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6章

作者:云中岳

片刻的静止,杀气依然浓烈。

他发动了,受伤激发了他的野性,猛地鱼跃而出,抓住一把不知是谁遗落的剑,前滚翻一跃而起,扭身猛扑发呆的周小妹。

一声惊呼,周小妹发疯似的扭头便跑,酥胸玉rǔ惹隐若现,惊惶地以手掩胸窜入内堂。

他像一头发威的猛虎,转身面对惊骇的九幽狐。

杀气重新在他脸上勇发,比先前浓烈三倍。他的剑发出龙吟,也像从云天深处传来的隐隐殷雷,剑身光芒闪烁,似已扭曲变形,不是剑,而是光芒闪烁的晶虹,附近的气流,也呈现波动异象。

九幽狐身形一晃,脸形骤变。

左手上抬,手也变了。

是一张骇人的面孔,像狐,也像狼,甚至像狗,反正都差不多。尖耳朵,尖利的锐齿,毛色黄褐带苍,没错,是兽头。

手也变成爪,像猫爪,锐利的爪尖可以缩入毛指内,伸缩不定作势攻击。

是面具,极为酷肖天生的面具,半夜三更出现,真会把人勺胆味破。

‘我必定杀你。”他一步步向前逼进。

“你不敢。”九幽狐沉声答。

‘你已经多次装神弄鬼,用法器再三向我下毒手。现在你蔓化成妖怪,能吓得了我?在我的眼中,你任何天兵、神将、妖乞怪兽,也无法遁形,亲自幻形,也逃不过我的如电神目。”

“我不是指幻形的事。”

“那又是什么?”

‘你看。”丸幽狐向内堂一指。

一位侍女踱出,挟住一个五六岁女童。女童双目茫然,像白痴。

你要小孩们死?九幽狐得意他说,狐形面孔似乎也呈现爪住鸡时的笑容。

你用小孩的死来威胁我?”他冷笑。

“没错。”

“这小女童是我什么人?”

“魏庄主请你来救他们,不是请你来逼他们死的。”

“是吗?”

“没错。”

很好很好。他的目光,落在已被拖至壁角,排成一列的囚个昏迷,或受制无法动弹的侍女身上,心中暗作打算。

“什么很好?”九幽狐惑然问。

“你想怎样?”

丢掉你的剑,我要和你坐下来谈。”九幽狐更得意了,“谈善后,你伤了我不少人。”

“是吗?”他举步向壁根走?”

“站住!你干什么?想走?”

“我想走?你差一百万个天兵天将,一千万头怪兽来赶我,也赶我不走。”

“你……”

“不宰掉你们这些妖怪,我绝不走。”他的剑举起了,指向一名侍女,作势要下砍,要砍断侍女的脖子,剑一下,肯定会身首分家。

“住手!”九幽狐厉叫,“你干什么?”

“你不顾小孩的死活。”

“小孩?小孩又不是我的,非亲非故,不关我的事,我不认识这个小女孩。”

“你……”

“你杀吧!不关我的事。别来烦我,我忙得很。如果你有兴趣,不妨看我怎么杀。”

“住手!”剑光一闪,侍女的头突然分家。

“哎!你……”九幽狐尖叫。

“你也杀呀?杀!”

第二个侍女的头,依样葫芦分家。

九幽狐盯着一位侍女的头,似乎觉得头的眼睛眨动了两下,嘴也张开了,在向她求救。

她耳中,清晰听到侍女的叫号声:主人,救我……

“不要……”她尖叫。

霍然的剑,向第三名侍女的脖子急落。

一声厉叫,她挥剑冲向挟住小女孩的侍女,要杀小女孩报复。

“主人……”侍女尖叫。

剑是指向侍女的,光芒直射眉心。

侍女大骇,推开小女孩急闪。”

霍然一闪即至,两劈掌落在九幽狐的左右颈根,一把将人拖倒,先取掉兽面具,假爪,剥衣裙……

“不零剐了你们这些贼婬妇狐狸精,此恨难消。”他凶狠他说,一阵裂帛响,九幽狐的衣裙一片片一条条撕开,丢散。

中途身形再闪,=手一个把两个师妹拖狗似的拖来。

叫师妹的人,正七手八脚救助玉体半躶的另一位师妹,毫无自保的机会,也没料到他会来,先一足尖挑中腰脊,拖了便走。

三个女人排放在一起,他重新撕剥九幽狐剩下的破碎衣裙。

“不要……”那些曾经挟持小女童的侍女,惊惶地尖叫,却不敢上前抢救主人。

“不要虐待我们……”师妹躺在地上哭叫求饶。

“你们都是女人,有一天,你们会有儿女,甚至你们已经有了儿女。”他停止撕剥,虎目睁圆,“大人们的仇恨,该由大人们了断,儿童何辜?他们生到世间来,役伤害过任何人。你们竟然把儿童掳来当人质,准备杀死他们,天饶你们,我不饶。”

“我们无意残害他们……”

“是吗?刚才这头狐狸就挥剑要杀小女孩。如果不是我早已经控制她的灵智,她会一剑贯穿小女孩的胸膛。报应临头,你们都得死!死!”

剑光一闪,刺向九幽狐赤躶的右大腿。

“住手!”娇叱声震耳。

剑尖在羊脂白玉似的大腿上停住,锋尖距肌肤仅一线之差。

扭头冷然注视,目光落在已经换穿了衣裤,手中剑隐发龙吟的周小妹身上,冷冷一笑。

“你能救她们吗?”他冷冷地问。

“称……”

“你从背后偷袭的可耻举动,确是非常感人。”他嘲弄他说,“你击中我背部四剑,剑术超尘拔俗,凭这四剑的威风,就救得了她们?你是这些狐狸精中,武功剑术登峰造极的一个,j定是狐狸的首脑。来吧!就少你一个了。”

“你不能怪我情急救助而偷袭,而且你撕衣侮辱她们的行为也大过恶劣……”

“你闭嘴!双方交手用爪功,抓破衣极为平常,你这是含血喷人的污蔑,我拒绝接受指控。你们还不配我剥衣观赏,我见过比你们可爱一百倍,美丽一百倍的姑娘。我身边就有一个,她善体人意比你们好一千倍。你上!我要公平地回报你的剑,上广最后一声沉喝,声如春雷表示他的愤怒j他弄不清自己为何失言)为何把李秋燕小姑娘,和这些妖媚的狐狸比较,醒悟之后大为光火。这种光火,其实是自责的借题发挥。

=千个男人中,至少有九百九十九个,喜爱李秋燕这种善体人意,依人小鸟似的温柔可人小姑娘,不敢接受举着剑威风八面的女英雄,即使这位女英雄美如天仙,天下无双。

眼前这个狐狸,就美如天仙。可是,手中扬着剑,艳如桃李,冷若冰霜,与秋燕小姑娘一比,他的感觉是倒尽胃口。

他很难想像,把这种女人抱在怀里,会发生何种情景,会不会被脚踢下床?

秋燕小姑娘在他怀中,不但让他爱怜,而且让他觉得自己是真正的男子汉,一个有自尊的保护神。

小姑娘就曾经说过,他是神灵的化身。

“我不是她们的人。”周小妹拒绝承认也是狐狸:“我行脚天下,恰好碰上她们,跟来看热闹,掳儿童做人质的事与我无干。

“你和她们联手递剑,是不争的事实。”他气消了一半,似乎觉得这位少女,艳如桃李冷若冰霜,与九幽狐狸几个艳中流露妖媚的气质,的确不同。

“走在一起,我不能置身事外,这是道义。”

“你已经插手了,你还有机会毙了我。”

“你到底想怎样?”

“我要那六个小孩。”

“我和她们商量。”

“周小妹,不要理会他的要胁。”九幽狐大叫,一他杀了我三个侍女,我要那六个小孩偿命。”

周小妹一怔,用目光四处搜寻。

“你的侍女都没死呀!她们受制而已。”周小妹小倪地说,‘你怎么胡说?”

“我亲眼看见他砍断我三个侍女的头。”

周小妹的目光,在并排躺着的四侍女身上搜索。

四侍女的头,好好地仍在脖子上。

“胡说八道。”周小妹不屑他说,“你的四个侍女,脑袋仍然氏在脖子上。”

“小喜……”九幽狐向瑟缩在一旁的侍女叫。

“小婢在。”侍女畏缩地答。

“她们好好地。”

“头不是断了吗?”

“没有,头还在脖子上转动呢!

“没骗我叶“小婢不敢。”九幽狐所躺处,脚部对着四侍女,她即使能砖动头部,也看不见四侍女。

“不!我亲眼看见他……他……”

霍然俯身盯着她怪笑,将剑伸出让她察见,剑身光亮如一弘秋水,没沾有任何血迹。

“你那一剑,不但没能刺中小女孩,反而几乎刺死了你的恃女,你知道为什么?但不肯相信,是吗?”霍然怪笑着问。

“你……你你……”

“你的道行,比我差远了。”

“我……我我……···”一你自以为了不起,是吗?狐狸、听得进老实话吗?老实话圃常不中听。”

“你是说……

“不要去南漳庄,招惹那个主宰人间生死的北斗星君,你的道行差得太远了,你会死得很难看的。人为财死;北斗星君其实没有财。”

“他吞没了六元帅七大车抢劫各州县的金珠。”

“你怎么这样蠢?”

“我蠢。”

“双方数十万大军厮杀,尸堆成山血流成河。魏庄主当时只是前锋的一个同百户小民壮队长,百余名民壮没有他一个乡亲,乘胜衔尾追击,谁敢停留?一追上百里,能轮得到他停下来抢拾运金珠的车?七大车要多少人驾驶?能逃得出仍在厮杀的战场?”

“哦?这个……”

“别蠢了,你在做怀中揣满金珠的白日梦。”霍然踢了九幽狐一脚,两个师妹也挨了一靴尖,“把小孩子交给我带走,不然我要剥你的皮做狐裘。”

九幽狐跳起来,不死心地向四侍女定神察看。

四侍女的头,确是好好地仍在脖子上,既没离开,地上也没有血。

“不给不给不给!”她尖叫,有上当的感觉。

“你再说一声试试尸霍然丢掉剑,张开双手逼近。

她脸一红,赶忙拉破裙掩住暴露的粉弯雪股。

“以后我会找你,誓报此仇。”她奔近后堂门扭头尖叫,“你这杀千刀的混蛋,没有人敢如此侮辱老娘。你给我好好地记住,我绝不放过你.“你怎么胡说?”

“我亲眼看见他砍断我三个侍女的头。”

周小妹的日光,在并排躺着的四侍女身上搜索。

四侍女的头,好好地仍在脖子上。

“胡说八道。”周小妹不屑他说,“你的四个侍女,脑袋仍然长在脖子上。”

“小喜……”九幽狐向瑟缩在一旁的侍女叫。

“小婢在。”侍女畏缩地答。

“j、杉)j、菊她侃】。”

“她们好好地。”

“头不是断了吗?”

“没有,头还在脖子上转动呢!”

“没骗我。”

“小婢不敢。”九幽狐所躺处,脚部对着四侍女,她即使能转动头部,也看不见四侍女。

“不!我亲眼看见他……他……”

霍然俯身盯着她怪笑,将剑伸出让她察见,剑身光亮如一汛秋水,没沾有任何血迹。

“你那一剑,不但没能刺中小女孩,反而几乎刺死了你的侍女,你知道为什么?但不肯相信,是吗尸霍然怪笑着问。

“你……你你……”

“你的道行,比我差远了。”

“我……我我……。·,”一你自以为了不起,是吗?狐狸、听得进老实活吗?老实活通常不中听。”

“你是说····

“不要去南漳庄,招惹那个主宰人间生死的北斗星君,你的道行差得太远了,你会死得很难看的。人为财死;北斗星君其实没有财。”

“他吞没了六元帅七大车抢劫各州县的金珠。”

“你怎么这样蠢?”

“我蠢。”

“双方数十万大军厮杀,尸堆成山血流成河。魏庄主当时只是前锋的一个同百户小民壮队长,百余名民壮没有他一个乡亲,乘胜衔尾追击,谁敢停留?一追上百里,能轮得到他停下来抢拾运金珠的车?七大车要多少人驾驶?能逃得出仍在厮杀的战场?”

“哦?这个……”

“别蠢了,你在做怀中揣满金珠的白日梦。”霍然踢了九幽狐一脚,两个师妹也挨了一靴尖,“把小孩子交给我带走,不然我要剥你的皮做狐裘。”

九幽狐跳起来,不死心地向四侍女定神察看。

四侍女的头,确是好好地仍在脖子上,既没离开,地上也没有血。

“不给不给不给!”她尖叫,有上当的感觉。

“你再说一声试试?”霍然丢掉剑,张开双手逼近。

她脸一红,赶忙拉破裙掩住暴露的粉弯雪股。

“以后我会找你,誓报此仇。”她奔近后堂门扭头尖叫,“你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