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兰心》

第13章

作者:云中岳

老道踱至正在痛心疾首,含泪坐下调息的湘江大侠面前,正色说道:“施主剑法不弱,定然出诸武当地溯二仙座下。贫道浮云散人,道号微尘子。相烦施主转告清真净两位道友,说微尘子久未致侯,请加见谅。并代为致意,囚十余年前贵派与天残剑之恩怨,玄门修真之士,似不宜久黑积心头,自沦名利苦海,有损道基。施主请与贵伴离开吧!”

湘江大侠长叹一声,站起抱拳一礼说道:“晚辈定将前辈之意转达,并谢成全之德。又向文俊拱手道:“梅大侠剑行通玄,在下甘拜下风。”

“后会有期!”湘江大侠长揖而别,与飞乾陈噗三人,带着两具尸体上马走了。

浮云散人向三音妙尼稽首道:“三位道友可否听贫道一言?”

三尼合掌为礼同声答道:“道长但说不妨,贫尼洗耳恭听。”

“梅施主人中之龙,出道迄今为斯甚暂,但英名四播,自不等闲。贫道经半月暗中跟探结果知道梅施主之作为,除了名门大派凝子之外,可说誉多于毁。但自三位道友伴同梅施主沿汉江东下之后,有人在暗中广布谣言,以此中伤梅施主侠位,至今流传之广,出人意表。贫道如无江湖郎中在旁,指出三位道友道基,精进之事,确亦不能无疑。俗语说流言可畏,为兔毁文俊今后清誉道友何不觅一名山修真,岂不两全其美?”

“这个……”三尼全皆一震,慾语而词不达。

浮云散人继续往下说道:“目下已有不少武林名宿,被人唆使出面与梅施主为难。君子爱子以德,愿道友三思。”

文俊凛然他说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晚辈不怕谣言中伤,让他们来吧!哼!”

江湖医圣叹息着说道:“孩子,你不能作如是想哪!”

“贫道与范郎中隐修怀玉山,那儿距建冒道友宝利杀慈云庵不算大远;山中深山大泽清净出尘之处甚多,如三道友有意隐修,贫道顾相伴前往一行。”

玉面观音幽幽一叹道:“看来,我们惟有如此了。”

文俊情急大叫道:“大师姑……”

“俊哥儿”,恕我们不能助你搜寻宇宙神龙的踪迹了。”玉面观音断然地止住他往下说:“事实上确是如此,我们在你身边,不但永无益处。反而成了累熬;这次芒家古但楼秘窟之事,前车可鉴。我知道你对名声之虚俗从不计较,但你不能因我们而影响复仇大计啊!别了!俊哥儿,有暇到怀玉山看我们吧!祝福你。”

“师姑!”

三尼头也不回,解下马鞭后包裹背上,玉面观音又向

浮云散人合掌一礼道:“道友,就此上路吧!”

“无量寺佛!愿小施主福寿无疆!”

“娃娃!后会有期!”江湖医圣转身就走。

“诸位前辈珍重!”文俊含泪躬身相送:“师姑,我会前往怀玉山向师姑请安的。”

三尼走不多远,笑面观音突然转身,显声说道:“俊哥儿,记住:胆大心细,权衡时势,珍重!”说完,弹掉眼角泪珠,转身快步走了。

文俊闭上虎目.吸入一口气强压心头酸楚。他忘不了寺,三尼给了他胜于母爱的温暖呀!

三尼的身影愈去愈远,隐隐传来浮云散人缥缈的歌声:“人生自古梦一场,十大功劳瓦上霜白发红颜如朝露,英雄豪杰命不长。生生死死难自主,渺渺芒芒空悲伤……”

袅袅余音,在长空颤荡。文俊不俊热泪盈眶。

突然,他似有所觉,对草中喝道:“滚出来!你看得太多了。”

没人回答,你不出来不行了,你该知道灭口之举先在必行,没有你向外宣传。

他自己向左急跑,快若电火。

天残剑端正正由他脊心贯透前胸。

大事不妙,突然转身,手中扑刀就是一记。

文俊冷笑问道:“你是谁派了;来盯梢的?”

大汉面如死灰地答道:“我……我是……少林门下。”

“啪。”一声响,文俊给了他一耳光,打得大汉杀猪似的叫起来。

文俊嘿嘿冷笑道:“少林的伏虎刀法中,“翻身扑虎”这一招左足该跟进旋跨半步,便于变招,你这招分明叫做颠“回风断柳”。你敢嫁祸少林!哼!且说你尝尝分筋错骨滋味。他的手指还未点上九节椎骨下的筋缩穴,大汉已惊得没命地叫道:“我说我说,我是崆峒门下,在吴天堡替闻人堡主力事,奉命在要道埋伏,沿途飞报你的行踪和举动。”

“你一共几人?”

“咱们共有四十人,归子母飞环方士侠率领,每两人一组,散布各地,目下这十里地面,仅由我这一组负责,所言句句是实,饶命!”

“方士侠现在何处?”

“在武当三元官。”

“别怪我,老兄。你不死,三音妙尼的行踪必被你泄出,我你一个痛快!”

“饶……”

命字未叫出,文俊的脚尖已经轻轻点在他的心坎上。

文俊取回天残剑,掘土埋了两尸,跨上马背,纵走另三匹,向东急走。

急赶二十里,仍不见三音妙尼和一道一俗的踪迹。他恍然失笑,自语道:“三位师姑是老江湖她们不用马匹,显然是隐入山中去啦!我倒是多虑了。”

武当,本名仙室山,又叫太岳山,太和山。参上山,谢罗山等等。明成祖赐名太和太岳山,这座名山更神气了。

这座山真不小,方圆足有八百里,共有七十二峰,三十六巅,峰以天柱峰为最高,纵立云表,也有入叫它参岭,巅以五龙,南巅,紫霄为最胜,可惜全被兵祸所毁。但经张三丰重整后,紫霄重复旧观,外环小山数十,蔚为奇观。

进入武当山,惟有从均州进入。明成祖动员了三十五万役,糜费百万,把武当建造得金碧辉煌也俗不可耐。建了一条可并驰四乘人大道,直抵山下,全长一百里,倒是方便了游山访道的人士,也方便了驻守山上的两百官兵。

自从士木之变后,朝廷对南方的名山胜绩,逐渐淡忘,因为态势已走下坡之路,武当山上驻守的官兵,仅有三五十名象徽性的老弱冗员,但他们代表大明皇朝,作威作福之事倒是时有发生。

鹤鸣峰,也叫鹤鸣山,在山之最西面,可以由陨阳走小道,绕丛山峻岭直达峰下,可是得需步行两天以上。

文俊已从三音妙尼口中,把武当的形势了解甚详。为免沿途发生不必要的纠葛,当天在陨阳住宿一宵,第二天单人独骑沿小道人山。

武当堂堂大派,高手如云,誉满江湖,门人弟子满天下,因何选择最偏僻的鹤呜峰,约斗对文俊呢?

四十余年前,恨海狂人直捣黄龙,几乎把三元宫毁了,武当的老道们,岂能不对功力更高的文俊怀有戒心?

文俊把吴天堡一把火烧成白地,火焚南崆峒广成下院,谁敢保证他不对武当也来上一手?武当的老道们想起来就心惊胆跳,所以掌门玉道人不得作这万全的打算。利之所在择其重,两害相较择其轻,虚名越不了甚么,武当的百十座宫观岂能作孤注一探?

这就是名门大派的顾忌所在,必要时可以择手段,因为他们的对手太强了;而文俊又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一诺千金的大丈夫,既然约定了时地,绝不会到三元宫生事的。玉道人比南崆峒二老高明多了,引强敌人已室相斗蠢事他本会做。

文俊带了乾粮,一身蓝缎子劲装,雄姿英发,天刚破晓便取道人山,他竟然不隐行藏,驱马昂然直入万山丛中。

他耳目有异常人,特别敏锐,早已在入山之际,听得了隐隐角号,那是山区里传递讯息的最好之物,不用猜,他的行踪已落在人家眼中了。

但是他依既无惧。

深山里居民不多,数十里渺无人烟,每一座村庄的土著居民,都以不太友好的神情接待他。他知道,除了他自己以外,已经没有一个朋友了;也许马儿算得一个,以外就是冥冥中的神佛啦!

而鹤鸣峰四周,鬼影幢幢。

当天他住宿于一家猎户的草舍中,一夜无事。

翌晨,山中朝霞刚升,他使结束上道。

秋高气爽,山中空气特别清新,在鸟语兽呜声中,他缓缓踏上征尘。

山道逐渐荒芜,时升时降,已经隐隐可以看到鹤呜峰了。望山跑死马,还远着哩!

远处又响起了隐隐角号,一长一短。他不予置理,一手缠疆,一手轻抚天残剑靶,豪放地高歌:“天残剑切千重,啸长空,排尽剑海闯魔宫。”

歌声昂扬,气吞海岳,宛若九天龙吟,鹤呜九皋。随之响一声清越长啸,回声在山谷间震颤,久久不绝。

他吸入一口气,突然长吁一声,接着高歌,但是音调一折,变豪迈为荡气回肠:“琴筝会、心弦醉,几时重?惟愿人生无感续奇逢。”

后半段的情调,与前半阀相去霄壤。一道“相见欢”的词,被他唱成两种回异的情调,未免格格不及,无法调和,可说是最劣的“词手”。

“啊!我怎么会想起她的?真不该哪!”他喃喃自语。

言为心声,他和丘玉琴小聚三天,一琴一筝留下了无边怀念。丘玉琴柔婉可人的情影,在他脑海中不时显现。

一生中,第一次对女性动情,也第一次心弦震动,至于他对义妹廷芝,在江西途中,他就曾表白过,他对她仅有手足之情。可是廷芝对他却付出了真执的感情,一颗少女纯真的心,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他,万缕情丝每一根都投向他的心坎。

他是个外刚内柔,感情内蕴的人,这种人外表奇冷而刚强,但内心却火热而软弱,以致在徐家弯与双凶一决生死的前半刻,终于答允了义妹廷芝的婚约。

这种感情是脆弱的,经不起考验;尤其是两人分处两地之时,中间缺乏连系,也就引不起共呜,爆不起火花。

但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对自己的言诺一丝不苟,将他和廷芝所许诺的口头婚约,视为神圣不敢对旁人轻动情。

可是他也是一个平凡的人,内心自然有一个理想伴侣的约影存在,从进入乱葬岗秘窟,第一眼目的看到丘玉琴凝神庄容出现古筝旁始,他那秀丽端肃的神态,就予他一种异于常人的感受。后来弦声一响,他感到心中那根神秘和弦已被她扣响了,顿生知音相惜,心弦共呜之感。直至高山流水一曲奏出,他意思中已将她的倩影嵌入心坎了。要不是他心中已有了对敬爱之人,潜意识中自然生出圣洁的情操,他怎会在被天魔艳舞所惑,和含魔花所全黛之下,看见丘玉琴却又突然清醒的?天残剑跌落地下所发的龙吟,又怎能把他全然惊醒呢?

假使他不是对她生出崇敬之念,她那赤身躶体如玉脂的娇躯,恐怕已遭到狂风暴雨的袭击了,一发不可收拾,但要想制服他,那是不可能之事,结局可想而知了。

文俊真想和义姐在秘窟小聚三天么?不是的,是为了丘玉琴,也为了有三天让他反省思索的时间,他终于让理智战胜感情,他不能忘记徐家弯与廷芝的山盟海誓,故而毅然别去,不愿再见丘姑娘。

他真能忘情么?不!那是不可能的,心中的思念愈来愈强烈,绝不是强压克制所能混灭了的。在这空山寂寂,孤身踏上生死征尖,存亡难料的时候,他终于歌出心中的意念。

“不!我已经有了未婚的妻子了!我不能想她,那是不该的。”他喃喃自语,挺挺胸膛,加上一鞭,狂奔而去。

这儿是一块辽阔的盆地,四周是起伏不定的峰峦。盆地中丘陵起伏,古木森林参天而起,散布在每一角低洼之处,绿油的野草迎风招展。

小径在幽谷中婉蜒而东,穿林越丘迄通盘旋。文俊心潮激荡,驱马狂奔,他无视于危险,不惧重重埋伏,马蹄掀起尘埃,狂驰入谷。

谷中乌鲁无声,寂静如死,格过一道清彻的溪流,他已进入盆地的中心了。

日色近午,酷阳正炽。文俊过了清溪,驰上一座平坦的山丘,丘顶广约百余丈,四面林木葱宠,中间矮树绿草丛生,俯瞰四面景色,一“丘一壑历历如绘。

小径旁一幢草屋,巨木为柱,未加修雕,散发出古扑出坐的气息。屋前四根大柱塔了一座凉棚,摆了一只方桌和四条长凳。

蹄声传到,柴扉“吱呀”一声推开,现出一个雄壮结实的中年人。他赤着上身,脸上扑实的五官,显出他是一个安分守已与世无争的山居上著,可是他眼看狂奔而至的一人一马,眼中却泛起了迷惘的疑色。

他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走手凉棚,向屋下内叫道:“英儿,将茶端到外面来。”

“爹,来了!”一个面目较好的稚龄小女孩,端着一茶盘中一个大瓦壶,还有两只瓷碗走到凉棚内置于桌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