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兰心》

第14章

作者:云中岳

“堡主已兼程东下,我前日方接到手谕,属我尽可能挑动武林人物与小畜生为敌,一面牵制他的行动,一面可消耗武林实力。三月后,塞北人魔黄老前辈方能抽暇赶来中原,要堡主先来主持大局,那时,中原的人物恐已伤亡遗尽,咱们重建吴天堡之举,不是容易得多么?”

“黄老前辈真可赶来?”

“他会来的,恨海狂人消声四十余年,天残剑在小畜生手中,老狂人准死无疑,黄老前辈当前曾发重誓,恨海狂人一日健在,就永不再入中原,老狂人死了,黄老前辈岂甘莫?”

“这三月中,咱们如何缠住小畜生?”

“武当不足恃,阎王谷也危如累卵,只有禅门两大派尚有一拼之力。”

“哦!少林和峨眉。”

我已派明亮者弟护送超明秃颅返高山,相极特事。堡主取道川西,邀请峨眉掌门笑面如来,你我即和海天一叟于会后兼程往徐家湾一行,昆仑弟子在那儿聚会,这一着桩非下不可,剑圣那老杂毛大有用场。”

“方兄,我想先走一步,往阎王谷一行。”

“一起走吧,多等一天不会误事的。”

“也好,咱们且坐山观虎斗。”

“切记小心行藏,目下路们最好步步提防。”

日色近午,鹤鸣峰西面十里羊肠小径上,一匹骏马踏着轻鹿,向东驰来。

马上的文俊一身绸缎子劲装,悬剑挂囊,神态从容,虎目中不时倏现透入肺腑的冷电寒芒。

转过一座密林,暮地里,十丈外小径转角一颗古松下,弥弦发出清呜,一枝飞矢带着一丝白影,由文俊身右带着锐啸飞过。

文俊不动神色,虎腕疾神,箭落掌心,箭杆上缠着一张白笺,他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武当道俗门下共出八十二名,惟不见玉道人出面,恩公如需助力,请发三声长啸,云彪即率各地朋友一百零六名群起而攻,云彪既诸友顿首。”

文俊向要中拱手为礼道:“小弟心领诸位云天高义,先行谢过。小弟遵嘱行事,啸声不起,诸位兄台请秘行藏,千万不可贸然出面。”

四野沉寂,文俊微微一笑,一抖僵绳,向前趋赶,

云彪乃是九疑山主,也就是文俊在吴天堡救出的二百余好汉之一。

文俊循小径抵鹤呜峰下矮林边沿。

“无量寻佛!”两侧林中闪出一对中年道侣,谷首合唱:“施主真信人也,恰是午时正”。

蹄声骤止,文俊耀了吓鞍,一笑道:“武当雄踞江湖,跺一脚武林震动,贵右既垂注霜从龙召,梅文俊敢不如命投到?两位道兄请代为通禀,说梅某已如约投到。”他语中带刺,不大友好。

左侧老道毫无表情他说道:“施主请稍待,敝师祖叔早侯驾多时,即将亲迎侠驾。”

草棚中响清澈的玉简声,半刻,由天机三老率领的一大群老小道人,迎出林外。五个辈份最高的老道,一色大红法服,其余的都是青色道袍。

中间领先迎出的是天机一剑清一,他寿眉微皱,老远便向文俊打量,满脸惑然的神色,似乎在说:“怎么啦!名震江湖艺惊武林的恨海狂龙,竟会是这样的一个嫩娃娃?”

但他心中疑惑,却不敢失仪,在丈外倏然止步,众道侣在两侧按序排开。

天机一剑领先稽首一礼道:“梅大侠准时莅临,迎接来迟,恕罪恕罪,贫道天机一剑清一,暂代敝派掌六恭迎侠驾。”

“在下来得鲁莽,仙长海涵。天机三老武林老宿,德高望重,在下不敢当诸位仙长亲迎之礼罪甚罪甚。”

双方客气一番,不象是生死对头。众老道左右闪开,天机一剑举手让客,循小径直趋草棚。

草棚正中空出一张檀木大桌,桌上供着不少法器,兽鼎中升起袅袅青烟。桌旁两名老道分立神情肃木、

左首一排座椅上,端坐着七名高年男女。当天机一剑引文俊登棚时,只有三个人离座含笑相迎。

天机一剑让文俊就西首主客座,众老道退在椅后肃立,仅天机三老和地阈二仙就右首主座落坐。

小道童敬过香名,天机一剑站起道:“敞掌门因俗事缠身,不克分身如时与会,但不久定能赶到,梅大侠尚请包涵一二。梅大侠驾临鹤呜峰,敝派深感荣幸,且蒙诸位武林英杰降尊纤贵莅临指导,贫道谨代表武当派一众门下,聊至谢忱。”说完,向众人稽首一礼。

文俊站起回了一揖道:“在下鲁莽应如,仙长休怪!”

最左首那大刺刺高坐的老大,站起阴阳怪气他说道:“好说好说!清一道友礼数真多,倒象请客哩。这小娃娃就是恨海狂龙么?晤!人才倒是上选,凭他,哼!能在武林兴妖作怪?邪门。”

“这位老儿目现异彩,掌有点黑纹,定然练有天视之术,和奇毒的掌上功夫。梅某不才,等会儿愿就教高明,请教老丈大名,以便识荆。”文俊冷然的发话,嘴角上挂着一丝令人心悸的冷笑呢。

者儿还未发话,天机一剑已抢先道:“失礼之至,贫道忘了替诸位引见。”

他先将四名老道名号道出,然后向第一位白发如银,却满面红光,生得慈眉善目的老太婆伸掌引介道:“这是隐修焦山,名重武林,与武林三老齐名的白发婆婆老前辈。”

下两名是灰发长髯的老人,虎目含威,身材修伟,一身宽大的青袍,腰悬一把三节热铜棍,用一只锦囊盛着。

“这两位是巫山双霸,罗乾罗坤两昆仲,出入三峡的朋友,无不以结识罗氏双雄为荣。”

第四人身穿灰袍,国字脸,国角挂着八字胡,剑眉斜飞入发,笑容常挂,身畔未带兵刃。他是与白发婆婆站起迎客者之一,不等天机一剑弓小先自站起笑道:“老朽冯志远,子舍位于叙州柏材岭,梅者弟如有暇在顾,老朽当洁搏之待。”

文俊笑问道:“老前辈司是人称伏龙居上的峨嵋冯大侠吗?”

伏龙居士尴尬一笑道:“老弟别多心,匪号乃江湖朋友胡馅而来,其实老朽少年之时,在江中降伏两条鳗王而已,要真遇上了龙,恐怕早就话不到今天哩!”说完哈哈一笑。

第五位也是站起迎客者之一,一头乱糟糟的银发,团团脸,却有苦哈哈的眼鼻五官,愁眉苦脸,象是受尽委屈的可怜虫;一身破烂的百袖衣,油光垢厚,灰中带青,腰带是很大草绳,斜插着一根紫竹打狗棒,一双瘦毛脚,拖着一双缺了两耳的破草鞋,窝囊之至。

文俊不等他开口,先自笑着拱手道:“这位敢情就是侠名满江湖,紫竹杖作不平鸣的紫竹乞北宫老前辈了。”

“哥儿,你好甜的嘴,哈哈!”紫竹狂乞猛笑而起道:“北宫元浑身毛孔都舒服着叶。你叫狂龙,我名狂乞,反正都是狂,咱们有聊宗的必要。”

文俊也笑答道:“老前辈见笑了,世人皆清,尔我独狂,不遭天灭,亦不为世所容;老前辈以为然否!”

“说得妙!可惜此间无酒,不然应浮三大白,哈哈!”紫竹狂乞仰天长笑,笑倒椅中。

天机一剑和众道人全皆一皱目,状甚不悦;

第六位老人做然据坐,冷笑卑视着文俊。他看去已近百高龄,白发挽在顶端,三角脸,山羊胡,尖嘴薄chún,双目奇小,散发出阵阵绿芒。一身青布大褂:腰带上插着一把似剑非剑精光四射的外门兵刃拘魂令。

文俊心中暗说道:“‘这家伙眼熟很紧,他的眼神中,流露着刻毒怨恨之光,难道与我有不共戴天的仇怨么?”

“这位是塞外一世之雄殴施主异驹,武林朋友尊称拘魂一令,两位可多亲近。”天机一剑从容地引介。

文俊客套地抱拳一礼道:“欧老名震西睡,在下久仰大名,今日得见,堪慰平生。”

拘魂一令鼠目一翻,冷哼一声,阴阴他说道:“你会堪慰平生的,五老峰下杀子之仇,少不得要你还我公道。”

文俊恍然,怪不得觉得眼熟,原来这家伙是绿眼鬼王欧天报的父亲,他淡淡一笑,泰然他说道:“血债血还,又道是除恶务尽,在下等着就是。”

最后一人,就是首先向文俊挑务的老儿,他被文俊抢白了一顿,正没好气,猛地发出一阵如同鸟啼的笑声,一字一吐道:“老夫席雨村,你可记清了。”

“久仰久仰,名字倒是雅致,可惜绰号不大见得人。”文俊也阴森森地回了过去。

席雨村虎地站起,厉声问道:“你出道太晚,强知老夫名号,小狗你说说看?”

文俊虎视神光修现,冷然发话道:“在下警告你一声,休得出口伤人。另以为没有人敢犯你的意伟,在下却是无所顾忌。”

“你试试看?”席雨村跨前两步,目中异彩盛炽。

“阴阳入屠席雨……”

不等文俊说完,阴阳人屠突然以奇疾的身法,掠至文俊座椅前八尺,其黑如墨的左掌,缓缓吐出。

“且慢!白发婆婆伸拐向前一震。

“好没规矩!”紫竹狂乞也不约而同一杖捣出。

“好歹毒的毒龙掌!”文俊突然亮声大喝,一掌扔出。

“蓬”一声闷响,阴阳人屠被震退后三步,方将身形稳住。

文俊上身摇幌,略一仰身即行恢复原状。

白发婆婆和紫竹竹乞,被强烈的两股气流,震得奶宾四步,拐和杖几被震飞,“华啦”一声两人身后坐椅立时支离破碎。

“快退!”天机一剑突然同声暴喝,推椅闪后一丈。

台上除了文俊以外,全退离现场丈余。

两股其冷彻骨的气流,突然发出刺耳锐啸,向两侧卷去,其中并夹有一缕腥膻之味,中人若呕。

文俊寒着脸说道:“你最好是双握齐运,毒龙掌阴寒,七阳掌可烁石溶金,寒热俱出,大罗天仙亦自难逃;梅某倒得看看你是否浪得虚名。”说完,推椅而起。

原来这阴阳入屠乃卅年前绿林一条,心狠手辣,横行江湖二十余年,满手血腥,杀人如麻,十年前突然失去踪迹,想不到竟会在这儿现身。

他两手练有两种极端相反的绝学,不出手则已,出手必大事杀戳,武林朋友畏之如蛇蝎。他嫌人屠之名不雅,谁要叫出他的绰号,准死无疑。

文俊用掌发出九幽玄阴真气,二阴相遇,功深者胜。由于毒龙掌可发出令人血脉腐化的气氛文俊恐奇散飞广阔而伤人,故并未用全力反击。

阴阳人屠吃了一惊,他心中雪亮,自发婆婆和紫竹狂乞的浑雄内劲,并未发生作用,反而被文俊的劲道所震闻,即是说,文俊事实上是以一敌三,仍然占了上风。

文俊一步步欺进,阴阳人屠鬼目寒芒暴射,凝气行功,双掌缓缓上提,抱元守一严阵以待。他那一双手左黑右红,令人望之心悸。

巫山双霸兄弟,本与阴阳人屠同为黑道磨星,自然而然地倾向于道上朋友;他俩一打眼色,向文俊身后欺近、

“相好的,有我老花子在呢?”紫竹狂乞一伸紫竹杖,挡住了老大罗乾。

“宣宾夺主,也算我老婆子一份。”白发婆婆也一拐点出,拦住了老二罗坤。

巫山双霸真不敢招惹这两个怪人,尤其是紫竹狂乞,惹上他不啻惹火烧身,给你没完。

罗乾乾笑道:“老花子,你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子之腹了。这两位高手艺惊武林,乃千载难逢之良机,你不想上前一观以开眼界么?”

“你还是别上前的好,我老花于是好意,阴阳毒掌一欧发,管教你魂归地府。旁观者清,你最好还是退远些。”

“老花子,你管的闲事太多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生来就是管闲事的。”

“你想和武当派做对么?”罗乾抬加大幅子压人了。

“老花子只问是非,不管其他。今日乃是武当与恨海狂龙清理旧债,用不着阁下派外之人多管闲事。假如阁下是武当人,老花子绝不干涉。可惜!武当门人毕竟自爱些,还没有发现侧身绿林之人。”

罗乾被挤得下不了台,勃然大怒,伸手按在兵器囊上,恨恨他说道:“你敢藐视我绿林道上的人物?”

“绿林朋友顶天立地颇不乏人。至于阁下嘛,哈哈!还怕人藐视么?”“旁的勾魂一令冷冷地道:“各位直不通理。想两肋插刀等会儿再插吧!”

“好!咱们往后算。”

罗乾开始打退堂鼓,徐徐退下。

“老花子随时恭侯。?

这时,棚中的文俊和阴阳人屠,已准备作生死相拼了。猛地响起一声轰雷也似的暴喝,风起八步,寒涛与炽烈的气流,排山倒海似的向四面猛卷,嗤嗤锐啸,摄人心魄。

草棚在籁籁抖动,棚中这人,被这骇人听闻的雄浑劲道,吓得慌不迭向棚外急退。

文俊一击占了上风,六合须弥功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