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兰心》

第01章

作者:云中岳

夕阳西斜。

照在河面下,一如万条金蛇钻动。

沿岸一条小径,是北岸通建阳驿的小道。这时,由东面三里外,有几个穿草青法服的老道正从容地逸透而来,谈笑着渐渐走近。

有一个老道生了一双金鱼眼,身材高大,他背着手,目光不时向左右打量,徐徐他说道:“师弟,咱们动身不怕字内双雄么?这次他们全力图仁义大爷,为什么咱们袖手旁观?倒令愚兄惑不解。”

“师兄,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师弟说:“咱们难道为了个不相干九现云龙,和字内双雄为敌么?师兄,犯不着的!除非咱们是傻子。”

“怎么说不相干呢?咱们武当门下,受过徐大爷恩惠的,为数委实不少哩,何况徐大爷和咱们武当一向就有交情呢?”

“师兄,你真愚不可及,恩惠,交情,哼!值不了一个小钱。这年头,事不关己不劳心,陪命的事儿只有傻瓜才做。”

“师弟,你这种想法太可怕了!”

“可怕?哈哈!告诉你,这才是明哲保身的万应灵符。”

“明哲保身。哼!天下的人都有你这种想法,岂不完蛋?”

“完蛋!你真可算顽劣不堪,假使天下都象我,也许天下太平啦!至少,活得久些。上次矮脚虎师被恨海狂龙宰了,道与师叔要派我随道机师叔前往南昌,擒捉恨海狂龙,你猜我怎么着?”

“对了,那次你的脚跋了近十天,怎么回事!”

“哼,就是这么回事,我不去,瞧龙,道机师叔怎么回了!随去的元字辈兄弟怎样了?但我嘻嘻,活得顶好的。”

“哼!你这家伙简直无救可葯。”

“哈哈!道机师叔和那些师弟才无葯可救,我活得比谁都命长,我看哪,师兄,你也是无可救葯了哩!”

“不要脸,我耻于有你这种师弟。”

“喂,你神气起来啦!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告诉你明保身的秘诀,你倒假正经起来了,哼!”

“是的,我非常神气,因为我有一腔热血,有颗坦荡的心,绝不会是无耻小人,投机取巧的匹夫。”

“怎么?你骂人?”

“站在同门师兄地位,你有这种心地,我不但可以骂你,而且,哼!咱们不谈了,和你走在一块,我感到浑身不自在,为免咱们更伤和气,你一个人走吧!”说完,展开武当八步赶蟾轻功如飞而去。

师弟眨了阴森森的鹰眼,塌鼻孔里哼出两口冷气说道:“孺子不可教也!哼!这种人不死才是奇迹!”

他傲然地信步而行,满脸不屑之色,转过两个弯,看到了文俊躺倒之处。

文俊神智昏迷,飞堕崖下,也许是他命不该绝,劲厉的山风将他的身躬吹向土壁,土壁上野草叶生,藤草密布。

这里即是土崩形成的塌崖,自不会太陡,人一沾草藤,以奇快的速度向下滑滚,他并未粉身碎骨,他的身体有神奇的潜力充沛着,坚如金刚,虽然无法抗拒千里神刃所加的伤害,但土石的撞击却要不了他的命。

由山顶至河边,百丈距离转瞬即至,幸而有野草及藤萝的牵引,除衣服凌落之外,竟然神奇地没被摔死,“扑通”一声,英雄落水。

水势甚急,向左形成了一个不算小的河湾,在河湾一带,水势向行变缓。

文俊被水一冲,神智突然清醒,下沉不到丈余,他便恢复了知觉,他想挣扎出水,但是浑身无力,伤口和内腑隐隐作痛,微一牵动,痛彻心脾,他水性本佳,勉强闲住气,放平躯体,便慢慢向上浮起,冲不到一二十丈,头面便已出了水面。

就这样载浮载沉,向下游淌去,漂到河湾内,水势一缓,他就咬牙强忍痛楚,慢慢地向岸边游去。

这一带全是竹林和垂扬,十分隐蔽,河滩全是浇泥,水草丛生,他一到岸边,就躺下了,浑身无力,头脑晕沉。

文俊已经力竭晕倒,伏在河滩边如同死人,蓝光闪闪的劲装,在夕阳余晖中十分显目。

“这家伙穿着打扮倒是个人物,可惜,死在这荒凉之地,死得好!朋友,等别人替你收尸吧,道爷不可管这闲事。”老道一面说,一面走了。

他走了十余步,突然止步,自言自语他说道:“送上门的买卖,不交易真是罪过,这家伙定是大有来头的人物,身上定有不少东西,我何不大发慈悲,替他代劳保藏保藏呢。”

他得意地笑了,捞起袍袂,缓步走下河滩,一把提住文俊的衣领,拖下岸来,着手肌肤温热,他突然“咦”了一声说道:“咦!这家伙没有死。”

他将文俊翻过身,首先就去解那蓝色革囊,打开内层防水油绸,取出里面许多玉瓶和一包包葯物,突然欢叫道:“哈哈!全是些武林至宝。”。他念着瓶外小字:“天息丹砂,寒冰朱莲宝,朱瑶花,千年玄参……哦!北漠银蛛,蓝羽毒鹤……哈哈……”他仰天狂笑起来,久久不止。

笑完,又掏出一本绢书,念道:“解毒真经,老天,这收获简直受益不浅,受益不浅!就凭这,哈哈!不难令我鬼崇散人荣登武林第一宝座!哈哈!武林第一,武林第—!”

他着实大乐了好半晌,将革囊装好,老实不客气挂在自己肋下,再解开另一小革囊,得意他说:“这小子身怀异宝,竟被人在胸上开了一朵花儿,扔在河里,合该我身运,白拣了这许多东西,这个百宝囊可能还有宝。”

他打开百室囊揭开防水绸哺咕着说道:“呸!全是些棋子,这小子定然是个棋迷。晤!这一包是什么?粉红色的?怎么有点酒气,大概是酒葯,这小子是个酒鬼。”

他仍将纸包好,塞回囊中,他把这颗文俊得自师父遗体,本是宇宙神龙的千日醉毒葯当成酒丸了。

他继续搜出一本绢书,念道:“寄门理数之学,哈哈!正有用,师父把那九宫八卦等鬼玩意视同拱壁,不让咱们师兄弟看上一眼,哼!待我慢慢参详,看老杂毛有什么了不起?”

他将百宝囊恢复原状,大大方方往肩下一挂,然后解开文俊腰带上的天残剑,一手按住卡簧对文俊阴森森一笑,说道:“小子,你别怪我,要不宰你,这些东西不是我的了,水淹你不死,胸前致命伤你也不死,我真顽强而太不该活了,让我成本你吧!”

“我不会忘了你的,当我吃饱躺在床上之时,我会在心里替你念上一百遍在死咒,不,一千篇,当我荣登武林第一宝座时,还加念一千篇,你该死得瞑目了,是吧?”

“挣”一声清越锈剑,天残剑出,老道一看锈影,惊得倒抽一口冷气,脱贝叫道:“天残剑!”

他的手在发抖,情不自禁退后了三步,几乎将剑扔下,鹰目的的地凝视着文俊那清秀而泛白的脸容。

半响他已断定这小子并未醒转,喜极而呼道:“是了,这小子正是传闻中的恨海狂龙,是本派慾得之而甘心的恨海狂龙。哈哈!合该我鬼崇散人走运,我带你回到武当山,哈哈!大功一件大功一件!在元字辈中,我元成稳可坐首席交椅。小子,你真好!”

他大喜慾狂,三不管收好天残剑,运指如风了文俊的穴道,脱下道袍,把文俊扶起,探手怀中掏出一颗丹丸,一半按入伤口中,一半纳入文俊口内,说道:“这是我偷师父的武林至宝龙虎获心丹,乃本门无上圣品,只有这一颗。小子,你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鬼门关上会硬给你拖回来,这么贵重的保命神品,我也舍不得吃,给你服了,瞧,我对你好不好?”

他将道袍一抖,把文俊作一团,扛在肩上上道,一面走一面唱着民俗小调儿,得意已极地在道上走着。

他却不知道,扛着的是追命阎王,而不是可以使他登上元字辈首席弟了的阶梯,假使要让他知道,他所点穴道根本起不了作用,要了他的命,他也不敢扛着走。

文俊得武当至宝龙虎获心丹之助,体内那神奇的潜力发挥了效能,不久便缓缓醒来,但由于由百七高崖滚下,胸前剑伤流血过多,神智仍未全清。

鬼崇散人得意扬扬扛着文俊,洒开大步直奔建阳驿。

日落西斜,暮色四起,到了建阳驿,这老道脚程不慢。

建阳驿,这是荆州入荆门,批襄阳的要道,由这儿到武当山,远着哩,足足六百里以上,要不是用坐骑,还得五天才能到达。

这是一座大镇,足有三五百户人家,经过镇中一所小镇店,老道喜气洋洋往里闯。

“道爷,辛苦,你老才来呀。”

小店伙笑嘻嘻地招呼道:“幸好,早来一步,只剩下最好的二间房哩。”

“慢来慢来。”

应声到了两个童子脸的老人,一高一矮,状甚可笑,而且窝囊透顶:“上房留给咱们一对活宝,这位道爷新近捞了一笔,瞧,大包里还在淌水,往上房不大适宜。伙计,带路。”

这两个活宝,正是老疯子黄六安,和瘦鬼老朱狂,他们也从江西跑到湖北来了。”

老道怒眼叫道:“老不死的闭了你们的臭嘴!在道爷面前,少呈口舌之能,武当的鬼崇散人岂是好惹的,哼!”

老疯子叫道:“嘻嘻!散人名叫鬼崇,妙极了!武当山还有什么更妙的么?”

瘦鬼老眨着眼说道:“他既然名叫鬼崇,准不是正路。说不定他这包里的东西不是捞来的,也许……”

鬼崇散人心中有鬼,一听两个老怪物语无伦次涉及道袍中物,吃了一惊,赶快闪在一旁嘿嘿冷笑道:“老鬼真活得不耐烦了,敢在武当门人面前讨野火。”

老疯子笑答道:“不敢不敢,道爷,我老人家想活得紧哩,武当门人能吃人么?嗯?”

瘦鬼老说道:“老疯子,咱们好久没喝酒了,是不?”

“是啊!瘦老,嘴巴里淡出鸟来了。”

“不正好么?这位道爷捞了一笔油水,咱们找他准没错儿。道爷,是么?”

老道逐步向店里退,店伙计不明所以,呆呆地怔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他怒叫道:“混蛋,你们想怎样?”

“好说好说,混蛋加三级也无防,咱们不要你身上的东西,暗!就要这水淋淋的包裹。”瘦鬼老嘻皮笑脸靠近一步。

“捞来之物,见者有份,道爷,你干吗这么小气?”老疯子一面说,晃身欺近,伸手便抓。

老道怎背让他近身,大吼一声,一脚飞起,快如闪电,这家伙倒有点真才实学。

“哎哟!”老疯子闪在一旁叫:“好一脚叶无风扬,武当的镇山之宝,还好,差点儿没踢着。”

老道突然大喝道:“你们存心找武当的岔么?亮名号。”

“小买卖,亮名号还不够本,老人家我可不干。”瘦鬼老咧嘴一笑,欺身便扑。

老道退至厅口,突向店伙计们大喝道:“你这鸟店怎么个开法的?任由这两个疯子胡闹,再不撵他出去,武当的弟子准给你们没完。”

他这一叫,倒真有效,在湖广省,提起武当山简直老天也发愁,武当的徒众多加过江之鲫,谁也得让他三分。

店伙们这才同声大叫,向两个葬老儿一拥而上。

老道儿精灵,乘机溜入内院。他点中有数,这儿绝不是安全之地,说不定这两个老鬼就是恨海狂龙的同伴,在这儿住宿岂不是傻瓜?他悄悄地越过天井,进入西面一带客房,奔到后院,越墙而去。

一口气奔了十余里,天已尽黑,他浑身大汗,正待放下文俊休息一会儿再走。

在他进入一座树林的瞬间,转头一看,惊得足不沾地,飞炔地钻入林中,选处草深的偏僻所在伏下了。

星光下,那两个老怪物在后面里余豪以奇快的轻功向这儿急赴。

一到林中,瘦鬼老止住身影,轻声说道:“老狂子,这里已经距杨家集不远,那杂毛恐怕还落在后面呢,咱们且等上一等。”

“是啊!江湖中谁不知鬼崇散人诡计多端?也许他就躲在另一家客店里,咱们岂不白跑一趟了?”

“不会的,那杂毛满脸得意神色,准在外面做了一票见不得人的买卖,要赶回武当山避风头咱们给他一闹,他不跑得更快才有鬼。”

老疯子说道:“你是以常情衡量吧,对鬼崇散人却不可如此随便,我疯子保证他不在前面,定是躲起来。”

“好,咱们且等上一等,呆会儿再回建阳驿搜上一搜。”

老道心中暗暗叫苦,先前他打算将文俊放下,出来将两个老怪物宰了,水除后患,但一听他们竟知道自己在江湖,一向以诡计多端出名,竟敢公然追来,身手绝不会差,自己冒昧动手,岂不自投罗网?所以他不想动手了。

道袍里的文俊,这时突然缓缓翻动,把老道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这小子这时醒来,张口一叫,岂不完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