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5章

作者:云中岳

夜深沉,全庄化寂。

在床上沉思,他能眼看六个孩童被杀而无动于衷?答案是肯定的嗽不“能不管。

思路回到他练武的目的上,他在自问:噶武仅为了强身自保,筋骨强健多活几年?

师父逍遥修士,以及指导他练功的红尘邪怪,从来就不曾灌输给他这种淘私观念,所以要他离家夕咄在天下历练,不至在世间白活一场。

练武如果纯粹为了健身与自保,实在用不着浪费一生大半精力,投入苦练的:以生活里,另附苦练的褡,绝不是一个资质平凡的普通人,所能承受得了的~规律的生活,注意饮食卫生,清心寡慾生的慾望),奉公守法,同样会活得如意,活得健康。

世间活得最久、最长寿的人,没有一个是所谓练武的人,练武人反而死得最快,而且短命。

运动(练武也是运动之一)伤害,会促使上了年纪的练武人痛苦地活。

内家接近刻:派流的人、最大的愿望是修炼成神竹,据说神仙可以不死,但谁也没见过真的有人成了仙。

如果见多!,那一定是在庙堂的神龛内,不存在于莽莽人间世,只存在于人的慾望梦境中。

他一跃而起,开始穿衣拾掇。

拉开房门,一个人扑人他怀中。

“天啊!这么冷的天,你在等我?”他紧拥着不住颤抖的姑娘柔声低语。

“大哥哥,你……””你一定要去吗?”小姑娘唆咽的声音令人怜爱。

“是的,我一定要去。”他低沉坚决的语音坚强有力,“我不能坐视,我不是冷血的人,我会良心不安。这件事会成为我的梦魔折磨我一辈子,会因为我不曾为了这事尽力而受痛苦折磨。”

“我知道,你是我心目中的神的化身。你救我,也是这种心情,所以我仍然活着”……。”、。

“不要说这种话,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大哥哥,你一定要回来。”

“我如果不回来,魏庄主会照顾你。他曾经是棱行天下的一代之雄,他有能力照顾你。”

“不,我等你,你……”

我会回来的,你放心。”

“我会求神保佑你,你一定要回来。”

“是的,我会回来,因为我挂念你……

“大哥哥,亲我一亲好吗?”。

他在捌占娘沾满1r7x的娇嫩面庞,匆匆亲了一吻,再紧紧拥抱,轻拍佃撇的肩背几下,松开拥抱,踏人茫茫的黑暗中。

     ※    ※    ※    ※

回  护庄河的水好冷好冷,但他一点也不在乎,脱了个精光,夜裤鞋帽举在头顶上,无声无息游过。

之后,是+分艰苦的体能、韧力、技巧的大竞赛,长期沏坚苦卓绝大搏伞)在一望无泽,平坦一无遮掩的麦地爬行,留意任何声息动静。

他必须神不知鬼不觉,远离南漳庄。

南漳庄外围,夜间必定有接近监视的伏桩,任何快速移动的物体,也逃不过静伏潜候的监视者耳目。幻形变化,只是夸大的形容词。

监视的人,也必定是行家高手,耳目之灵,不见得忧他差,所以他必须特别辛苦些)以免打草惊蛇。

他并不怕有人拦藏,怕的是打草惊蛇以后活动困难。

破晓时分,他已远出十里外。

     ※    ※    ※    ※

口一早,照料他们的女郎魏小芳,领了一位大嫂,替他们送来漱洗的热汤水。

小姑娘拉开房门,卓然俏立,眼红红地但没有悲伤的表德“芳姐,谢谢你。”她嗓音有点沙哑,接过热气蒸腾的水桶,“稍后带我去见庄主,好吗?”

“咦!你……你的气色……”小芳颇感吃惊。

“很差,是吗?我一夜没睡。”

“没睡?大冷天……”

“我在替我大哥祈祷,求神灵保佑他平安顺利。”

“哦,你大哥起来了?”

“他昨晚出庄去了,去设法救那六位小孩。”

“哎呀!“小芳惊得跳起来、扭头便跑:“我要去禀报。

“带我去,芳姐。”

     ※    ※    ※    ※

曰麦地是一望无涯平坦辽阔,但视界并*=眼便看到天尽头,中间有一排排树木挡住视线,、所栽种的榆、槐、杨、柳,一方面可作为田地的界限,主要却是为了作建材的木材来源。至于裂林,效用更广。

因此,视界仍然是有限的,能藏身的地方也多,藏三五匹马轻而易举。

五匹马藏在果林内,有一个人看守,如果不入林察看,绝筐发现不时踢蹄喷气的马匹。

看守马匹的人,全身裹在羔皮大袄里,风帽只露出一只眼春,倦宿在一株梨树下,不时抬头看看天色,tht\64起身走动写络筋骨。

晓色朦胧,动的物体就可以吸引人的注意。

这人在活动手脚,马座也不时在动,把一个黑影引来了,巨灵飘忽像鬼噬。

监视南漳庄的人,必须在天亮之前,远撤出十里外,避免庄中派出的搜索队堵住。

天将破晓,负责看守马匹的人,活动手脚之后便是检查坐等候潜伏的人撤回。白天的监视人员伤另一批人负责,撤后便得返回藏匿的地方。

正在检查马匹的鞍具,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我帮你)老兄。”身旁的黑影说。

这人吓了一跳,反应甚快,疾退三步脱出危险圈外。一声剑吟长剑出鞘。

“什么人?鬼鬼祟祟,干什么的?”这人有剑在手,胆气一壮。

黑影是一个仅穿了夹袄的人,两手空空,一看便知是生活景况不怎么好的村夫,看不清面貌)黑暗仍未消逝,要站在切近才能看清。

是不是自己人,倒是容易辨认的,这人一看外型,再一听声音,便知道不是自己人。采取严密的警戒,扬剑待发警觉心甚高,反应迅速,“帮你的人呀!‘你在这里守夜太辛苦……”

“去你娘的!你是南漳庄的人……,喝骂声中,剑光疾吐,剑吟似风雷,一招乱石崩云骤下亲手,本来下垂的剑身猛然挑出、飞起、迸射,从下向上吐出铁雨钢流)吐出死亡的激光。

眼一花,返剑的手腕被抓住了。“叭”一声脆响,一耳光清脆响亮干净俐落。

黑影是霍然,辛苦有了代价。

他已经搜遍了东面和北面,附近十凡里可能有人潜藏的地方,果然被他发现看守马匹的人,知道是贼人夜间临时聚会的匿伏处。他需要活口,要了解情势,活口最可靠、“砰”一声大震,他把俘虏摔倒.是一个身手非常高明的中年人,当然比他差了山大段距离,一耳光先把对方的神智打乱、再摔翻把身心的精力打散。

新城地势高些,原址本来叫飞凤冈。

日城在西门外略偏北三里余,目下仅有幸没冲坍的十几座房屋,洪济寺与普同寺,孤零零地仍在废墟耸立,但已破败不堪,大耳禅师所建的宝塔,像在与天比高。

南宫县不是商业城,以农业为主,但官道四通八达,算是颇为繁荣的城市了,旅客出入城门,很少引人注意,真可算藏匿的好地方。

霍然也是陌生外地人。他在西大街的一座小客栈投宿:;他的旅游证件都是合法的,仅名字利用关系加以更改而已,旅行不受管制。

“当天)他在城中游荡,留意县前街的柴家大宅。大宅,一定很大,至少比四合院更大,不难打听:

察看柴家大宅的格局,他心中有数。这种小地方城内的大宅,其实并不大,多了几座院子而已,比城外南漳庄那种大宅,差得太远了,片刻便可走遍每一角落。

前街后街他重新勘察了两遍,这才满意地回客栈歇息。

     ※    ※    ※    ※

回  掌灯时分,柴家大宅的西院内堂,灯光明亮温暖如春,取暖的火盆炭火甚旺。

主人是一位美艳的中年妇人,长裙短袄天姿国色,成熟女人的高贵风华极为动人,可惜脸色有点苍白,却不用胭脂掩饰。

另两位年华双十,打扮也极为出色的美丽少妇,美丽的面庞莹洁红润,透露出健康青春的神彩。

另一侧的交椅上,是一位更年轻,更富青春气息,健美活泼神情流露的少女,穿了水蓝色绣云雷花边紧身劲装,恫体玲玫透凸十分惹火。

客人是三位年已半百出头的中年人,一个比一个健壮,一个比一个骤悍,相貌也狰狞,粗眉巨眼胡须翰立,凭长相和魁梧的身材,就可以把胆气不够的人吓得惶然走避,怪眼中的精光更具有慑人的威力。

“为首那人腰间所悬的皮套袋中,盛有一根两尺二寸紫金套筒枪,必要时可以突然弹出,枪尖可以弹怵出一尺二寸,成了全长三尺四寸的致命金枪。

这位仁兄,正是曾经横行大河两岸的黑道之豪,一度曾经参加响马贼的神枪太保沈标。

他大部分人手,不分昼夜皆派往南漳庄,监视庄中的动静,用不着他费心。

主人九幽狐胡五姑,是他的好朋友,也是贵宾,请来对付魏庄主的主将。

北斗星君会邪门妖术,只有九幽狐可以匹敌。九幽狐邪术的道行极高,对付北斗星君绰绰有余。

其实九幽狐的武功,也比神枪太保高明。

神枪太保另有住处,带了一群党羽在东街一座大宅内藏匿天黑才出来走动,把所得的”消息告诉贵宾。

因为九幽狐爱洁,而且自视极高,不屑与他那些爪牙打交道,那些爪牙没有一个能让九幽狐几个女伴看得顺眼。

“沈老大,有何动静消息尸九幽狐喝了一口茶、笑吟吟流新城地势高些,原址本来叫飞凤冈。

旧城在西门外略偏北三里余,目下仅有幸没冲坍的十几座房屋,洪济寺与普同寺,孤零零地仍在废墟耸立,但已破败不堪,大耳禅师所建的宝塔,像在与天比高。

南宫县不是商业城,以农业为主,但官道四通八达,算是颇为繁荣的城市了,旅客出入城门,很少引人注意,真可算藏匿的好地方。

霍然也是陌生外地人,他在西大街的一座小客栈投宿。他的旅游证件都是合法的,仅名字利用关系加以更改而已,旅行不受管制。

当天,他在城中游荡,留意县前街的柴家大宅。大宅,一定很大,至少比四合院更大,不难打听:

察看柴家大宅的格局,他心中有数)这种小地方城内的大宅,其实并不大,多了几座院子而已,比城外南漳庄那种大宅,差得太远了,片刻便可走遍每一角落。

前街后街他重新勘察了两遍,这才满意地回客栈歇息。

     ※    ※    ※    ※

回  掌灯时分,柴家大宅的西院内堂,灯光明亮温暖如春,取暖的火盆炭火甚旺。

主人是一位美艳的中年妇人,长裙短袄天姿国色,成熟女人的高贵风华极为动人,可惜脸色有点苍白,却不用胭脂掩饰。

另两位年华双十,打扮也极为出色的美丽少妇,美丽的面疲莹洁红润,透露出健康青春的神彩。

另一侧的交椅上,是一位更年轻,更富青春气息,健美活泼神情流露的少女,穿了水蓝色绣云雷花边紧身劲装,恫体玲戌透凸十分惹火。

客人是三位年已半百出头的中年人,一个比一个幢壮,一个比一个瞟悍,相貌也狰狞,粗眉巨眼胡须戴立,凭长相和魁梧的身材,就可以把胆气不够的人吓得惶然走避,怪眼中的精光更具有慑人的威力。

为首那人腰间所悬的皮套袋中,盛有一根两尺二寸紫金套筒枪,必要时可以突然弹出,枪尖可以弹体出一尺二寸,成了全长三尺四寸的致命金枪。

。这位仁兄,正是曾经横行大河两岸的黑道之豪,一度曾经参加响马贼的神枪太保沈标。

他大部分人手,不分昼夜皆派往南漳庄,监视庄中的动静,用不着他费心。“。主人九幽狐胡五姑,是他的好朋友,也是贵宾,请来对付魏庄主的主将。

北斗星君会邪门妖术,只有九幽狐可以匹敌。九幽狐邪术的道行极高,对付北斗星君绰绰有余。

其实九幽狐的武功,也比神枪大保高明。

神枪太保另有住处,带了一群党羽在东街一座大宅内藏匿天黑才出来走动,把所得的”消息告诉贵宾:

因为九幽狐爱洁,而且自视极高,不屑与他那些爪牙打交道,那些爪牙没有一个能让九幽狐几个女伴看得顺眼。

“沈老大,有何动静消息尸九幽狐喝了一口茶:笑吟吟流露出心中的愉快,“你像叨住了一只鸡的黄鼠狼,一定有好消息。”

“呵呵!狐狸才叨鸡,黄鼠狼咬鸡当堂吃。”神枪太保得意地大笑:“消息还不能断定是好是坏。一整天,南漳庄毫无动静,既没派人到县城报案,也没派人四处搜寻肉标的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