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兰心》

第10章

作者:云中岳

翌日,他依旧一袭蓝衫,天残剑藏于衣底,向湖广省星夜赶去。

他回到了汉中府,城中一切依旧,吴天堡除了西堡以外,已经成了瓦砾场,这座雄踞江湖的赫赫大堡,终于在人们心目中慢慢消失。但偶或有人谈起玄灵宫中的人间地狱,仍能令人毛骨惊然。

他沿汉水东下,由风河口进入大峰山,他不敢在白天经过风桌场。在那儿,有一个天真活泼健美啊娜的彭珠,这少女正向他撤开着情网,他面冷心慈,就是有点妇人之仁,他怕见她,怕见她那明媚而忧伤的秋水明眸,为免牵缠,他不愿再引起爱火情焰。

大峰山下,三音妙尼正在望穿秋水,接到丈俊,少不了悲喜交加,他为她们带来了衣物,准备出山。

大这半月多日子来,三尼的九幽玄阴真气先天气功已练有五成气候,功力大进。

文俊他有他的如意算盘,宇宙神龙漏了网,天下之大,到那儿去找他?吴天堡毁堡之仇,这老贼岂有不报之理:这就好办,去找他自是不容,不如公然露面,引他来找我岂不省事么?

在江湖行走,三间妙尼这三个老江湖,正是最亮的活招脾,三年前谁不知三音妙尼这三位风流女菩萨呢?

他真找对了人,可是却为自己带来无穷烦恼,实非他始料所及,其实他根本没想到别的,只为了接三尼出山行道的诺言;和借重三尼的江湖经验而已。

三个躶体女尼依然披上架裟,回复当年装束:文俊本想要他们还俗,可是三尼已经大沏大悟了,她们要在周游江湖之后,找一处名山终老算了、文俊自然不好多劝。听任她们将满头青丝重行剃光了。

文俊自己已抽空到云雾岭一奠双龙之宫,洞中一切依旧,洞外却倒毙了近十具尸体,他心中了然,知道以蛊菌毒暗算双龙之人,定然是走狗众多,而又与双龙相识之人,虽然死去的尸体中,找不出任何可资辩识身份之物,但有两根明显的线索,已使这段公案明朗人了,一个是阎王令主卜世昌,他是六合潜龙的门徒,惟有他知道双龙之宫,其二是吴天堡中始终不见面的五毒判官苗成,他是使用蛊菌毒的人,文俊曾在苗成的师弟口中探出了端倪。

其实两条线索两相参登,更为了然,苗成的师父圣手华陀毕天虹,不是在阎五令主手下办事么?只消到阎王谷找到这两人,自会水落石出啦!

在一个英风俊逸的蓝衫少年,和三名美体女尼一同出现在凤河口时,像一阵狂风,这消息以惊人的神速向江湖迅速传扬开了。

询阳城东七八里地,靠汉江水滨有一座大庄院,依山面水,风景宜人,庄中百十户砖造楼房说明这庄子定然相当富裕。

井宫道在庄前百十丈横过,距水滨仅有三五丈,汉水滚滚奔滚,顶上酷阳如火,道上行人不多。

由西面缓缓驰来四匹骏马,马上是一个蓝衫少年,和三位身披玉色僧袍的俏媚妙龄尼姑,四匹马分为两双,前两匹右是玉面观音太真,左是蓝衫少年恨海狂龙梅文俊。

“真师姑,你说我们该吓吓他们么?”文俊徐徐说话了。

玉面观音轻快地笑答道:“当然了!不然怎会扬名江湖?这次我们的行踪,该是飘忽如神龙但又有一定的丢向,免得他们找起来多费精神,小哥儿,你放心,师姑所找的人,心中目有主意假如是正人君人,我们双礼相待他,如果他伪善残之徒,又当别论,你看我眼色行事没错。”

“这位大爷真是宇宙神龙的爪牙么?”

“这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他们之间并没有公开往来,只是暗中色搭而已。”

四匹马到了庄前岔道,岔道笔直通抵百十丈后的庄门,地面上有蹄印车迹,显然这庄子十分富有。

“到了,我们进庄拜会田老大爷去。”玉面观音驱马上了岔道,向庄门驰去。

庄院被一座上围墙圈在里面,庄门有两个雄伟的庄家汉坐在墙很大树下聊天,四匹马忧然向庄门驰来,而且竞然有三名美俏的尼姑时,不由挺身站起,向马儿迎来。

两人在路上一站,并没有将衣襟扣上,而双手叉腰露出整个胸膛,色迷迷地往三个妙尼脸上瞧来瞧去。

四匹马在两人身前近丈止步,玉面观音回眸向文俊略一颔首,文俊淡淡一笑道:“见其扑即知其主,真师姑,你的话儿没错。”

身后的笑面观音笑道答道:“说不定人家已经改邪归正了呢!不可忙下定论。”

一个大汉土里土气地粗声问道:“你们,是到本庄有事么!庄主正好在家,三位师姑是找庄主的吗?嘻嘻,可惜大娘子刚由娘家回庄,恐怕庄主抽不出空儿陪你们。”

文俊剑眉一轩,玉面观音突然伸出纤纤玉手,按住他的虎腕,甜甜一笑道:“俊,记住你可不能无容人之量。”她收回素手,向两大汉送过一道迷人的眉眼流波,把两大汉乐得直咽吐沫。

玉面观音在马上笑道:“喂!两位大哥请代为通报一声,说江西慈云庵三音妙尼,专诚前来拜望阴阳判田大庄主。”“你……你是三音……妙尼?”

两大汉惊得抽一口凉气,瞪大牛眼连退五步,那色迷迷的怪象消失得真快。

“你道是假的么?请看?”她扣指一弹,“嗤”一声劲风锐肃,左首大汉头上的发结,立被指风弹得四面骨散。这是三音妙尼的绝学“弹指绝脉。”

两大汉抹头便跑,人庄通报去了。

片刻庄中一阵乱,庄门现出十来人影,领头的是一个身穿紧身青色垮褂,三角脸山羊胡,年约四十开外的高瘦中年人,他看清马上三个妙尼面目,脸上涉现惊容,抢前两步拱手为礼,说道:“诸位师姑佛驾莅临敝庄,田某未能远迎,恕罪恕罪。请至草舍待茶。”

“呀,徐茶?田大爷未免大小气,谁不知三音妙尼是佛门大逆,不戒荤酒,你该戏宴相待才是哩!‘

玉面观音笑首下马,三尼在前,文俊在后,向大庄门迎去。

“老朽知错……”

“且慢。”玉面观音打断他的话,“田大爷,你好没道理,论辈份,你小一辈,论年龄,你不过比我姐妹大三两岁,你在我们面前称老朽,岂不太过托大么?”

“师姑恕罪恕罪,在下岂敢托大!尚请师姑海涵!”

田大爷打拱作揖,一脸制笑,看得文俊恶心之至。

玉面观音大刺刺他说道:“这才象话。”

田大爷将四人往庄内让,自有庄汉前来照应马匹。

穿越几栋房舍,迎面现出一块宽敝的演武场,北面是一所宏大的楼房,石阶下有两只年代久远的千斤石狮,厅门左右站着四名腰悬朴刀的劲装大汉,正神情紧张地躬身将众人迎入。

田大爷让客人座,庄汉献香茗,田大爷说话了。

“四年前群雄荆山夺宝,据说九如玉佩已到了三位师姑手中,武林朋友尽知诸位已经潜隐名山,参修玉佩上雷音绝学去了;光阴似箭,转瞬四年有余,诸位重行现踪江湖,想必修为有成,为武林放一异彩了。”他向一旁安详默做的文俊略一抬手,又道:“这位兄弟英风超绝,器字不凡,不知可否将大名见告!”

文俊瞥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在下姓梅,草字文俊。”

田大爷脸色顿成死灰,“拍”一声响,茶杯掉在桌下碎成百块,他双手发抖,战颤着站起气结他说道:“田某有眼不识泰山,梅英雄请愿唐突之罪,刚才……”

“庄主请休见外,梅某途经宝庄,三位师姑一再推重庄主仁义好客,阴阳判冠绝武林,故不揣冒昧,随三位师姑不速而至,庄主休怪。”

“田某一介鄙夫,三脚猫功夫浪得虚名,不敢当梅大侠错眷,惭愧。”他脸无人色,软弱地突然坐倒。

“据江湖传闻,庄主与宇宙神龙交情非浅,梅某此来,庄主想必心中雪亮,但不知庄主以肯相告?”

梅大侠来意,愿在下愚鲁,实不知所为何来,至于江湖传闻,未可置信,田某住处虽有吴天堡近在飓尺,但素无交往,尚请大侠明鉴。”

笑面观音尖刻他说道:“田大爷,你还是说出来好些。谁不知你阴阳判田大爷交游广阔,三教九流朋友满天下?你的武林名望得来非易哩!”

“三师姑幸勿见笑,在下与吴天堡确是素无往来,田某诸素无仇怨,用不着替宇宙神龙挡灾,如果诸位不信,在下亦无奈何,听凭诸位处断,绝不敢有所怨尤。”说完,绝望地垂下头了。

对付这种毫无骨气的人,文俊毫无办,他傲骨天生,吃硬不吃软,心肠再也硬不起来,他叹口气,用虎目向玉面观音看去。

玉面观音知道文俊的为人,心里也在作难,她不愿做得太绝,让文俊心中不好过,反正借人传信的目的是达到了,何必和田大爷这脓包鬼混?便妖眉一笑道:“那么我们算是找错门路了,田大爷!”

田大爷脸上的阴阳仍未散去,胆战心惊地站起恭敬地答道:“在下悉听师姑的吩咐。”

“劳驾,请在人我们的马包内放入一百两金叶子,一百两碎,这次我们返回中原,感到与边荒大是不同,大明通行宝钞一贯面额的,实际不值十文钱,这世界愈来愈不像话了!我们马上,记住,不要银钞。”

田大脸上阴云立时散尽,喜孜孜他说道:“小意思,小意思,不劳诸位挂念,大管家来呀!”

后听门一个中年人上前哈腰恭敬他说道:“请庄主爷吩咐。”

“速教人在客人马包内装上金叶两百两,白银三百两。”

玉面观音淡淡一笑道:“不要那么多,金银各一百两足矣。”

“是!是!悉听吩咐。”田大爷挥手将大管家喝退,又向文俊说道:“梅大侠如途经敞处,尚请移玉寒舍小驻,田甘当一尽地主之谊,并专诚请益。”

“庄主客气,但愿有这么一天,不过在下有一言相劝,就是最好少与字内双凶往来,听与不听,悉从尊便。”

玉面观音接口道:“还有,玩命伤理,刀尖上的买卖,不做也罢!这儿山青水秀,顾养天年委实是大好去处哩!”

田庄主脸红耳赤他说道:“师姑见笑了!”

四匹马绝尘向东,马上的文俊嘴chún儿见厥得老高。

玉面观音笑着说道:“俊,别生气,这不是黑吃黑,只是给那恶贼一次警告,迫他露出狐狸尾巴而已,想想着,种庄家的人,即使是有良田千顷也兴地私藏着那么多金银,何况在这山区贫脊之地?他为了快些打发我们离开、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那你手内力熔金绝艺,把他的幢木太师椅变成一张豆架,他日后再敢在外为非作歹才是怪事,一百两金银,买一个浪子回头,你该高兴啦!

文俊忍不住笑道:“你这女强盗可怕极了!”

玉面观音开心地笑道:“这叫做盗亦有道,世间事皆可作如是观,两利相较取其重,两害相较择其轻。”

这时久未开口的粉面观音却说道:“不出百里我们就有事可做了,那老姦虫已放出信鸽啦!”她用马鞭指着向东翱翔而去的小灰影,若无其事的说。

那灰影果是田庄主所放的信鸽,但并非通知同伙报复,而是要他们赶快敛迹,别落在这三尼一俗手中。

文俊和三尼一走,田庄主浑身冷汗送走阎王回到客厅,突然,他感到文俊坐过的那张檀木大师大园椅,光泽大是不同。他惑然走近伸子去摸,糟!大园椅象是孩子童在海滩堆起的沙山,被溃水一冲,纷纷倒塌,成了一堆木屑。

他心中大骇,倒抽一口凉气,战抖着跌向桌旁,他一撞桌角,桌上文俊所用过的茶杯,受外力一震,也成了一堆纷屑,他脸无人色地叫道:“快!叫三弟放鸽,叫兄弟们迅速即分散,买卖不做了,这些东西不可移动,召各地老大前来识见识。”

直至踏入湖广省界’,仍未发生事故,但三音妙尼是江湖中以才智出名的人物,已看出了潜伏的危机。

是的,危机来了!

他们并不急于赶路,第二天入暮,到了天河口。江右是河谷平原,江左群山起伏,他们一行四骑渡过了汉江,沿官道东下,这一带没有大镇店,东距郧阳还有一百里,他们不在天河口宿店委实失算。

天色尽黑,这时已届深秋,一弯新月遥远地挂在西面山峰之上,看看要沉落下去,凉风萧索在山区里已隐泛凉意。这四个奇怪男女却不管这么多,即在驱马缓行。

村落渐稀,初更将尽,官道进入了荒漠的丘陵区,阴森森的从莽和巨石,猿蹲虎踞十分可怖。

“拍”一声脆响,左侧突传出枯树断裂之声,一只怪鸟“嘎”一声惊蹄,突然冲天而起。

文俊低声说道:“那里面有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