周凌云大闹京都,把宁府派在京都活动的神龙密谍,以及外围组织四海盟,杀得烟消火灭。神龙密谍的真正首脑,是百变金刚林华,和千面玉郎臧贤。这两个人,是不是与令尊有八拜之交?他俩能躲过周凌云的百了刀,原因是躲到尊府逃过大劫,甚至可能躲入大将军的豹房,没错吧?

怎么又午空钻出一个密谍首脑来了?好像王阳明率兵攻人南昌,并没捉住百变金刚,他是不是在令尊身边?”

“你给我闭嘴!”

江小提督终于冒火了。

宁王在兴兵造反之前,京教师有不少王公大臣,暗中皆与宁王勾结。

江彬、钱宁(东厂)、张锐(锦衣卫),都与宁王暗中挂了勾,宁王的神龙密谍,就窝藏在这些人的豪华大宅内,出入豹房密伺正德皇帝的动静。

直至宁王反迹已露,他们知道宁王不成气候,这才见风转舵,重新倒向正德皇帝的一边。

所以江彬的二十余万边军,根本就不热衷于向江西的宁王作战,也没有机会作战,大军刚出京师,王阳明先生已凭一群士兵民壮,便平定了叛乱活捉了宁王。江彬的大军如果早到,很可能反而投入宁王的叛军阵营呢;

“好了,好了,这些过去了的事,说来无趣。”

贝秋霞还真不敢触怒这位小提督:“赶两步吧!闹江龙那些人,躲在这些山区,难怪无法把他们作合理的使用,躲得大远了吧?你们早该重用他的,他与四海盟的余孽颇有交情,臼海盟在江南一度红透半边天。”

江小提督不想听她借题发挥,气得大踏步走到前面去了,被人揭隐痛疮疤,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在京都的人,谁不知道江贼早年曾与宁王勾结?这是公开的秘密,他不能责备贝秋霞胡说八道。”

夕阳西下;倦鸟归林。

天一黑,十二座城门便关闭,交通断绝,所以必须在城门关闭前出城入城。

第+座城门金)ii门永远关闭了,永乐大帝是从这座门攻入南京的,赶走了建文帝,夺得乃侄的江山。

十四个老村夫,都用布卷包了兵刃,在小冈顶集合,垂头丧气走上了返城的小径。

白等了一天,难怪他们垂头丧气。、不过,掩护三万两银子安全运出的任务却完成了。

距城仅有五六里,轻轻松松不必赶路。

说是小径,其实可容四人大轿行走,最窄的路段也有丈余宽,因此十四个人各找同伴边走边聊天,前后几乎挤在一起了。

路两旁长满了茂林修竹,平坦的山坡也遍栽果木,视野有限,只能远及小径前后百十步而已。

谁也没料到路旁有人埋伏,”他们也不怕埋伏,十四个身手超绝的高手,本来是对付太爷霍然的主力。谁敢不要命向他们袭击?他们有把握袭溃一队御林禁军矿埋伏的人有二十余名之多,人数比他们多一倍。

人多一倍便可强攻,打埋伏算是杀鸡用牛力。

第一群暗器发自路右的草木丛中,光芒迸射势如暴雨打残花。

暗器的种类洋洋大观,毫无防备的人难逃大劫。

袖箭、背装弯、飞刀、钢嫖、梭子缥、飞鱼刺、柳叶刀、开锋飞钱、扔手箭……形成连续飞舞的铁雨钢流,向这群毫无防备,精神萎靡的可怜虫集中攒射。

埋伏的人毫无出面挺身而斗的意思,大概知道拼不过这些超尘拔俗的高手,沉着地以大量的暗器连续攻击,三人为一组配合得宜。

第一波铁雨钢流,便毙了一半人,第二波……

厉叫声中,完好与受了伤的人,向路左急分,慢了一刹那的人随即被射倒。

只有三个人脱困,仆倒在树下的草丛暂避,然后发出震天怒啸,运起十足护体神功,双手交叉挥舞,罡风似怒涛,把射来的暗器一=拍飞,重行冲上路面,要扑向对面发射暗脊的人。

一声狂笑,跃出霍然和傅玉莹,两把剑光芒闪烁,挡住了去路。

二十余名发射暗器的人,在飞天猴一声忽哨的指挥下,隐身在后面的村林内,他们避免露面与对手决战。

“挣”一声狂震,傅玉莹的剑,被毗迎王的狭峰单刀震出偏门,毗迎王左手子,露出大肚子剥皮刀,要剖开姑娘的胸膛。

斜刺里伸来一只大手,抓住了日比迹玉的左手背,连掌带刀溶成一团烂肉。

‘你死吧!霍然沉叱,剑靶的云头撞破了毗迹王的天灵盖,始顺手将剑向侧方扔出,身形斜转。

剑飞旋一匝,快得目力难及,锋尖恰好贯入扑来的母夜叉胸口,直透后背。

母夜叉魂毒匕已经发出,恰好贯入旋到正面的毗逸王胸口。

同一瞬间,傅玉莹的童恻入另一人的右胁,人体近尺,几乎透左胁而过。

“走,让他们善后。”

霍然拔回剑,拉tf4玉莹的手刚、大踏步走了,去向是贝秋霞二十五个人所走的路。

     ※    ※    ※    ※

人多好办事,何况办事的人都是一流的专家。

幽冥玄女就是跟踪的专家,早些天她跟踪1w71龙的死党淮扬三霸,当夜并无所获,次日花了一整天,跟着淮扬三霸黄昏出城,走上了至幕府山的j、径。

她不但武功出色,道术也颇有根基,跟踪三个毫无提防的人,可说是大才小用。

女人的孙乙比男人强,她的孙乙更为可圈可点,绰号”烟冥玄女,大白天据说也可以幻形遁影。

由于专,放在霍然身上,飞天猴暂且将闹江龙的事搁下,闹江龙远离城厢躲起来,并不影响霍然在城内的活动,因此并不急于找闹龙算账。

这是说,龙的藏身处早就受到监视了。

幕府山共有五峰,最南的叱姻峡。这座峰石头最少,峰南麓散布着不少大户人家的园林另!墅。

男赃本地人称为杏园的大宅,春日里四周的杏林有如花海,在本地并不怎么有名气,、巨少弓愧注意,由于不在路旁,杏园内的情形极少有人过问。

五更正,便有人在厅堂、院子、花园各处,各占一处空间练拳脚、练气、练器械、练暗器。

各练各的,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各具秘学不人偷窥堂奥。看别人练功,是犯忌的事。

一个在中庭大院侧方练掌功的人,突然发现一个黑影站在一株大杏树下,夜色朦胧,相距仅十余步,仍可看清轮廓。

黑影也无意借树隐身,屹立在枝叶的前缘,穿了长衫,背着手不言不动,像个有意现身的幽灵。

‘你在干?来了多久啦?”练功的人不悦地沉声问,“你是闹江龙的人。”

“不是。”

黑影抄起长衫的下摆掖在腰带上,将插在腰带上的连鞘剑挪至趁手处::‘来了半个更次啦!在各处走走等候天亮,等候和小提督商量一些事。”

“他在后院……’”“找不到他。”黑影抢着说,“内院房舍甚多,黑沉沉灯火全无,而且每处通道的门都加了锁,麻烦得很。他锦衣肉食的快乐日子过惯了,早已没有一天练三次的习惯,天不亮不会出房,我只好等啦”口气不对,这里当然不会有闹江龙的人,而江小提督带来的爪牙中,以有谁敢说这种嘲弄性的话呢?

练功人警觉地一步步接近,一双怪眼夜间似会反射星光。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这只是敌对的人,感觉出杀气的存在,因而由心理所引发的错觉而已。

人的眼睛在夜间,是不会反射光线的。

“你真的不是闹江龙的人?”

练功人语气凌厉,在八尺左右止步。

“我再说一遍,不是。”

黑影仍然背着手状极悠闭,毫无戒备的意思。

“你是谁?”

“太爷霍然。”

练功人大吃一惊,不假思索地一掌虚空拍出,事先已运功戒备,神意一动立月”反应,浑雄冈幌的外发劲道迸爆,发出隐隐风雷。掌一发,人随啊吐了,双爪齐伸,猛虎)阵贴身擒人。

霍然已料定对方必定出手,这是高手名家必然的反应,左掌在身形左扭时斜推,感觉出对方冈炬的掌劲压力极为猛烈,斜引64仍感到左掌一震,推偏的浑雄掌劲更为凶猛,风雷声,溺了一倍。

如果他要硬接,很可能撼动气机。

他不敢大意了,左掌一怀托住对方的左时,扭身飞起一脚,“噗”一声扫中了对方的左肋:““顺……”

练功人没料到他禁受得起雷霆一掌,更没料到他的反击有如电光一闪,一)哺空,斜摔出丈夕响扎难起,肋骨;巨可能断了三根以上。

“你这家伙的撼山掌,可以在八尺左右裂石开碑,居然淬然下毒手攻击,毫无高手名宿的风度,可恶!堆然冒火他说,“你一定经常出其不意下毒手杀人,所以你只配做个狗官的刽子手,呸,”他的嗓门大,立即吸引了在别处练功的人。

“太爷霍然来了,毙了他……”

挣扎难起的人嘶声大叫,向奔来的人示警。

早起练功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