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7章

作者:云中岳

马车远里外,庄中就冲出一队人马接应,接到车大喜过望,捧凤凰似的将霍然迎入。

秋燕小姑娘喜极而位,一进门便投入他怀中直掉眼泪。

略一叙述经过,北斗星君断然要替他治伤,不管他肯是不肯,似乎有意卖弄自己的金创葯,是如何灵光的灵丹仙方。

一听是九幽狐在主持大局出主意,北斗星君悚然而惊。

“如果这头狐狸真要行凶施虐,进出我南漳庄并无困难。”

他告诉霍然:“我庄中的子弟,很难发现或阻止她进出。

这头狐狸以阴险精明威震江湖,所以称为九幽狐,并非指以荡的狐狸精,而是会把人送入九幽的凶狠妖女。所以,那姓周的姑娘,才不避嫌地和她同行,不怕蜚语流长)九幽“不是婬荡的女人。”

“哦!那姓周的小女人你认识?”

“可能是大河苍龙周天豪的女儿。”

北斗星君说:“你说她的剑术了得,居然能击中你四剑。

大河苍龙是取代我和神枪太保地位,成为领导大河两岸的巨头,他的剑术出类拔革,是少数宗师级的剑术名家。这一代的剑术名家中,真正受到推崇的名家中的名家,共有三个人,称三大神剑客,也称天下三剑,因为他们的大名中,都有一个天宇。排名第一的魔剑许天化,大河苍龙周天豪第二,第三是一剑横天华天雄。这三个人,剑术的神奥相差无儿,差的是内功修为有些高下。再神奇的剑术,如果没有超绝的内功御使,一切神奇妙招皆派不上用场,只能和相等的高手论高下。”

霍然心中一动,想起了笑魔君的女儿傅玉莹,正是剑魔许天化调教了六年的门人,一剑就几乎令唯我神君出彩,剑术确是神奥辛辣。

“以后她最好不要再向我递剑撒野。”

他悻悻他说:“我不会用不知道身后有人偷袭做借口,掩饰中剑的事实遮羞。但如果我心中有所警觉,她想击中我谈何容易?以她的身手来说,偷袭也是事实。我修养有限,她以后最好识像些自爱些,哼!”

“据我所知,大河苍龙周天豪,虽是黑道的风云巨孽,为人却十分正派。姑娘们情绪不稳定,反应是直觉的,行事不知利害不考虑后果,也就难免犯错。深思熟虑,是我这种久历风浪老好巨猾的事。希望你不要和她结仇,惹上黑道巨孽不是愉快的事。”

“我知道,所以希望少生是非。”他苦笑,“我出门游历没几天,就连番风雨是非层出不穷,真有点穷于应付,大有寸步难行的感觉。”

“在我这里多住几天,我指导你如何适应江湖邀游者的门道。比方说,如何找门路更改姓名行程,如何能找到门槛与牛鬼蛇神打交道。我虽然不再在江湖闯荡,)江湖上还有些朋友拥有风光的局面。像你这样没头苍蝇似的乱闯,会出大缆漏的。比方说,你在槽河附近出了事故,怎么鬼撞墙似的,远跑到这附近的穷乡僻壤来?在穷乡僻壤。你绝不可能脱出仇敌的追踪。呵呵!”

北斗星君大笑,拍拍他的肩膀,“要想鱼龙变化,首先你必须把自己,先变成适于变化的鱼龙。”

“三天后。他驾着一辆北斗星君赠送的小马车,车后有一匹备用马,身上有了可以乱真的身份证明,衣着鲜明,轻快地南下;

北斗星君告诉他,路引中的秀才身分,是最佳的掩护,而且可以公然挂剑在闹市进出。各府州的治安人员,见面就矮了一截。

如果不幸犯了案。上了公堂,问案的大老爷,必须请出各州县的学政,当堂革去功名(秀才本来没有功名)身分,才能按在堂下跪伏打板子。

这可不是容易的事。

各州县的太爷们,对合法的游学书生头疼已极,最好敬鬼神而远之,不但查证身分费时费事,还得准备盘缠金银,肆应这些书生呈一张拜帖,借口盘缠用尽打抽丰。

江湖上某些有名望的人,以书生、秀士、什么儒的绰号行走,确也受到各方人士的尊敬,这是事实。

他有真正的秀才身分,外表也必须有秀才味。

暮春三月下扬州,正是草长英飞的最佳时节,春风已绿江南岸,良辰美景不胜收。

扬州已恢复宁静,百姓们忍气吞声,怀着悲痛盼乙情,默默地、哀痛地舔伤口,努力地、无可奈何地抚平心底的伤痕。

正德皇帝已经在南京大玩特玩,听不到扬州人的哭泣与咒骂声。

皇帝在扬州遍刷处女寡妇二十四天,按名册刷一个也逃不掉。有些处女失踪的家庭,甚至遭到家破人亡的噩运,只能暗中向上苍投诉,打掉牙齿和血吞。

小马车在南门外的广陵驿右面不远,颇有名气的江都老投宿。

旅行后期,他为这部小马车大为烦恼,尤其是进入南京地境(南京北境是海州徐州)之后,车马已无用武之地,乘船乘轿连小驴也很少有人骑乘,乘船过渡困难重重,有些地方的渡船,根本容不下马车。

在扬州,他这辆马车恐怕找不到买主。

他的经验愈来愈丰富,躁急的个性也在慢慢改变,第一步便是先安顿再说。

李秋燕小姑娘也有新的身分:他的妹妹霍燕。

第一件事就是探道,他出现在城北的牧爱坊。

他应该先到府学,或者到汇俊坊县学投帖,以后在府城活动方便得多,但他不想张扬。

从府学门口向东走,经过文津桥,他像一个学舍生员青衫飘飘一摇三摆。不用冒充斯文,他本身就是人上人的秀才。

拦住一个顽童,大方地先塞给顽童一包糖果。

“小弟弟,李教谕的家在哪里尸他亮一亮另一包糖果,“学舍的李教谕,也叫教授。”

“他们搬走了。”小顽童措指一座小宅院的院门,“大闺女没啦,住不下去啦!”

“搬了?搬到何处去了?”他将糖果递给顽童,心中暗暗叫苦。

送佛送上西天,显然他送的佛,在西天没有座位,他的责任未了。

“搬到何处去了?”他催问。如果搬到另一坊另一条街,找一找不会太麻烦。

“不知道。”小顽童大摇其头。

“想想看,再想……”

这一家的院门开处,踱出一个白发苍苍老人。

“你是学舍的学生,怎会不知道李教谕的事?”老人显然先前在院子里。听清门外的话:一除非你不是学舍的学生。”

“不是,老伯。”

“哦!那一定是江都县学的学生。”

“是甘泉县学的学生。”

“难怪了。李教谕辞职因故乡去了,唉!”老人叹息一声,“一位高洁的读书人,遭到那种祸事,哪有颜面立足?而且别家的女儿虽然受到残害,毕竟仍然在家,他的女儿却失了踪,情何以堪?”

“罢了!”他泄气他说。

“老天爷不长眼啊!那些兵……一“老伯,你不能将这些罪行,归在兵身上。”他气冲冲他说,一罪行在于指使兵的人身上,老天爷看不见。因为老天爷很自私,放纵他的儿子造孽,你千万不要相信天老爷是仁慈的。”

皇帝自称天子,天者爷的儿子。

他大踏步走了,脚下沉重。

出了南门,他发觉身后有人跟来了。

     ※    ※    ※    ※

口那时,新城还没增建,南门外广陵驿附近的南关大街,是最热闹的所在,街市直延伸至槽河旁。

他已非吴下阿蒙,已发现有人跟踪,心中有数。李教授的灾祸未了,人虽迁走了,遗患仍在。

他大为不满,落井下石的人一定不是好东西。

走了一半大街,他折入一条小巷.没错,跟踪的人跟来了.是一个高瘦的中年人,穿青布短夹袄,像一个普通市民,很可能衣内藏有匕首一类短家伙,接近用匕首挟持极有可能。

闹江龙伙同一众各路人马,在德州有志一同抢截快马船,他心中称快,对这些好汉颇感佩服。

那么,查李教授根底去向的人,一定是快马船上殃民官兵的党羽,必定在调查被动走美女的下落,难怪他冒火。

脚下一慢,倏然转身。

中年人一怔,迟疑地止步,一触及他神光暴射的虎目,机警地退了两步?

“干什么?”他一点也不像一个士子,气势汹汹像是要吃人。

“咦!你……”中年人是行家,吃了一惊。

行家才会体会出他流露的杀气,能早一步看出凶兆。

“你跟了许久,从城北跟到南门外。”他逼进两步虎目彪圆,“说不出道理,我剥你的皮。”

“今天不是放假日,你怎么不在学舍读书,却在外游荡?

你不像府学的学生。”中年人讶然问。

那年头,最好不要得罪学舍的学生。府学的学生通常有秀才身分(附读生除外),一闹事,巡捕一出面,有理无理,对方首先就得倒媚。

“关你什么事?”

“我从山东来,曾经绕道至寿州庐州查线索,回来晚了半个月,到处打听李教谕的下落,只知道他已迁回原籍,却没有人知道他原籍在何处。”

“你为何查他的下落?”他心中一动。

从山东来,有意思。

一我得了他三百两银子,托我上京调查照料他的爱女。到了山东德州,才听到皇船被劫的消息,已经是十天前的事。后来听到消息,皇船上的十个绝色美女,分别被人救走了。我得到风声循线索查,在寿州查到一位姓郑的小姑娘下落,白跑了人越。”回来发现李教谕已经迁走了。迁箔的事大有可疑,说不定是失踪的,我查不出结果。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得向他有所交代呀!今天恰好发现你在打听李教谕,所以跟来了,希望知道一些线索。公子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是……”

“小姓张,张成栋,手勤脚快,专门替人打听消息寻人找物,在江对面的镇江府,有一番局面。”

寻人找物,得找地方上专门经营这种行业的人。通常由这些人派几个汉子,沿街敲罗贱喝,以及张贴寻人招物榜,算是正当的行业。

但真正具有派人至外地侦查能力的业者,必定具有相当像样的实力,人面广,各方关系良好,有时需冒风险,所以需有能冒风险的人才。

李教谕到镇江请人调查,可知扬州一定没有人敢接受他的委托。

“好,我们得好好谈谈。”他的气消了。

“河边绿杨春的点心不错,我请你。”张成栋欣然作东。

“不,作东是我的事,我不是吃定了苦哈哈的穷秀才。走,你领路,我不知道绿杨春在何处”囚曰曰

     ※    ※    ※    ※

扬州的绿杨春有好几家)这一家在潜河旁。两人在偏远的角落占了一桌,叫来几份点心沏壶好茶。

江南人有好茶出产,有名扬天下的最好茶具,但喝茶的品味似乎不怎么样,真正纯喝茶的人并不多,点心杂食反而喧宾夺主.“扬州本来我有门路。”

张成栋一面喝茶,开门见山谈上正题:“可是,这次碰了钉子,衙门里的人一提皇帝在这里胡作非为的事,莫不掩耳一问三不知。市民们提起皇帝在这里姦婬掳掠,同声咒骂怨天恨地,但不回答任何问题,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城西南运河旁的扬州卫城,军方派有探子,禁止谈论这件事,耳语者罪。”张成栋压低声音,“要被捉进卫城,麻烦大了。”。

“去他娘的!”他粗野地咒骂,“我是慕名来访谒李教授的,十分失望。张兄,说说你在山东所获得的消息,以及追寻的经过。”

“我接到买卖,已是皇帝走后的事了。皇帝是正月初六动身的,我十五赶到,开始找门路打听……”扬州上万个被看。中的处女与寡妇。”在皇帝婬乐期间,陆陆续续被放回,但有些特别绝色的处女,从此失踪不曾返家。

李教授的爱女,便是其中之一。

张成栋是调查的行家,查出不时有皇家的快马船,悄悄带了金珠和美女直航京师,主事的人是副将军国贼朱(江)

彬。

他必须前往京师调查,向江彬的爪牙打听李小姑娘的下落。

他乘船前往京师,在德州才知道有一艘快马船被劫的消息。

调查的结果,他甚感为难。

劫船有不少各路人马,得手后各奔前程。那艘快马船上,共有十位绝色美女,到底落在哪一路人马手中,无法查出结果。

他查出一群人的来历,是行踪飘忽,一度曾经名震南京豹邪道大豪,拥有不少人手的天蝎星公孙皓)

这群人抢得几箱金珠)带走了一位美女,西走广平下徐州。

他存了万一的念头,追踪到寿州,果然查出那位美女的下落。

那位小姑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