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兰心》

第15章

作者:云中岳

活阎王真是鸿福齐天,也可说命不该绝;在天残剑削断奇门刃阎王令之际,九幽玄阴真气已先行袭到,他感到口中一甜,被沉重如山的浑雄劲道推倒于地,天残剑一发之差,在他顶门掠过,顶上的草雄帆和发结飞扬,差点丢掉天灵盖。

他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被后来抢出的火眼狡犹和袖里乾坤救回,已经奄奄一息了。

在阎王令主大警失色,玉面罗刹尖叫扑出的瞬间,文俊已大发神威,一掌击毙单掌开碑,一招“怒海藏针”贯穿了一笔敬天的眉心,退回路中去了。

片刻之间,文梅力残四名字内闻名的高手,重伤活阎王,把群雄镇住了。

“给我提下!阎王令主向扑出的玉面罗刹大喝,又向无敌神剑寇春风沉声道:“你与我先擒下他,含光剑天下无敌,只它可以对付天残剑。”

无敌神剑心中暗暗叫苦下迭,他是文俊手下的亡魂,在江西他还受辱而退,目下怎是文俊的敌手?

阎王令主命他出手,简直要他的老命。

只是绿飞红知道他的苦处,便轻声对阎三命主道:“爷爷,寇叔叔不成,何不将含光剑借与聂姐姐?聂姐姐的剑术足以应付哩。”

这贼货心细如发,已看出玄衣仙子对文俊怀有不平凡的感情。

只有女人方足以了解女人,她由玄衣仙子的目光中,已看出端倪来了。最毒妇人心,她对文俊爱入骨也恨入骨,不得另一个女人对文俊怀有爱念,故而怂恿乃祖着玄仙子出战。

阎王命主可没想到这一着,却向春凤一挥手,并对大和尚火龙尊者说:“达双大师功臻化境,可与寇老弟联手擒他。”

达稗和宿春风双双从出,正慾撤兵刃。却见对面的耿盟主向他们连连摆摆手,而且目光却注视着阎王命主,嘴chún翁动,显然正在用传音入密之术,与令主说话。

他们确是在用传音人密之术谈话,耿天雄说:“卜兄难道忘了闻人堡主么?以他那一身武林绝学,加上室刀赤焰剑,仍然败在这小子之手,着贵谷十大报应神出战,不啻以卵击石,卜兄三思。”

阎王令主也要用传音之术间道:“耿兄意下如何?要是你我出手,岂不有失礼面?”他十分狡猾,语中将耿天雄带出。

“目下惟有合力残之一途可循,不计其他。”

那也好,兄弟先上,耿兄请随后接应。”

“弟即挥众扑上,请!”

阎王令主目中寒芒大盛,散下腰畔成名兵刃严王命主,大刺刺上前,向文俊走去。

插翅虎也缓步走出,在皮囊中散出一把形如虎爪,金光闪闪的奇怪兵刃,长约尺八,柄粗如儿臂,爪端五指屈曲如拳,可以随意伸张或抓龙,指长八寸,伸缩自如,伸开时凭空出八寸,端的令人防不胜防。

高手相搏,生死毫发之差,假使能突然干将及神之瞬间增加八寸,结局将不言可知。

不只此也,爪缝中共有四杖歹毒细随,见血封侯的小型五唐断魂钉,以机簧崩出,不发则已发则对方必死。

他凭这一只所紫金惨钢母筹成的霸道兵刃,经历无数次剑海山,打出白道盘主的地位,见这虎爪确是至室。

两人一动,双方的手下纷纷撤兵刃四下里一分。

一次教训一次乖,文俊在七星剑阵中让老道们得手,分身道力之术几乎了他的小命,所以一见众人齐上,便暗自警惕心说:“可不能让他们有使用分导力的机会,我得冲散他们。”

心中在说,马上付诸行动,清啸一声,人影一闪,几乎形影具闪,象是幽灵循影。

光华似电,首先扑向心中发毛的无敌神剑寇春风。含光剑乃武林三大名剑之一,千古神刃确是不凡,两道光华飞舞中,龙吟之声大起,剑气锐啸。

无故神剑浪得虚名,也许在其他场合中确是无敌,遇上了天残剑合该倒霉。

他心中原虚,一动手更是害怕,直退了五步封出五剑,方化解文俊一招“飞星逐月”,闹了个手忙脚乱。

一旁的火龙尊者大吼一声,急忙抢进助攻,沉重的龙头方便产疾吐,“‘呼”一声响,火焰狂涛,热流迫得文俊退后一步,一伏身贴地卷进,击出一招“怒海藏针”。

怪!光华暴进的瞬间,由龙头喷出的火焰,突然熄灭,而一般散骨寒流,已贯穿了大和尚的脑袋。

文俊再次发现天残剑的妙处。一把抓过龙头方便铲,顺手向飞扑而至的严王命主扔去,身形急闪,光华已到了警魂未定,毛骨惊然而立的无敌神剑顶门。

无敌神剑本能的横飘八尺,一剑挥出。可是双方的功力相去甚远,他感到手腕一凉,含光剑连手掌都奉送了文俊手中,耳听左侧一声狂叫,便已晕死扑倒。

那一声狂叫,发自河南省总镖头凤翅金刀之口。他从左侧挥刀直上,要捡便宜,却被文俊一手撕掉寇春风的手掌,夺过含光剑的同时,斜剑里攻出一招“寒梅吐蕊”,结实地刺了他一十五剑,在他心胸腹留下了三朵梅花形剑浪,其中十五剑之多。江南省怀远镖局的总镶头,接不下一招。这一刹那间,历叱之声暴起,剑海刀山一推而至。

同一瞬间,三枝劲矢破空飞到,来势之疾,令人肉眼难辩,箭到,肃声犹未到达。文俊虽有神耳,但长箭乃是从后飞到,不带丝毫风声,直抵后心,文俊方突然发现不妙。他不知是何种暗器百忙中向后一掌反拍,六合须弥功以十成劲道暮地爆发;含光剑以骇人听闻的神速,向后飞去。

“轰”的一声大震,六合须弥功的音爆,加上三枝震天箭的爆炸声,宛若半天里响起一声炸雷震得刚近身的贼人血肉横飞,狂叫之声大起。

后面密林边引弓待发第二次神箭的震天神剑岳宁,被文俊向后扔去的含光剑贯穿了心窝,几乎变成了两截;含光剑劲道未裹,向林木深处隐入。自此,三大名剑中的千古神刃含光,再也未在江湖出现,不知落在何处。

文俊竭全力运功自救,本就心血浮动:震天剑同时爆炸,力道足以化铁碎钢,与六合须弥功的劲道一接,反震的力道更大,想得到要槽。他只觉背部一股强大的推力,把他向前一撞象一座山向前压来,身不由已向前扑倒,眼前一阵黑,嘴角鲜血阵阵涌流。

但他神智仍然清明,挣扎着爬起,天残剑本能地一剑挥出,在身前涌起一道绣迹斑斑的剑墙,千百道歪歪斜斜的剑影,令人无法揣摸其来。这是大周天剑法中,守得最严密变化也最神奥的“孕育万机”。可惜他已经无力将天残剑的绣迹隐去,不然凡是近身八尺之人,绝难幸免。

这石破天惊的一震之威,地上死横五具,其中有单鞭断魂凌建,氤氲散人玄清,另三名是阎王谷的黑衣大汉。

阎王今主和插翅虎为了保持身份,缓缓上前,反而逃掉一劫,未受波及。但他们眼前惨剧发生,被文俊的绝世神功惊得呆住了。

阎王今主想不到文俊的六合须弥功会有如此精纯,宇宙神龙在汉中府夺得文俊的黑龙剑,莅监阎王谷以剑易艺之时,谈起文俊的六合须弥功如何高明,他还未予置信,今天目睹其事,他只感到毛骨惊然。

他想赶快离开,但情势已变,文俊的天残剑光华消失,玉面泛灰口角滴血,不用问,准是身负重伤,已至油尽灯枯之境了。他在警惧中泛起了无限希望,向插翅虎望去。插翅虎耿天雄也正向他望来,两人心意相通,会意地略一点头,随即柔身扑上。

另一面扑上的是一条黑影,那是玄衣仙于是翠华,她凤一点头,随即柔身扑上。

另一面扑上的是一条黑影,那是玄衣仙子聂翠华,她凤目中泪光烁然,银牙紧咬挺剑急截插翅虎。

“哼!果不出所料。绿飞鸿早已在旁戒用,石火中烧,语音一起,即一剑戳出。两人功力相当,响起一声金铁清呜,一红一黑的身影各退三步。

同一瞬间,绣影一敛一张,阎王令主插翅虎同时暴退一丈,每人的袖底,皆现出两道细小的剑痕。

他们在出招击向文俊时,突然绣影不是以直线射出的,而是神奇地扭曲闪动,大异常情,绣是不可能之事,可是事实具在,不容怀疑,他们一以一瓜刚切人仍影,袖底以感到寒气侵骨。这两个字内双凶,毕竟身手超人,而且经验丰富,在危机一发中硬将暴进的身形撤回。看了袖底留下的天残剑痕,两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文俊眼前仍然模糊不清,谨是凭听风辩位术运剑,求生本能支持着他,虽浑身发软亦起立不倒。

插翅虎两人惊怒交加,煞气直冲华盖,阎王令主一挫钢牙,说道:这小子用的是甚么剑法神奇诡异,大异常规,咱们得活噙他迫出内情,再慢慢让他饱受凌迟之苦,方消心头之恨。”

插翅虎说道:“人可任卜兄处治,兄弟要的是天残剑。”

“耿兄如此分派,兄弟深以为然,但如何近身擒人,耿兄可有高见?”

“卜兄的辟历针,兄弟的五虎断魂针,皆是天下奇毒,霸道绝论之物,绝不可用,何不请令媳下手,今媳一手三暗器为江湖一绝,大可一伏身手给兄弟一开眼界。”

两人皆以传音入密之术说话,外人皆不知内情。两位主人在一旁边商议,其余的人全挺兵刃在一旁戒备。

绿飞鸽和玄衣仙子拼了一招。又重行扑上。

“四妹,你疯了么?”红燕子闪在两人中间,向乃妹喝间。

绿飞红粉面铁青,气虎虎他说道:“我才不疯,那泼妇想救姓梅的;你看看她那情急模样,先擒下她再说。”说完,便想绕过红燕子的身侧。

天色即将尽黑,人影模糊,玄衣仙子脸上的表情已难分辩,但仍根本不理红燕子姐妹,面向文俊缓缓举步。

天空中响起两声鹰呜,宿乌突然惊呜不已。

红燕子又将乃妹截住说道:“且慢”!从井救人,智者不为,何况在两方高手环司之下,你怎能胡说八道?”

她这话其实是说给玄衣仙子听的,文俊在五老峰下以德报怨,救她于黑龙婬威之下,大病半月,致令文俊蒙上江湖婬贼之名,她不象乃妹婬荡,本性亦不坏,常因此耿耿于心,时想觅恩图报。可是双方仇怨深结,化解无由,她只好徐待机缘,聊尽此心而已。

玄衣仙子的神情,她何尝不知。上次五老峰下拦截文俊时,玄衣仙子亦是参予者之一,自那次事后,玄衣仙子性情更为仰郁,举动泅异,有时幽幽叹息,时而独自低须苦笑,比往昔更为孤辟,更不易亲近。非女人不足以说了解女人,红燕子虽不知玄衣仙子与文俊交往内情,但已出她定然陷绝望的情纲中不能自拔了;至于对方是谁,任谁也不知底细,今天总算真象大自。

玄衣仙子果然罢然一警,她想:自下局势已不可收拾,多死一人干事无补,何不静观变化,相机救他呢?这时,所有的人紧张地注视着文俊,他手中的天残剑指向前方,身形摇幌不定,正在运功调息。

插翅虎和阎主令主缓缓移步,一左一右徐徐举步。正前方,是一身淡红彩裳,色极媚极的玉面罗刹金窈娘,她双掌提至胸前,举步慢慢欺近。

文俊已逐渐清醒,星目中神渐复,天残的绣迹,亦在缓缓褪去。

突的两声长笑,一令一爪左右齐出,罡风突发。

玉面罗刹双手齐扬,淬毒针五芒球漫天飞午,柳叶回风刀盘旋而飞,有些发出锐啸,有些无影无声,向文俊胸腹飞射而去。

一令一爪近文俊,天残剑再度扬威,两朵剑花左右急射,剑气丝丝刺耳。兵刃相触之前,如山暗劲先行相搏,文俊虽说仅可用上四成劲。但神奇的大周天剑法,却有夺天地造化之功;所发的内家真力虽震回。但剑尖却由一令一爪的空隙中一切而入。

两个字内凶人不想三败俱伤,各怀私念,赶忙封招急退,差点儿被天残剑点中。文俊也力竭慾倒,摇摇慾堕,天残剑又恢复原状,星目中神光倏敛。三称歹毒暗器恰好射到,配合得天术无疑。恰到好处!

文俊神智仍清,虽已惊觉到危险到危机一发,但已无力回避,百十枚暗器四面射到,会绕旋的回风刀委实防不胜防,挥翼放蓝羽毒鸩天下至毒已经无力取出了。

五芒珠着体即堕,回风刀把他的蓝色劲装划了无数裂缝,只有淬毒针霸道,射入腹股三分之深即无力再进,其中二十枚之多。他浑身坚逾金石,但仍难完全反震玉面罗刹的全力一击,浑身一震,屈下一腿坐倒在地。

在叱喝和尖叫声中,阎王令主和插翅虎不约而同,齐向文俊扑去。

玄衣仙子本决定以后相机行事,可是一个身陷情罔之人,感情异常脆弱,易于冲动,更经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