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笑魔》

第9章

作者:云中岳

瓜子脸女郎拨剑上前打交遭。柳色难免紫张。

“谰江龙,不要得意得大早了。”

女郎强作镇定:“本姑娘自信还可以应付你,你们七个人也休想能把我们拦住。”我要向你单挑,公平了断你敢是不敢?”

“哈哈!你配向在下单挑?少往你脸上贴金,再闯荡几年闯出相等的名头地位,你才够资格向我闹江龙叫阵单挑,现在你不配。”

“我要……”

“女人,你什么也不能要,我要。”

闹江龙怒叫,“把珍宝还给我,把你们空空缥缈的主事人招出,冲江湖道义,在下不会凌辱你们,不然,你们将生死两难。解剑丢过来就擒,快!”

“本姑娘……”

“擒下她!”闹江龙不耐地大喝,举手一挥。

大踏出来一个巨熊似的粗壮大汉,挟了一把六尺长的浑铁双股猎叉,重量可能超过二十斤,打磨得光亮锋利,跨步足有四尺长,迎面一站一亮叉,像一位金刚天神,气势凌厉,怪眼慑人心魄。

“小女人,你上,我闹海夜又要你,要你做替我擦背的女人,保证让你快活。”

大汉一脸邪笑,怪眼在女郎高耸的酥胸,以及小腹下裆瞩上膘下,“快马船上的小女人,都是生涩的小毛桃,留下来得花两年养大养胖)毫无意思。你们,红了大半的水蜜桃,妙极了,一定可口正合太爷的脾胃,大爷要定你了。

女郎羞怒交加,一声娇叱,剑化激光人剑俱进一“愤怒地走中官招发癫运级。

这简直是自不量办;你非大汉仅有儿斤蛮力。行动其蠢如牛,不然这种从中官硬攻的招式,魏对无法从叉的空隙中突入,叉是剑长的将近西倍多一点。

大汉毫不蠢笨,举动骤悍灵活,抖动叉尖便完全封锁了中官,叉尖找上了射来的剑光。

射星逸虹是虚招,中途变招人影闪动如电,剑走偏门急剧旋动,一口气攻了七剑,风雷俱发,攻势在猛烈中变化诡奇辛辣。

可是,大汉高明得多,人在原地旋转闪动,叉漫天飞舞,尖挑柄拨快捷如电,把射来的每一道剑光,:一一迫得中途折向,攻势一一瓦解。

一声狂笑,叉终于与剑接触,挣一声震鸣,剑光外荡震力凶猛。

叉柄一搭一沉,压住了女郎的右肩。

“跪下!”大汉喝声似沉雷。

压势十分快捷凶猛,声落女郎已被压得蹲在地下,双手已触地,但拒绝跪下。

其他三女郎大骇,不约而同急冲而上。

这一面也冲出三名大汉,哈哈狂笑各找对手。

瞬间的暴乱,“谁也没料到多出一个人影。

位个人影从船下方电射而出,快得令人难见形影。三男三女各找对手的暴乱光景,也乱了旁观者的视线。

大汉刚要加力,将女郎压倒,斜刺里伸来一只大手.“你真有千斤神力,滚!”抓叉的人冷叱。

大汉感到双手一震,虎口裂开了,巨大的掀力传到,狂叫一声,巨大沉重的身躯,突然反飞而起,身不由己两记后翻腾,“砰”一声摔落手脚朝天,滚了两下手脚一松,发出痛苦的叫号。

所有的人,全都大吃一惊。行将接触的三男三女,不约而同止步后退。

“咦!什么人?”闹江龙惊问。

是霍然,拖起女郎向后推走,单手舞叉风雷殷殷,叉在他手中旋转如轮,已看不清又影,只看到幻化的光团。·他控叉的囚个指头,似乎已不是有血有肉的手指,而是控制铁叉固定式的齿轮,手指的力道骇人听闻。

叉急剧旋转所激发的劲流,以及所传出的风雷声,把闹江龙的六个人,惊得毛发森立。

躺在地上叫号喊痛的大汉,也令人心惊胆跳。

“在下姓霍,单名然,绰号叫太爷,太爷霍然,你们记住了吗?”霍然收了叉,倒拖在身侧声如雷震,高兴地报出名号。

“混蛋!怎能把太爷两字做绰号?”闹江龙怒叫:“你于什么的?是何来路?”

“我高兴做太爷,就是太爷……”

“闭嘴!你知道我是谁?你好大的胆子。”

厂“你不是那个什么闹江龙吕大江吗?去你娘的混蛋!太爷我用太爷做绰号,毕竟平实贴切。你用龙来做绰号,夸大得离了谱,你能兴云化雨飞腾变化吗?呸!你他娘的称泥鳅还差不多。”

“你既然知道在下的名号……”

“所以我才找你呀!”

“去你娘的!、为何找我?你与这四个女飞贼……”

“她们是飞贼?”

霍然指指身后的四女,然后一脸邪笑:“瞎了你的狗眼,乱开黄腔放狗屁。她们是我雇请的女仆,负责伺候我的小妹妹,你这混蛋竟然指称她们是女飞贼,我就没看过她们飞。你向她们行凶,必须向她们道歉,然后我再和你亲近亲近。”

“小辈,你少胡说八道,你是她们的……。

“没错,我们是他这位太爷所雇请的女仆。”瓜子脸女郎惊魂已定,居然大方地接口。

“上去两个人,毙了他!”闹江龙怒不可遏,暴怒地大叫大嚷。

“来一个废一个,绝不留情。”

霍然单手伸叉,一字一吐:“昨晚你们三艘船二三十个人,我每人折断一手或一脚,让他们逃生,聊施薄惩报复他们撞船的罪行。你们上岸走了,保住了手脚,果真是在劫者难逃,天亮了你们赶回来送手脚。来吧!最好七个人一起上,免得多费手脚,上!一起上!”

三艘船不在是事实,滩岸上遗留有打斗的痕迹,也是事实,他等于是揭开真相,把闹江龙吓了一大跳。

没有人敢上前,大概对那把浑铁猎叉心生恐惧,这玩意敲打在身上,绝不可能断手断脚了事的。

你把我的人赶……赶走了?

闹江龙脸色大变、勇气迅遗沉认.幸好是我赶走了他们.幸好?什么意思……

“随后赶来的人中,有可敬的=剑横天华天雄,炼魂修士詹清尘,一个姓高的中年人,和一个高贵的中年女人。他们看到一大群手脚骨折的人,大方地不再问罪,所以可敬。”

所有的人惊骇莫名,四女郎也打一冷颤。

“你……你他娘的,说……说得像……像真的一样。

江龙连说话也感到因难了。

“本来就是真的。

“那……那他们……”

“我赶他们走路。”

“什么?他娘的!说谎也该有……有个谱。”闹江龙又大惊小怪:“凭你?凭你一个力大如牛的年轻人,能把那些名震天下的……”

“的侠义道高手名宿。一剑横天号称三大神剑之一,排名第三,我看并不怎么样。炼魂修士接了我七拳,他的肚子幸好没被我打破。一剑梭天拒绝用剑斗我的断船篙,分明是胆小心虚。你们七个人联手,该比他们四个人强些。上吧!不要害怕,我保证不打死你们,只折断你们的手脚,像这样……”

双手一张,一沉马步,一声冷哼,握粗的浑铁猎又杆,开始徐徐弯成弓形。

第=个扭头狂奔的人是闹江龙,好快。

“你这混蛋不能走(裁有活同你。”雹然丢掉又大叫大嚷、他不叫倒好、这一购~=:闹江龙跑得更快.他不能追“、=仍上有小姑娘需要照顾.“你要问他什么事?”

瓜子脸女郎红着脸问,目光不敢和他的目光接触。

“问他在快马船上,抢到多少金珠,抢到几个美女“他娘的怕死鬼,怎么述没输就跑掉了?可恶。”他愤怒地一跺脚,向船走去。

“他们根本没赶上动手抢船。”

女郎跟在他后面:“他倚仗人多,黑吃黑抢别人到手的金珠美女,所以有许多人找他算帐,连侠义道的人也在找他。”

“我还会找他。哼!”

“分金珠美女?”

“胡说八道。”

他扭头瞪了女郎一眼:“你们真偷了他的金珠?”

“一箱,那本来就是他抢别人的。他抢,我们偷,没有什么不对呀!”

“难怪他们出动大批人手拦截,码头上那个混蛋卖了你们。”

“说不定是罗巡检出卖我们呢!闹江龙在扬州衙门有内应。”

“我跟着倒媚。”

“你真会扮猪吃老虎啊……!”

“你小心被我吃掉。哼!”

“你……”女郎的脸红到脖子上了,大概想起被又住脖子,顶压在舱壁上的滋味。

“该弄早膳了,你们是女仆.他看不到背后女郎的窘态,信口胡扯。

“好的,太爷。哦!你昨晚真把一剑横天几个人吓走了?”

“大概是吧!”

他拾起藏在船旁的所篙,一跨步便跃登丈余高的舱面。

小姑娘站在舱门内,喜悦地迎接他。

     ※    ※    ※    ※

囚囚曰“笑魔君来了,要不要和他父女见面?”小姑娘在舱房内放低声音:“你们打交道的话我都听见了。他们健在,我好高兴。”

“千万不可和他父女见面。”

霍然低声叮咛:“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他们在无意中透露口风,你我的处境就不妙了。”

“不会吧!”

一很难说。比方说,他们碰上了一剑横天那些人,能否抗拒得了炼魂修士的炼魂术摆布,恐怕没有多少把握。

武功高低,对付炼魂术差异并不大,如果被诱出内情,大群高手名宿齐集,我应付不了。我得尽快把你安顿妥当,我不能让你饱受惊吓威胁、”小姑娘侵入他怀中r默然久久。

“不必担心。”他轻抚小姑娘的秀发:“今后这段时日,不要离船露面,必可平安抵达杭州。

“大哥哥,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是否有勇气离开你。”

“哦!小妹妹……”

“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你,必须失去你的保护。”小姑娘用他的衣襟拭泪水“有我连累你,一步一艰难。如果我练了武,该多好?”

“不要说傻话。人生的遇合,谁也无法预料,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道路和方向。如果你练了武,并不能保证你我能在茫茫人海中,能萍水相逢,我要趁年轻的岁月,以经历一些世故以充实人生,很可能出生入死……”

“我不要你说。”

小姑娘伸手掩住他的嘴:“不论你身在何方,我都会永远为你向上苍祈求,保佑你平安健康,上苍一定会慈悲地答应我的祈求……”

“谁也弄不清上苍的意向,所以说莫测天心。”

他打断小姑娘的话:“等你长大了,你就会知道上苍是仁慈呢!抑或是冷酷。如果你一生顺遂,上苍就是仁慈的;若仍然多灾多难,那就表示上苍是冷酷的。

我不会向上苍祈求什么,更不想在他手中得到什么。天地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种人间惨毒的事,山东响马造反期间,我看得大多了,你所遭逢的灾祸,更让我对上苍起疑。”

“大哥哥……”

“我在亵读神明,是吗?算了,不谈那神明,我得请船主去村落中请入推船,早些动身。我总觉得,在这里多逗留片刻,就多一分危险。”

他扶正小姑娘颤抖的娇躯,出舱去找张船主。

真的不能在这里逗留,谁敢保证那些人不去而复来?除了笑魔君父女之外,都是他必须回避,或者必须把他们击溃的敌人。

     ※    ※    ※    ※

回  船终于在三十名村民的帮助下,推下水脱离滩岸。

扬帆乘风破浪飞驶,意识中,已经脱离是非场,脱出风暴的中心了。

霍然进入四女的舱房,不介意男女室中相处。

“老爷是不能进仆妇舱房的。”瓜子脸女郎笑吟吟他说,坐在他身右表情丰富:“人言可畏,你可得保持老爷的尊严呀!”

“少给我贫嘴。”他也笑吟吟泰然自若,在女人面前他从不拘束:“还没正式请教诸位的芳名呢!我叫太爷霍然,你们已经知道了。”

“姓名重要吗?”

“至少,该知道怎样识别你们呀!总不能阿猫阿狗乱叫吧?”

“对,可以乱叫。”瓜子脸女郎逐一介绍:“我叫灵猫,她们是猎猫、悍猫、飞猫。或者小春、小夏、小秋、小冬。我们是女飞贼,从没落案的神偷,如果有名有号,会有今天的成就吗?”

“这……”霍然苦笑。

“所以,不要问笨问题。”

“闹江龙就知道你们……”

“我们是特地告诉他的,以免他胡乱找错对象。口头上告诉他,不传六耳,他根本无法指证是我们所为,只能穷嚷嚷自说自话。”

“空空缥缈是你吗?”

“你又来了,嘻嘻!”

女郎用肩碰碰他的肩膀,得意地笑:“空空缥缈只是对外的代号,乱人耳目的虚幻幌子,让那些失主去找空空缥缈,向官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道笑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